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1章 ...

  •   1)

      “Lanvin的高订礼服下周六拍大片,要记得送去给师傅改个腰身;MARATHON的胶囊系列球鞋则是下个月就要发布的款,得趁着上线前,找视频组的编辑做一波软广的翻包植入……”

      国内时尚四大刊之首——《1ST》的衣帽间里,白兔盘腿背向大门席地而坐,扎得高高的马尾下露出线条优美的一字肩。“哦对了,还有这双鞋是脏的,得提前拍好照片,和客户确认不是杂志的过错。”女生的嘴里念念有词,左手下压着一叠样衣确认单。从右边的快递箱里拿出样衣,“这件OK。”白兔正后看了看,在样衣单上打了个勾,然后伸长了手臂,将套在塑料袋里的样衣挂到了左手边的衣架子上。

      这是白兔加入《1ST》时装组的第二个半月,她目前还在试用期,要熬满六个月才能转成正式的时装编辑助理。说实在的,这工作做得她有些茫然——区区几千人民币一个月的试用工资而已,买只Vetements的袖子都不够,却害得她天天坐在这冰冷的地板上叠衣服,真是头疼屁股也疼。

      “Ann De、De……什么来着?”手中的笔突然地停住。

      白兔在伦敦读了三年的艺术大学外加一年传媒文凭,英语虽然是很溜,可对于这种极其复杂的专有品牌名,还是会偶尔卡壳的。她捡起扔在一边的手机查了查,查到了,是“Ann Demeulemeester……”女生对着搜索结果在样衣表上填写。写到一半,却像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点开了微信。

      如她所料,置顶的江茂树依然没有发来新的信息。右侧的时间栏还停留在昨天晚上,文本显示自己最后给他发过去的消息——

      “人呢??”

      白兔有点累。她叹了口气,望着手机微微出神。

      她和江茂树这样已经有段时间了。具体的节点大概是六月底、白兔刚毕业那会儿。收到了《1ST》面试通知的女生欣喜若狂,却被男友的一句“助理而已”浇了一头冷水。“慢慢来嘛。要不我们一起回国发展?”白兔忍住气提议。没想到江茂树却立刻大声了起来,说自己正在风投公司稳步提升,为了她那份微薄的工资,值吗?

      两三周没日没夜的争吵后,白兔放弃了,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地买了机票,随手理了几件衣服,就在七月初一个飞的打来了上海。

      落地后,她和江茂树报了个平安,两人便开始维持起表面的相安无事。这奇怪的违和感就像一颗藏得很深的痘痘,表皮层只是红肿,底下却堵满了黄色的脓。江茂树的微信变得越来越冷漠,从“睡了宝贝”变成醒来一个单字“早”。到现在,他干脆连只言片语都懒得敷衍,往往是过了一整天才能收到一个草草的“刚刚在忙”。

      白兔恹恹,分不清这只是单纯的吵架,还是该自动默认分手?看着眼前还剩下小半箱的样衣,她愈发不知道自己回国的选择是不是对的。

      别泄气。白兔拍拍单边的脸颊,强行把自己从纠结的回忆中揪出来,这才发现样衣单上的“Ann Demeulemeester”下,多了一长串无意识画下的问号。

      我靠,又得重新填一次表了……

      哑光的红棕色嘴唇撅起来,女生光滑的额角边浮出不爽的结。她有些不耐烦地扯掉了最上面那张被写坏的样衣单,用力地揉成一团,然后用投篮的方式扔到了不远处的垃圾桶里。

      白兔揉了揉肩膀,继续整理起衣服。她想起茂树在很久前提过,他的妈妈高雅今年要过50大寿了,而他会在那时回国给她庆生。好像就是这几天了吧,白兔翻了翻聊天记录确定——9月23日,那就是大后天了,白兔切到“日历”的界面做了个标记,想要到时候找江茂树当面说清楚。

      2)

      清算完样衣已经过了下班时间。白兔伸了个懒腰站起身来,将满满当当的龙门衣架,按照墙上的用途分类标签,推到了指定的区域。

      白兔今晚和万岁约了饭——青梅竹马的弟弟再过几天也要去伦敦念书了,这算是离别前的践行,她得认真对待。这样想着,白兔看了眼手机,18:16分。很好,离约定的碰面时间只超过了16分钟。她尴尬地笑了笑,自知迟到不好,便赶紧带上填好的样衣单走出了公司的衣帽间。

      双开玻璃门在身后关了起来,白兔站在衣帽间的门前,一抬头就看见自己的工位边围了三两个公司的小姐姐,且举手投足似乎都比平时做作了不少。而此刻大摇大摆地坐在白兔座位上的,正是她那身高183、从小帅到大的可爱小老弟——万岁。

      是白兔!万岁远远地就瞧见了刚刚现身的女生,坐着朝站在玻璃门的方向挥了挥手。少年的眉骨优越,棱角分明,一双桃花眼弯起来,如海风摇曳着星光,将溢于言表的笑容全挂在脸上。

      白兔被这好看的笑容击中,愣了愣才反应过来——“你怎么进来了?”她用唇语说,然后三步并作两步地走到了自己的工位边。

      虽说下班了正适合聊些闲话,可是拜托,白兔扫了眼围在万岁身边的人——自己刚刚在衣帽间里可是忙得累死累活,这些人未免也太清闲了吧?尤其是凑万岁最近的这个姜珍贤,还顶着什么新媒体运营编辑的头衔呢,天天闲得要命,就知道指挥实习生们东拼西凑地写推文,署名却清一色地只写自己。

      不过旁边这个身高马大的Irene,工作能力倒是不错。Irene本名高野,也是时装组的,若白兔能够成功转正,便会成为她的头号劲敌。正所谓铁打的时装编辑,流水的助理,谁都觊觎那个唯一的晋升的机会,然后一举扬眉吐气。

      看到白兔走近,高野第一个说话。她爱学那些欧美名媛说话的样子,嘴只开小小的一点,外加习惯性地挑眉,让人觉得那夸张的眼线随时要从眼尾飞上天。

      “亲爱的,忙完了呀?”

