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 1 章 ...

  •   正午,太阳热辣辣的,行人纷纷躲在家里纳凉,街道上空无一人。
      一男子黑衣黑裤从远处走来,晶莹的汗珠从脸颊上滴落,他却没有一点心思去擦拭。
      他精致的脸崩的紧紧的,周围萦绕着悲伤的气氛。
      洛宸熙眼神空洞,漫无目的的在大街上游荡。
      他的脑子里,还充斥着刚刚的场面。
      一段刺耳的噪音后,一个充满着愧疚的男人的声音传来。
      “先生对不起,是我的失误,陆先生已经消失了。”
      “那你有拍到照片吗?”洛宸熙询问的小心翼翼,背后是他不能言说的期望与绝望。
      “……”
      几乎是沉寂到令人绝望的沉默后,传来了对面惭愧歉意的声音。
      “对不起先生……是我们无能。”
      洛宸熙挂了电话,久久不能平复。
      他仰面朝天,努力克制不让眼泪掉下来。
      今天他本来打算去买开学用的东西,却不想临时接到电话,说他找了很久的人有消息了。
      他顾不得一切,匆匆和妈妈打了声招呼,就忙超地点赶去。
      所幸今天查到的距离和他逛街的地方很近。
      他本以为,本以为这次能找到的。
      洛宸熙蜷缩着双腿蹲到地上,双手捂着脸颊。
      泪水一瞬间蹦了出来,寻寻觅觅了五年了,原来崩溃就是这么一瞬间的事。
      “没了你才算原罪,没了心才好相配……”
      光脑欢快的唱着歌,十几秒过后,一小段高潮结束,洛宸熙胡乱的抹了把眼泪,接了。
      “喂,妈咪。”
      对面的人沉默了几秒,尽量用最柔和的声音询问:“熙熙,怎么样啊?”
      “去晚了,没找到。”
      “啊,这样啊,那你?”洛母欲言还休,努力组织措辞。
      “没事,都五年了,也不差这一次。”洛宸熙语气淡淡的。
      洛母更加担心,他要是能哭着委屈还好,这么平静……
      突然,一个穿着一身连体黑色工装衣的男人从洛宸熙旁边窜过。
      身后响起了少女带着哭腔的尖叫声:“抓住他!那是个小偷!”
      洛宸熙瞬间反应过来,条件反射,拔腿就跑。
      太阳地里,三个人一前一后的极速奔跑。
      特别是最前面的人,吃奶的劲儿都使出来了。
      但是两个人的距离还是在不断缩短。
      小偷瞄了眼两人之间的距离,没有办法只能釜底抽薪了。
      正巧前面有个小巷,绕进去就是鱼入大海,凭他是谁也抓不到我。
      小偷嘴角扬起一抹得意的笑容。
      他是这里的惯偷,还没有失手的时候呢。
      “嘿,哥们,抓住前面那个人!”
      洛宸熙一眼看到迎面走来的那个身子高挑的男人。
      男人恰好出现在小巷口的前面。
      他面无表情的伸手,弹出一团alpha信息素。
      一团冰球上泛着一丝丝冷气,一瞬间消失在小偷的手腕处。
      “艹!”小偷的手臂不自然的垂在一侧,一股冷气顺着手腕处的伤口一丝一缕往大脑爬。
      这会儿的功夫,洛宸熙也从后面赶上来,他嘴角牵强的勾起一抹笑意,朝男人点点头,道了一声谢。
      男人冷淡的点头,抬脚准备离开。
      迈腿的一瞬间余光瞥到了少年的脸。
      金灿灿的光泽洒在少年栗色的发丝上,渡上一层神圣的光芒。发丝软趴趴的待在脑袋上,只有一撮呆毛坚韧的翘起来,额头上布满晶莹的汗水。
      整张脸精致到极点,只是眼尾有一点点的泛红,多了几分惹人怜爱的味道。
      男人僵硬着回迈出去的腿,直勾勾的盯着洛宸熙瞧。
      “嗯?有事吗?”洛宸熙伸手在男人眼前晃。
      男人被白晃晃一片惊醒,歉意的开口:“不好意思,我叫时深墨,能认识一下吗?”
      说着,便抬手勾掉耳朵上的口罩。
      帅气俊郎的一张脸,暴露在阳光下。
      男人是个混血儿,西方的立体邪魅于东方的温润优雅巧妙的融合在一张脸上。
      “洛宸熙。”他无所谓的回答。
      “呼……谢谢……谢谢你们了。”
      被偷东西的女生,喘着粗气赶了上来。
      她一抬头,就看到两张不同类型的好看的脸。
      女生白皙的脸蛋被染的红扑扑的,不知道是累的还是羞的。
      “举手之劳。”
      洛宸熙把手里抓着的袋子递过去,示意她看看有没有少什么东西。
      女生小心翼翼的接过袋子,手碰到了男生白皙的手掌。
      一碰即收。
      “我请你们喝杯奶茶吧,今天真是太感谢了。”女生拘谨的站着,斟酌片刻后开口。
      “不用。”洛宸熙直接回绝,转身就离开了。
      他走了半条街,胡思乱想了一路,才感觉到身上有点不太对劲儿。
      身子酥酥麻麻的,没有力气,浑身发热,出了一身汗,衣服都被打湿了。
      特别是后颈上藏在腺体贴里面的腺体,既痒又热。
      “洛宸熙?”
