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5、Chapter 024 ...

  •   这个神色,用萎靡不振形容绝对没什么毛病。
      易绍阳有气无力道,“没事,不用管我,我就是单纯的没睡好。”
      叶南神色怪异。
      听到这话的脸色青青白白,红红绿绿……好半天才干咳了一声,“你们……咳,我就是……就是想说,那个,虽然大家都是成年人,但是这个……呃,有,有些事情吧,还是……还是得克制一下,对吧?”

      顾颜看了眼屏幕那边叶南的神色,没好气地说道,“你的思想能不能别那么不正常?”
      这都是些什么鬼想法?

      叶南:“……那不也得,提醒一下吗?”
      他幽怨地看了看手机对面里的两人,毛茸茸的头发有些凌乱,鼻尖处透着几分不着痕迹的粉。
      易绍阳尴尬地抿着唇,“南哥,我昨天晚上就是补了个老于留的作业而已,你脑子里的黄色废料怎么这么多?”

      叶南大惊,被他的前半句话吸引了全部的注意力,“什么作业?”
      说着,他后背突然生出了一身的冷汗,“你说的不会是于老头儿的……”
      话还没说到底,易绍阳就生无可恋地点着头,“老于也太狠了,恰巧我分到的课题还是咱们从来没接触过的领域,你知道我的内心有多无奈吗?”
      叶南崩溃的一巴掌拍在了脑门上,脑海里浮现出了于老头儿那张脸,心瞬间悬了起来,“作业啥时候交?”

      “明天。”
      “卧槽,真的假的?完了完了我的作业一个字都没动,咋办?”
      “……”易绍阳瞪大了眼,隔着屏幕对着叶南鞠了一躬,“乖!安心地去吧!我和小颜会经常去坟前看看你的!”

      叶南颤抖着手拿出电脑,切到邮箱里。
      接着,他整个人都不好了,当场愣在原地。
      叶南扯出一副比哭还难看的笑,“咱们还是兄弟吗?”
      易绍阳冲他笑了一下,吐字清晰,“是!”他顿了顿,接着说道,“但是作业这个事儿吧,我是真没办法帮你。”

      叶南苦着一张脸。
      他仰天长叹一声,心灰意冷地恨不得一头撞死在床上

      ——算了!
      这个念头还是打消了吧,毕竟也没人给他收尸。

      顾颜静静看了他半晌,终于出声道,“你这样,肖学长真的没觉得你有病?”
      叶南表情复杂。

      顾颜摇头笑了笑,岔开话题,“对了,今天一天都没看到你人,干嘛去了?”

      “呃……”叶南心里正组织着语言,“我今天有点事儿来着。”
      总不能说自己其实昨天是为了等肖傅安回家所以在沙发上睡了一觉,最后给冻发烧了吧?说出去他的面子该往哪搁?

      易绍阳不忍心揭穿他的谎言,“南哥你下次撒谎的时候,能不能伪装一下啊?”
      叶南低头看了看自己,衣着整齐,面色红润,精神饱满,没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啊。

      “怎么了?”
      “你有事儿的时候还窝在床上不起身?”
      “……”叶南高声反驳道,“我这是……刚回来,换了件睡衣准备睡了。”

      顾颜干笑一声,“八点就准备睡了?”
      叶南看着他们一左一右如同炮仗似的一直在挑自己的毛病,干脆赏了对面两人一个白眼,挂断了视频。

      .

      肖傅安回到家里的时候,叶南正一动不动地趴在茶几上,身体前倾。
      要不是因为两只眼睛还睁着,他真的还以为这人就这样去了!
      肖傅安的目光向下看去,这人光着脚,穿得又单薄,他心头又涌上来一阵怒意,直接像抱小孩儿似的把叶南抱上了沙发,没好气道:“在干嘛?”

      叶南叹了好几口气,像是下一秒就要一头磕死在这里,“我在想明天应该以一个什么样的死法离开这个世界。”
      二十分钟前,他挂断了电话之后就抱着电脑下楼开始忙作业。
      但是冥思苦想了好长时间,才磨磨蹭蹭写出五百字来,实在是没办法,写作这种东西一直都是他不愿提及的痛。
      他宁愿现在去画室里画十张速写,都不想写一篇这种烧人脑筋的东西。

      肖傅安搞不懂他的脑回路,只好无奈地摇了摇头,就是拿这小孩没办法,“等我一下。”
      再回来的时候,他的手里拿着一双厚袜子和棉拖鞋,一边抓着对方纤细的脚踝给他穿上袜子一边絮絮叨叨,“生病是不是很舒服啊?这种天气你还光脚走路?”

      肖傅安用手探上了叶南的额头,突然“啧”了一声,“又烧起来了!”
      他认命地又翻出一张退烧贴给他贴上,“你到底在忙些什么?”

      叶南低垂着视线,有点儿委屈!
      哼!凶屁凶!

      “于老头儿的作业明天就要交了,我还没写呢。”他好奇地晃着脚,“你们平时也会写八千字的课题结论吗?”
      肖傅安抬步走去了厨房,道:“不会。”
      叶南一听,更崩溃了,连连哀嚎:“连你们学法的都不会写八千字的感想,为什么我们一个学艺术类的就这么命苦啊!!!”

      肖傅安把买好的菜一件一件放进冰箱里,淡声道,“我们一般写的感想都是一万字左右。”
      叶南瞪大了眼睛,表示自己有些不太相信耳朵里听到的话。
      果然呐,有比自己还惨的人。
      这么一想,内心果然平衡了许多。
      于是,他走过去拍了拍肖傅安的肩膀,“对于你的处境我表示很同情。”

      何止是同情,都想给他一个安慰的抱抱了好吗?
      ——这也太惨绝人寰了!

