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一江人酒馆 ...

  •   “猪肚面儿,卖猪肚面儿”
      “糖葫芦,糖葫芦,三文钱一串儿,糖葫芦……”
      “要剃头不!绝对剃的干干净净!”
      淮城码头边上,大大小小的摊子,货架各处都是,此起彼伏的叫卖声,食物的香味惹的过路人不由得停下匆匆的步伐。
      一江人酒馆靠在捞月湖旁边,低矮的垂柳密密层层地围着湖泊,让人难以窥探湖泊的秀美风景。
      一江人酒馆是江湖上最有名的酒馆,据说酒馆的主人是百桑谷的谷主,但是这个据说谁也没能去证实。
      尽管如此,酒馆还是吸引了无数江湖人前来,其实最主要的还是,这里的酒非常的好,尤其是醉梦,让人趋之若鹜!
      酒馆的座位还是很难坐到的,而二楼的单厢更是需要提前许久预约才行。但是整个来一江人的江湖人都知道,酒馆二楼有一个单间是专门给那个人的。
      而此刻,那个人就在酒馆二楼那个房间里!底下一群刚涉入江湖的毛头小子正蠢蠢欲动的看着二楼那道半掩着的木门,眼神灼灼,一条腿迈出桌子,好像只要一声令下就能立马站起来奔过去一样。
      江尧食指勾起一个细颈酒壶,晶亮清澈的酒液划出漂亮的弧线坠入他的口中。
      涟雲看着他性感的喉结,忍不住吞了口口水,脸上腾起热气,连身体都躁动起来,他连忙拿过一杯琥珀色的酒液灌下,才将这股躁动压下去。
      “江大哥怎么会来淮城?我以为你不会再来了”
      江尧懒洋洋的看了他一眼,“为什么不来?想来便来了,嗯,这酒有些寡淡了,跟水一样”
      涟雲扯了扯嘴角,“江大哥,如今江湖上有传闻说鸾凤再现江湖了,你会去看热闹吗?”
      江尧将酒壶丢下,银制的酒壶碰在木地板上,发出钝钝的声响,嘲讽的语气让涟雲有些惊讶,“有什么好看的,追名逐利,又多了一个牺牲品而已,啧,真是无聊”
      看着江尧站起就要往外面走去,涟雲也连忙快步跟上,“江大哥……”
      江尧推开半掩着的木门,凉薄的视线扫过大堂里无数双渴望激动的眼神,缓缓地拖着步子下楼。
      底下响起一片整齐划一的吸气声,就在这安静到诡异的时候,有一道清亮的少年音忽然响起,“我跟你说了,我是不会回去的,叫老头子听好了,我就是不回去,成劳什子的婚!”
      “公子,请你随老仆回去吧,不然王爷一定会生气的”
      “他早就气的把我打出来了!”少年匆匆地从包厢里快步走出来,欲下楼梯时,眼前却被一片白色绣银色暗纹的衣服挡住了,“让开不知道吗?”他气恼的抬起头,却在看清眼前人时怔愣住了,浑身的血液忽然就沸腾起来。
      江尧挑眉看向低着自己一个头的少年,“要我让开?打得过我吗?”
      秦佑本来还在不好意思,但一听到这话,脸上就更加红了,气的,“什么叫打不过?我就打给你看”说着就想要向他打去。
      江尧站在原地看着少年张牙舞爪的扑过来,他一伸手就捉住少年的手腕,一把把对方甩下楼去。
      娇生惯养的秦佑何时被这样摔过?哪怕也就几十个台阶,没断手也没断脚,但他还是忍不住想要发怒,这世上怎么还有比他家老头子还讨厌的人?
