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8、场地相遇 ...

  •   村前有一大片场地,每到农收季节,家家户户都把粮食堆放到场地里,晒推碾扬的,姨夫迎着风用木锨将麦子扬向半空,麦壳与麦仁神奇的随着风向分开落地,壳是壳,仁是仁…夕阳下微风中,一大一小一切都是那么自然而然,作为姨夫的一只跟屁虫,我转身间发现场地外的路边停驻下一辆农用三轮车,并没有熄火,司机一脸深情的望向这边,确切的说是望着小小的我,我吃惊于他的目光,像是在看这世界上最珍贵的东西,那神情亦像这夕阳与微风一样温暖与自然,“二姨夫!爸爸,二姨夫在那里!”顺着我指的方向,拿木锨的姨夫看见了三轮车上的二姨夫,二姨夫一怔,慈爱与幸福的表情随着我大声喊他“二姨夫”时转变成心酸落寞与无奈,俩姨夫尴尬的笑了笑,二姨夫加速开车走了,可能在干脆利落的童声里,再珍贵也只是二姨夫。姨夫继续用木锨随风扬场,不知是看到了二姨夫驻足的目光还是因为二姨夫的加速离去,姨夫的表情也变得落寞起来,跟屁虫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喊错了。
      小孩子的世界真是很忙碌,一会儿就将这一幕抛却了脑后。夜幕降临,姨夫回家吃饭,我负责在临时撑起的油纸棚子里照看粮食,油纸棚搭在场地边缘的一棵大树下,简易的棚子里,一扇破旧掉漆的木板门直接放在场地上,我头朝外躺在木板门上,夏日大地的余温透过木板门传了过来,棚子对面是一条干涸的大沟。夜黑的好快啊,周围静的竟然连一点点声音都没有,几百米外的村子不是经常鸡鸣狗叫的吗?我努力的支棱起耳朵去捕捉一点生活、生命,任何可能存在的真实的声响,什么都没有…姨夫迟迟未归,不是回去吃顿饭就赶回来吗,是不是把我忘了,我努力的睁大眼睛看着头顶上挂着的油灯,已经看不见它的位置,没人来将它点亮。突然“pia-叽”一声,什么东西从树上摔到了油纸棚上,棚顶开始沙沙作响,它缓慢的朝着棚子边缘处爬动,爬的好慢,好怕它会掉到我头上,僵在木板上的我动不了了,只能祈求它变动方向,还好它并没有傻到从棚顶边缘的最高处掉落,而是顺着棚子边缘下滑到地面,继续沙沙作响的缓慢前行,头也不敢转的我用余光瞟到了一截黑色自行车车内胎,沙沙沙,沙沙沙的爬向了前面的大沟…妈呀!车内胎还会爬呀!
      姨夫回来了!我赶紧爬起来告诉他这恐怖的一切,可惜姨夫不置可否的说了一句:“可能是只骚皮子(黄鼠狼),把我挂在棚子上的车胎卷跑了”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