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 1 章 ...

  •   这是什么情况???

      苏小白郁闷的吐血,他手脚并用的扒拉开纠缠在自己身上的人形八爪鱼,然而八爪鱼满脸赤红,眼神迷茫的显露出又欲又无辜的神情,紧咬的下唇时不时流露出动人的□□声。

      苏小白淡定的扯过床架上的腰带,毫无怜香惜玉之心的将男人捆绑好,

      用手抹了抹额头的虚汗,这才轻叹一声:这都什么事?老子长这么大,还碰到这种情况 “差点守了半辈子的清白之身今天要交代在这了。”

      就在一分钟之前,他接管了这具身体,还没来得及搞清状况,就被眼前的一幕吓楞了。

      睁开眼,就见到自己与一个俊异明朗的男子躺床上正准备深入交流,想推开却摸上人光溜溜的胸襟上,若不是男子了脸上诡异的红,一副神魂不识的样子,

      苏小白有点想找一个地洞钻进去。

      “啧啧啧,宿主真是好福气,一来就有美人投怀送抱,我要不要屏蔽一会,待宿主成就美事再出来?”系统444贱兮兮打趣到,

      “闭嘴,这是什么情况,?”苏小白面无表情内心却大骂坑爹,由于之前两次任务失败,这次为最强难度s级的灵异世界,苏小白来之前做足了心理准备,结果来这么一出?

      “咳 ,主目标人物,承道观现任道主殷景,此时身中情欢之毒,具体情况需要宿主就收原主记忆或可得知,”444装的一本正经内心却笑疯了,可怜它还得强忍着生怕笑出了声,被恼羞成怒的宿主听到暴打一顿。

      “情欢之毒?有解药吗?”苏小白似随口一问却又在房间内翻箱倒柜的找着东西。
      “解药是有的,但是以宿主现在的能量值不足以兑换,至于这个房间内是没有的,”444有些心虚说道,它刚把剩下的能量值兑了一具实体,

      苏小白皱了皱眉,打开一扇柜门正要继续翻找,就听到身后传来低沉的声音,转过头去。

      殷景此时眼神难得恢复一丝清明,有些失望又有些愤怒的看着苏小白“孽~孽徒,你竟要做什么?,,,,还不把把合…合情欢解药拿出来?”
      殷景有些难以言齿,他知道徒弟的心思,但没想到他既然如此胆大妄为,竟给自己下药。

      “咳~咳~,”苏小白只能干咳两声化解尴尬,不好意思的揉了揉鼻子走过去,一掌将殷景劈晕了。

      ……

      “别耽搁了,这一看就不是好事,男配也是炮灰能惦记的?等会指不定出什么乱子,赶紧接收剧情记忆吧。”说着苏小白走到一张木椅坐了上去。

      “好的,为您接收剧情…”

      我的鬼夫,是一分灵异题材的民国小说世界,讲的是女主杨千佳机缘巧合和厉鬼陆惊微结阴婚,陆惊微死后被镇压在大荒山,不得轮回解脱,为了复仇 ,顺便找出当年身死真相,解脱封印,利用女主做了一场交易,却在过程爱上了生死与共的女主。

      每个言情文都一个深情男配,目标殷景就是这个世界的男二,他是大荒山守印者,承道观现任道主。

      在杨千佳和陆惊微许下交易,他便有所差觉,为了监视陆惊微,也为了保护女主,他跟着杨千佳下山,最后为了救女主而死,

      “由于系统限制,就只能查看到这些了,”444叹了一口气说到,他的权限不够,无法探查更多剧情,这在灵异世界无疑是致命的,

      苏小白忍不住抽搐了嘴角,越来越敷衍了?这确定不是个简介?“我要的是剧情内容,不是封面简介吧。”

      “由于宿主两次任务失败,剧情内容已锁定,需获得一万能量值才可解锁,但宿主别忘了,我们还需要大量能量值重建系统空间,若无法重建系统空间,即使完成任务我们也会被能量黑球碾碎,此次需要修复能量值四千,必须达到s级评分”444小心翼翼的解释道,他现在的命完全掌控在苏小白手里,生怕一不小心自己先没了。

      苏小白一手扶额一手轻敲桌面,冷冷说道:“鸭梨真大啊,之前有个未卜先知的挂在,都失败了,这次难度最高的灵异世界,啥都没有,让我怎么玩?,系统就是让我来送死的吗?还是说:444你公报私仇呢?”

