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 3 章 ...

  •   云锦书的入世并没有掀起什么不得了的波澜,毕竟他不是像那些大佬一样,在重要关头伴随天空一声巨响闪亮登场,但云锦书也在住处附近传出了一些名号。

      附近的百姓都听过这样的传闻:附近那座不知名的山头来了个神医,医术非常高明,但神医的规矩很奇怪,他收多少诊金是看病人的,有的病人只收几文,有的病人要收千两,有的病人要收奇特的药材……但只要是拿来了诊金,没有神医治不好的病。

      如今世道丕变,神医名气传开之后不乏有走跳江湖之人找神医治病,神医让一个在正道小有名气的病人去云渡山上扛了块石头,又喊另一个出身儒门的病人在学海无涯讨了书部执令央森的墨宝刻在石头上,自此这无名山头也算有了名字——招摇山,一时间也算是一段山不在高有仙则名的佳话。

      哦,对了,除了神医,神医身边的两个助手也同样在附近出名,因为……

      “魔你老母的,治病是不要钱哦?你们没病没灾的为什么天天来?”

      魔王子穿着一身红黑色的常服,拿起一个玻璃罩,用火劲加温过后抬手一抛,玻璃罩稳稳吸在了一个人的背上。

      是的,魔王子凝渊,现在,正在给人拔火罐。

      “哎呦凝公子,现在这个世道,山下哪有安全的地方啊?洪水、山火、地震,还有异度魔界的人肆虐,天灾人祸的指不定哪天就嗝屁了,虽然拔一次火罐比较贵,但山上安全啊,人都死了还上哪里花钱去啊?”

      “就是说啊。”

      旁边还趴了几个人,都是附近的居民。

      “而且每次来神医还会给我们把脉,万一有什么没注意到的病也好第一时间发现嘛。”

      “没错没错,而且每天来这里拔拔火罐、蒸蒸药浴,感觉身体都比以前好了,爬山都不累了。”

      几人七嘴八舌地讨论了起来,有几个早有准备的甚至摸出了一把瓜子。

      就丝毫没有把旁边的魔王子放在眼里的样子。

      其实一开始人们也是怕的,毕竟魔王子头上的两个角不是假的,云锦书也没隐瞒魔王子是魔的事实,关键魔王子还会喷火。异度魔界肆虐这么久以来人们对魔是很恐惧的。

      但随着相处久了,人们也渐渐发现魔王子是个很好相处的魔(魔王子:咩咩咩?),虽然嘴上不饶人,但和神医一样都是看上去不好相处,实际上心地善良的好人,哦不,好魔。

      “喝茶。”

      一身纯白短打的赤睛拎着一个大茶壶放在中间的茶几上,让大家自己倒。

      “哎呀赤公子,多谢你了。”

      “喂,为什么赤睛给你们拎壶茶你们就说谢谢,我这里辛辛苦苦半天一句感谢都没有?”

      “可能是因为你头上的角不符合大家的审美。”

      十分顺手地拿起几个玻璃罩也开始给病人拔火罐,赤睛嘴上习惯性地捅了魔王子一刀。

      “难道你的原型不比我更恐怖吗?”

      “哈,和放大的蛾子相比还是龙更好看,这是少爷确认过的。”

      “你!赤睛,我劝你善良。”

      “凝渊,我觉得你并不能理解善良为何物。”

      “呵呵~”

      喝着热茶,几个人乐呵呵地看着两魔日常斗嘴。

      赤睛是魔他们同样知道,但那又如何呢?他们只是普通人,没什么野心,不用考虑那么多东西,对他们报以善意的不管是什么他们都愿意接受。

      “哎呀~这才是人生啊。”

      摇椅上,云锦书摇摇晃晃地坐着,脚一翘一翘,享受这山间的清风。

      “云锦书你还是一如既往的自在啊。”

      一名气质文雅的男子走进闲云寒舍,刚进门就看到云锦书这副悠哉悠哉的样子。

      “我一个医生,平日里给人把把脉开开方子,哪比得上弦知音你诸事操劳,这次来又是哪里有了疫病?”

      云锦书和弦知音认识也算巧合,一天云锦书坐在木鸢上超度地下亡魂的时候正好碰到弦知音也在弹奏无筝琴超度亡魂,匆匆而过时两人对视一眼算是有了一面之缘。

      后来因为附近地裂,地下毒气上涨,许多人染了疫病,周围方圆几百里就数云锦书这里药材最全,弦知音上门买药发现神医就是云锦书,两人这就算正式认识了。见识过云锦书的医术,弦知音在其他地方发现什么病症也会来这里找云锦书帮忙。

      “我这次来可不是为了疫病,好友……”

      “唉唉唉,住口!我这点家底可当不起你一声好友。”

      云锦书脸色一黑,弦知音虽然弃儒从佛,但毕竟是学海无涯的教统,心是真脏啊。

      明明说好一手交货一手交钱,这不要脸的一口一个好友就拉走了他几千斤药材没影了。

      “哎呀呀,那些病人实在可怜,我上次也是无奈之举啊。”

      弦知音也是没办法,看到那些病人就想救,可学海无涯并非他的一言堂。笔墨纸砚哪个不要钱?有钱也不能往这无底洞里砸啊。反正云锦书这里药材多,不差这几千斤……咳咳。

      “哦?那倒是我心狠手辣见死不救小心眼咯?”

      “不不不,是我言而无信,我倒茶请罪。常言道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好友你多担待啊。”

      弦知音在旁边拉了个凳子过来,又十分顺手地拿出茶具给云锦书泡了杯茶。

      “七级浮屠我不稀罕,真要道歉,拿君子风来吧。”

      “可以。”

      “嗯?”

      云锦书拿茶杯的手一顿,讶异地看向弦知音,发现对方居然不像开玩笑的样子。

      “你认真的?”

      “如果好友想要,不说君子风,无定三绝弦知音也双手奉上。”

      “这不是你们儒门的秘传吗?”

      “所谓儒门秘传,束之高阁又有何意义?能用来为天下出一份力才是它们的作用,也是前辈们传承三教、创造它们的目的所在。素还真并非三教中人不也身兼三教秘传吗?况且……但就君子风而言,儒门会的人并不少。”

      弦知音可以说是看得十分通透了。

      可弦知音虽然这么说,但云锦书刚才也就随口一说,真把君子风要来了他怎么练?用的时候会有多少麻烦?而且君子风虽然名气大,但三教秘传后来破格破得一塌糊涂,有系统的他并不缺高深武学,犯不上自找麻烦。

      “唉,算了,你还是拿些学海无涯的书籍副本来吧,正好充实一下我的书库。”

      “好。”

      弦知音一脸意料之中地点了点头。

      “你……”

      云锦书不由迟疑,自己是不是又被算计了?

      “我还没说我来找你的事呢。”

      看见云锦书低头沉吟,弦知音十分自然地添了杯茶开始转移话题。

      “详情听说……”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