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2章 ...

  •   1)

      拐过一个弯就能看见“鮨里”了。这是最近被各种美食杂志强推的寿司店,就嵌在全上海房价最高的酒店式公寓“逸舍”底层。两家店的装修理念不谋而合,都贯彻着安藤忠雄一派的日式极简美学。

      “鮨里”的入口幽静狭小,仿佛是在迷宫的角落切开一道口子,还要挂上半截粗布门帘。门帘上有毛笔书写的【鮨里】二字,与右侧石板门牌上的店名呼应。

      万岁和白兔站在“鮨里”门口,大雨让两人的鞋子里都渗了水。透明的雨伞握在具备身高优势的少年手里,四分之三偏向白兔,四分之一罩着万岁,以至于他右肩往后的背面湿漉漉的一大片。

      白兔按下门牌边的服务铃,很快就有穿着和服的服务员跑到门口迎接。两人跟着服务员走进玄关,右侧的空间也豁然开朗了起来,颇有一种柳暗花明的感觉。

      “烦劳换一下拖鞋。”服务员率先一步站上右侧高起到小腿肚的平台,然后跪着拿出两双店内专用的拖鞋,恭恭敬敬地摆放成朝向屋内的样子。

      “谢谢。”白兔和万岁异口同声,在平台上坐了下来。

      今天的白兔穿着落肩的Oversized外套,内搭短款的黑色抹胸,配脖子上同质地的Collar Choker。宽松的低腰牛仔裤挂在胯上,顺着一双长腿绵延下去,露出半截时髦的尖头皮鞋。

      她很快地换好了鞋子,随口跟万岁搭话,“我跟你说,这里现在特难订。”

      “真挺多人的。”万岁还在鼓捣他板鞋的鞋带。

      “对啊,都怪水蜜桃。好心带她来‘鮨里’吃饭,转眼就把我给卖了。”

      “哦豁?我们‘元太妹妹’能有这么大能耐啊。”

      万岁说着站起身来,两人便跟着服务员准备一起走入餐厅。刚推开日式拉门,耳边就响起了一声整齐而拉长的日语——“いらっしゃいませ!(欢迎光临)”

      他们俩和水蜜桃认识很久了,再加上江茂树,四人都曾是南江实验中学的风云人物。江茂树是大学长,白兔晚他两届,然后才是水蜜桃和最近一届的万岁。

      记忆里的水蜜桃总是顶着夸张的粉色头发,身高和白兔差不了多少,却整整比她重了20多公斤。桃子的性格大大咧咧的,喜欢二次元,又最爱吃鳗鱼饭,光凭这几点,万岁就断定了她是《名侦探柯南》里元太的亲妹妹。水蜜桃本人还挺喜欢这个绰号,干脆用它做笔名,在微博上盘点起上海最好吃鳗鱼饭,结果被《YUMMY!美味》杂志看中,成了特邀美食作家。现在,她一边读大学,一边能赚个千把来块的稿费,也算是不亦乐乎。

      “我是7月份搬来‘逸舍’的嘛。那时就发现了这家店,味道真的惊艳到我——”白兔边走边回答说,“水蜜桃帮我搬了家,我就请她吃了‘鮨里’。谁知道她隔天就在《美味》的选题会上报了‘鮨里’。这下好了,digital平面连着推,一下就成了爆款。”

      万岁不解,“能让更多人知道喜欢的店,不挺好的嘛?”

      ‘鮨里’的面积不大,两人很快就走到了预定的座位旁。服务员单手挡住和服宽大的袖口,用另一只手做出“请”的动作,示意两人在靠里的寿司吧台前坐下。

      白兔入座,“好什么啊?”

      “不好吗?”万岁也并排坐下。

      白兔点点头,“如果是特别喜欢的东西,才不会舍得跟别人分享。”

      2)

      “鮨里”的菜单只有【Omakase - お任せ】这一个选项。这是个日料中专有的短语,意思就是不需要客人点单,而是拜托给料理人来做全权安排。白兔和万岁分别要了一杯清酒和一杯高梅汁。不一会儿,服务员就拿了两个小小的杯子过来,为万岁和白兔各自斟上浅浅的一小杯。

      白兔喝了口高梅汁,“我觉得他在捏我们的寿司。”

      万岁顺着白兔手指的方向看去,吧台后的寿司师傅正在往米饭团上摆放鱼片,“你猜这饭团在说什么?”少年开了个脑洞,“是——‘呜呜别吃我’?还是——‘好期待哦快来尝尝我’?”