      444委屈气的都快哭了,他家宿主一向不讲道理又心狠手辣,以前还好,但如今命都在人手里…背锅都是小事,毕竟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444不敢,虽然能量值不够,但是我可以以自身能量为代价,换取三次商城抽奖机会”

      “嗯,那就辛苦444了”苏小白轻轻挑眉满意的点点头。

      “接收原主记忆吧“ 时间紧迫,搜索最近的重点记忆看,我们的目的是先找解药。”

      “好的,接收记忆中,接收成功…”提示音还没说完就被 “啪的敲门声”打断。

      “师兄,你还没睡吧?我有要事和你商讨,方便进来吗?”一道粗矿的声音在门外响起,
      苏小白咽了咽口水,一种不祥预感油然而生,现在去吹蜡烛还来的及吗?他顾不得其他,直奔床头想用被子先把殷景盖住,自己再躲到床底去,

      这边苏小白刚捡起掉落在地的被子,门外那人就已推门而入,他来不及躲藏被抓了个正着,“两个孤男寡男衣衫不整的共处一室,一人更是赤身捆绑在床上,怎么看手里扯着被子的苏小白都像心怀不轨的之徒吧”

      承道观二长老冯宇推门入眼就是这一幕,他一时之间竟慌张的转过头用衣袖遮住脸,又怒又惊斥道:“苏小白,师兄,你们在做什么?”

      “别耽搁了,这一看就不是好事,男配也是炮灰能惦记的?等会指不定出什么乱子,赶紧接收剧情记忆吧。”说着苏小白走到一张木椅坐了上去。

      “好的,为您接收剧情…”

      我的鬼夫,是一分灵异题材的民国小说世界,讲的是女主杨千佳机缘巧合和厉鬼陆惊微结阴婚,陆惊微死后被镇压在大荒山,不得轮回解脱,为了复仇 ,顺便找出当年身死真相,解脱封印,利用女主做了一场交易,却在过程爱上了生死与共的女主。

      每个言情文都一个深情男配,目标殷景就是这个世界的男二,他是大荒山守印者,承道观现任道主,

      在杨千佳和陆惊微许下交易,他便有所差觉,为了监视陆惊微,也为了保护女主,他跟着杨千佳下山,最后为了救女主而死,

      “由于系统限制,就只能查看到这些了,”444叹了一口气说到,他的权限不够,无法探查更多剧情,这在灵异世界无疑是致命的,

      苏小白忍不住抽搐了嘴角,越来越敷衍了?这确定不是个简介?“我要的是剧情内容,不是封面简介吧。”

      “由于宿主两次任务失败,剧情内容已锁定,需获得一万能量值才可解锁,但宿主别忘了,我们还需要大量能量值重建系统空间,若无法重建系统空间,即使完成任务我们也会被能量黑球碾碎,此次需要修复能量值四千,必须达到s级评分”444小心翼翼的解释道,他现在的命完全掌控在苏小白手里,生怕一不小心自己先没了。

      苏小白一手扶额一手轻敲桌面,冷冷说道:“鸭梨真大啊,之前有个未卜先知的挂在,都失败了,这次难度最高的灵异世界,啥都没有,让我怎么玩?,系统就是让我来送死的吗?还是说:444你公报私仇呢?”

