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7、第七章 ...


  •   井诺本来也没打算待几天。这不,一个多星期很快就过去了。
      其实他本来打算20号就回去的,但在沈宇的盛情邀请下,他也只好改签了机票。说实话,他也想再跟忆年多待两天。在跟他们操心极了的赵老师报备之后,他改签到了22号。
      忆年昨晚上才知道井诺今天要走,便约好了明天他去送井诺。临时定了闹钟——为了防止起不来,定了十多个。一大早,他在闹钟的摧残下,凌乱的洗漱完,换好衣服,迎着S市寒冷的北风,向酒店走去。
      刚到校门口,他就看到井诺正站在那里玩手机,呼呼的寒风刮起他的黑发,忆年有些恍神,可恶,这么就长那么好看。

      啧,说好的我送人家,结果倒让人家等我……忆年赶紧跑向井诺。
      听到脚步声,井诺一抬头:“来啦?走吧,我叫的车也快到了。”
      忆年:“抱歉啊……起晚了……说好的我送你的,结果还让你等我……”
      “没事儿,我到早了,你是准时的!”井诺微微一笑笑,“车来了,上车吧!”
      一辆黑色轿车停在面前,井诺拉开后座的车门坐进去。忆年习惯性的想坐到前面。
      “不和我一起坐吗?还想和你聊天呢。”井诺笑着看着忆年。
      “啊!那就一起坐吧。”忆年合上前门,坐到了井诺身边。
      空气突然安静,谁也没有说话。
      车内空间不大,两个男孩儿就这么坐着,中间隔着一个微小位置。井诺看着窗外。正直秋末冬初,街上的行人穿什么的都有,裹上了棉服的,穿着T恤的,套着大衣的,形形色色的人走在街上。井诺回过头来看看车里的人,自己秋衣,高领羊绒衫,长大衣,秋裤和加绒外裤一件儿不落。而忆年只穿了一件薄薄地长袖,也不知道是来不及换衣服还是适应了气候。
      忆年也正漫不经心地看着窗外。似乎是觉得有人在看着自己,他回过头来。正对上井诺一双看着自己的大眼睛。井诺耳朵瞬间红了,下意识垂下眼帘,打开手中已经锁了屏的手机,随意划了几下。井诺突然又抬起头,耳根子依然很红,笑问忆年:“听音乐吗?”
      忆年被他问得一愣。随即点了一下头,“嗯”了一声。
      井诺拿起手中的耳机线,先把一边戴到了忆年耳朵上,点开了播放,才给自己也戴上耳机。不知是否是错觉,井诺的手蹭在忆年耳朵上的一瞬间,他感觉到忆年的耳朵忽然变烫了。
      “嗖——”忆年如同炸毛了一样缩了缩脖子 。
      像小猫一样,井诺内心不自觉的想。
      耳机中播放的尽是些小众的纯音乐,听起来很舒服,很清亮,也很温暖。
      忆年不自觉地往井诺那边靠了靠。戴上了耳机,两个人的距离在不易察觉间被拉近。几乎是肩靠着肩。甚至在其中一人转过头时,连气息呼出感觉都时隐时现。
      忆年靠在车座靠背上,偏着头看向井诺。
      从他这个角度,只能看到小半边侧脸。冬日白雪反射出的光打在他的侧脸上,仿佛给眼前男孩照上了一层圣光。
      不知怎的,前几天井诺在赛场上的身影再一次浮现在他脑海里。阳光下少年白皙的面孔就在他脑子里烙印的那么深。应该这辈子都不会忘记了,毕竟长这么帅又这么会照顾人的男孩子真的不多。忆年心想。

