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6、水果茶 ...


  •   贺柳星回到家已经是凌晨一点多了,卸完妆洗完澡整个累到瘫在床上,但还是拿手机看了看消息,每天晚上睡觉前贺柳星都会看看粉丝留言和自己的超话。

      看今天自己转发了易樽的那条微博配文写着【好吃的火锅,下次子旭哥请客!】之前的贺柳星榜上易樽这个金主的言论也不攻自破了。

      点开微信消息,新的朋友里有一条好友验证上面备注着“易樽”下面还有「来自你的好友子旭哥的名片推荐」

      贺柳星想都没想立马通过了,刚一通过马上收到了易樽的信息:“hi,你终于通过了!”

      “今天晚上一直拍摄没时间看手机,刚刚才回到家。”

      “今天拍得怎么样啊,晚上的时候我爸叫我回一趟主家所以没有在现场。”

      “挺好的,现在也不早了,你怎么还没睡啊?”

      “那还不是为了等你通过我啊?”

      贺柳星看见这条消息脸瞬间红得和苹果一样,这易樽也太会撩人了,他庆幸现在是隔着手机屏幕,不然易樽看到自己现在这害羞的样子,他贺柳星都没脸见人了。

      “额……我太困了,晚安啦!”贺柳星红着脸在屏幕上打着字,他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回易樽了,只好装睡。

      屏幕那边易樽笑着回了个:“行吧,晚安。” 然后点开了贺柳星的朋友圈,这大明星的朋友圈其实也没什么不同的,就像普通人一样发发吃的,玩的,还有自拍,贺柳星的朋友圈就是一些工作日常,易樽看着他朋友圈里面的内容
      【水果茶永远的神!】配图一杯葡萄多多
      【今天也要努力工作鸭!】配图自己的自拍

      易樽默默地保存了下来,他真的越发觉得贺柳星是个有趣的人。

      贺柳星这边也打开了易樽的朋友圈,却发现易樽只发了几条朋友圈,都是新闻的链接其他什么图片都没有,也没有自拍。贺柳星想着原来有钱人的朋友圈都是那么低调的吗?再看看自己的聊天背景是易樽在晚宴上面的照片,他想不通了,为什么明明长得那么帅却不发照片呢?

      贺柳星点开了易樽的微博,按了回关键,发现易樽的微博也发得少得可怜,要不就是风景照或者美食,最热的那条微博还是和他吃火锅的。

      贺柳星打了个哈欠,自己真的是太困了熬不住了,点开微信把易樽设为了星标好友和置顶,就直接倒头就睡了。

      片场保姆车里,贺柳星正背着剧本呢,小杨拿着水果茶走了进来:“柳星哥你的水果茶来了。”

      贺柳星接过茶:“这几天怎么天天有水果茶喝?”

      “应该是子旭哥请的吧,工作人员拿给我的,每个人都有~”

      “是吗?”贺柳星看着手里这水果茶,这几天都是多肉葡萄,虽然他很喜欢喝,但连续喝了三天了,都快喝腻了。

      这几天易樽都没有来片场,虽然每天易樽都会和贺柳星发个早安晚安什么的,但除了这个也没聊别的了,幸亏这几天的戏都是排得满满当当的,贺柳星也没那么多时间老去想他了。

      “咔!”导演喊停
      叶子旭和落落刚拍完一段戏,贺柳星拿着手上拿着那杯多肉葡萄走了过去:“子旭哥,这几天谢谢你请客喝饮料~”

      叶子旭一脸懵,皱着眉看着贺柳星:“啊?这饮料不是你请的吗?”

      贺柳星也懵了:“没有啊。”

      叶子旭和贺柳星同时看向了一旁的落落,落落刚接过助理递给自己的奶茶,眨巴着眼睛:“看我干嘛?不是我,你们觉得如果是我请客我会给自己点奶茶吗?!会发胖的好不好!”落落虽然嘴边说着会胖的,但还是插上了吸管喝了起来,“太罪恶了!这几天都是奶茶。”落落看见贺柳星手上的水果茶瞪大了眼睛指着那杯水果茶说,“你怎么是水果茶?难道还有选的吗?早知道我就不要奶茶了……”

      贺柳星看着自己手里的水果茶愣了一下,再看了看落落和叶子旭手里的,还有导演手里的好像都是奶茶,只有他一个人喝的水果茶,到底是谁点的饮料……

      叶子旭眯起眼睛看着贺柳星:“好像只有你一个是水果茶!”

      “啊??这……”贺柳星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感觉这个饮料是特地的,到底是谁请的饮料,好像针对他的口味来买的……

      三人都疑惑着的时候,导演拍了下手,咳了两声:“咳咳!大家这几天的奶茶都好喝吧?!”

      工作人员们都纷纷回答:“好喝!”

