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8、第六章 ...

  •   谢珩抬眼朝城外驻军方向望去,心想着这个时辰宋之应该已和大部队汇合了。他转了转手上的竹笛,眉毛一挑,翻身跳下院墙,朝前院走去。

      “诶,公子,今儿没你的戏啊,怎得有闲情逸致跑到戏台这看姐妹们嫌丑啊。”

      楚凌北要是在的话一定会脱口而出一句老板娘。眼前穿戴华丽,身材婀娜的女子便是名满京城的花凄,也是戏圆名义上的老板娘,至于背后真正的掌权之人实乃谢珩,谢大公子。

      谢珩母亲陈绮雨出生于江南有名的商贾之家,却因执意要与家里开小戏院的谢云北一生一世一双人,与家里断了联系,直到谢珩出生。

      陈家老太太实在不愿意陈家独苗在戏院那等不上台面之地长大,因此差人将谢珩接回了陈家。有了陈家的关系,不少想与陈家搭上关系的人物都乐意去小戏院看戏,只是他们都不知这背后错综复杂的所谓血缘关系。小戏院也因此逐渐成了江南一带有名的戏班子,人称云中阁。

      而在锦衣玉食生活中长大的谢珩不论是武功还是书法皆是上上等,老太太也有意将家业传给这位得天独厚的孙子。不过纵是天资再是聪颖,谢珩也生了一身风流之气,眉眼间最是惊艳,可偏是剑法练的凌烈,因这剑气,乍一眼瞧去,谢珩颇有一番桀骜不驯的味道。

      喜则走,厌则留。谢珩顺手写了封信件,拿了点盘缠便离开了陈家,四处历练(实则游山玩水)去了。世事难料,没隔几年谢珩就因战事再次回到了陈家。

      历练过程中他经历过几次大大小小的战事,被扶越军一小统领看上,本是要正式参军,却收到家里的消息,说是老太太要不行了。谢珩这人再是洒脱,也无法不顾这位从小将自己带到大的老人家,骑了匹快马赶回了家。

      身逢乱世,家财万贯可不是什么好事,总有人打着正义的名义趁乱打劫,陈家也躲不过。等谢珩赶回去时,昔日布置讲究的庭院铺满了碎落的瓦片,屋檐落满了灰尘,绿植垂落,毫无生气。只有两个忠心的丫鬟还守在老太太满是药气的屋里。

      谢珩不知此刻的自己到底应该说什么,又或是说问什么。当他在外时,家里时不时还会送盘缠送信过来,却从不曾告诉过他家里这些年都发生了什么。偌大的家业全都扛在一老人家肩上,而今荣华一生的老太太却只能躺在落魄的大宅里,独自忍受着病魔缠身。

      谢珩跪了下去,双手都因愤怒而颤抖。不知是为这乱世还是自己的不孝。随后不久,老太太走了。回光返照之时老太太将家里名下所剩不多的店铺和仆役一并交代给了谢珩。

      “人这一生,最忌禁锢两字。我接过上一辈的家业,在这深宅里困了一生。责任和重担压得我快要喘不过气。但我不愿你和你母亲同我一样,一生都不知道为什么而活。你从小就聪慧,小时候总喜欢问我,外祖母,我什么时候可以像你一样厉害?阿珩,你要记住,被囚禁的人看似坚韧却是用了很久很久的时间来等待一把钥匙,最终无望便成了抵挡伤害的外壳。你逍遥洒脱,就算无所图,但永远忠于内心,不拘泥,也未曾被束缚。你已经有了祖母这一辈子渴求却不可得的钥匙了。”

      老太太的双眸已经变得浑浊,迷茫不解的一生终于在这落满尘埃的昏暗大宅落下了最后的帷幕。

      与之一同结束的,是战争,也就是让宋之名动天下的那年。

      朝廷不愿接济流民,北方的城镇大都城门紧闭,任由这些刚失去家园的百姓自生自灭。江南一带自古是富庶之地,见朝廷不管,流民便都从周遭涌入这富饶土地,渴望能被富贾眷顾,分得杯水车薪。

      繁荣的水乡一时分不清是商贾云集之地还是边疆流放之境。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