      “来人,把他给我抓起来!”秦佑爬起来就让自己的手下将江尧团团围了起来。
      眼看着气氛愈发剑拔弩张了,忽然大堂某个角落里发出几声压抑的笑声,这就像忽然打开了什么开关一样,又是几道压抑到痛苦的笑声,慢慢的这笑声就响彻了整个酒馆。
      江湖人甲:“我说秦世子,你是真要和江湖榜首打吗?别说这几个人了,就是江湖榜上前十名围攻酒神也是不可能的”
      江湖人乙:“就是就是,我等只愿能看见活的酒神就好了,其余什么也不敢奢求”
      江湖人丙:“我等小民只负责跪舔男神!”
      江湖人 :“……”
      江湖人:“……”
      秦佑听着耳边的话,脸色愈发苍白起来,“你是江湖传闻的酒神?”
      江尧挑了挑眉,表示肯定。
      秦佑更加有些站不住脚了,但他总不想就这么退缩,于是他梗着脖子道,“你武功厉害那又怎么样,也不能没人品吧!”
      看着江尧一句话也不说的站在原地,他愈发显得得意,他正还想说几句,鼻尖忽然飘过几缕冷松香,接着脖子一紧,他本能的扒住掐在他脖子上的手。
      “少年,不懂就不要瞎说话,否则你可爱的脖子就该鲜血直流了,比如说,他那样”
      随着耳边清冷轻佻的声音远离,一抹鲜红色溅到了他的肩膀上。
      一个大汉的脖子上忽然出现妩媚的蔷薇花纹,血液宛如喷泉般从花瓣边缘喷出,一下子就填满了花瓣。
      周围都陷入死寂,有人望着那朵艳红的蔷薇眼瞳乱颤,但他一想到酒神还在这里,心里又不由得安定下来,当他转头想要寻找他的身影时,却发现他不知道什么时候消失不见了。
      “啊!妖女来了!”
      周围一片混乱,秦佑呆呆的站在原地,看着他身前的尸体,身体不由得发抖,他不是没有见过死人,但是第一次直面死亡却是第一次。
      他是真的想要杀他。
      “公子,公子,你没事吧”九管家担忧的走了过来,眼里满是忧愁。
      “他杀人了,他想要杀了我!”秦佑忽然说出这样的话。
      九管家低低地叹了一声,“公子,酒神从来没有杀过无辜的人,而这大汉也不是酒神杀的,是妖女血蔷薇,她本名唤做李天邪,公子,江湖危险重重,你还是跟老仆回京都吧”
      秦佑听着这话忽然回过神来,“我不,我是不会回去的”
      说完也不管后面跟着的九管家,他心里很慌张,也有些害怕,可慢慢的,只剩下了那个人的盛世美颜!
      “只怕有人死在他手里也觉得荣幸吧”他不由得低声嘀咕道。
      江尧倚在一棵高大的桃树上,漫不经心地把玩着手中的桃花。
      “师叔!好久不见了!”一个红衣妖娆的女子踩着花瓣翻飞过来,她的脸很是清纯好看,但手段却是毒辣无比。
      江尧确实是一点也不喜欢这种人,他理也没有理对方。
      李天邪吃了个闭门羹,也习以为常,“师叔,鸾凤出世,我站在鸾凤这边,反正你不许插手,你插手这江湖就没有什么好玩的了”
      “是吗?你这么说我倒是想去看看所谓的鸾凤到底是谁了呢”江尧丢下桃花,眯着眼看向对面的女人。
      李天邪也没有想到他会这么说,一时气了个哑言,“反正,反正也没什么好玩的,师叔许久都不插手江湖了,难道这次就要出手吗?”
      江尧看着对方气的脸红,眼神飘忽不定,忽然觉得无比乏味,“啧,早知道这么无聊,我就不该信死老头子”
      留下这句话,江尧施展轻功倏忽间就远离了淮城,远远看见一个风景秀丽的山村,便朝着那个方向而去。
      李天邪想了半晌,觉得师叔这话实在太过霸道,想要反驳,“师叔,你不能这么……霸道”
      这树上哪里还有那风华绝代的人,只余落不尽的桃花徒惹人视线。“师叔!”一声长啸响彻桃林,忽然女子又低低地说道,
      “你特么就是个妖怪!”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