      洛宸熙眼前一片朦胧,眼里堆满着泪水,糊住了眼睛,糊住了他的视线。
      他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完全不知道旁边的人唤了他好几声。
      也不知道,周围的空气里,散发着一股草莓奶昔的味道。
      醇厚香甜的奶香味,碰上酸甜可口的草莓,空气里弥漫着酸酸甜甜的味道,格外的可口。
      软软的omega没有力气的靠在他怀里,一举一动都促使一股信息素泄露出来。一次又一次挑战他的耐力。
      时深墨极力的忍耐,却还是控制不住被引诱出一丝一缕的信息素。
      迷迷糊糊的洛宸熙终于反应过来他到发热期了。
      空气中隐隐约约传来冰的气息。
      是那种常年被冰雪覆盖的清冷,干净的,纯洁的,没有被沾染分毫的冰雪散发出的寒冷的味道。
      此刻却非常有效的能缓解他体内的燥热。
      但是主人好像特别小气,每次都只被带出来一点点,根本就不够……
      omega怄气般,释放出更多的信息素。
      空气中酸酸甜甜的味道更甚。
      时深墨深吸一口气,控制不住把omega揽到怀里。
      他不想伤害怀里这个小东西。
      洛宸熙扒着alpha的脖子,软着声音哭求。
      alpha的忍耐力撑到极限。
      时深墨张口咬上凸起的地方。
      洛宸熙瞪大眼睛,冰冷的信息素一点点注入他的身体。
      一时间冰天雪地,他被送到一个极寒之地,除了承受不能有任何举动,更不要说反抗。
      直到alpha收回牙齿,洛宸熙才回过神。
      他软趴趴的跌进alpha的怀里,浑身酸软,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
      时深墨回过神歉意的揉omega的脖子,眼里却闪过一丝满足。
      “对不起……你还好吧?”
      “嗯……”
      洛宸熙还趴在alpha怀里,承受到现在还不能结束的战栗。
      良久,身体里酥酥麻麻的感觉才褪去。
      omega攥住时深墨的衣服,试图离开这个怀抱。
      “哎!小心!”
      一阵天旋地转,洛宸熙就失去了意识。
      “唔嗯……”
      洛宸熙一睁眼,就看到了医院的四面白墙。-
      病床旁边站着两个身形修长的人。
      时深墨穿着样式简单的白色短袖,下身是一条卡其色的休闲裤。
      简简单单的衣服,穿出一种国际巨星的味道。
      特别是那双桃花眼,看着人的时候,总以为要溺死在那潭池水里。
      面对着洛宸熙站的医生眼尖的看见了他睁开了眼睛,出声询问:“醒了?感觉怎么样?”
      “还好,我怎么了?”
      洛宸熙这才看到医生的样子。
      一身洁白的医生服下身材匀称,一丝不苟的头发和光洁如镜的皮鞋都彰显出男人良好的家境和严谨的生活态度。
      深邃的鼻梁上架着一副金丝眼镜,一副斯文败类的模样。
      医生笑了笑,道:“你第一次承受这么高浓度的信息素,且与alpha高达100%的匹配度,受不住所以昏倒了。”
      “100%的匹配度?”
      房间里的第三个人终于开口说话,语气里充满了惊讶和惊喜。
      “那不是意味着,alpha能随时控制……?”
      时深墨欲言又止。
      医生及时的接了上去,“是的,以后确实会这样。”
      洛宸熙看着俩人打哑谜,也懒得猜测。
      他刚刚醒来,感觉浑身上下像是被拆了又组装一遍一样,酸痛的厉害。
      “所以,我为什么会突然发情?”
      医生推了下眼睛,“我想是因为快发情的omega的信息素诱导的。你体内有一种omega信息素,且是快发情的。
      还有,根据你的信息素化验结果显示,从去年开始你就开始加大抑制剂的用量。从这次的情况看,你的身体应该已经到达负荷值了。”
      “你想说什么?”
      洛宸熙挣扎着从病床上做起来,双手紧紧的攥着床单,掩饰内心的不安。
      医生眼里闪过一抹精光,“抑制剂以后对你恐怕失效了。你需要一个alpha的标记。”
      “……”
      洛宸熙沉默良久开口:“我知道了,谢谢医生。”
      时深墨看着某个郁闷的快把自己埋进被子的小东西,不厚道的弯了弯唇角。
      “那医生我送你出去吧。”
      “嗯。”
      医院走廊上,两个风格迥异的男人相对而立。
      戴眼镜的医生首先开口:“你这什么情况?接到你电话的时候给我吓死。什么叫你把一个Omega弄昏了?”
      时深墨顶着一惯的面瘫脸说道:“他昏迷了。”
      “我的太子殿下,您还真是惜字如金呢。”
      时深墨眼中带着一抹温柔,“他还好吧?”
      “乖乖,你笑了?”医生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般,“你竟然会笑了?天,从你回来以后,除了这张面瘫脸,我都没见过别的表情了!”
      时深墨抬眸淡淡的瞥了他一眼。
      “行吧,我也不敢得罪您的时间。”医生清了清嗓子,继续说:“他没事,以后注意减少抑制剂用量就行,还有就是需要尽快找个alpha标记才是上策。”
      时深墨松开紧皱的眉毛,转身,又被人叫住。
      “哎,你都不准备跟我说说什么情况吗?别跟我扯一见钟情,对你不可能。”
      时深墨抿了抿唇,“他就是那个人。”
      “你是说小时候那个?”医生瞪大眼睛,“这可真是缘分。那你准备怎么办?”
      “我想追他。”时深墨眼里一片坚定,眉眼又透出一股温柔。
      “你会吗?”医生戏谑的看着他。
      “我会学。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