      导演看向了门口的方向:“感谢易少这几天请全剧组喝奶茶!”

      贺柳星也朝着门口看去,易樽从车上下来,今天的易樽没有穿衬衫,戴着个鸭舌帽,套头卫衣休闲裤,贺柳星第一次见易樽穿得那么休闲,相比较起之前穿正装的那种禁欲感,休闲装看起来特别阳光。

      “大家喝得开心就好。”易樽压了压帽檐走到贺柳星面前笑了一下:“好久不见?”

      贺柳星愣了一下:“只是几天而已。”看了看手里的水果茶他又想到只有他的饮料和别人不一样,而且这还是易樽请的,易樽怎么知道自己喜欢喝水果茶?贺柳星笑了一下:“多肉葡萄很好喝,谢谢!”

      落落看到这一幕嘟着个嘴埋怨到:“易少你偏心,干嘛只给小星点水果茶,给我们其他人都是奶茶?女明星喝奶茶可是会胖的!”

      “我不知道你喜欢喝什么嘛,那落落姐你这次告诉我你喜欢喝什么,我下次注意~”易樽露出一个甜甜的笑,用特别无辜的眼神看着落落。

      “好嘛,下次一定记得噢~。”落落虽然是个大美女,但怎么说还是和普通女生一样的都喜欢帅哥,哪个女生能受得了一个帅哥用无辜的眼神看着自己。

      叶子旭白了易樽一眼:“呵,那你也不知道我喜欢喝什么是不是?”

      易樽摊了摊手无奈到:“咖啡喝多了,也需要偶尔喝点甜的,你看你咖啡喝多了脸色和咖啡一样苦。”

      叶子旭一向说不过他,用力拍了一下易樽的后背,易樽没来得及反应被叶子旭一掌拍得差点没吐血,没站稳脚跟往前扑一下,一个不小心撞上了贺柳星的饮料。

      贺柳星手里的饮料一松,啪!掉在了易樽的鞋子上,贺柳星慌了神急忙蹲下来拿着戏服配的手帕擦着易樽的鞋子。

      易樽被贺柳星的反应可爱到了,明明这不是他的错为什么他那么惊慌,好像一只受惊的小兔子。

      易樽也蹲了下来,抓住贺柳星拿着手帕的手:“没事没事,是我不小心碰到你的。” 说完易樽把贺柳星扶了起来,转头瞪了一眼叶子旭不客气地说:“你tm的!都要被你拍出内伤了,这下好了,我鞋子也脏了!这可是我新买的,说说怎么办吧!”

      叶子旭冷道:“你那些新鞋子有八只脚都穿不过来,别在这叽叽喳喳的,我保姆车上有鞋子,去换。”

      贺柳星有点不好意思,他总感觉是自己没拿稳饮料才会掉的,小声说:“去我车上换吧,造型师给我拿了好几双鞋子试,应该会有你的码。”

      贺柳星在前面走,易樽乖乖地跟在后面还不忘回头朝着叶子旭吐了吐舌头做了个鬼脸。

      叶子旭挑眉瞪了一眼,小声说:“嘚瑟什么…”

      落落在一旁默默看着他们,这三个人当自己不存在呢,打打闹闹的。
      “这…这小星和易少到底是什么情况!?”

      “铁树开花咯~”叶子旭摊了摊手

      这是易樽第一次来贺柳星的保姆车,贺柳星的保姆车还蛮大的,但也是一眼就能看完车内的布置,车里放了很多衣服鞋子。

      贺柳星从衣架下面拿了一双拖鞋递给易樽:“先穿这个吧,拖鞋比较舒服。”

      易樽接过拖鞋,把自己的鞋子换了下来,贺柳星很自然地就拿起易樽的脏鞋子递给了旁边的小杨:“小杨,你把鞋子拿去干洗店吧!”

      “好,那我先出去了。”小杨识趣地拿着鞋子就走出保姆车了。

      贺柳星走到小厨房前面,拿了个杯子出来:“你喝点什么?咖啡还是茶?”

      “咖啡吧,谢谢!”易樽在保姆车里面转了转,除了一些衣服和水果车上基本上没有什么东西。

      易樽的眼光停在了靠近车尾的小桌子上,上面摆着一张照片,这照片看着有些年头了有点发黄,但被外面的水晶相框保护地挺好的,一点灰尘都没有。

      照片上是一对夫妻抱着一个看上去不到三岁的孩子。

      贺柳星把咖啡放到桌子上苦笑一声:“这是我父母,他们已经去世了…”

      易樽沉默了一下,放下了相框:“对不起啊,我不知道…”

      贺柳星叹道:“他们在我二岁多的时候就不在了,我都不记得他们的声音了,更别说其他的了。”

      “你一定很难过吧……”

