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3、Chapter 012 ...

  •   叶南点头,回答道:“也可以称作为印象派。”
      玲姐恍然大悟:“原来小南你对画作也有研究啊?”
      叶南盯着其中的一幅出神,半晌才慢慢回答,“我自己也会画一些。”

      女人听了拍手笑笑,夸赞道:“哎哟,会画画的男孩子最帅了!”
      听到这句话的叶南转头自恋一笑,像是在说大实话一般,“其实画画什么的不重要,主要还是看颜值……”
      “噗。”玲姐被逗得一路上没合过嘴。

      两人看了一眼二楼,不急不忙地走着到了后花园,深夏的阳光斜照到地面上,映照着一簇簇的长春花在略显翠意的背景中显得分外鲜艳。

      “这个地方也太棒了吧!”

      叶南被这里迷了眼,后花园隔着一条走廊就是游泳池,泳池很大,在这里聚会开party绝对没什么问题。
      他越来越好奇了,这个房子的主人,到底是什么样子的?

      “那这房子多少钱一个月?”
      “你猜?”玲姐像是被问到了点上,她灿笑着卖了一脸的关子。
      “四千?”毕竟这里的房价实在是太贵,恰巧榆河小区又是这一片最好的,况且楼层还好,不可能会便宜,他感觉自己报的这个价位都是说少了。

      玲姐摇头,“再想想。”
      叶南心里咂舌,四千都不够,还真是说少了,“那是四千五还是五千啊?”
      玲姐一拍叶南的肩,也是有些难以置信,“这房子一个月才两千五你敢信?”

      叶南:“??!”
      这点钱连水电费都不一定够吧?
      或许是被这个数目刺激到了,叶南心里好长时间都没缓过劲来。
      最后还是在玲姐的劝说下签了合同,预付了三个月的房租,毕竟有这种好事儿,不占白不占。

      直到他拿到了这套房子的钥匙的时候,都还处于懵逼状态。
      或许今天真的可以去彩票站逛一圈,中奖概率应该挺大的。

      他深吐一口气,同时迎面而来的是久违的放松和解脱,终于把这事给安顿下来了,鬼知道这些日子他操了多少心。
      叶南随便逛了逛,在看到楼梯处已经落了灰的垃圾桶的时候不禁陷入沉思?
      这个房东……真的是经常在这里住?

      但终归是把当务之急给解决了,再加上他是个心大的,于是并没有想太多,叶南随后掏出手机有一下没一下地刷着漏看的微信群。

      这个群本来是为了商量学生会的事情组建的,结果因为管理老师一直都没有进群,所以大家完全都是一副玩脱了的样子,宛如脱缰的野马,奔驰在大草原里一去不复返。
      于是群里就变成了每天都是骚话与段子齐飞的场面,完全就是表情包竞走大赛。

      叶南手指飞快地打下几行字:【咳咳,宣布个好消息,本部长我找到房子啦……】
      老顾首当其冲:【恭喜恭喜,啥时候收拾东西搬过去,要帮忙吗?】
      看到这句话的叶南心头一暖,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成狗:【孩子长大了,果然没白疼你。】
      老顾:【……】

      说起老顾来,那可真是位奇男子,一看名字就知道是在书香世家长大的,三个字里只能认出一个姓氏,于是为了不为难各位组织部成员,就简化成了——老顾。
      这人平生酷爱吃胡萝卜,为此叶南经常怀疑他是不是兔子精转世,而且从小学习成绩优异,从小学到大学完全就是一路被保送过来的学霸,简而言之就是“别人家的孩子”。
      平时戴着副黑框眼镜,到哪儿都捧着本书,看起来简直是不要太呆,叶南经常调侃他是把学习当成女朋友的一个奇葩。

      顾颜乐呵呵地问:【都找到房子了,什么时候请我们吃饭?】
      房子是两个人共用的,所以肯定不能在家里吃饭瞎折腾,万一对方是个爱清静的呢?
      叶南考虑了一瞬:【今天收拾好东西后,晚上请你们出去吃。】
      顾颜:【干嘛不在家?】
      叶南:【我这房子是有房东的,咱们这种二十一世纪的当代好青年,不能给人家添麻烦不是?】
      顾颜:【……】

      易绍阳:【只要金主爸爸请吃饭,别说出去吃了,马路边吃都没问题。】
      金主爸爸不由得扶额:【这么没节操真的合适?】

      .

      “今天是个好日子,心想的事儿都能成……”

      女人的声线伴随着悠长的音调拐了个弯儿,然后哼成了调调。
      孙洁本来高高兴兴地约好了要和楼上邻居出门逛街,为此还特地穿了上次新买的裙子。
      结果收拾好了一切,都打算出门了,突然被急匆匆赶回来的叶南打断了行程,弄得孙洁差点没把手里的手提包一把扔在他脸上。

      叶南老老实实地把衣服和日常用品一股脑放进行李箱中,听着自家老妈开始念叨。

      “我跟你说过,这外边不比家里过得舒服,当初让你住校你又不听,还非得自己租房子住,真是儿大不由娘。”孙洁一边抱怨,一边又在行李箱中放进几件叠得整整齐齐的外套。
      “妈!”叶南若有所思地抿嘴一笑。
      “像我这种帅哥住去学校还了得啊?那些女生不得全部扒在宿舍楼门口堵我,所以为了让你儿子我多活几年,还是不要冒这么大的险了。”

      孙洁一巴掌不疼不痒地拍在人肩上,“你能活几年这个问题咱们暂且不论,我就想问我和你陈阿姨逛街的事儿怎么办?”
      床上躺着的人瞬间直起了身子,讨好似的笑了笑,说道,“要不我骑着咱家的小电驴把你送过去?”
      孙洁冲着无辜的天花板翻了个白眼,“你觉得咱家的小电驴能配得上我今天刚换的新裙子吗?”

