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8、第十八章 红线 ...

  •   适夜,黎锦年又做梦了。
      “这是哪里,为什么一点都不看不见,黑黢黢的”黎锦年此时正站在一个伸手不见五指的地方,黑压压的一片。
      “不是吧,又做梦”
      “这游戏开发者什么尿性,一言不合就做梦”
      “喂,有人吗?”
      “咕咕咕”
      黎锦年站在黑暗中询问,奈何四周寂静无声,空气都静止了,怎么会有人回答他的话,除非是有鬼,黎锦年心想着,突然加周围传来一声剧烈的咳嗽声。
      “咳咳咳”
      周围猛地开始摇晃,黎锦年没有可以抓的东西,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黎锦年一手撑着地面,保持稳定一边说道“兄弟,点个火呗,交个朋友啊”
      咳嗽声渐渐停下来,周围也不再摇晃了,低沉的男声,喑哑至极,粗重的喘息声在周围一直回荡着。
      “这人是抽了多少,嗓音怎么变成这个鬼样子了,哑的不像样子”黎锦年盘腿坐在地上,扶着额头吐槽道。
      这都半天过去了,也不见这位兄台点火的,怕也不靠谱,还是自己想办法吧。
      黎锦年正在打瞌睡,周围竟然开始微微亮起光芒,一闪一闪的,过了好一会才真正的亮了起来。
      眼前出现了一个屏幕一样的画面。
      头顶的纱幔正缓缓飘动,隐在纱幔后面的房顶若隐若现。
      等等,房顶,纱幔,搞了半天,我原来是在别人的意识里啊,有趣,黎锦年感叹道。
      便一只手撑着下巴,细细的看了起来。
      “咳咳咳咳”又是一阵剧烈的咳嗽声。
      “少主醒了,快来人啊,传巫医,快”一个丫鬟大声的喊着,周围脚步声乱成一片。
      黎锦年看着眼前的画面咋舌到“还真是个病人”
      画面上出现了一只骨节分明的手,皮肤白皙,一条暗红色的线被衣物挡住了大半。
      “咦?”黎锦年看的仔细,目光一只盯着衣服下的红线。
      那位男子像是也看见了手腕处的异样,伸手拂去了袖子,只见,一条暗红色,足足有半指宽的红线缠绕在手腕,尤其是在白的病态的皮肤上更显得妖治。
      那条红线像是有生命一样,隐隐泛着红光。
      “幸好,你还在”
      “你说,我厉不厉害”
      低沉虚弱的声音在周围响起,男子原本声音就些许冷冽,不知是病了,还是何缘故,竟然温柔异常。
      像是低语对心上人诉说着悄悄话,只是为什么这么悲伤呢。
      黎锦年看着男子的手腕上的红线微微出神,眼角不知何时落下一滴泪水,就连本人都没有发现自己竟然落泪了。
      黎锦年看着眼前的画面,感觉心里面一阵阵发堵,吐槽道“现在这么流行沉浸式游戏了吗?”
      “搞得我好难过”
      “嘤嘤嘤”
      躲在暗处的系统“。。。。。。。不认识,不了解,不知道”
      画面一闪一闪的,都是片段。
      黎锦年一边看着,一边开始犯困,渐渐地陷入了睡眠。

      周围传来乐器敲打的声音。
      睡眼惺忪的黎锦年烦躁的在炕上来回翻转,正准备坐起来教训一下。
      “谁。。。。”刚一发出声音就被一只手捂住了嘴巴。
      “嘘”楚衍小声的嘘了一下,适宜黎锦年不要发出声音。
      天还没亮,周围还是漆黑一片,只能从月光中看清出一点,三人都已经醒了,正装着熟睡的样子听着外面的动静。
      黎锦年立马会意禁声,周围越是安静,嘴上的触感越是真实,男子手掌冰冰凉凉的,凉意顺着嘴唇传遍四肢百骸,男子手掌宽大,掌心有着常年练武的薄茧,月光照着,黎锦年透过月光,只见男子皮肤白皙,在月光的照耀下,病态苍白。
      由于手是从背后环上来的,男子的手臂裸露在外,手,手腕,小臂,由于姿势的问题,手臂上青筋微微鼓起,充满野性。
      这手真好看,和刚才梦里看见男子的手比起来,不相上下,黎锦年心想。
      只是。
      这什么鬼姿势,怎么感觉自己像是被人抱在怀里一样,黎锦年越想,脑海里在手机上看的文学内容就越清晰,越想越歪。
      黎锦年冷汗,手机害人啊。
      身后的楚衍看怀里的小道士不在发出声音,就把手收了回去,收回去还暗搓搓的在黎锦年的衣袍上蹭了蹭,是一个有洁癖的臭狐狸。
      楚衍蹭了蹭还是感觉手掌心热热的,内心总结了一句心想“道士的体温果然也不正常”
      道士“勿黑,勿CUE”
      敲打声越来越清晰,仅一墙之隔。
      一个黑黢黢的小鬼从墙里面穿过,走到了三人所在的院落,身后跟着一群黑黢黢的小鬼。
      第一个小鬼像是其中的老大,身上穿着红衣服。
      一只小鬼说道“老大,还差三个就够了”
      领头的小鬼大喝一声“那还不快去找”
      周围的小鬼四散不见,各自寻人去了,一只小鬼向着三人缩在处摸来。
      “老大,老大,这里有人”那名小鬼从墙里面一进来就看见床榻上熟睡的三人,像是中了彩票一样,冲出去报喜去了。
      不一会,从墙里面进来三四个小鬼,鬼头头也在其中。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带走带走”鬼头头说道
      三人便被小鬼扛起来,穿墙向外面走去。
      三人谁也没有轻举妄动,都装作熟睡,小鬼行动起来,犹如缩地千里,一眨眼三人就到了山脚下,只见一眼望去,全是红色花轿,黎锦年,楚衍,贺文杨三人被安顿在了最后的花轿里。
      黎锦年偷偷眯着眼睛数了一下,共99顶花轿
      三人进了花轿,小鬼们便开始吹打起来,一路摇摇晃晃,小鬼们正扛着花轿上山。
      黎锦年“老子今天早上才从山上爬下来,你现在又给老子弄上去”
      黎锦年一头黑线,躺在花轿里装死。
      终于,黎锦年被慌快忍不住要吐出来的时候,花轿停了。
      小鬼掀开帘子,三人又一次被扛着,又开始走一个奇长无比的楼梯。
      大雪白茫茫的一片,雪在月光的照耀下,像是铺上了一层面纱,美轮美奂。
      小鬼一边爬,黎锦年还好心的一边帮忙数着,小鬼停下的时候,黎锦年也刚好数完,没有蓬莱长,这和蓬莱比起来,简直就是弟弟。
      经历了奇长无比的楼梯,映入眼帘是一个巨大的祭坛。
      鬼头头站在祭坛中心不知道念了什么口诀,祭坛周围亮起一层白光,一眨眼,所有人便再次陷入了黑暗。
      黎锦年“。。。。。。”
      黎锦年“系统,你怕是鬼片爱好者”
      系统“装死中。。。”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