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7、Chapter 006 ...

  •   叶南在众人审视的目光下极为淡定地喝了口汤。
      易绍阳、顾颜:好像知道了一些什么。

      “南哥,真是没有想到,原来你好这口啊?”易绍阳语气欢快得不像样子。
      “好你X啊!滚!”

      “别这么冷酷无情嘛!”易绍阳局促不安地搓了搓手,想是回想到了什么。
      “所以……开学典礼那天停电的时候,我就随口说了一句你很怕黑,然后肖学长就离开了,后来我越想越不对劲,但又不好意思问,原来……是去找你了?”

      叶南捧着汤碗的指尖一僵,虎躯一震,说不出任何话来。

      顾颜:“?!!!”
      看这表情……不会真的是真的吧?
      叶南:你跟我这儿绕口令来了?

      易绍阳一下子乐了,咧着嘴往叶南那边凑,“所以……你们到底,发展到哪一步了?”
      发展个锤子。
      叶南静静地睨了易绍阳一眼,喉咙里溢出一声几近嘲讽的笑,“记得吃完饭跟我去趟组织部,有个事情,我得跟你好、好、谈、谈。”
      语气实在是瘆人得不行,特别是说到那个好好谈谈的时候,每个字都加上了重音,听起来就不对劲。
      易绍阳手上一哆嗦,连鸡腿都掉进了餐盘里。

      “……”紧接着,他又若无其事地拿起来咬了一口,吸了吸鼻子里并不存在的鼻涕,“那……那个什么,叶部长我错了,真心的。”

      果然,对于叶南的这种“压榨”行为,身为一个小小的学生会成员的他压根就是无力抗争。

      顾颜抬眼,显然是对两人的这种相处模式已经习惯了。
      她看向叶南,适时地转开了话题,说道:“对了,听说你的那幅画有人要高价拍走啊?”

      “这事你们怎么都知道了?”
      他有意无意地特地没有提起过这个事情,但为什么还是传得人尽皆知的?

      “废话,不都已经发在论坛上了吗?”

      叶南脸都快皱起来了,“什么时候?”
      这是什么神仙学校,办事的速度也未免有些太“良心”了吧?

      “就今天上午。”顾颜神情复杂,“你能不能每天扒开论坛看一看?不然的话我都怕你跟不上咱们学校的节奏。”

      叶南把手里的筷子敲得砰砰作敲,“学校论坛一天发八百多条消息谁能看得完?”
      顾颜瞥了他一眼,分明就是你懒!!!

      “所以打算什么时候跟你的那位伯乐见见面?”
      “……”叶南沉默了一瞬,“那幅画我不打算卖。”

      旁边的易绍阳却是不淡定了,他一拍大腿满是不理解的样子,仿佛那画是出自他手一样,“为什么啊?”
      对方深色的双眸中透着几分意味深长,“单纯的不想卖而已,我想自己留一副都不行?”
      顾颜:“……”
      她唇边扯过一抹笑,总觉得自己嗅到了一丝八卦的气息,这人是什么德行自己太熟悉了,现在这样子一看就是有意隐瞒。

      “行行行,你的画你说了算。”她顿了顿,没再纠结这件事情,“对了,最近有个新的恐怖电影要上映了,我这里刚好有同学给的票,要不要一起去看?”
      “好啊,什么时候?”易绍阳附和着。
      “下午三点。”

      社团那边难得的没有什么事情让她操心,想过一天清静日子太难了!!!
      叶南摆摆手,摇头道,“你们去吧,我没时间。”

      “你会没时间?”顾颜奇道,“像你这种明明是组织部部长,但是却一点实质性工作都不干,办事原则向来都是能拖就拖,能躲就躲的人,你会没时间?”

      易绍阳躲在顾颜背后默默地补充了一句,“明明就是南哥怕鬼。”
      被人戳中了痛点,叶南有些尴尬。
      他有一下没一下地敲着木质的椅子,脑子里正想着该如何挽回一下自己仅剩的最后一点点形象,“真没时间,你们知道想在宁川市找个差不多点的房子有多难吗?”
      难是真的难,这不,他的两条腿都快磨短了也没找到个合适的,更何况房子还不能离学校太远,万一有个什么事情的话容易耽误。
      该考虑的事情他要考虑,不该考虑的事情他也要考虑,再这样下去,他就要精神失常了。

      “南哥,你找房子干嘛?”
      “学校离我家太远了,每天来来回回的多不方便。”叶南烦躁地揉着眉心。
      “???”易绍阳奇道,“那干嘛不住校?”

      叶南:“……”
      不住校肯定是有原因的好吗?
      更何况,要是让他每天面对着男生寝室里的那股臭脚丫子味,他发誓,自己能不能顺利毕业不一定,但死在寝室里是一定的。
      到时候再找几个彪形大汉给他四仰八叉地抬出去,太有损他这个“明大最受宠的学弟”的形象了。
      而且按照明大宿舍里的那个环境情况,估计孔子来了都不敢惟吾德馨。

      叶南已经吐槽过不止一万次了,学校的经费能不能不要只花费在教育上,是不是也该注重一下学生的生活情况了?
      就是因为这一点,所以明大的住宿率极其的少,倒是便宜了附近的租房中介,每当八九月份新生到来的时候,就是中介最忙也是最赚钱的时候。

      “南哥,俗话说得好,忍一忍风平浪静嘛。”

      听到这句话的叶南白眼简直是要翻上天去了,“你能忍得了?”
      易绍阳抿嘴沉思了几秒,“呃……”
      他一边犹豫着,一边庆幸自己还好当初刚开学的时候租了个五十平的小房子走读。
      顾颜抬头看了一眼时间,“得!那就不妨碍您老人家出去找房子了,还是让小阳子陪我去看电影吧。”
      易绍阳双手接过电影票,“喳。”

      .