      过了一会儿,叶南小心翼翼地看了她一眼,“所以我亲爱的母后大人,您想怎么办呢?”
      孙洁假笑了一声,“打车去。”
      听到这话的叶南打了响指,赞同地点点头,道:“真是个好主意!”

      ……

      直到把手上最后一样东西装进行李箱,然后弄好给他放在床边,孙洁抬头看了叶南一眼,“真不用我去你那边帮你收拾一下东西?”
      叶南笑着把自家老妈推出门外,嘴边嘟囔着:“你真的愿意去帮我收拾东西吗?”
      孙洁捏着门把手的动作停了下来,转而假笑着看了看自家儿子,“你觉得呢?”
      叶南心累地叹了口气,立马正色道,“那个啥,我自己可以的!”
      孙洁做了一个鼓励的动作,“相信你哦,加油!”说罢,她便头也不回地拿起了自己的手提包关上门走了出去。

      .

      说实在的,叶南从来没想过自己的人生会过得这么戏剧性,敢问苍天是认真的?
      一股窘迫感顺着脚底直冲天灵盖,他一时顾不得太多,完全都不知道该做什么。

      ……

      叶南盘腿坐在沙发上,行李箱因为主人受了太大的打击被随意地丢在一旁。

      靠!
      靠啊!
      苍天啊!
      大地呀!
      千算万算没想到原来肖傅安就是那个房东。

      此时叶南正在烦躁地挠着头皮,他干笑道:“肖学长,好巧啊。”
      肖傅安微微颔首,随后起身把他的行李箱提上了二楼,“你就住楼上第三间卧室吧,里面有独立卫生间,都帮你打扫好了。”
      他顿了顿,随后又补充道,“对面是我的房间,有什么事情可以过去找我。”
      叶南索然无味地一个劲儿点头。

      没过多久,一杯冒着热气的清茶出现在叶南面前,“先喝口茶吧。”

      “谢谢学长。”叶南不安地笑着端起茶杯,微抿了一口。

      蓦地,他脸色一黑,只微微品尝了一下,这味道差点没给他送走。
      叶南用了九牛二虎之力把这口茶咽了下去,味道又酸又苦又涩,简直是太上头了。
      他微颤着手把茶杯放下,弱弱地问了一句道:“这是什么茶?”
      其实他想问的是,到底是什么茶,能这么难喝?

      “清香型铁观音,不好喝吗?”

      叶南飞速摇头,避之不及的和那杯茶水拉出了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明明味道也还可以,为什么喝起来就是这个口感?
      太一言难尽了!

      “那个……学长,你家里有可乐什么的吗?”

      肖傅安轻皱了一下眉头,握在手里的茶杯默不作声地转了半圈,“可乐会导致骨质疏松的,不健康。”
      叶南抱着自己的膝盖卧在沙发上,看起来小小一只,连头上的那撮呆毛都因为听到这个不幸的消息而蔫蔫地耷拉了下去,“哦。”
      听到小朋友这句软软糯糯的回答,肖傅安的心就像是被猫爪子胡乱地蹭了两下,淡粉色的薄唇噙着一抹不易察觉的微笑,“不过你要是想喝的话,我可以给你榨个果汁。”

      叶南垂下去的眼睛突然间亮了起来,“真哒?”

      肖傅安点头:“嗯,想喝什么果汁?”
      果然是小朋友,因为一杯果汁就开心成这样。

      “雪梨汁可以吗?”
      “当然可以。”
      “谢谢学长!”叶南就差双膝给他跪地上使劲磕一个了。

      看着肖傅安迈步走进厨房,缓过神来的某人再一次不由得感慨道:这缘分实在是太过于巧妙。
      要不是清楚肖傅安是个什么样的性格,他都快以为这是被一手安排好的!

      当时的他拉着行李箱喜滋滋地打开门,一抬眼就看见正在客厅里看中央新闻的肖傅安,那一瞬间,他懵了。
      心里反反复复默念了不下上百遍“卧槽”,发现并不是自己的梦境,这才不得已地接受了现实,“什么情况啊?”

      肖傅安倒是一脸淡定,随手拿起一旁的遥控器关掉电视,起身走向叶南。
      一身浅灰色的家居服把他在外面的凌冽都遮盖得少了七八分,“你好!我是你的房东,叶学弟,咱们又见面了,真巧。”
      叶南懵在原地,连门都忘了关,尼玛,这是什么神仙缘分。

      后来的后来,就变成了这副鬼样子,看着他亲爱的肖学长在厨房榨汁的背影,结局已经是很显然易见的了,他们,居然真的同居了。
      但他是开心的,能和肖傅安住在一起,他很开心。

      叶南双臂环胸思索着,靠在厨房门框上,似笑非笑地看了一眼肖傅安,“学长,幸亏和我合租的是你,要是换成别人,我真的会以为是那个人一手策划的。”
      正在案板上切梨的肖傅安手一停,明显地顿了一下,紧接着他反问,“为什么不能是我一手策划的呢?”

      “不可能。”叶南几乎想都没想就否决了肖傅安,“你图什么呢?”

      肖傅安:“……”
      我说我图你这个人你信吗?

  • 作者有话要说:  1、肖傅安内心OS:媳妇把我想得太高尚了该怎么解?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