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别抢我地盘 ...

  •   宿舍里一片寂静,傅元白开着床头灯,将床帘也拉上,拿起那本从旧书店淘来的鬼故事集津津有味的看了起来。

      大学宿舍里的十一点多本不该这么安静,但是国庆假期一至,他的三个室友回家的回家,旅游的旅游,只剩他一个人在宿舍里,不过他也乐得清静,至少以前这时候室友都在问候队友全家。

      还有半个小时就是十月一号了,傅元白拿起手机看了一眼时间,随后投入到书中的惊悚故事中去。

      今夜的月光似乎分外皎洁,透过傅元白拉好的床帘,照进他床内的小小空间,和微黄的灯光相互抗衡。

      夜静如水,自己的呼吸声都变得明显起来,傅元白听见靠窗的那张床,传来翻身的窸窣声以及翻身带动床板的声音。

      傅元白很清楚,那个床位现在不可能有人,下午放学后,他亲自去送的这个室友。

      傅元白尽可能小声的关掉床头灯,但是开关按下去的那一瞬,“啪”的一声,傅元白全身凉透,那个发出声音的床位,竟然再次出现了动静。

      “元白,你今天这么早睡啊?”那是他室友吴俊的声音。

      傅元白将手中的书合上,拿起手机看了一眼,现在的时间,刚好过了十二点。

      听到吴俊的声音,傅元白并没有回答他,看过太多恐怖片和鬼故事,他不可能在知道这声音不是他室友情况下贸然回应。

      久久没听到回音,“吴俊”直接翻身下床,傅元白听声音,知道他是朝自己这边来了,到这个时候,他没有太多的恐惧,在一般的恐怖片里,害怕的人往往死得快,而勇敢面对的,反而能获得一线生机。

      “吴俊”走到傅元白床边,听到了里面属于活人但是又异常平静的心跳声,不由得奇怪,但是他今晚必须要拿下这个人他才能够得到资格。

      他伸手,猛然拉开床帘,面前却突然出现一张惨白的脸,五官扭曲得已经分不清眼耳口鼻,额头被阴影笼罩着,似乎是眼睛的地方有两个黑圆点,慢慢的,朝自己看过来。

      “吴俊”被吓得后退了好几步,接着那脸上,可能是嘴巴的地方发出了一种咯咯咯咯的声音,像极了咒怨里的鬼,他似乎还看到了这个人的嘴角扬起了一个弧度。

      “这个房间早就没有人住了,你小子来抢我地盘?我已经快两百岁了,咯…咯…咯…咯……”

      趁这个时候傅元白已经看清了“吴俊”是个二十来岁的小伙子,从他刚才被自己吓到的反应看生前是个怯弱的人,一个人的性格很难改,生前怯懦,死后短时间不会变化太大。

      “吴俊”连连后退终于退无可退,靠在对面的桌子上瑟瑟发抖,“前辈……前辈我不是故意的,我这就走这就走这就走!”

      这鬼的行动力还不错,嘴上说着走,身体也退到了窗边,然后往外一蹦,消失在了傅元白的视线里。

      确定他走了后,傅元白才恢复自己的脸,挤着久了还怪累的,手机在他下巴下面给他打了灯光,看起来确实挺恐怖。只是经过这事儿后,傅元白睡不着了。他不是一个唯物主义者,小时候偶尔能看见一两只小鬼,长大后就再也没见过,他不知道这只鬼来做什么,也不知道他的突然出现又意味着什么。

      枕头上的鬼故事书他才看到前几页,这会儿“吴俊”走了,他从床上下来上了个厕所,走近洗手间刚刚关门的那一刻,洗手间里全都黑了下来,一双手从底下伸出,将傅元白拉了下去。

      傅元白很讨厌那种地转天旋的晕眩感,转来转去忍不住想吐,他也没管身边突然出现的人和陌生的场地,直接背对着人群扶着树干干呕起来。

      周围吵吵嚷嚷的,都是莫名其妙出现在这里的人,此时有人惊恐有人疑惑有人心大的还在骂怎么没网了。周围的一切都是陌生的,只有天上那一轮圆月,看起来还算熟悉,只不过多看一会便会就得有些诡异。

      傅元白默默的站到人群边缘,他不喜欢和这么多人挤在一起,也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还是谨慎一点。

      他之前的经历让他肯定,不管这是什么地方,但无疑不是个好地方。

      除了人声,周围的一切都是死寂的,没有任何声音,月亮的光华似乎在渐渐褪去,变成了薄雾,他们所在的是一个广场,周围是不高且不怎么好的建筑,看得出来这里不是什么繁华地方,傅元白看着那雾气越发浓厚,似乎要把所有人卷进去。

      “怎么突然起雾了?”这雾气浓得太快,所有人都可以察觉,只是这东西不知道是什么,傅元白手伸里雾里,便立马看不见,而他吃痛的将手收回,却发现手上都是青紫的掐痕。

      雾里就像有无数只手,在别人伸手进去的同时,就把人牢牢抓住,拖进雾里。

      “雾里有东西!”显然,其他人也发现了雾里的古怪,他们在雾气中间,就算是走动身边的雾气也岿然不动,而当他们察觉到雾里的东西是,那东西便不在沉寂,无数只手从里面伸出来,抓住他们的胳膊手腕,腿,甚至是脖子,脑袋。

      “救命啊,这是哪里,我要回家,我要报警,我……”这声音终究是没有说完,就这样被戛然而止,傅元白看得模糊,但是却清醒的认识到,刚刚喊救命的人脑袋被硬生生的拧了下来,她死了。

      “啊,她死了,她死了!”他身边的人不停的巴拉掉自己身上的手,惊恐的眼中都是刚刚那人的脑袋,她的脑袋就在自己面前对他笑。

      “之前就差点被鬼吓死,好不容易庆幸活了下来,现在这状况,八成是死定了。”有人已经渐渐放弃了挣扎,人类的力量,在死亡面前显得那么弱小。

      傅元白身上也有很多惨白的或者血淋淋的手,但他跟大多数人不一样,他并没有害怕这个东西,虽然身上升起的寒意迫使他打了个哆嗦,但他依旧冷静。

      没有什么东西是无敌的,都可以被打败,他和这东西,无非就是看谁走到了最后而已。

      鲜血,让雾气更加疯狂,傅元白大声高喊:“谁有打火机!”

      本来以为他们都自顾不暇了没有人回应他,谁知道他问出来后,还真有个人回答他。

      “我有!”这个声音,就在他旁边不远。

      “给我!”傅元白腾出一只手,摸索着打火机。

      这个动作很艰难,他感觉自己的手臂都快被捏碎了,那个给打火机的人发出了一声惨叫,皮肉被生生撕裂的声音,让傅元白心下一紧。

      那人胳膊被拧断,将要被那些首拖进雾里的时候,傅元白终于听到“啪”的一声。

      雾气中燃起小小的火花。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