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免得伤了这一山竹林的心 ...

  •   ***

      楚煜后来回想过他第一次见到沈岁兮的情景,他记得前一天晚上下了雨,即使过了一整晚,后山的石阶也微微带着湿润。他起的很早,在一位小师弟的带领下,一步步踏着石阶向后山的竹林走去。

      石阶很凉,踩在上面会有水声,微微浸湿了一小圈衣服下摆和鞋子边缘,一小圈深色像特意制上的花纹。竹林里有着雨后独有的清香,干净清爽,林里弥漫着薄薄的水雾,他看到远方有个小木屋,在林中孤零零的,倒是有点清幽淡雅的意思。小师弟伸出手,朝着小木屋指了指。说那儿,就是目的地。

      他无意识的开始思考他将要见的人该是什么样的,外貌怎样,性格怎样?人或许都是这样,对即将到来的事物都会下意识的去期待,去幻想,他在脑海里拼凑出可能符合这屋里人的形象。楚煜想,封肆奕也许很淡泊,长像应是很清秀。该是斯斯文文的类型。至少该和这竹林相映,免得伤了这一山竹林的心。

      离木屋越来越近,他闻到一缕缕茶香,茶香里还裹挟着丝丝甜味。

      执笔煮茶,大概是楚煜想象中的一个可能住在小竹林的朴素木屋里,和这个环境相配的,一位淡然处世的公子。

      岁兮,岁兮。

      小师弟把他引到木屋门前,正准备敲门,便听见里面传来一道温润却带点懒散的声音,

      “让我猜猜今天送来的是什么玩物……”

      声音随着门开,戛然而止。

      这是他听见沈岁兮说的第一句话。

      沈岁兮和他想象的一样,也不一样。清清冷冷的长相,配上了这竹。却是一双桃花眼,眼尾微垂,便又带着点漫不经心的稚气。可能是刚起床,眼中漫着朦胧水雾,眼角泛红,是双极具迷惑性的情眼。薄唇微启,唇色殷红。高鼻梁和窄鼻头让又他染上了刻薄锋利的英气。饶是这修仙界那么多美人,楚煜也无意识的多看了几眼。

      这是沈岁兮第一次闯入他的世界。

      楚煜想想,当初就应该看清沈岁兮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就应该离得远远的,而不至于此时为了一个什么都不在意的疯子,把自己的命都搭进去。

      “阿岁,你可喜欢过什么东西?”

      楚煜躺在沈岁兮身旁,沈岁兮窝在他怀里,一手把着酒盏,一手漫不经心地绕着楚煜一缕青丝,“人生在世,那么多东西,哪会找不到一两样喜欢的物件。我看你这头发,就挺合我心意。”

      楚煜低下头,眼神说不清道不明,眸中,是沈岁兮明晃晃的笑颜。沈岁兮声音总是很轻,很柔。落到楚煜耳里,便是虚无缥缈。

      “把酒须尽欢,莫愁,莫愁啊!”

      ***

      沈岁兮醒来时在一个破旧的茅草屋内。他不记得自己怎么到这儿的,没有记忆,只知道自己叫沈岁兮。身上衣完整,旁边放着斗笠和面纱。还有一把白玉扇子和两袋银子。旁边有只黑兔子在打盹,他先是打量四周,周围很安静。掀开屋帘向外看,茅屋处于一处后山。屋外草长得正茂,没看到来路。

      回到屋,便开始琢磨这只兔子。

      看这兔子睡得挺香,他随意揪几根茅草,在兔子身上戳了几戳。“活着吗”

      可耐不住这兔子一动不动,得了无聊,便扔了茅草,揪起兔子的耳朵,提了起来,轻轻说道:“正巧饿了,给你煮了吃了吧?你觉得怎么样,嗯?”

      兔子这会儿才终于有了点反应,轻轻地低吼一声。你瞧瞧,沈岁兮声音可是温柔,上天给了他这一把如水的柔嗓,但他心眼这么坏,居然要吃了它!兔子挣扎起来,用行动表示自己的不满。沈岁兮刚重生,哪经得住这动静,被兔子乘机扑到身上,在锁骨处重重地咬了一口。

      沈岁兮哪想得到这出!抽了一口气,和兔子干瞪眼。最后,倒是兔子先耐不住,转过身,又开始打起盹儿来。沈岁兮被这兔子逗笑,摸了摸兔子尾巴,说:“小家伙挺通人性,我去找点吃的 ,你在这儿,可千万别被谁家的狗叼走了。”他顽劣,离开前还得装模作样,吓一吓它。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