      444委屈气的都快哭了,他家宿主一向不讲道理又心狠手辣,以前还好,但如今命都在人手里…背锅都是小事,毕竟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444不敢,虽然能量值不够,但是我可以以自身能量为代价,换取三次商城抽奖机会”

      “嗯,那就辛苦444了”苏小白轻轻挑眉满意的点点头。

      “接收原主记忆吧“ 时间紧迫,搜索最近的重点记忆看,我们的目的是先找解药。”

      “好的,接收记忆中,接收成功…”提示音还没说完就被 “啪的敲门声”打断。

      “师兄,你还没睡吧?我有要事和你商讨,方便进来吗?”一道粗矿的声音在门外响起,

      苏小白咽了咽口水,一种不祥预感油然而生,现在去吹蜡烛还来的及吗?他顾不得其他,直奔床头想用被子先把殷景盖住,自己再躲到床底去,

      这边苏小白刚捡起掉落在地的被子,门外那人就已推门而入,他来不及躲藏被抓了个正着,

      “两个孤男寡男衣衫不整的共处一室,一人更是赤身捆绑在床上,怎么看手里扯着被子的苏小白都像心怀不轨的之徒吧”

      承道观二长老冯宇推门入眼就是这一幕,他一时之间竟慌张的转过头用衣袖遮住脸,又怒又惊斥道:“苏小白,师兄,你们在做什么?”

      这个问题注定无人回答,他师兄还在昏迷不醒中,而苏小白则被突如其来的状况打断接收原主记忆 ,他这时也是一头雾水摸不着头脑。

      气氛凝固的可怕,尴尬,懵逼,两人同样不知所措,不同的是:冯宇以为自己撞破了自家师兄和师侄的好事,苏小白在观里一度像师兄高调示爱,而师兄又是个宠着他的。

      而苏小白懵逼的是系统机械话语:“记忆接收强行打断,这次任务不再提供此服务,需获取关键线索解锁记忆情节。望玩家好自为之。”

      “我靠,还带这么玩的?”如果杀人无罪,苏小白气的想徒手劈了罪魁祸首。

      而冯宇因长时间没收到回应,他转身看去,这才看清楚房内情形:自家师兄被□□捆绑着昏睡过去,而一旁的罪魁祸首苏小白。还一副被搅了好事的表情看着自己。

      冯宇强忍怒气,关上门直径走到苏小白面前,抬起手一巴掌甩在了苏小白脸上:“畜生,早知你心术不正,可你竟敢…竟敢如此大逆不道。”老实巴交的二长老一辈子没和人红过脸,骂起人来也不痛不痒。

      反正苏小白听完半点波动都没有,他冷眼看着那人越过他去检查殷景的情况。舔了舔嘴角腥甜的血液,刚刚那一巴掌他极力控制自己没有躲开,现在的状况对自己十分不利,不清楚所有的剧情走向,原主记忆也没有接收成功。

      虽然主目标就在眼前,但就目前的发生的事来看,明显自己是个反派炮灰,还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的那种,但以刚刚那人的表现来看,显然不想把事情闹大,事情没到无可挽回的地步就可能挽救。

      苏小白一边关注着冯宇一边在内心呼叫“444”未果后,突然开口说道:“我劝你不要解开绳子”。

      冯宇闻言停下手愤然说道:“你究竟对他做了什么?”

      苏小白摊了摊手,诚恳说道:“我来时他就这样了,之所以把他绑起来也是怕他乱动,我身上衣服就是被他扯掉的,”苏小白毫无心理负担的把锅甩给殷景,哪怕到时候当面对质也能说是殷景神志不清做的,反正他说的是事实,至于是不是原主做的,他也不打算背锅,现在最重要的是过了眼前这一关。

      冯宇自然是不信的,自家师兄正昏迷不醒躺在这,而另一当事人更是观中胆大妄为的混人,若不是师兄一种惯着他,早把这混人逐出师门了,但冯宇也不想把这件事闹大,若此事传出去,不仅是师兄,乃至整个承道观都会成为江湖上的笑柄。

      “滚,滚出去,此事等师兄醒来再找你算账。”冯宇满脸冰霜的指着苏小白说。

      闻言,苏小白懒得多费口舌,冷冷撇了一眼窗外红色鬼影拉开门走了出去。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