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6、第十六章 梦中 ...

  •   睡梦中的黎锦年睡得并不安稳,尤其是这夜,他做了许多光怪陆离的梦,像是放电影一样在他眼前一下一下的闪过。
      黎锦年此时正站在一处高耸入云的山门前,四周寂静无声,黎锦年正探头探脑的看着眼前高耸入云的台阶,“我的天,这个台阶爬上去不累死,哪个人会想着把府邸修在这里。。”黎锦年一边叹气,一边看着眼前的台阶发愁,蹲在地上,支着下巴想了半天,自己到底要不要上去。
      黎锦年蹲在山门口,思前想后,大脑还是一片混乱,压根记不得自己前一秒在干嘛,下一秒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突然间,山顶传来一声巨响,周围的鸟兽像是逃命一般的向山下散去,几只鸟从黎锦年头顶呼啸而过,黎锦年被山上的响动惊的不轻,四下一看,一拍膝盖当时就决定。
      上山
      说上山容易,真开始上山那就是要了老命了,黎锦年哼哧哼哧的爬了好一会,才爬了一半的台阶,一边爬一边数。
      4081,,4082,,4083,,,,,,,,84,,,,85.
      “卧槽,这比陪我老娘逛街还累”
      “到底是哪个想不开的在这盖个房子”
      “啊,老天,还有多少节台阶”
      “¥……%……*&……%¥%##%¥#哔哔,,哔哔”
      “不行,不行,我不行了,,,”
      系统“滴滴,检测到该玩家心情不好,处于抑郁状态中,为了更好地让该玩家完成任务,本系统筛选出了游戏玩家经常鼓励他人的话,【是男人不能说不行】”
      系统冷冰冰的声音在周围响起。
      黎锦年额头顿时头顶飞过去一串黑色的句号。
      “不是,我就好奇了,我莫名其妙出现在这里,你还一言不合让我爬山。”
      系统“因为该玩家触发隐藏条件”
      “不是,啥隐藏条件,我怎么什么都不记得”
      系统“请该玩家尽快完成蓬莱山事变”
      冰冷的声音,像是一个毫无感情的任务机器,不对,就是机器
      “不爬了,歇会。”
      黎锦年瘫坐在半山腰,姿势极其的不雅观。
      系统“请该玩家尽快完成蓬莱山事变,任务倒计时1:38.78”
      “够狠”黎锦年不情不愿的从台阶上爬起来,又开始一步一数的爬山,勤勤恳恳,任劳任怨,吭哧吭哧。
      “10000,到了,哎呦,累死我了”
      黎锦年弯着腰,双手扶着膝盖,转过身,看着身后一眼望不到头的台阶,心里面真的是把系统和在这里建房子的人骂的不轻。
      转过身,不远处就是目的地了。一座气派的府邸,四周雕梁画栋,余音袅袅,周围的薄雾把四周笼罩在一起,好一个仙家居所。
      黎锦年赞叹道“不愧是有钱,制作精良啊,良心商家,嗯,不错不错”
      一边感叹道,一边大刀阔斧的向大门走去。
      牌匾上大大的写着两个字“蓬莱”
      “???????”黎锦年??
      黎锦年看着眼前的两个字,揉了揉眼睛,蓬莱这么有钱??那我住的茅草屋,竹板桥,,一到夏天就刮风下雨,一到冬天还要砍柴取暖。。。

