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 1 章 ...

  •   “咚咚咚”

      “谁呀”

      随着询问,女人开了门,入眼的就是冯星那张略带稚气的脸,整齐的蘑菇头,一副又大又厚的眼镜,以及一件厚重的毛绒棉衣,帽子上还有两个毛茸茸的兔耳朵。冯星微微地笑着,一侧的梨涡绽开,让她看起来纯情又赋有魅力。

      “呀,原来是星星啊,怎么这么瘦了,快进来快进来。”

      “不了不了,廖阿姨,我做了点饼干,拿给您尝尝”

      “哦哦,看你,还惦记着我们,快进来坐坐吧”

      冯星感受到了一丝暖意,廖阿姨家的空调温度开得不低,很暖和,她很冷,可还是拒绝了廖阿姨的好意。转头间,她的笑容已然不见,只剩下了平静。

      她将一个人享受这个夜晚——离开这个让人留恋又失望的世界。

      房间没有开空调,暖气也堵了,12月的天,对于冯星来讲格外的冷。

      “将死之人都会做些什么呢?”冯星蜷缩在沙发上喃喃自语,没有人回答,过了一会她轻轻挪动起了身子,穿上拖鞋,打开了空调,对着镜子化起了浓妆。

      一切准备好后,冯星打开了酒柜,喝了几大口白酒,调高了空调温度 ,走到了床边,钻进被子里,她有些冒汗了。

      “我好像没有什么事情要做了。”

      冯星躺在床上想她的尸体会不会被发现,被发现的时候她会不会已经腐烂发臭了?随后轻笑了一声,有几分对自己的嘲笑,“都要死了,怎么还能想这么多呢?”

      她给自己曾经最好的朋友发了一条短信,但在这个时代,还有多少人在用短信呢?

      “姚星晨小朋友,新年快乐哟,很久没联系了,要是不忙的话元旦假期来我家聚一聚怎么样,我做了饼干,让你尝尝我的手艺。”

      很久不联系了,其实冯星也不知道她有没有换手机号,还记不记得自己家的门牌号,但是冯星想,总归是为自己被发现做了点贡献。手慢慢地在电话簿页面滑了下去,她看到了那个让她念念不忘的名字:何星晨。而他和她的故事还未开始就已结束。

      时间慢慢过去,零点了,她逐渐放松了,拿起早就放在床头的一盒刀片,取出一片,将一端的尖锐刺进了手腕,眼泪刷一下就流了出来,好疼!两只手都在发抖,可这偏执的人啊,还是用力的往下划着自己的皮肤和血肉,鲜血喷涌而出,手脚的温度瞬间凉了不少,另一只手的食指已经嵌进了刀片里,她的眼睛在无法控制的流泪。

      紧接着,她又拔出刀片,继续划起另一道,她的手坚定却无力。终于她划完了两道深深的口子,放下了刀片,也呼出了一口气。

      好疼好疼呀,她最怕疼了,手像被硬生生剁掉了一样,开始出了冷汗。她闭上眼睛,感受着自己的生命逐渐流逝,脑中闪过无数片段,她逐渐把它们拼凑在了一起。

      冯星的奶奶重男轻女,爷爷一生都是个脾气倔的老实人,且对奶奶永远忠诚,他们一起耕地劳作,过着虽苦但有乐的生活。二人生了两个女儿一个儿子,老大是女儿,很强势能干,她将弟弟妹妹照顾的很好,她也清楚自己妈妈的重男轻女,所以她更要努力证明自己不比弟弟差。老二是个玩心重的大男孩,面对一切事物还有着属于自己的那份固执和戾气以及被家人惯出来的臭脾气。老三出生的时候家里已经没有那么大压力了,衣服都是二哥穿过的,吃的和用的也都比老大那个时候强,虽说家里还是最重视老二,但是她日子过得也很舒坦了。

      而冯星就是这个家里老二冯清的女儿。冯星出生的时候父亲并不在母亲身边,因为老人说,丈夫不能陪同,这是对孩子和大人好,而在冯星妈妈的再三请求之下,老人允许他们打一通电话,可那还未成熟的男人啊,他只是敷衍几句就挂断了电话,在他看来女人都是要生孩子的,别人都能生,怎么他自己的媳妇就要矫情着要他陪呢。可他未曾想过那女人肚子中的孩子不仅仅是女人的孩子,也是他的骨肉呀。

      就这样,冯星在万般期待下出生,然而当医生说出“恭喜啦,是个千金呦”的时候,没有一个人的脸上是洋溢着笑容的,在那个封闭的家庭中,人们将生不出儿子的原因都归结在了冯星妈妈身上。

      “喂?姐,男孩女孩啊?”

