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9、第 19 章 ...

  •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黑夜穿梭幽灵影——”

      “白色骷髅形似马——”

      “郎唤南宫名带恨——”

      “君扬怒眉杀天下——”

      空中再闻嚣狂诗号,伴随密集的马蹄声,幽灵马车一路奔上定禅天!

      “苦境最顶尖的高手,南宫恨将以你们的失败,为快乐啦!”

      笑声伴随浑厚内力,穿林入岩,透至定禅天之巅。

      定禅天内,正在打坐养伤的苍几人闻声疑惑地睁开眼。

      “这是……?”

      “闻此声音,来者内力不凡也。”

      外面打坐的净琉璃菩萨心念刚动,幽灵马车已经到了眼前。

      马车急停,黑白郎君缓缓踏下。

      “你,就是这苦境最顶尖的高手吗?”

      “嗯?”

      净琉璃菩萨心里缓缓冒出一个问号,不过面上依旧平静。

      “净琉璃只是一名医生,如何当得起苦境顶尖高手之名?定禅天乃是清净之地,无甚高手,先生找错地方了。”

      看着净琉璃菩萨端坐莲台,手捻一朵莲花,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要不是看过祂(净琉璃菩萨是菩萨身,非男非女)暴打起肖的素还真以及一掌把四莲功体的一页书拍飞两座山头的威猛,黑白郎君都信了。

      “之前那人所说,苦境顶尖高手俱在定禅天,你骗不了我,既然你不是高手,那就让开。”

      黑白郎君迈步就要往净琉璃菩萨后方走去。

      “嗯?”

      “这位施主。”

      净琉璃菩萨飞身至黑白郎君面前,拦下黑白郎君。

      “在别人的地方乱闯,不是好习惯。”

      “这世上无南宫恨不能去的地方,闪开!”

      黑白郎君一挥阴阳扇,被净琉璃菩萨以莲花架住。

      “嗯……?”

      黑白郎君转过头看向净琉璃菩萨,眼中精光一闪。

      “阴阳一气!”

      翻手提元,目标却不是眼前的净琉璃菩萨,而是旁边的莲池。

      “啊,不好!”

      “琉璃莲印!”

      金色法印在手中张开,接下黑白郎君一招的净琉璃菩萨暗叹了一口气。

      这阴阳一气声势浩大,却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别说那梵莲是素还真,便是一株真的莲花,也吹不倒,分明是眼前人试探之招。

      但净琉璃菩萨怎能用素还真之性命来赌?

      “果然是高手,净琉璃……未曾听闻的名字。也罢,先败你,再败其他人,苦境,黑白郎君越发兴趣了!”

      将阴阳扇插在腰间,黑白郎君真元再提,五色齐映,正是——

      “五绝神功!”

      “阿弥陀佛……”

      莲印一现化解五绝神功,不知对手底细,不愿多生枝节,净琉璃菩萨张口一吐,数道金色锁链直奔黑白郎君。

      “区区佛言枷锁,困得住黑白郎君吗?”

      黑白郎君双手一震,佛言枷锁应声而断,随后双手挥动,直取净琉璃菩萨周身。

      “怒马凌关!”

      “大千如来手。”

      手印、莲印、黑白双手,瞬间交接数十次,黑白郎君攻得急猛,净琉璃菩萨守得沉稳,但久守必失,黑白郎君突然间变招——

      “阴阳一气!喝啊——”

      “噗——”

      后退数步,净琉璃菩萨望了眼身后莲池,心念把定,先制服眼前之人再说。

      “天佛千梵印!”

      净琉璃菩萨手掐莲指,一印压落,金色佛气蔓延开来,四周如成一片净土。

      “哈~哈哈哈哈——来吧来吧!这,才是黑白郎君要的战斗啦!”

      “阴阳一气!”

      黑白郎君抬手一掌,恢弘掌力汇成阴阳太极图,瞬间撕裂金佛法印。

      黑白郎君反手一压,空中的太极图瞬间下落,朝净琉璃菩萨罩去!

      “大千圣印!”

      惊见对手实力猛增,净琉璃菩萨这才知道对方之前也没出全力,只能勉力应对。

      一声惊爆之后,漫天尘土中,又闻狂傲之声!

      “怒马凌关!”

      面对欺身而来的拳影,一招刚出的净琉璃菩萨脱力地一叹。

      “无定三绝·风扫十方山泽动!”

      金雨洒落,雅僧佛公子突入战场,荡开黑白郎君的拳头。

      “又是你?!这次,黑白郎君不会因你的认输而放过你了!”