      OS:茅草屋瑟瑟发抖

      黎锦年大怒叫道“系统,你快出来,有人冒充”
      系统“没有冒充,这是两百年前蓬莱的样貌”
      黎锦年被震惊到了啧啧道:“赌博害人啊”
      砰的又是一声巨响,声音更加真切,黎锦年推开大门就向发出巨响的地方跑去,一路上弯弯绕绕。
      山洞内
      “不行,压制不住”
      “师兄,我快顶不住了”
      “坚持住,皓月,还有半个时辰就大功告成了”
      砰砰,又是一阵地动山摇,黎锦年躲在暗处听着里面的对话。
      “无耻小儿,就这样还想封印本尊”凶狠的男人声音响彻山谷,语气中带有不屑的声音让人不适。
      黎锦年评论道“嗯,骄傲自大,有坏人那味了”
      其中一个长者的声音响起,“离渊,你做的孽还不多吗,就算在下耗尽修为,也要把你封印上几百年,为后世留有一世清净。
      “哼,就凭你们也想封印本尊,老头,你既然这么想封印我,为何不让你那心爱的徒弟来,他倒是比你有用”
      离渊的每一句话都在无声的刺激着老者。
      “你不是最心爱他了嘛,就连我的好儿子都把他当做宝贝一样,他的心可是封印我的神器不是吗,徐清风”
      黎锦年听见徐清风的名字眼皮一跳,徐清风蓬莱十二峰之首,在两百年前逝世,自己的祖师爷啊,这还得了,完蛋了,里面关着的是个大Boss。
      黎锦年小声的叫系统,小声的说道“打不过,怎么办,在线等”
      系统“这是梦境”
      黎锦年轻轻的摸了摸胸口。还好还好。
      一阵脚步声从门口传来,脚步声很轻,如果不是黎锦年离洞口太近,根本发现不了来人了,一个男子站在洞口,手里提着一把剑,还在滴答滴答的低着血。
      洞里面灯光昏暗,男子站在洞口处,把光直接遮挡了七七八八,黎锦年只觉得眼前一下子黑了下去,看向洞口的男子容貌时,因为背光,什么也看不清楚。
      “这人是谁,看身影感觉好熟悉”
      那名男子,一脚深一脚浅的走来,他受伤了,还不轻,只是还是端着一副架子,没让自己太狼狈。
      男子越来越近,黎锦年连忙躲起来怕男子发现,黎锦年缩在角落里,竖着耳朵听脚步声越来越远。“不对啊,这是梦啊,按道理说他应该看不见我啊”
      好奇心重的黎锦年一路尾随着,四周越来空,也越来越亮,再往前走就没有地方藏身之处了。
      他缩在一个墙壁和柱子的夹角处,从缝隙看着外面。
      只见,一个巨大圆心石台上跪坐着一个男人,身上全是巨大的铁链捆绑着,铁链被男子挣扎的框框直响,男子每挣扎一次,围绕着台下打坐的十二人就面目难看一次,有几个已经开始口吐鲜血了,在十一上方坐着一个白发长者,黎锦年看着那位长者,心道,他应该就是徐清风了,那位男子走到长者身边说了一句什么,只见长者大喝道“不行,回去”
      “师尊,只有,,我,,”
      声音断断续续的,离得太远黎锦年听不清他们在说什么,越想听身子就越倾斜,黎锦年扶着石柱的手一滑,径直向前面摔去。
      黎锦年连忙用手掌一拍,接着力气堪堪扶柱子站稳,感叹道“有功夫就是好啊,牛皮”
      原本吵闹的环境一下子安静下来,四周安静的可怕,黎锦年抬起僵硬的头,缓缓看向前方,只见所有人都看向了自己,只有那位男子没有转身,其他人都盯着自己。
      黎锦年有一种奇怪的感觉从脚底板直冲发丝,尴尬的想找个地板缝钻进去。
      “呵。。呵。呵呵”
      “你们继续哈,不用管我哈,继续继续”
      黎锦年尴尬的说出来的话都抖的不行。
      “黎锦年”那位被铁链拴着的男子头发凌乱的男子抬起头,露出了好看的下颚,一只眼睛直勾勾的看着自己,缓缓叫出了自己的名字。
      那位一直背对着自己男子也转过了身体,一张和自己一模一样的脸直冲黎锦年的眼睛,所有人看着自己,一阵剧痛从心口处开始蔓延,疼的黎锦年顺着柱子一屁股做到地下,背靠着柱子眼前发黑。
      那位和自己一模一样的男子向自己走来,走到自己面前的时候,黎锦年已经看不见任何东西,身体的触觉告诉自己,有人把手放在了自己的心口。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