      “是个丫头片子!又多了个丫头!”这个言语中多是不屑的女人就是大女儿冯英霞,可她不曾想过,自己为夫家也只生了一个女人。她虽然从小唾弃母亲的重男轻女,可在耳语目染下,她也逐渐的像她的母亲一样了。

      “哎呀,好吧,姐,你跟二哥说了吗?我还有事,你跟他说吧,我先挂了啊,跟咱妈说被着急,回头让那女的再生一个。”那个和冯星父亲一样没有来到医院的女人就是冯星的小姑姑冯燕娇。

      其实当冯燕娇知道是个女孩的时候,不知道有多开心,毕竟大家都是女的,未来分财产也不会太偏向冯清。

      这样的家庭注定不会平等,冯星的母亲温柔且会委曲求全,她一直以为只要她够努力,冯清会爱这个家的,但是她错了,父母撮合的婚姻注定不会是合适的,一次次的辱骂殴打,让冯星的妈妈一次次失望,她唯一的稻草就是冯星了,她暗暗埋怨冯星不是儿子,却也在她身上投入全部精力,想让她成为最优秀的人。

      冯星就在这个人人心怀鬼胎的家庭中逐渐长大,逐渐像个男孩子。鸡腿要吃大的,打架要打狠的。爬树、上房、打鸟、捉蚯蚓、水淹蚂蚁洞,自行车飙车,招惹胡同里的狗,钻洞,男孩做的他都做了,男孩不敢做的她也做了。同龄孩子就她一个最皮实。她变成了父亲不喜的样子,本质上又是奶奶不疼的孩子。说她像男孩,她不是,说她是女孩,她不像。留着利落的板寸,整个胡同她就是最闹的崽。

      在旧思想中,冯星奶奶还认为二人会维系下去的,自己的儿子之所以会对儿媳拳打脚踢,是因为儿媳嫁进来的时候不干不净。

      “看吧,她还在为自己的儿子找借口。”
      冯星勾起了嘴角,嘴角边的梨涡绽开,因为她的面部动作额头上密密麻麻的冷汗流进了眼睛,她好冷好冷……

      冯星继续回忆着,她看到在某一个下午她被妈妈揪着写卷子,她看到了那个曾经温婉的女子,逐渐被逼迫成泼妇,心中唏嘘。

      “写啊!我给你印这么多卷子,你不写就浪费了你知道吗?快点给我写!”

      冯星哭丧着脸,看着比书还厚的卷子,求救似的看着爷爷,爷爷除了叹气什么都做不了。冯星奶奶在旁边冷眼看着,一切都与他无关。

      日子就这样过了几年,却也没什么变化。

      “快过年了,要给爸妈买点东西啊,秋裤秋衣棉裤棉衣都要买了,你开车挣得钱呢?”

      “什么钱?我哪来的钱?钱不都在你手上,你不都给你爸妈花了,还好意思跟我要钱。”冯清躺在沙发上,一米八几的个子占据了整个沙发。

      他斜眼看着蹲在地上擦地的女人,满眼的嫌弃,或许他忘记了,这个女人是她明媒正娶的妻子,小小的冯星坐在地上,看着妈妈强忍住了泪水,她有些懂了。大概家庭环境不好的人,都比较早熟吧。冯星想着,或许妈妈离开这里,就不会再难过了。

  • 作者有话要说:  现实中的我不能放下我的责任,所以我把懦弱写了出来。
    人物和故事都是虚构,不完全真实,不要效仿。
    第一次写文,文笔很差,欢迎各位读者提出意见,我会虚心接受的。
    大家有没有过小时候委屈难过的事呀
    我小时候有个堂妹,总是挠抓我,因为我是姐姐我不能还手,被区别对待了,超委屈,还不能说什么,因为他们都说我是姐姐要让着妹妹,这真的整的我很气了,但是小时候老实,真的就莫有还手,被小时候的自己蠢到了= =、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