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9、Chapter 008 ...

  •   就一个哦?
      小叶南瘪了瘪嘴,这个哥哥怎么好像并不是很愿意和人说话的样子?

      “那个,谢谢你。”

      男孩:“嗯。”
      他在心中再一次确定,这个哥哥的话,是真的少!
      小叶南看着自己手里还握着的半个糖人,然后像是献宝一样,递到那个人面前,“喏,给你吃。”
      丝毫都没想起自己刚开始拿到它的时候是如何舔舔咬咬的,也没在意糖人上面还留着自己的口水。

      男孩儿显然是有些嫌弃,摇摇头道,“不吃。”
      听到这句话,小叶南又把糖人往他面前拿得更近了几分,“吃嘛,这个东西很好吃的,我帮你尝过了。”
      ——果然,事实证明,不要脸这个能力是天生的。

      “……不吃。”
      “吃嘛。”
      “不吃。”

      小叶南像是死了心一般把糖收了回去,垂着脑袋“哦”了一声,还没过多久,又开口叫着“哥哥”。
      一张嘴叨叨个没完没了,任谁都会觉得这孩子话简直太密。
      可男孩儿还是淡淡“嗯”了一声,听不出太多的情绪在里面。

      背后的小团子试探性地问:“你家住在这里吗?”
      男孩点头。

      “哇!”小叶南的眼睛亮了起来,两只胖乎乎的小胳膊勾着男孩的脖颈,连两条小短腿都在轻快地前后晃悠着。
      可紧接着他的表情又有些失落,“可是我不住这里诶,我家还在宁川,坐车要很久才能到,有机会哥哥要去找我玩哦。”
      男孩嗅着小叶南身上好闻的牛奶味儿,嘴角不经意地扬了扬,“好。”

      走过这片草地就是广播站,路程不远也不近,但对于两个孩子来说还是费劲了点儿。

      “哥哥。”小叶南把下巴埋进身前人的颈窝里,可怜巴巴道:“我饿了。”

      哭了那么久,到现在他都在蔫蔫地打着奶嗝。

      “……”
      “哥哥,饿。”

      奶声奶气的音调莫名地让他没了脾气。
      无奈之下,男孩只好停下脚步摸了摸自己的口袋。
      运气不错,刚好还有一个红豆饼,他拆开包装,递向身后,“这里没有什么卖主食的,先吃这个垫垫吧。”
      小叶南乖巧点头,接过红豆饼忙不迭地咬了一口,红豆的香气瞬间溢满唇腔,小叶南不可思议地看着手里的红豆饼。

      “唔,好好吃。”

      相比之下,手里的糖人一下子就失去了原本的美味,小叶南砸吧砸吧嘴,笑道:“哥哥手里的红豆饼为什么都比别人的好吃?”
      男孩的耳根染上了一丝不易察觉的绯红,随后,他轻轻“嗯”了一声,“你喜欢就好。”

      ……

      小叶南一边品尝着美味,一边悠哉悠哉地晃着腿,白白净净的藕臂勾着男孩的脖颈,一副舒服过头的表情。
      好不容易消停一会儿,这人又神神秘秘地贴近男孩的脸,喊着“哥哥。”
      声音奶呼呼的,像幼崽的爪子,连掌垫都是嫩嫩的,挠着他的心。
      男孩:“……嗯。”

      “我有个东西要送给你。”

      没等男孩儿回答,小叶南笑嘻嘻地把脖子上的玉坠摘下来放在手心里,然后递给他。
      那是一根用黑色挂绳穿着的画笔吊坠,吊坠的画笔形状是用一整块和田玉打磨出来的,没有一点点瑕疵,边沿又有一圈银白色缠护,在阳光的照射下显得灿若明霞,莹润如酥。

      “我把这个送给你,你一定要收好哦。”

      男孩摇了摇头,“不要。”

      “要嘛。”声音无意识地撒娇。
      “不要。”
      “不行,你就得要。”
      “……”

      男孩停顿了数十秒,在小叶南毫无招架之力的情况下,把人稳当当的放在了地面上,随后开口道,“再这样不背你了。”
      ——威胁,这是赤/裸裸的威胁啊!!!
      他这么能屈能伸,不就是不让闹了吗?
      不闹就不闹,你以为我没有别的办法了?

      下一秒,撒娇攻势无缝连接。
      小叶南眼泪汪汪的,一双眼睛里沁满了泪水,像是一个不注意就随时会哭出来似的,他冲眼前的男孩张开双臂,软乎乎的喊着哥哥,“唔……抱……”

      男孩的心一下子软了下来,但语气还是略显僵硬,“那不许给我东西了。”
      对方委屈的咬了咬下唇,暗戳戳的把两只手放在身前扣来扣去,眼睛时不时的瞟一眼眼前的人,宛如受了批评的乖宝宝一样,他小声应道:“哦。”

      男孩看到小叶南这幅样子,瞬间没了脾气,一双白皙的手揉了一下他毛茸茸的脑袋,他含着笑弯下腰,“那上来吧。”
      对方一脸狗腿地趴在了男孩背上,有些心虚地摸着鼻尖,接着趁人一个不注意把项链塞进了对方的衣兜里,然后乖乖闭上了嘴。
      男孩对于这份难得的安静突然有些不适应,但依旧是一脚深一脚浅地走着,因为自己身后多了个不容忽视的重量,更是让他走一会儿就得停下来缓一缓。

