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1、第九章 ...

  •   等谢珩追到城外时,扎营的军队早已整顿离开,仅剩下的几个帐篷孤零零地坐落在荒野上。
      “好啊你宋之,早料到我会追上来吧,跑得比兔子还快。” 谢珩朝空荡荡的荒野喊道,“不带爷,爷偏要去。”

      谢珩在附近的客栈租了一匹马连夜随着行军的方向跟去了。两万扶越军行军速度虽不慢,但沿路也是需要休整的,不到两日就被谢珩追上了。谢珩知道扶越军向来制度严明,再说这五年过去,军中新添的新人过半,靠这张脸怕是混不进去。谢珩只得等半夜偷摸着爬进了副统领的营帐。

      “何人?” 李钊拔开随身佩剑,一个翻身直直地向谢珩刺过去,谢珩连忙躲闪。虽然多年不曾动过刀枪,但他也应对自如。一个不留神,他就绕到李钊身后去了,左手揽住李钊的脖子,右腿使着巧劲踢上李钊右手腕将他的佩剑给踢落。

      李钊觉得这路子熟悉的紧,来人也并非想要自己性命便开口问道:“阁下是?”

      “老李啊,这么多年过去,你这剑术怎的还退步了?”谢珩放手,转身坐在李钊的床上。

      李钊一听便知是谢珩,激动地泪花都要冒出来了。

      “谢公子!真的是你!”

      “一把老骨头了怎么还这么多愁善感,我又不是死了,至于这么激动吗?”

      “谢公子,你这说的什么话,当年您给伤员打开陈家大门的恩情在下没齿难忘。说好一起回京,您倒好半路去继承什么花旦的本事,可把小将军给气坏了。”

      “将军?哦对,他如今可是名副其实的宋将军了。”

      “您瞧您,重点是您当时一走,小将军气坏了!将军他当时多在乎您啊,把您视为唯一的知己啊!”

      “知己?”谢珩抱着同情的目光望向老李,你可把你们将军想的太好了。

      “算了,你快给我找身扶越军的衣服,随便把我混在哪里,别让宋之那厮发现了就行。”

      “您来这里将军他不知道?”

      “知道了还能站在这里和您老叙旧?” 谢珩扶额,觉得李钊这家伙是真的老了,和他说话变得越来越费劲了。

      “他生气可不是因为我不告而别,不过是我求他让我入个文职和他一起回京罢了。”谢珩小声嘀咕

      那时大多伤员都能跟上行军的速度了,返京的时间也越来越近。

      “宋之,你在吗?” 谢珩站在宋之房间门外询问道。

      “进来。” 宋之彼时正在床边收拾行李,“你找我有事吗?平时这门可拦不住你。”

      “咳,”谢珩被呛了一下,尴尬地在房间了绕了一圈才坐下来,“也没什么大事,你这是要收拾回京了?”

      宋之狐疑地望着谢珩,虽然认识的时日尚短,但他可太了解谢珩了,这家伙肯定有求于自己才会这般东拉西扯,绕半天不说正事。

      “说吧,想干什么。” 心想他多半是来求自己带他回京的,宋之心里有些雀跃,毕竟要是自己单独回去,此生还能不能见面都另说。

      “宋之,你能不能给我按个文职?或是把我举荐给哪个大人?”谢珩酝酿了许久才开口。

      自己接近的宋之的动机不良,本就是为了找个大靠山,可这个大靠山心思纯良,自己还没开始死缠烂打就以真心相待了,谢珩心里多少有些不忍心开口。

      “你想入朝为官?”宋之显然是没想到他会提出这样的要求。他也曾派人打听过谢珩此前的经历,虽然从小文笔书法精通,却是个尤爱江湖自由的人。战乱时曾入伍当过兵,立下大大小小不少军功,但因为家里出事,拿军功抵了逃兵的罪,这才安稳下来。宋之想不明白这样一个不爱被约束的人怎么会萌生入文职的想法,只当他在说笑。

      “阿珩,你若想到京城去看看跟着我就行了,先去收拾行李我们后日就出发。”

      “谢珩,你把我当什么了。那些不愿接济流民,在其任却做不到心系百姓的官员是楚国的蛀虫。看到了那么多惨剧,我做不到坐视不理。对,我承认一开始接近你便有此想法,我是在利用你,但这件事我是认真的。虽然从未任过一官半职,但我的能力你完全可以放心······”

      “你别说了,我不会帮你的。非我不愿让你随我回京,只是如今朝廷混乱,我亦自身难保,你若想要趟这滩浑水,我又怎能护你周全。”

      宋之望向谢珩,语气软了下来,“况且你这心性也不适合在朝中做事。”

      “宋之,我本以为你懂我的。”

      宋之右手背在身后,狠狠地握住茶杯,茶杯已经被捏成锋利的碎片。十指连心,皮肤肌理被撕裂开的感觉在安静的房间里被无限放大。

      “宋之,在你心里我是不是就只能待在江南这一隅,守着云中阁那个破戏院过一辈子!”谢珩的双眼通红,低声嘶吼着,“你不是不知道我有多恨朝廷那些不作为的官差和连绵不绝的战事。”

      有多少恣意的少年郎像他一样失去了家庭,为数不多像他这样侥幸活下来的又有多少被迫放下一身骄傲,跌入茫茫人海,甚至同流民一起连沛流离。

      祖母说他活得不拘泥,心中洒脱,但这破旧的陈家大院最终变成了一把枷锁,让他看清了这世道和自己应该背负的责任。覆巢之下,焉有完卵。自诩天之骄子的谢珩又怎么甘心蜷缩在这一隅,惶惶度日。谢珩明白现在的情势下,宋之是唯一可以带他入京的人,只有依仗宋之的权势,自己满腔抱负才能得以实现。

      可眼前这个人不愿,不懂。

      谢珩何曾被人这样拒绝过,转身便离开了。

      茶杯的陶瓷碎片嵌进了皮肉里,但宋之仍没有松手,终是没有朝谢珩的背影追去。

      “你若仅是在利用我,那便好了。”

      若是你只是在利用我,我又怎不会察觉,又怎会以真心待你。若不在意你,我哪管你在什么刀山火海里趟。

      “阿珩,在朝廷这没有硝烟的战场,明里暗里的刀枪都朝我一个人来就够了。”

  • 作者有话要说:  其实早就写好了这章哈哈哈哈哈但是我竟然拖了将近半年发出来哈哈哈哈
    我说我其实是想修改一下我的文让它进步一点有人信吗?(认真脸)
    很可恶的是 我是在考数学的时候把大纲写在空白处 提前做完数学之后真的思如泉涌
    但是因为心虚 我把内容擦了 我还没记住。。。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