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言语障碍 ...

  •   转眼已过去月余,想到到时的场景,刘白还觉得脸发热,不是害羞是害臊,当初穿过那个洞没想到直接变成了自由落体,而且还是感觉从很高的天上掉下来,身边白云的湿润感让刘白清楚的感觉到是类似飞机坠毁而不是蹦个级那么简单,吓的某兔子差点晕厥如果不是屁股处传来火辣辣的疼痛让某兔子连晕厥都做不到。直到被一只温润的大手借神奇的力量拖住然后送到一个美得不像话的男人面前,(不要问为什么兔子会知道手的触感,任兔子屁股毛已经烧光的情况下跟手接触都能感觉得到触感,真也是兔子最羞耻的地方。)。
      男人提溜着兔耳朵看了良久,说了句什么兔子听不懂得话又把兔子交回了大手主人,兔子这才看清楚蓝袍青年的模样,青年眉目晴朗,乍看也是一个美人儿,只是相对红袍男子的妖艳的美,这男子更显温文尔雅,和风细雨,一看就给人老好人的感觉。他笑着向红袍男询问道:“师傅,你说它开了灵智,可为何感觉不到灵力,视乎没用过修炼,来历不明不如炖了一了百了?”兔子此时并不明白他们异界的话语,不然肯定瑟瑟发抖并推翻此前所有对两男子的印象--这觉得是一群魔鬼。红袍男子笑道:“你啊,没个正行,虽然我们被那些所谓正道排斥为魔教,但莫要忘了我教教义!既然已开灵智就该以生灵对待,带回去吧,看看有没有弟子喜欢,养着当个玩物。”“是!”蓝袍男子笑着应道,心想“一个兔子,即使开了灵智也不会有师弟愿意缔结契约吧。算了,只要师傅对它不感兴趣,留它小命也可。”
      这些刘白已经不清楚了,由于连续高压环境,又有坠机刺激,直到发现自己安全了再也受不了汹涌而来的困意,在某大手中睡死过去。
      醒来已经是第二天正午,午后阳光洒落,兔子直接跳起来,来不及观察四周就往门外从去,“蹦!”的一声,兔子仿佛撞到了玻璃一般头昏眼花,心想真哪个杀千刀的把玻璃装门口了,我上班都要迟到了,定睛一看,这哪是什么玻璃,挡在身前的明明是一块透明的光幕,在用毛茸茸的“手”捂住发红的鼻头,才意识到自己已经穿越了,而且还是穿越成了一只兔子。“哎——”兔子心底长叹一声,任何开始观察四周环境。自己现在是在一个古色古香的房间靠近门口的一个四方桌子上,桌子面积很大但视乎是临时清理出来的,有几本古朴的卷轴还堆放在一角,一个透明的原型光幕将大半桌子罩住,而它就是被罩的对象,圆的正中间有着一个有些金色光泽流转的五角星,五个角之间流淌着像虫子又像一种文字的的小东西,看一眼都有些眼花缭乱。
      之后就有一个胖胖的蓝袍男人过来,看到刘白醒来,露出一张大大笑脸“醒来!小家伙看看这是啥?”说着从袖子里掏出一片“大白菜叶”,刘白眼睛立马直了,一双大眼睛死死盯住那张翠绿的“大白菜叶”全身的细胞仿佛都在叫嚣着要把它抢过来吃掉,奈何光幕实在太可恶,任它怎么搔挠都纹丝不动。大胖子被这一幕逗的哈哈大笑“小家伙有眼里啊,这可是我从三师弟的药园里偷出来的百年何首乌叶,对你这屁股长毛大有益处哦!快来!快来!”刘白不知道他在说什么,但是本能的感觉对方在戏耍它,气是腮帮子一股,直接坐到了光幕边,大哭起来!!豆大的眼里从圆圆的眼眶流出,吓的大胖子大叫:“这,怎么哭了,兔子哭了!!大师兄!三师弟!快来看啊!兔子居然哭了!哎呀!不就是逗逗你嘛,怎么还哭了!给你给你!给你吃就是了!”说着将手中话了一个符文,叶子直接穿透光幕落到兔子身边。兔子见状二话不说拿起来就肯,一边抽噎一边啃,那样子要多古怪就有多古怪。
      就在兔子快啃的差不多时,突然感觉一股奇怪的力量从腹部传出,接着就是一股剧痛袭来,之后人事不知。兔子刚刚昏迷,一个消瘦的同样穿着蓝袍的青年如风一般就到了光幕近前,看了看昏迷的兔子,再看一旁手足无措的大胖子,突然一伸手就扭住了胖子的耳朵怒道:“死胖子!说!你是不是又偷我的灵药了!”胖子一边想要挣脱又不敢挣脱,“秦哥儿饶命!秦哥儿饶命!我这不是看兔子尾巴都秃了,想给它一些生发灵药嘛,哎呀谁知道逗它居然还哭,就忍不住给它吃了!你快看看!快看看它这是怎么了。”秦哥儿,即秦约,因为入师门的时候很小,二师兄一直叫他秦哥儿。秦约看了眼兔子说道:“这兔子没修炼,给它喂食灵草不知你是要害死它还是要帮它,按理来说直接服食,不是被撑爆□□,就是被剧痛痛死,它昏迷了这对它来说反倒是好事。过几天如果能醒来对它只要益处”。“那太好了,师弟,为兄要去修炼那门功法,再传授给它,早日完成师傅任务,就先告辞了!”说着不等秦约做出反应,立马开溜留下一道残影,气的秦约牙痒痒。
      自此后,每当刘白醒来,大胖子总能知道并出现,给刘白各种各样的灵药,然后某兔子完全抵挡不了诱惑一次次沦陷,一次次昏迷,虽然有痛苦,但是刘白能明显感觉到身体的变化,变得更加敏锐,更加有力,视乎能跳很高,被限制在光幕里面无法证实。知道一个月后的一天,某胖子又在兔子醒来的第一时间过来,但这次没有带灵药,而是二话不说对着兔子脑袋一指,兔子再次昏迷,醒来已经是5天后,然后兔子惊喜的发现,它能“听”懂胖子的话了,更确切的来说不是听,是感受像是一种不太好用的翻译机,能通过胖子的情绪语言,感受到大概的意思。
      然后,刘白跟胖子来了一次“深入的交流”,基本就是:
      胖子问:“你从哪里来的?听说你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师傅说那可能是传说中的妖界。妖界是什么样的啊!”
      刘白答:“我是穿越来的,我本来是人,生活在另外一个世界。”
      胖子问:“人?你能化形吗?真的有妖?还可以化形成人吗?相传上古是有妖界但都已经消失两千多年,化形之法早就失传,你真的会?那变一个看看!”
      刘白完全懵逼:“你在想什么,我怎么“听”不懂啊?为啥没有个金手指,系统啊什么的一键搞定。”
      胖子道:“金子?凡俗界是有人用,但修仙界完全用不到啊,化形要用金子?那我们纯阳教可没有,回头我找师弟去弄些回来。”
      就这样牛头不对马嘴的交流半天,胖子得出结论,化形要用金子,刘白“听”懂了“纯阳教”三个字,因为胖子在表达这三个字时那只真情流露,让刘白懂的了这是这个教派的名字,其他的也“听”不懂,这视乎是一门残缺的功法,只能让灵兽跟人类简单的交流,并不能像一些小说里那样省心方便,唯一让刘白开心的是,它能发出除了兔子“嘶嘶嘶”以外的国语,只是这个时间视乎不是流行国语,才导致这鸡同鸭讲的场面。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