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9、第七章 ...

  •   那时的宋修然手持军权,若是战争一结束便贸然回京,皇帝定然更加忌惮宋家。于是沿路安抚流民并回京复命的担子便被撂到了宋之身上。他被临危封了个统领,便一路远离边疆。

      这一别,一家人便是经年不见,最后都只剩一捧探子偷偷运回来的骨灰。年仅十五岁的宋之开始了一段漫长的孤独与沉寂之旅。

      他手染鲜血,梦里总是出现战场上士兵们绝望的嘶吼。他们早已面目前非,满脸的鲜血混合着沙砾一齐朝宋之望去。

      他们不断地喊着:“小将军,你为何要放弃我们!”

      “小将军!”
      “我还等着仗打赢了回去娶妻子呢。”
      “出门的时候孩子才刚出生,等回去怕是都不认得我这个父亲了。”
      “……”

      匈奴人手里拿着破碎的刀断裂的剑刺向自己的头骨,向自己背后的子民宣告着自己的不甘。

      宋之一直无法走出自责和害怕的情绪,所以不敢看,不敢回忆。自觉罪大恶极的宋之开始与人疏离了,他有时跟着军队去城镇救济难民时也只是默默的帮助沿路的可怜人,不与无关的人谈话。

      “说多错多,我这样的人,别吓着别人就好。”宋之向一齐的副统领说,“不用管我,我自己能照顾自己。”

      不及性命的伤口总是可以愈合的,结痂的过程却很难熬。或许是怕再次受到伤害,又或是怕吓到他人,结出来的痂总是最坚硬的。宋之给自己长了一道保护障也给自己和外界划了一条界限。

      直到谢珩的出现。

      从小在南边长大的谢珩眉眼间自带着一股温柔,但因刚经历丧失亲人之痛,整个人充斥着阴郁之气。虽然着着一身华丽衣裳,乍一眼瞧去却落魄的像个流浪汉。

      宋之是在谢家大宅里遇到谢珩的。受伤的将士和流民不便在郊外扎营,为了安置他们,军队的人找遍了大户人家,最后却只有谢家的大门打开了。

      他记得那时谢珩的头发披散着,一身素白。他身上弥漫着很大一股酒气,但也难掩贵气。

      “在下是扶越军统领,宋之。此次前来是询问贵府可有空处给体弱的兄弟们修养一段时间。”

      听到扶越军三个字,谢珩终于抬起了头,勉强撑开了厚重的眼皮。

      “冷。”谢珩毫不拘泥地靠在大门打量着宋之。

      眼前这个小统领可不简单。身上的银白盔甲擦得一尘不染,佩剑散发着寒气,小小年纪礼数做的周全,很是稳重。“不愧是将门之子。”谢珩心里念叨到。

      “进来吧,”少年转身,招了招手,“先说,在下这府中什么也没有,只提供这一块地,除了我住的西院随便你们怎么折腾。别吵着我睡觉就成。”

      谢珩说完话便踉踉跄跄地朝西边走去,想来是去二会周公了。

      宋之抬头打量着谢府。如谢珩所言,这偌大的谢府除了他以外空无一人。精致的院落如今布满灰尘,想来是许久无人打理,屋内摆设皆被搬空。宋之叹了口气,这世道,果真难熬。

      “宋统领,这……”手下的将士们从未见过这般,嗯,随性之人,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无妨,这位小兄弟想来家中出事不久,还愿意开门帮衬我们。进来把,我去致谢。”说完宋之就朝西边走去。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