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夏蝉 ...

  •   4月13日,00:27,地点S城公园
      蝉鸣声声的夏夜,安静的小巷口,连接着G城最大的公园,元宵公园。
      不一会儿下起了大雨,小巷里传来急促的脚步声,越来越近,越来越急。
      窜出来一个小小的身影,站在巷口小声的急促的呼吸,他时不时地回头往后看,就像是一只受惊吓的小猫。
      小巷子终于安静了,本以为回归平静。
      路灯因为“轰隆”的雷声被点燃,一瞬间灯光如倾盆大雨把他全盘托出,雨滴像子弹一样向他打来。
      站在灯光下他一览无余,全身上下无一不是伤痕就是血和腐肉,不管是谁看了,一定都觉得他是死人堆里爬出来的乞丐。
      巷子里突然吼了一声“他在那!追!”。
      这一吼他慌了神,快步地向前走,回头看着深渊一般的巷子,和人迹罕至的公园,他犹豫了可别无他选,他还是冲进公园。
      荒废的公园很静,他现在有三条路。
      左边一条显而易见去是一个废弃的花圃,红色的花朵长在荆棘之上,花瓣被雨点摧残着,周围却没有杂草丛生,香气四溢着,散发着不属于夏夜的宁静。
      一直向前走,如同一条独木桥,看不清前路没有他路可寻。
      石板路上只有枫叶凋落的枯叶,死气沉沉,没有生气,他看着被狂风暴雨侵袭的枫树,他显得无助,他感觉现在的处境和树一样千磨万击,备受折磨,只剩下瘦骨嶙峋的躯干如同行尸走肉。
      第三条路他不看,也不敢看,他想给自己一个希望,他累了三天三夜的荒唐生死逃亡他已经让精疲力尽,听觉,视觉慢慢地慢慢的模糊了,他站在原地等待着死亡的来临。
      忽然一阵清风徐来,他闻见花香。
      他跟着香气,香气指引他走向花圃,正前方有一个牌子写着赫然的几个大字(就算你喜欢我,你也不可以把我带走哦!)
      他笑了,冷哼一声,“那个傻子写的,漆都没干”,说着伸手想摘一朵玫瑰,因为玫瑰的花语是---爱,但他从有过也未得到过。
      突然花丛中窜出一只手,一双满是血痕的纤纤玉手,抓住了他的手腕,他被猛的一拽,扑了进去,雨越下越大那个人的样子在他这只剩下一个轮廓,这人压制着他,他慢慢动弹不得,想要起身反击,双手却被钳制住举,过了头顶,想骂人的他却只能发出唔唔声,这时另一只手捂住了他的干裂发白的嘴巴,他就这样被雨伞冲刷着,那人俯身前倾,在他耳边“小朋友玫瑰可是不能偷的哦!你得和我商量”话音刚落,小朋友就睡着了。
      天明,破旧的花圃坐落在公园的犄角旮旯里,他躺在被雨水洗涤过的土地上,玫瑰花的清香充斥在屋子的每一个角落里,夏日晨时的露水,凝在玫瑰花的每一片花瓣上,一颗颗晶莹剔透的光透过水珠照亮了世界。
      一颗露水滑落,滴在了他的脸颊上,身上搭着一件洁白无瑕衬衫,睫毛微微扇动整个公园没有人。
      一条街,两条街,没有人,就像是一座垃圾场到处都是乐色。
      一辆车缓缓驶过,驾驶员用大卡车的喇叭制造噪音,像是在用这种方式来宣泄自己的生活的不满。
      喇叭的噪音惊醒了男孩,他无力地从泥泞里坐起第一束阳光穿过一片片叶子,照到了他的眼睛里。
      刹那间眼睛像冬天的镜子被吹了一口热气,雾蒙蒙的,但他的眼睛亮了起来。
      他看着这件衣服,轻轻的抚摸着,他出生就没有感受过温暖,这次,他懂了。
      衬衫口袋里的落出一个怀表。
      怀表它滴答,滴答,滴答,滴答,滴答地好像是在告诉他时间在一分一秒过去,温暖我只能给你一件衬衫,以后的路我帮不了你。
      择日烦躁蝉鸣没了。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