      肖傅安默默把叶南放在自己肩上的手拿了下去,“其实一万字不多。”
      叶南愕然,“一万字还不多?”
      一万字在他的世界里,就足以让他崩溃了,而且是救都救不回来的那种!

      肖傅安错开他的身子,向洗菜池走去,“其实抓住重点很好写的。”
      叶南:“……”
      他没有下一步动作了,只呆呆地坐在一旁的椅子上看着肖傅安干脆利落的洗菜,切菜,拧开煤气,碗碟碰撞出清脆的声音,食物滑进锅里被翻炒的声音,一种叠着一种的交织在一起。

      他心里猛地生出了一个想法。
      要是能一直这样的话,该有多好……
      要是能一直这样的话……
      慢慢地,他看着看着便入了迷。

      对方的一举一动似乎都带着不可抗拒的迷人因素,他从来没有因为某一个人这么着迷过。
      也许,肖傅安就是那个意料之外,却又是那个意料之中。

      正想着。
      肖傅安推了推他的肩膀,“别在厨房待着,油烟味儿对身体不好。”
      叶南开口反驳,“你不是开了油烟机嘛。”
      肖傅安停住了动作,回头看了他一眼。

      叶南立马站起身,也不和命运做无畏的抗争了,缓步走出了厨房,“算了!我还是乖乖的写我的论文吧,今天一晚上不睡的话应该还是可以赶起的。”

      ……

      肖傅安把几个菜端出来的时候,叶南正看着电视,额头上的退烧贴蔫儿了吧唧地粘在他脑袋上。
      大概是生病了没有力气,整个人看起来软趴趴的乖得不行。

      肖傅安抿了抿唇。
      不是说要写论文的嘛!
      怎么又看上电视了?
      他觉得有些好笑,走上前揉了揉叶南的脑袋,“先乖乖吃饭,一会儿论文我帮你写。”

      叶南的脸一下子就抬起来了,眼神发亮,“真的?”
      肖傅安又捏了一下他的脸,“嗯。”
      听到这话,叶南立马拉住了肖傅安的胳膊,嘟囔道:“那你不许反悔。”

      “嗯,不反悔。”对方紧接着又补充了一句,“什么时候交?”
      “……明天。”
      “嗯,到时候发你邮箱。”

      叶南笑嘻嘻地看他,“学长,你这样算是帮着学弟偷偷摸摸作弊吗?”
      肖傅安神色微动,慢条斯理地抱起叶南向餐桌边走去,“我是光明正大。”

      叶南反手勾住对方的脖子,笑道,“那我就先谢谢肖学长咯。”

      肖傅安:“……先喝口粥。”
      叶南配合着肖傅安送上来的勺子,就着他的手喝了一口。

      虽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但他总觉得从今天下午他睁开眼的那一刻开始,肖傅安好像变得和以前不一样了。

      ……

      知道这人不舒服,饭都没吃几口,肖傅安无奈地打算把人抱卧室里让他好好再睡一觉,对方已经趴在沙发上迷迷糊糊地犯起了困,肖傅安搂着他的腰小心地将人揽进了自己怀里。
      一落进他怀里,叶南就听话地抱住人的脖颈,接着有气无力地将自己的脑袋埋进了他的颈窝!
      把小朋友放在床上,又细心地给他盖好被子,接着给人掖了被角,把床头柜上的那盏昏黄的小灯打开,肖傅安这才退出了房间,转身下了楼。

      独自面对着那台要写感想的电脑犯起了愁。

      .

      易绍阳坐在叶南旁边,表情里满是不可置信,“你说你昨天晚上把八千字的论文写完了?”
      叶南懒洋洋地在额头上贴了个清凉贴,“怎么了?很奇怪?”

      易绍阳忍住了爆粗口的冲动,“你说奇不奇怪?”

      “……”
      叶南思索着,如果是他的话,那确实是挺奇怪的。
      但是……谁让对方是肖傅安呢?
      如果是肖傅安就可以。
      如果是肖傅安就不奇怪。

      叶南有心开口再说些什么,于青秋却在这时走进了教室。
      他往讲台下看了一眼,冷哼一声,“都别说话了。”

      虽然说大家都不是很喜欢这位老师,毕竟严肃又……丧心病狂,但不管怎么说,对方说的话还是要认真听的。

      “有个事情要宣布,想必大家应该都听说过美术杯吧?”
      此话一出,讲台下的学生们泛起一片小声的嘀咕。
      声音虽小,但是却吵得人厉害。

      “安静!!!”
      于青秋又说,“美术杯五年一届,能够在美术杯里坚持下来并且成为冠军的人,绝对是各方面都优等的画家,能获得的社会权威有多大,不用我多说了吧。”

      美术杯是最为权威,审核也最为严格的一种淘汰赛制的比赛,已经举办过六届了。
      从里面获胜出来的冠军现在皆是炙手可热的当红画家,声望地位一样不缺。

      “比赛分六场正式比赛和一场海选,海选在三天后,要参加的人都准备一下,去美术部里填报名表。”
      “除了那些自主报名的,咱们学校的各位校领导经过层层投票最希望推荐的一个人……”于青秋顿了顿,垂眼看着台底下有些懒散地靠在椅背上的人,他叹了口气,继续说道,“就是叶南。”

  • 作者有话要说:  1、我要开副本了,大家尽请期待吧!
    2、肖傅安开始撩老婆了……呕吼吼,我太激动了!!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