      吃完午饭后,叶南本来是想去中介看看有没有什么合适的房子出租,但又意识到下午两三点的太阳是最磨人的时候。
      于是乎,他毅然决然地跑回了画室,不知不觉在里面泡了整整一下午。
      ……
      刚推开画室的门走出来,一阵叫苦连天的哀嚎从不远处的操场传来,简直是闻者伤心听者落泪。
      幸灾乐祸的某人“啧”了一声,连置身事外的他都能感受到一股怨气扑面而来。
      眼前的大一新生们自觉摆成一个个小方队,动都不敢动地站在太阳底下。
      叶南觉得这教官实在是毫无人性可言。
      想到这儿,他露出一抹不怀好意的笑。
      当然,比起教官,他更没有人性。

      抱着刺激大一新生心理和身理的双重打击态度,叶南不辞万里地跑去学校超市买了一箱冰可乐不急不慢地走到教官面前,笑道:“嗨,吕扬教官,好久不见啊。”
      吕扬回过头,想起了去年军训的时候最皮的那个学生,因为实在是印象太深刻,导致他根本忘不了眼前这个人的名字。

      别人站军姿的时候他跑到老师办公室里吹空调,别人做俯卧撑的时候他故意趴在地上说手臂撑不起来,别人跑步的时候他佯装自己腿受伤去找教官聊天。
      半个月的军训结束的时候,别人都被晒得黝黑,就他白白净净地站在人群里,格外出挑。

      “叶南?”
      “嗯哼。”叶南拆开箱子,扔了一瓶水过去,眉尖一挑,“来请教官喝可乐。”

      吕扬抬手接住可乐,顿时就明白了对方的用意。
      气人还是这小子在行。
      前排的几个学生看得眼睛都直了,羡慕之情溢于言表,看向可乐的眼神都泛着光。
      叶南随便找了片空草地坐了下来,一边喝着可乐,一边看着正在可怜巴巴站军姿的新生,“学弟学妹你们一定要坚持,想当年学长也是这么过来的。”

      “……”吕扬看向叶南,止不住地揉着眉心,“你不说话没人拿你当哑巴。”
      “好的好的。”叶南把手放向唇边,做了一个拉拉链的动作。

      好几个正在站军姿的学生“噗呲”一声笑了出来,吕扬瞬间扳起了脸,喊道:“都不想解散了是不是?再加半个小时。”
      叶南立马附和着,“再加半小时。”
      那些学生不敢把怨气撒在自家教官身上,只好瞪着叶南,以缓解一下他们的愤恨。
      叶南一脸委屈地看向吕扬告状,“教官,你看他们瞪我。”

      大一新生:“……”
      好好的学长怎么偏偏长了个嘴,真是——聒噪!!!

      吕扬指了指第二排戴眼镜的男生,厉声道。
      “挺胸抬头,这军姿怎么站得跟个鸵鸟一样。”
      “还有你!干什么呢屁股一直动,多动症啊?”
      “噗。”叶南实在没憋住,小声地跟对方解释,“教官别担心,他大概……最近有点痔疮。”

      吕扬长舒了一口气,耐着性子看向叶南这边,笑问道:“你怎么还不滚?”

      “滚滚滚,马上滚。”叶南仰头把瓶子里的可乐一饮而尽,随后拍拍手站起了身,在大家毫无预兆的情况下从背后掏出了把小风扇摁下开关。

      工具准备得还挺齐全。
      吕扬和排排站的新生们都被叶南的这个丧尽天良的举动给搞得无语至极。
      这是什么仇什么怨?

      旁边的女生小声地嘀咕了一句,“我昨天还查了天气预报呢,不是说今天会有雨的吗?”
      尽管声音小得可怜,可耐不住叶南耳朵好还是听见了。
      他笑了一声,随手给女生整理了一下戴歪了的帽子,“别求雨了,在你们渴望下雨的同时,还有大二、大三、大四的学长学姐在盼望着天睛呢。”

      女生:“……”
      这日子,没盼头了。
      叶南把小风扇转向她,“学长给你扇一扇,舒服吧?”
      女生被他弄得十分不好意思。

      话音未落,一个空可乐瓶子毫无偏差地砸在了叶南头上。
      他刚要发作,回头一看站在不远处正铁青着脸的吕扬,“你来这儿是勾搭姑娘来了是吧?”
      叶南瞬间噤了声,乖巧道:“怎么可能,教官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多么无欲无求的一个中国好青年。”

      “……所以可以滚了?”

      叶南立马点点头,“可以可以,现在就滚。”
      他一边走一边向后叮嘱道,“教官你要记得把地上的空瓶子捡起来哦,我们学校的操场可是不能乱扔垃圾的。”
      随后,又一个空瓶子扔了过来。
      吕扬:“……”

  • 作者有话要说:  1、吕扬:我想抽他,不知道校方允不允许。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