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两只小鱼 ...

  •   晚上放学

      "我想去你那里吃。"陈亦宁对林潇安说。

      "什么呀什么呀!去林哥那儿吃啊,带我一个,好久没吃到了,可馋死我了。"钱冰凑过来说。

      "你能不能小点声啊,聒噪的跟个蝉似的。"御澜博嫌弃的捂住了耳朵。

      林潇安:"那一起去吧"

      四个人出了校门,走了一段路,左拐进了一条小巷子,过了一会来到了一个牌坊上写着‘万年渝’的店。

      能不能吃到这里的菜得随缘。每次陈亦宁去,一准儿能看见店长,店长就是林潇安。

      这家店原来是林潇安姥爷的店,但是姥爷后来去国外找儿子儿媳去了,后来就在国外定居,这家店就交给了林潇安。

      这家店营不营业全看林潇安心情,但林潇安每天都住在这里。

      这家店一共两层,下面是餐厅,上面就是住的地方,卧室客厅厨房卫生间一应俱全,和公寓没什么区别。

      陈亦宁和林潇安交情很深,甭管什么时候,只要陈亦宁去了,凌晨三点林潇安都会爬起来给陈亦宁做饭。

      林潇安的弟弟林啄有时候会带朋友来这里玩,会做菜的不止林潇安,林啄也会。老林家做菜手艺都不错,也许是遗传吧。

      "自己找地方坐。"林潇安回头跟他们几个说了声,自己进了厨房。

      "好嘞!"听见林潇安发令,钱冰迅速飞奔到了一个角落。

      那个角落没什么特别的,但是他们每次都坐在那里,就像个秘密基地。

      "林哥哥,我想吃海鲜大餐~"林潇安朝厨房喊了一句。

      "哎呦,还‘林哥哥’,你能别叫的那么腻人吗,我鸡皮疙瘩都冒出来了。"钱冰在旁边贱兮兮的说。

      林潇安从厨房走了出来"没海鲜了,我去市场买。"

      陈亦宁:"我和你一起去吧。"

      "那你们快去快回,路上注意安全。"御澜博对二人说。

      "嗯,走吧。"林潇安看向陈亦宁

      此时天色已经黑透了,‘万年渝’这家店所处的位置并不偏僻,出了小巷就是主路。

      马路两边有各式各样的店铺,牌匾都发着光,整个大街灯火通明,他们并肩走在路上。

      陈亦宁跳上了人行道的边上走。"林哥"

      "嗯?怎么了"

      "你有没有想过,想考什么大学啊?"

      "你去哪我就去哪。"

      陈亦宁没再接话,换了个话题。"最近怎么没见林啄来啊?"

      林潇安回答"可能在忙着追人。"

      "追人?!"陈亦宁听见这句话一下停住了脚步,扭过头看林潇安,可因为在人行道边没站稳,整个身体都向前栽了过去。

      林潇安迅速扶住了陈亦宁,皱眉对陈亦宁说:"下来走。"

      陈亦宁下来后继续问"你刚才说林啄在追人?"

      "追不追不知道,不过好像对人家有意思。"

      "晨平高一拽哥林啄居然有喜欢的人了,啧,祝他好运。"陈亦宁摇了摇头继续往前走。林潇安跟了上去。

      陈亦宁突然觉得,不管自己走的多快,多远,身后这个人都会追上他,陪他一起走。

      "哎呦喂,这俩大爷可算回来了,再不回来我就要饿死了。"钱冰一看到迟迟不回的两人就开始倒苦水。

      "别演了,当我没看见那一堆零食袋啊。"陈亦宁毫不留情的拆穿的钱戏精。

      "那我和御澜博帮林哥打下手吧。"钱冰被戳穿以后就收起了那副怨妇的样子,摆出了柴犬式的微笑。

      海鲜大餐用了两个小时才做好,大家现在都很饿,刚要开饭动筷子,就被御澜博打断了。"是不是少了点什么?"

      "…啊?"钱冰一下子想了起来"奥…奥!对啊!啤酒!我去厨房拿,等我一下!"

      陈亦宁:"明天不是还上课吗,喝酒明天起不来怎么办?"

      御澜博:"没事,少喝没问题。"

      "来啦来啦!"钱冰抱着一箱啤酒回来了。"咱们多长时间没拼酒了啊?"

      "有一段时间了吧,怎么着,又想被虐了?"御澜博挑衅的朝钱冰眯了一下眼。

      "谁怕你啊,这样,我和你比,亦宁哥和林哥比,输的要答应赢的人一个愿望,没下限的。"

      "你这是胆儿大了啊。"

      "你就说比不比?"

      "行。你俩呢?"御澜博问林潇安和陈亦宁。

      "玩,我可是千杯不醉陈亦宁。"

      林潇安:"可以。"

      于是……

      千杯不醉·陈亦宁毫无悬念的输给了万杯不倒·林潇安。

      钱冰是四个人里酒量最不好的,所以理所当然输给了御澜博。

      "今晚都在这儿住吧,地方够。"

      "嗯。"御澜博把钱冰搬到了楼上。

      林潇安坐下来盯着陈亦宁,陈亦宁脸上有淡淡的红,睫毛一颤一颤的,嘴里还嘟囔着"唔……没喝醉啊……"

      林潇安没忍住笑了一声。"是啊,没喝醉,陈小鱼千杯不醉。"林潇安声音轻轻的与醉酒的陈亦宁说这话,眼底是平日里少有的温柔,空气都变得暧昧了起来。

      "……嗯"陈亦宁应了一声,也不知道是不是回应林潇安的话。

      二楼空间很大,三个卧室,就算今天林啄来住也住得下。

      林潇安把陈亦宁打横抱了起来,一步一步走上楼梯。

      "林潇安……"

      "怎么了?"

      "林潇安……"

      "我在。"

      "林潇安……"

      "林潇安在呢,林潇安一直在,一直在陈亦宁身边,不走。"林潇安一句一句的回答,就算陈亦宁再问十遍二十遍,林潇安也不会觉得烦。

      林潇安把陈亦宁轻轻放到了床上,无奈的叹了口气。

      "陈亦宁,你说,咱们两个相遇,是上天眷顾你还是眷顾我啊。"

      陈亦宁已经睡沉了,自然不会回答林潇安的问题,如果陈亦宁醒着,那一定会说:

      老天是看这两个小孩儿太孤单太可怜了,让他们相遇,凑个伴。

      林潇安拿湿毛巾给陈亦宁擦了擦脸,换了身睡衣,自己到小阳台抽了根烟,眼神在夜空中漫无目的地的游走着。

      抽完烟,自己洗漱换了身睡衣,看看陈亦宁有没有不舒服的样子,又去烧了壶热水,给钱冰他们送去了两杯,自己又拿了一杯回房间。

      "陈亦宁,醒醒…"林潇安晃了晃陈亦宁的胳膊。

      陈亦宁没有丝毫反应,一脸安详的睡着。

      "起来喝杯水再睡。"

      "……嗯……"陈亦宁迷迷糊糊的被晃醒,坐起身子,仰头灌进肚子一杯水,立刻像死猪一样躺回床上。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