      “当然是后者了!”白兔不假思索。

      在两人的闲言碎语之间,服务员托着前菜、迈着小碎步走上前来。她将精致的小碟子放下在桌上,一边用温柔的声音详细介绍了每一颗寿司的食材和做法。

      万岁早就饿了,他摩拳擦掌地拿起了木筷,夹起了一个鱼子手握寿司,蘸了蘸酱油放到嘴里,瞬间两眼放光,“呜哇——是好吃的!”

      “我就说吧。”

      “嗯!”筷子又伸向了第二个寿司,“话说你怎么没叫水蜜桃啊?”

      “她最近不知道着了什么魔,天天捧着个手机跨洋网恋,所以说是今晚没空。别管她了,”白兔耸耸肩,也夹了一个雪蟹的手握寿司,“倒是你,那些乐队朋友们呢?飞英国前不再聚聚?”

      “跟他们约了后天唱歌。不过讲真,等这个暑假彻底过去,也不知道他们还能不能继续做乐队了——大学都报了不同的城市,我看也只能散了吧。”

      “那你呢?去英国了还继续玩乐队吗?”

      “不知道,”万岁眼睑低垂,“……不确定能找到人。”

      “肯定能找到的。”白兔用笃定的语气,“可能刚开始会有些困难,但之后也一定会找到的。我不是跟你说过吗,你在台上唱歌的时候真的很有魅力,就是那种天生的乐队大主唱。还有你写的词和曲,又帅又有态度,我特别喜欢。”

      为了确保口感新鲜,“鮨里”的每一份寿司盘都只盛着很少的量,以便客人可以及时吃完。看到客人们吃完了头盘的寿司,服务员赶紧小碎步上前换上了第二盘。

      “咳咳……”等服务员离去,万岁才觉得自己的脸没有那么烫了点,“好了好了,停。你这夸的我都不好意思了。我现在还什么都不是呢。”

      “我不也是嘛,”白兔把第二盘里的鱼子手握寿司也夹给了万岁,“——毅然决然地从伦敦回国,现在就天天在杂志打零工。但你也知道,人嘛,都是要为自己的选择付出代价的。我只希望我的选择是值得的。”

      一碗不咸不淡的鸡汤,看似是在鼓励万岁,其实白兔更是说自己听的。

      万岁咪了口清酒,淡淡的米酿香味,后劲却很足。想到白兔刚刚说的从伦敦回国……他突然有点生气。

      “都怪你!”

      “怪我什么?”白兔夹寿司的手停在空中。

      “还不是因为你骗我会在伦敦定居,我才跑去那留学的?结果我还没飞过去呢,你就回国发展了……”万岁托着下巴,一脸不爽,“你说是不是得怪你?”

      白兔耸耸肩,“都说了人要为自己的选择付出代价。”

      “你这只猪,”万岁用木筷的尾端轻轻敲了敲白兔的脑袋,“还敢狡辩?”

      “……”

      “早知道这样我考什么UCL啊?”万岁不依不饶,“我就该考个复旦啊上财什么的,全方位碾压江茂树。”

      又来了。白兔翻了个白眼,吃掉手上的寿司,“人江茂树当年,可是南江第一、浙江第七进的浙大。”

      “有什么了不起的?”万岁不屑,“遇到我,他就是南江第二、浙江第八了。”

      “是是是……”白兔只想赶紧跳过关于江茂树的话题,便举起自己的高梅汁往万岁的酒杯上轻轻地碰了一下,“今晚不是给你践行的嘛,我们喝一杯。”

      “啧啧,你这都不是酒,还好意思说喝一杯,”万岁捏住小小的清酒杯和白兔回碰了一下,却丝毫没有察觉到白兔良苦用心地又生生扯回了话题,“——不过你今天在公司里说的是什么意思啊?你和江茂树怎么了,分手了吗?”