      忆年已经不记得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又是什么时候被井诺从肩上摇醒的。只知道真正从懵逼的状态中脱出来的时候已经走到领登机牌的柜台了。他看着井诺利落的办理完登记手续,转过头向他走来,边走边说道:“时间还早,去找个咖啡店坐坐吗?”
      “好,倒确实有点饿了。”忆年说着走到井诺身边,两人一起去了一家咖啡馆。
      “欢迎光临,喝点什么?”服务员姐姐穿着围裙问道。
      “我要一杯馥芮白。”井诺说道。他最喜欢喝馥芮白,“你喝什么?我请吧。”
      “唔,谢谢啦,我不喝咖啡,来杯星冰乐吧。嗯……我看看。”忆年靠着柜台,手托着下巴,认认真真地看了一遍菜单才说道,“要香草风味星冰乐吧!”忆年不爱喝咖啡,但他就是喜欢这家的星冰乐,除了咖啡以外的各种口味。
      人不算多,两个人的饮料没一会儿就做好了。忆年一拿手到就开始吨吨吨地喝。他把手缩在袖子里,抱着杯子。
      “慢点喝,大冬天的小心着凉。”井诺看着忆年这个姿势可爱,便突然有了一种“慈祥的老父亲”的感觉,“什么都没吃呢就空腹和冰饮,一点都不养生啊。”
      “嘿嘿嘿,冷但快乐着。”忆年憨憨似的笑了一下,找了个就近的位置坐下,“你这一走啥时候才会再来玩呀。哎,要是以后没机会见面了怎么办?”
      “不会的,我寒暑假有空就来玩啊,你可得陪我哦!”井诺吹了吹手中的热咖啡,抿了一小口,“到时候可别让我白来一趟哦。”
      “怎么可能!你看我像是那种无情无义的人吗!明显不是嘛。”忆年斩钉截铁地说。
      “唔……好的。”井诺在心里笑了笑。
      “阿嚏!嘶——好冷。”忆年打了个喷嚏,揉了揉发红的鼻子。
      “怎么了?你今天穿这么少不会是因为没来得及吧?就穿了一件儿吗?”井诺看着忆年有些懵懵地,心说感觉不太好。
      “啊……没什么事,不不不怎么可能是因为来不及……不是不是……我像是那种赖床的人吗?”忆·睁眼说瞎话·年。
      井诺脱下外套递给忆年:“你先穿我的吧,我穿的多。时间差不多了咱们走吧。”说着他捧起手中的咖啡,并顺便摁住了忆年想要去拿星冰乐的手,“干嘛?想感冒?”
      “啊啊啊别啊浪费可耻,挺贵的呢。我我我……”
      “身体重要钱重要?”井诺不等忆年说完,一把抓过他手中没来得及穿的衣服裹在他身上,“走吧,你要是不喝咖啡我再去给你买杯热牛奶?还是你要喝茶?”
      “唔……算了吧。”
      “嗯,那走吧。”说罢井诺拉着忆年想安检口走去。
      “阿嚏!阿嚏!”忆年又连着打了两个喷嚏。
      “衣服裹紧了。”井诺提醒了一句,手将忆年的领口拽着不露一丝风。
      不过一会儿不管,忆年裹着的衣服就又敞开了。
      “昂,到安检口了,我不能送了。”忆年说道。
      机场安检口就是送行的人与出行的人告别的地方。因为要做人脸识别确认,所以没买机票的人就进不去。
      “那拜拜吧……有点舍不得呢。阿嚏!”说着忆年又打了个喷嚏。
      井诺心说你这样我怎么放心的回去?要不我再改个签?
      “行了行了快回去吧,回去睡一会儿,看看会不会好点。就是感冒了,以后别嘚瑟,像我一样老老实实把秋衣秋裤都穿上。昂,拜拜!”井诺挥了挥手。
      忆年也挥了挥手。
      “快回去吧!拜拜!”井诺看着忆年迟迟不走,便又催促道。
      “哦好,拜拜!”忆年的声音已经有了些鼻音,听起来有气无力的。
      井诺看着忆年离去的背影,有些惆怅,仿佛这一走便再也见不到对方了。他转过头叹了口气,朝着安检口走去。等坐到候机大厅,他才发现忆年没把衣服还给他。
      “没事,穿着也挺好,别再冻着。”井诺小声念叨了一句。
      他想了想,忆年今天里面穿的衣服有点小高领,米白色的,搭配着自己卡其色的大衣还挺好看。
      想着想着,他笑了一下。
      忆年走到半路突然发现没还衣服。
      井诺比忆年略高一点,衣服有点长,虽然穿起来不显得违和,但这种大一号的衣服总让忆年觉得更有安全感一点。尤其是这个洗衣液的味道,还挺好闻。

      忆年确实听了井诺的话,回到宿舍换了衣服就躺下睡觉了。睡到晚上七点多。
      “嘶……”忆年浑身昏昏沉沉的,感觉周围冷飕飕的,肚子绞疼。即使他知道这是在宿舍。
      “咋了?”沈宇正好刚吃完晚饭回来,“看你躺一下午了。”
      “难受……有温度计么?”忆年嗓子哑的一塌糊涂,说话鼻音又重,沈宇琢磨了一会才反应过来他是要温度计。
      “有的有的,电子的,额头上哔一下就好的那种。”沈宇拉开抽屉翻了一会,拿出了一个温度计。
      “哔——哔——哔——”听到这个声音忆年就知道不好。一般只有温度过高才有这样的提示音。
      “妈呀你干嘛了?三十九度八?温度计坏了吗。”沈宇说着又朝着自己额头上哔了一下。体温正常。
      “诶没坏啊?卧槽不会吧。走走走去医院。”沈宇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
      忆年很听话的套上了加绒秋衣秋裤,还裹了一件熊一样的羽绒服。

      “急性肠胃炎,现在的年轻人啊,一点都不爱惜自己的身体。”一个“中年发福地中海”医生坐在电脑后看着忆年的验血单说道,“挂个水消消炎吧,这两天别吃生冷辛辣油腻的东西。去吧。”
      “唔……好的……谢谢叔叔。”忆年懵懵地回答道。
      临近十一点,忆年终于输上了液。沈宇坐在一遍帮忙看着。
      “你放心睡觉或者干嘛都行,我帮你看着。”沈宇信誓旦旦地说。
      “嗯……好……”忆年眼神有点呆呆的。
      忆年呆呆地看着墙上的挂钟。咔哒,咔哒,时间就这么一秒一秒缓慢的流淌。
      他突发奇想掏出手机,给井诺发了条微信。
      忆年:有空吗?被你说中了,真发烧了。肠胃炎,不过没什么事。在输液,陪我聊会天?
      井诺:好啊。
      秒回。怎么做到的,十一点多了。
      忆年:你没睡?
      井诺:无聊,碰巧在刷手机。
      忆年:好。那陪陪我?
      井诺:嗯。
      忆年:聊点啥呢……
      井诺:唔对了,我妈今天跟我说他们计划寒假去S市。你有空吗?
      忆年:寒假当然有空。随时欢迎。
      井诺:好,那我一定去找你。
      ……
      井诺:怎么不说话了??
      ……
      S市,中心医院。
      沈宇坐在陪同的椅子上打着游戏。
      忆年靠在输液的沙发上,发出轻微的呼吸声,睡得很香。

  • 作者有话要说:  拖更天王回来了!下一章是小彩蛋,会短一点(偷懒的借口咳咳咳)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