      “没什么难过,我是奶奶带大的,奶奶对我也特别好,父母对我来说没有太多的实感。”贺柳星说到这有些落寞

      易樽安慰到:“你有你的奶奶爱你,还有那么多粉丝爱你,你父母在天上看到你现在的成就肯定也为你感到骄傲的。”

      贺柳星笑了笑:“谢谢你安慰我,不说这个了,来喝点咖啡。”贺柳星把咖啡推到易樽面前,虽然表面上说着已经不在乎了,但父母的事还是扎在心里的一根刺,虽然已经不记得父母还在世时和他相处的那些时光了,但奶奶也从没有说过任何关于父母的事情。

      奶奶总说他太小了,父母的事说了他也听不懂,后来懂事了初中13岁的时候就被选去当了练习生,15岁出道之后就一直在忙,也就没时间去过问了。

      易樽拿起咖啡喝了一口,细细品尝着:“这咖啡很细腻哎,你学过怎么冲咖啡?”

      “晚上的时候都会喝一些,其实我不喜欢喝苦的东西,但没办法嘛,每天工作的时间都不一定,经常要熬夜,不喝点咖啡熬不下去。”

      “当明星有那么累吗?我看叶子旭就很闲啊,感觉他根本不像个明星,每天除了拍戏就是拍戏。”

      贺柳星坐了下来,叹了口气:“唉~他是专业的演员,除了拍戏其他的通告也是可以自己选的。我们这种爱豆就不一样了,除了拍戏还有演唱会,综艺,杂志拍摄,代言……我都不记得我上次休息是什么时候了。”贺柳星垂下眼帘轻声道:“不工作就没有流量,没有流量就没饭吃,这是就是人生啊……”

      易樽一个生活无忧无虑的人根本不懂这些,用手撑着下巴有些失落:“那以后我岂不是很难约你了?”

      “我…我也不知道我什么时候有时间……”贺柳星被他问懵了,以后?以后易樽还要继续约自己出去?
      易樽这么一说,贺柳星真的有想推掉很多通告的冲动。

      “那我以后天天发给你发信息问你有没有时间。”

      “你不是也很忙吗?难道富二代都那么闲的吗?”

      易樽脱口而出:“对啊,很闲,不闲怎么有时间天天来剧组找你啊~”

      贺柳星嘴硬道:“你老是开玩笑,你朋友那么多干嘛非要找我?”

      易樽突然委屈起来了,一脸快哭了的样子:“谁说的?我朋友其实很少的,他们接近我都是图我的钱,图我的利,根本不是拿我当真朋友…”

      贺柳星慌了,易樽表面上看着是很高冷,深邃的五官,浅棕色的瞳孔。金色的长发顺着光洁的额角波浪似的披垂下来,睫毛更是长而浓密,高挺的鼻梁下是两瓣粉嫩的薄唇,再加上高挑的身高,一般人看到易樽都会被他的气场震到,下意识都觉得他是个不好接触的人,但贺柳星没想到的是易樽还能露出这幅楚楚可怜的模样。

      贺柳星一下就心软了,易樽的装可怜攻击威力太大了,根本抵抗不了,他伸出手摸了摸易樽的头发,像给小狗顺毛一样:“对不起对不起,那以后我一有时间就和你说可以吗?”

      易樽马上收起了刚刚那副可怜巴巴的模样,嘴角上扬笑眯眯地看着贺柳星:“你说的哦,一言为定!”

      贺柳星有种自己被套路了的感觉:“可,你不怕我也是图你的钱?”

      “你一个代言就千万以上了,说不定赚得比我还多呢,怎么可能会图我的钱?”易樽突然站了起来俯身向前,直勾勾的看着贺柳星。

      贺柳星不知所措,虽然中间隔了一个桌子,但易樽这么居高临下的看着自己,而且都快要脸贴脸了。

      易樽饶有意味地看着他,半眯着眼睛,压低了声音:“如果你想图我的钱也不是不可以,又或者?你还想图点什么别的吗?”

      易樽说了这话后,不知道是心理作用还是什么,原本贺柳星什么都没想的,现在眼睛却不自觉地朝易樽那棱角分明的锁骨看去,下一秒就立马移开了视线,眼神闪躲。

      “哈哈哈哈哈哈哈几点了,该去现场了,应该快到我了。”贺柳星尴尬地回避了刚刚易樽说的话。

      易樽立马揭穿了他:“没人叫你,好吗?”

      贺柳星见状站了起来,看了看手腕结结巴巴地说:“快…快了,现在…过去…肯定到我了…”,说完立马跑了出去。

      易樽噗呲笑了一下,看着贺柳星那急急忙忙的样子,明明手腕上空空的什么也没有,还假装看表,自己有那么可怕吗。贺柳星每的反应都让易樽感觉他好像一只炸毛小兔子,总有一种让人很想逗一下的兴趣,看来以后要多多和这只兔子相处。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