      “呃。”

      “我说白兔……”声音一沉。

      白兔知道瞒不过万岁,“好啦。是……有些不对劲。”

      “嗯?”少年挑眉。

      “我没事啦。”白兔勉强地笑笑,“你也别担心,让我自己先处理看看,好吗?”

      “……好吧。”万岁蹙眉,知道白兔不想说的事情再逼也没有用,于是只得退而求其次,“不过你得答应我,处理完了告诉我结果。”

      “什么结果?”

      “就是……”

      万岁忽然地底气不足,声音也越来越小。是因为喝了太多的清酒所以觉得热吗?他觉得自己就像是一只被放上铁板的龙虾,周围人说话的声音就像油锅里的滋滋声,而他生不由己,只能被一步一步地烤得通红。

      万岁的脸涨得通红——

      “你们分手了的话……一定要告诉我。”

      说话的音量小的如同一只蚊子,根本没人能听清。

      ……会太过了吗?

      少年低着头,一颗心扑通扑通地跳个不停,仿佛雷雨落在鼓面般在心里敲出震耳欲聋的声响。开玩笑,万岁抿了抿嘴,怎么居然有点紧张?

      就是随便一问而已,万岁给自己打气,你没有在暗示,这更不是告白,你可千万不要多想。没错!这怎么可能是告白呢?少年在心里暗自点头——他理想中的告白,即使没有樱花树下风起,也该有夏日烟火的背景,不可能是这么随便的。

      时间好像被无限的拉长,她会回答什么?千万种的可能性浮现在万岁的脑海里,像快速放映的幻灯片闪现而过。可让万岁没有想到的是,在这千万种的可能性之中,居然有一种回答是——

      “我靠,是有病吗?!”

      分明是白兔讶异而略带愠怒的声音。

      万岁抬起头来,这才发现自己刚刚的揣测都是在白费力气。白兔根本没听见他刚刚说了什么——因为此时此刻,她正神色紧张地握着手机,似乎是接到了什么不得了的电话。

      三两句过后,白兔挂了电话。

      “怎么了吗?”万岁问道。

      “高野电话,”白兔的表情很严肃,伸手招呼远处的服务员过来买单,“真的对不起啊万岁,我可能要提前走了。”

      “啊,什么情况啊?”

      “紧急状况。——你知道姚大红吗?”

      “……谁啊?”

      “一个智障,”白兔直截了当,“拍了部网剧爆红,就觉得自己特别了不起。作为《1ST》的嘉宾参加了个颁奖典礼而已,居然敢把品牌方借给她的限量款长裙给剪成了迷你裙!”

      白兔说着,掏出手机,把高野刚刚发给自己的活动照片举到万岁的面前,“看看,有能耐吧?她当自己是Blackpink吗?”

      万岁看了看照片,“……哦,这件啊。”这款他见过,意大利一线奢侈品Miuccia的走秀款,不过3、4来万人民币而已,也算不上特别限量。

      正巧服务员拿了账单过来,白兔抱歉地说明了情况,并拜托了餐厅将剩下的料理都送到“逸舍”的2105,也就是她的房间里。就在白兔准备买单的时候,万岁把银行卡抢先一步地放在了小托盘里——

      “我来。”万岁说道。

      “别争了,”白兔把万岁的卡递了回去,“无非是我爸请我俩吃饭,还是你爸请我俩吃饭的问题,都一样。”

      白兔说的没错,他暂时是还没有赚自己的钱,不该这么理直气壮的。万岁摸摸鼻子,吃掉餐盘上剩下的最后一颗寿司,又问道,“那你接下来怎么办?我陪你。”

      “你不忙吗?”

      “暑假嘛,游手好闲等开学。”

      “那行,一起走。”白兔整了整外套,站起身来放回吧台的椅子。往前走了半步,她接过服务员手中的POS机,霸气地刷了卡,然后往小票上签下了自己的大名。

      “——我的机会来了。”

      白兔勾了勾嘴角,一副剑已出鞘的模样。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