      “阁下且慢。”

      “先打再说!”

      说完,黑白郎君双手扫出漫天手影,笼罩两人。

      黑白郎君一副听不进话的样子,雅僧佛公子只能头疼地接招。

      “佛公子,不知此人是什么情况?”

      没想到两人联手只让黑白郎君更加兴奋,一身功力又提,净琉璃菩萨头疼地询问看上去和黑白郎君打过照面的雅僧佛公子。

      “我也不清楚,现在只知此人名为黑白郎君南宫恨,之前在磔霞台突然现身,并言说要挑战天下高手,似乎是个武痴战斗狂。一身修为深不可测,磔霞台时一人对上我、太史侯与卧佛一枕眠不落丝毫下风。”

      雅僧佛公子在磔霞台之会散去后就出发赶来定禅天,没想到还是来晚一步。

      “莫怪乎此人一来就说要挑战苦境顶尖高手。”

      旋身避过黑白郎君之掌,净琉璃菩萨抬手打出一道法印。

      “不知之前佛公子是如何应付他?”

      “唉,之前是我等主动认输,他觉得无趣才离开,现在却未必好使了。之前在磔霞台有人与他说起苦境高手如今全在定禅天,不让他尽兴,他怕是不会走。”

      “那就让他一见便是。”

      净琉璃菩萨飞身后退,脱出战局。

      “想走?”

      黑白郎君抬手就要再发一掌。

      “且慢!”

      净琉璃菩萨抬手阻止黑白郎君动作。

      “施主是为了挑战高手而来,方才战局,吾两人全无胜算,自愿认输。”

      “哈,与黑白郎君的战斗,岂是你说了结就了结?”

      “可是施主不是想见苦境高手吗?”

      “嗯?”

      黑白郎君沉吟一声,从腰间抽出阴阳扇。

      “带路!”

      “随吾来吧。”

      净琉璃菩萨带着黑白郎君走到定禅天后方的住处。

      “施主请在此处静候,吾去唤他们出来。”

      ……

      “你在戏弄黑白郎君吗?”

      看着眼前虚弱的苍和风之痕,以及旁边躺着的一页书,黑白郎君怒视净琉璃菩萨。

      “吾已经说过,吾只是一名医生,苦境强者会齐聚此地,施主以为会是什么原因呢?”

      净琉璃菩萨摇头叹了口气。

      “抱歉,让先生白跑一趟,等苍恢复,必然与先生一战。”

      苍朝黑白郎君点了点头。

      “吾的剑,期待与你的一战。”

      风之痕也睁开眼。

      “……好吧,黑白郎君接下你两人之约定了!”

      勉强地点点头,黑白郎君看向一页书。

      “这位是一页书,虽然此时身受重伤,但实力却是三人中最强的。”

      净琉璃菩萨说道。

      “嗯……经脉五脏俱损……”

      黑白郎君检查了一下一页书的情况,转身离开。

      “吾期待你们恢复后与吾的一战!”

      说完,黑白郎君飞身离开。

      “净琉璃菩萨,你为何要我们与他约战?”

      苍与风之痕看向净琉璃菩萨,刚才净琉璃菩萨直接和他们说到外面后与外面那人约战即可,就把他们拉出来了。

      “此人乃是……”净琉璃菩萨介绍了一下黑白郎君的情况,“放才不过权宜之计罢了,此人修为不凡,又一心比武不似恶徒,如今你们状态未复、素还真也还未复活,神柱未补,暗中又有人传出得三宝可成武林盟主的流言,实在没有人手来应付他,只好先打发他走。除此之外,若是你们在恢复之前有什么危险,不妨试着联系他,一个如此热衷于战斗之人,必然不会愿意见到自己约战的对象在与自己一战之前就出意外。”

      这也算是随手下的一份保险,至于恢复之后……与他一战又何妨?看黑白郎君的样子也不像是要分生死。

      “那一页书……”

      “同样,一个如此热衷于战斗之人,必然有疗伤的途径,没准就能找到治好一页书的办法呢?”

      净琉璃菩萨看向一页书,之前一页书的状态实在太差,后来祂费尽心思,也不过维持住一页书的生机罢了。

      “这番战约,是要看他是真心痴武,还是有心之人。如果他当真如此痴武又神通广大……”净琉璃菩萨手中白莲缓缓转动,“吾代三先天应下他之战约何妨?”

  • 作者有话要说:  体侧真是一生之敌……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