      感觉到身后没了声音,他回头一看,发现对方已经趴在自己背上睡着了。
      小叶南长睫微颤,牛奶般的脸颊上泛着微粉,嘴里不知道还在嘟囔着些什么,哼哼唧唧的,像个狗崽崽一样,手里抓着的半个糖人硬是被牢牢地握住,一丝也没松开过。
      男孩双眼里温柔的笑意愈发浓重,接着继续向前方走去。

      他家其实并不住在这里,他只是很喜欢来这个地方呆着,因为很热闹,比自己那寂静到说句话都能传出回音的家里不知道好出多少倍,在这个地方,他至少感觉不到孤单。
      尽管从来都没有人找他搭过话。
      什么事情也不干,就呆在这里,然后坐上一整天,天快黑的时候再走路回去,没有人会发现的,父母很忙,没时间陪他,那他就自己来,每次学校放假都是如此。
      这样说,好像显得他有点太过于孤寂了,可事实就是这样。

      直到今天,这份孤寂却突然被不远处的嚎哭划破。
      他忍不住朝声音传来的地方张望,却看到一个小男孩在那里哭得不知如何是好,教自己生出几分可怜同情。
      几乎是下意识的,没有经过思考的走了过去,甚至他都没有考虑原因,究竟是出自于什么。
      只是看着他哭得泪蒙蒙的样子,心疼得不行……

      背着小叶南走了很久,走得连星星都冒出了头,才终于把人送到了广播站。
      听着广播员把事情的来由用话筒念出来,然后听到那个现在正在椅子上睡得昏天黑地的小笨蛋的父母给广播室打来电话,男孩才算是松了口气。
      临走的时候,看着椅子上的小叶南,他顿住了脚步。

      这人生得一张好脸皮,白白嫩嫩的,嘴角的两个小酒窝,就连在睡梦中都若隐若现。

      他像是做了个特别重大的决定似的慢慢走到小叶南身边。

      抬手捏了捏他的小脸
      嗯……手感不错!

      再捏一下。
      哇,他的脸真的好软。

      再捏最后一下。
      应该不会被发现吧?

      小叶南被摸得舒服极了,下意识哼哼唧唧地把自己的脸往那人的手里凑。
      对方“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心道这小孩儿怎么这么可爱。
      突然,那双如明月的眼眸不经意扫到对方手里的东西,男孩愣了一会,随后自己的手像是不听他使唤似的,朝着糖人的一角掰了一块,然后放进自己嘴里。
      ——是沁生生的甜。

      “记住了,我叫肖傅安!”

      可小叶南早就睡得昏天黑地,一句也没听到对方到底说了什么。

      .

      “滴滴!滴滴!滴滴!”

      七点整,手机闹铃准时响起,把叶南从梦里拉了回来,他缓缓坐起身子,一时之间恍了神。
      六岁那年的那个哥哥,究竟在哪儿啊?
      他现在会是什么样子的?
      风华正茂?还是年少有为?或者……爱情/事业双丰收?会不会连小孩儿都有了?

      也许从始至终,只有他一个人在想念对方。
      可不管怎么说,他都忘不掉那年春天,花被风吹落了一地的那年春天,那个为他擦眼泪、给他吃红豆饼的哥哥。
      尽管把他的脸擦得有点疼,不过红豆饼是真的好吃。
      叶南弯起唇角笑了笑,满脸尽是阳光明朗。

      可谁也不知道,在这阳光明朗的背后,他藏了苦笑在里头。
      每一个难以入眠的夜里,或是每一个颓唐的日子里,更或是每一个令他难熬的时节里,对方的脸就会无端地出现在自己眼前。
      然后久久消散不去。

      那个人仿佛成了他的执念,更或许,比执念还深!

      .

      叶南低头踢着石子,坚硬的小东西在地面上轱辘着滚了一圈,堪堪平稳地停下,就又“啪”的一声被踢了出去。
      他小声地叹了口气,温热的吐息在空气里渐渐沉淀,又渐渐消失。
      石子被踢得乒乒乓乓,忽地,一下子踢在了路边停着的车子上。

      “啪!”

      声音格外地清脆。

      ……空气静止了一秒。

      靠!靠靠靠!!!
      沃尔沃XC90,居然还是商务版,叶南努力地朝前方看清楚,在核对了百八十遍后,发现真的是沃尔沃XC90。

      他凑上前去看了看,万幸的是,那颗小石头并没有在车上刮出痕迹,叶南在心里把各路神仙拜了个遍。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刚打算敲敲车窗冲车主道个歉,却发现人已经打开门走出来了。

      “叔叔,不好意思啊,我真不是故意的。”叶南欲言又止地看了眼前的大叔一眼,紧接着嘀咕道,“只能说那颗小石子太想‘嫁入豪门’了,那我也没办法嘛不是。”

      对方嘴角动了动转而又放平了下来,“……没事没事,肖……呃,这车也没弄坏,下次小心点就好。”
      寒暄了几句之后,那位中年大叔回到车上重新系好安全带,笑道,“肖律师,这小孩儿真有趣。”

      “嗯。”后座的人眯起眼睛轻吸了一口气,胸口轻微地起伏,将一些琐碎到几乎无人可以察觉的情绪小心翼翼地叠进了无声之中。
      “就为了见他一眼,咱们可是饶了好大一个圈子呢。”

  • 作者有话要说:  1、一直都觉得沃尔沃的商务版虽然小众,但是很高级。
    2、是不是感觉肖傅安虽然是个清冷学长,但内心里的小算盘打得比谁都清楚?
    3、南南呀!你让这个腹黑的人儿给骗了知道吗?虽然他是个吃素的狼,但总归是狼啊!!!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