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 3 章 ...

  •   “总司长,找我们有什么事吗。”
      “老头,想我们就直说嘛,不要搞得这么神神秘秘。”赵燃吊儿郎当的靠在周森身上,说话十分嚣张,被旁边当支撑杆的周森掐了下胳膊
      “嗷!”被掐疼的赵燃瞬间站直了身子
      “咳咳“被叫做老头的那人面容看起来不过四五十岁,但是头发已经花白,双手交叉坐在办公桌前,表情深沉的咳嗽了两声。
      “今天找你们来,不是来叙旧的。你们两个知道那个出现在丹山上的那个神秘古屋吗“说着司长掏出了一张照片,这张照片他们太熟悉了,十几年前就出现在任务墙上,那个上面派下来的灵异事件。
      “司长,这不是那个会吃人的房子吗,十几年前就出现了,这个房子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周森疑惑的问道。
      司长意味不明的看了周森一眼,道“这个屋子的确古怪,从这个屋子出现开始,它就在源源不断地吸引元素力,我怀疑里面有一个强大的从未出现过的生物,这几年只是在积攒能量,等它休养生息好了出来,不知道会有多大的破坏力。司里这几年已经为这事折了不少人了,不过我觉得,你们长大了,已经可以探寻到这个秘密了。”
      “这..不好吧,司里那么多高手进去都了无音讯了,我们过去能起什么作用。”怕鬼的赵燃率先拒绝,周森也觉得这个任务不是他们这个程度能接手的。
      司长不缓不慢的问,“你们知道你们和其他人不同吧,特别是你,周森”
      周森的眼神暗了暗,手被旁边的赵燃抓住,温热的能量顺着手散到他的四肢百骸,让冰冷的身体获得一丝温暖。

      他们两个从小在异能司长大,认为自己拥有异能是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
      赵燃从小就展现出了自己在火系异能上的天赋,娃娃时期一生气就能从嘴里喷出一簇簇小火苗,火焰的纯度比普通火系异能者要强很多,看他们长大的老师经常猝不及防的被烧焦头发。而周森的天赋却并不明显,他是在测验中知道自己的异能,属于强化类,他拥有比常人强壮的多的身体和抗击打能力。
      本来他们的生活会和司里其他小孩一样,按部就班的上课长大考核然后再出去接任务。
      但在一次野外实践的时候,他们两个去山里找中午做饭的食材,正巧碰到一只油光水滑的山羊,周森信誓旦旦的去抓,却没想到猛地从草丛里窜出来一只老虎,把他吓得脚底一滑,摔下了山坡,赵燃想拉也来不及,就这么看着周森摔了下去。本来对皮糙肉厚的周森来说,这点高度摔不出个好歹,但是滚下山的冲劲让山底的树杈在他手臂上扎穿了一个洞。
      奇怪的是,把树杈拔|出来之后,手臂伤口那没有血流出来,只有一点透明的液体。异能者虽然可以掌控各式各样的能力,但本质上还是有血有肉的人,而他现在,是不是个人还难说,如果他不是,那他到底是个什么东西?他们两个到底是被人遗弃的兄弟,还是有什么其他的东西?幸好当时周围只有赵燃一个人,他们才能保守住这个秘密。
      这件事藏在他们心里十几年,没有任何人知道,好在周森体质好,恢复的速度也快,平常一些小磕小碰很快都会愈合,再加上外出任务一般只有他们两个人,所以暂时没露出什么马脚。

      “您是怎么知道的?”周森确实感到疑惑,他不记得有把这件事情讲给司长听。
      “二十几年前我受到星宿指引,引导我向南方前行,说南方会出现世间祸乱的源头,也拥有希望的火苗。我就跟着指引一路向南,走到了丹山脚下,就看到了你们两个。”司长并没有正面回答他的问题,看了看两人疑惑的脸,继续说道“本来我以为周森,就是预言里的祸乱源头。可我在你们中间也看到了很多模糊的联系,这只能说明你们的气运息息相关,可再深入就不是我能探索的了。”司长说完,平静的看向他们,想看到他们有什么反应。