      “嗯,真是能累死个人。”

      “Well,这不还有小帅哥在等着你嘛,”高野用下巴指了指万岁,“刚刚他坐在前台那,我还以为是男模来面试呢,就给带进来了。好几个公司的实习小姑娘问他要微信,他都没给,说女朋友不让。”

      “哇呀,什么情况啊!”姜珍贤也插话进来,故意而又试探性地把话题抛给万岁,“难道你是我们白兔的新男友吗?”

      我是吗?万岁没有说话,只是侧过头,用戏谑的眼神把话题又抛给了白兔。

      白兔回给他一个“你少给我搞事情”的表情。然后她走到自己座位旁,把刚刚的样衣表放进抽屉里,转身背靠着桌子说道,“一起长大的弟弟而已。臭屁自恋又自以为是,除了长了张能骗小女生的脸,就没啥优点了。”

      “喂喂——”万岁坐不住了,半开玩笑地给自己正名,“你少别胡说八道啊。我明明聪明善良,为人正直,还是南江市数一数二的富二代,岂是你这个屁民可以抹黑的~”

      “看看,”白兔吐槽,“就是我刚刚描述的样子,一模一样。”

      “……”

      “啧啧啧……”在一旁的姜珍贤眯起眼睛,露出津津有味的吃瓜模样。她看看白兔,又看看万岁,“别说,你俩还真挺有cp感。不过话说回来——兔啊,好久没听你提到伦敦那个金融男了,不会是分了吧?”

      听到原本就不怎么欣赏的姜珍贤,突然cue到更让她郁闷的江茂树,白兔真是烦上加烦,简直就要在下一秒脱口而出“管好你自己”。可是无奈,姜高二人毕竟是工龄远超自己的前辈。我忍,白兔努力地挤出一个敷衍的笑,“那个男的啊,呃……我也不知道。”

      什么什么?

      那个男的?她也不知道?

      万岁抬了抬单侧的眉,比姜珍贤更先捕捉到这话中的话。

      奇怪,不是“我和我们家茂树好着呢”。

      而是——

      那。个。男。的。啊。

      我。也。不。知。道?

      这个细节相当的反常,万岁若有所思地看向白兔,脑子飞速运转,“什么不知——”上扬的“道”字还没来得及说出口,白兔已经一个巴掌重重地拍在了他的后脑勺上。白兔弯腰,左手掐着万岁的衣领,像娃娃机里的夹子准备提起生无可恋的玩偶——

      “这位爷,”白兔的声音明明温柔,却藏着一股暗暗的杀气,“你还真当这里是你家沙发是吧。赶紧给我起开,走了。”

      “凶什么凶。”万岁看了眼白兔,边抗议边乖乖折起大长腿,站起身来准备跟着白兔出门吃饭。

      为了今天的晚餐,他特地穿了新买的三宅一生,浅蓝灰的百褶薄外套,露出内搭的一小截白T,搭底下配同系的九分裤。这几天受到18号台风“海梨”的影响,上海接连下雨。少年黑色的短发半湿,手腕上挂着把刚从便利店买的透明雨伞。

      白兔拿过桌上的Louis Vuitton迷你方盒包,“你们还不下班吗?”

      “这不是跟小帅哥聊聊天嘛,”姜珍贤在手机上打开打车软件,“不早了,我是该准备回家了。晚上还要在家加班,搞新媒体的稿件呢。”

      “我今晚也得赶个方案,估计晚点回家,”高野说,“你们先走吧。”

      “好吧。”白兔点点头,客套地说了句“如果有什么要帮忙的随时联系我”。万岁站在白兔的边上,也礼貌地说了句“感谢招待”。语毕,两人便一起走出了公司的大门,这才发现外面还在下雨,便并排地站在了屋檐底下。幸好万岁刚买了把雨伞,他松开伞上的搭扣,向上一撑——

      金属质感的“嘎哒”一声,透明的雨伞打开成一个半圆形蘑菇的形状。

      白兔扶额,“这伞根本就不够两个人撑吧?”

      “离餐厅就几步路而已,跑一跑应该还行。”

      “哈……我怎么觉得不太行呢?”白兔满脸的抗拒,却还是钻到了万岁的雨伞底下,和少年的肩膀紧挨在了一起。

      少年做出起跑的样子,“准备!”

      “喂?!”

      “准备好了吗?”

      “好、好了!”

      “三、二——”

      也许永远不会有人知道,在这个普通到甚至有些沉闷的晚高峰,会有两个人因为几句荒唐的闲言碎语而笑得明媚肆意。有什么特别的情愫在这个雨夜的灌溉下抽出嫩芽,让每一件稀松平常的小事,都被撒上了魔法——于是不起眼的南瓜变成了马车,小老鼠变成了飞奔的白马……在名为“喜欢”的滤镜里,就连阴郁延绵的雨天,都能变成日系电影里最浪漫的桥段。

      “一!!”

      此刻的白兔和万岁笑着,闹着,互相吐槽着,然后一头扎进了唰唰落地的大雨里。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