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3章 陌上致澈(3) ...

  •   沐黎让梅香起行,没管那群人在那乱窜,只知道后面的瘦子手指断了,胖子因为太胖差点没上来。
      沐黎看着旁边裹着棉被瑟瑟发抖的辣鸡,脸颊上还有那一痕清泪引人注目。楚楚可怜不足为过吧,这长相,俊美小白花啊。
      他脸上有着泥土与青痕,柔弱的一小只,可怜的让人心疼。
      心疼个狗屁,这玩意看着真惨。
      小辣鸡:宿主,你总有一天会后悔的…
      [宿主,你的扶贫对象叫云澈,宿主准备接受资料]
      云澈,是邑城知府大公子,本是嫡母所生,他母亲是本是前相府小女儿李欣,原本她母亲身份尊贵,被这个知府的花言巧语所蒙骗,就为了能够依靠相府的力量晋升官职。
      在与李欣成亲不到一个月就到处沾花惹草,本来相府丞相不许嫁,却奈何不住女儿的执拗,一意孤行想嫁给这个知府。
      每天带着姬妾回来,要么就夜不归宿,李欣生气,知府就又开始他的甜言蜜语模式,将她哄的团团转。
      却没想到在生下小云澈不到五岁时,相府传来噩耗,丞相突然得病去世,相府一片混乱,最终丞相府陨落,李欣也很伤心。
      伤心的还在后面,知府得知。便时不时对李欣打骂,克扣母子俩衣食,小云澈年纪小小见到护着母亲,也遭受知府毒打,最终李欣感染风寒,只有小云澈守着母亲。
      小云澈去找知府让母亲看病,遭到知府其他儿子的阻拦,将小云澈打一顿,小云澈只能咬牙,为了母亲。
      满身伤去找知府,知府见了不仅不让她看病,还嫌弃小云澈。
      最终在病入膏肓时知府左拥右抱着姬妾在李欣面前,让李欣一气而亡。
      李欣死了后,小小年纪的云澈每日遭到丞相府其他小公子的捉弄,下人的责骂,父亲的嫌弃,过的比下人还不如。
      云澈开始反抗,得到的只是无尽的谩骂与欺打,自此养成了沉默寡言的性子。
      开始的胖子和瘦子们就是知府姬妾所生的,他们经常欺负云澈,这次将云澈推进冰湖,云澈也生无可恋,死于非命。
      死后知府众人也漠不关心,视若无睹,与自己无关,知府就草草让人埋了,知府照样开始幸福的生活。
      这叫惨吗?这叫比悲伤更悲伤的故事好嘛,感觉智商受到了侮辱。
      [宿主,这个小可怜的母亲也挺奇怪的啊,为什么这个渣男这么坏还要嫁呢,真搞不懂女人啊]
      沐黎一脸黑线。
      [宿主加油,我看好你哦]小草莓秒闪退。
      云澈嘴中嘟囔着“别打,别打我…”弱小又无助,沐黎那平淡的眼神,淡淡的瞥了一眼,啧啧,真可怜。
      到饭店,云澈脸通红,发烧了…
      四人见自家柔弱的郡主托着个男人出来那表情要有多奇怪就有多奇怪,行人忍不住多瞟几眼,用惊奇的眼光打量。
      梅兰四人付钱租下房间后,沐黎托着云澈回房,将云澈粗暴的放下。
      云澈眼睛肿痛张不开,从眼缝瞧见一个冰冷的少女,脸上平静的坐在对面正打量着他。
      不知道这奇怪的人喜欢看别人睡觉,心中也不舒服,头也沉的腻害,最后抵挡不住困倦,睡死了。
      这玩意怎么醒了又继续睡,猪吗?睡了睡,睡了睡。伸手一碰脸,哎呦喂,烫死了。
      “岂有此理,你们店内竟敢有人打我儿子,我要你们好看。”下面传来粗犷的一声。沐黎走出一看,是那小胖子和小瘦子,互相仇视对方,还在打着喷嚏。
      说话的就是知守,带着一众士兵闯入酒店便大喊大叫,周围人都下的赶紧逃跑,仿佛遇到洪水野兽般,知府貌似特别享受,一脸得意洋洋。酒馆老板也在瑟瑟发抖,怕危及自身。
      梅兰,芳川,兰溪,竹青闻声赶到下面,小胖子拿手指着她们,对知守说“爹,就是她们打的,她们还将小杂种给救走了”
      “管他作甚。”知府冷哼一声,心高气傲对着她们说,“就是你们这些不知天高地厚的野丫头,还敢打欺负我家儿子”
      “是又怎样。”竹青不服气的怼回去。
      “只要你们将小杂种送回来,并且在我脚下磕头道歉,赔偿我的精神损失费,劳务费等,本官就大慈大悲放过你们吧”知府像个花孔雀一样,头翘得比天高。
      “再揍一顿”一道冷漠的声音传来,知府看着沐黎,“你是谁,啊!”
      话还未说完,四人直接动手揍了一顿,旁边侍卫懒散成性,又怎会是她们的对手,不过几下就撂倒。
      沐黎踩着知府肥硕的手,越踩越使劲,说啥来着。
      知府:心中真的想mmp.
      “送我一个人。”沐黎加大力度。“啊!啊!啊!谁,你要谁。”耳边传来杀猪般的叫声。
      “要你们口中的小杂种。”话落,知府这才看清沐黎的长相,眼神冰冷,似乎可以看透灵魂。
      “不就小杂种吗,白给你都行。”知府忍着疼痛,脸皱成一朵花。
      [呸,这知府真不配为父亲,气死小草莓了,心疼小云澈十秒]小辣鸡突然冒出。
      沐黎冷漠的看着他们,“今天之内办好。”
      真是脏了本大佬的脚,那玩意多恶心啊,差点没吐出来,也理解弱鸡怎么黑化的,可能太丑了吧,是亲生的吗。
      梅香四人立马懂得,拉着知府就往司户(办理亲属关系地方)去,留下小胖子和小瘦子顶着鸟窝头在风中凌乱。
      沐黎到房内,见云澈已经醒了,还通红着一张脸,单薄的身子站在床边,目空无神。
      “怎么不坐着”冰冷的声音传出,冷漠的盯着云澈。“怕把被子弄脏,会很疼。”云澈小心翼翼说道。
      睡着了的时候就弄脏了好嘛,这弱鸡还口是心非,名副其实的小白花啊,多有心机。
      “坐下。”见云澈还是不敢坐,直接暴力的扯下云澈。“听见了?”
      从空间掏出药丸,直接塞进云澈口内。
      “嗯”,强忍着暴力的痛感,眼角泛着泪光。
      有辣么痛吗,从此以后,本大佬可是要带给你关爱与温暖的。
      “以后你就是我的人,云府以后与你毫无关系。”冰冷的话语直击云澈脆弱的小心灵。
      [啊啊啊!宿主,你这个直女,让你是要让小云澈感到温暖,让他感到世间总有温暖存在,你这样打击小云澈弱小的心灵啊]
      …直接关进黑屋。
      [臭宿主,嘤嘤嘤…]
      沐黎:清静多了,世界都美好了。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