      两个人内心波涛汹涌,他们在私底下也猜测过,他们是乡里人害怕异能者所以遗弃的兄弟,是什么世家大族的公子小姐偷腥生下的私生子,或者是父母被仇人追杀不得已才把他们抛弃。第一次知道自己的身世,还和说不清道不明的气运有关。
      “哎老头,你不是这世上最厉害的预言者吗,这连你都算不出来?”赵燃有些生气的支着桌子。
      “祈天算命,靠的是天地准则,你们二人既不是阴阳调和所出,我又能靠什么算得到你们的前路?这次去丹山,不仅是铲掉那个诡异的房子,也是探寻你们身世的唯一途径。”
      司长顿了顿,认真的看着他们的眼睛,“你们应该都知道,预言者窥伺的是不该看到的天命,只有天生身体有亏损的人,才能看到一丝天机。受体质所限,我们运气好的能活到60岁,我到了现在这个年纪,身边也没什么牵挂,能帮你们算的都算完了。”
      “怎么会。。。”安慰的话在周森嘴里绕了几圈,最终还是没说出口,看司长的状态,这是铁打的事实,他的确是时日无多了。
      司长打消了他们安慰的话头,道“不必再来说些吉祥话,我的身体情况我自己知道,现在我只希望你们能顺利回来。你们就差一个任务就可以离开这里自己独立出去了,这次就当作最后的考试吧。”
      “等着吧老头,我们没回来之前你不能一撒手就什么都不管了。”
      “是的司长,我们出去的时候多注意身体。”

      在回住处的路上,两人相对无言。
      “没想到预言者的一辈子这么短,司长他估计是预测到自己的未来才会对我们这么说,丹山这一趟,我们可能是非去不可了。”周森不太习惯周围这样安静,率先提起了刚才的事。赵燃没有接话,只是默默的离他更近了,周森看着赵燃鲜有的安静,默默的搂着他的肩膀,司长今年已经60岁,之后每一天都是在与天争命,如果司长去了,他们能依靠的就只有彼此。

      到了他们出发去丹山的日子了,可能是知道他们这次任务艰巨,相熟的老师同学都过来为他们送行,刘洛也在其中。
      “看什么看,我可不是专门来送你们的。”刘洛一步挪到了江尚的旁边,江尚不着痕迹的向前走了一步,离他更远了,上前把自己准备的药丸递给了远行二人组,“你们别听他瞎说,他平常也很关心你们的,这个药是消毒止血的,很好用的,你们拿着,万一用得上呢。”
      “好嘞谢谢老师”赵燃接过药瓶,略带挑衅的看向了刘洛,又往前走了一步把刘洛抓到了一边,小声问“不是吧,你做了什么啊,江老师是不是讨厌你了啊。”留给赵燃的时间不多了,他要抓住一切恶心刘洛的机会。他和刘洛从小吵到大,就他那点小心思,早被他大侦探赵燃挖苦了无数遍。
      “我呸,不会说话就别瞎说话,我俩好着呢,这是小情趣你懂不懂啊”
      “呕,别逼我扇你,你就看你这样,老师没被恶心的把你逐出师门都算不错了。爸爸马上就要走了,需不需要给你传授两招。”
      “收起你的猥琐嘴脸,周森说不定还会看上你。”刘洛自然也是时刻掌握赵燃痛点,“说实话,你俩从头到尾没一根头发丝是像的,一看就不是亲兄弟。你们这次是真的凶多吉少,这还犹豫什么呢,能冲就冲啊”刘洛是真情提供建议。扎得赵燃哑口无言,扭头看了看站在车前和欢送队寒暄的周森,心里的确没什么主意,还对刘洛的胡话有些心动。
      “呸呸呸,什么凶多吉少,这次我们肯定一路顺风,下次再见面就是我们的升职宴会了”赵燃嘴上这么说,心里倒是虚的很。

      正在和大家做道别的周森感受到那边看过来的视线,转头看了看和刘洛相谈甚欢的赵燃,心里有点不太舒服,他们三个是一起长大的,但每次他们两个斗嘴的时候,他好像都插不进去,果然临走前,阿燃要和阿洛好好道别呢。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