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13、第 113 章 ...

  •   
      年关将近,外头的风已经有些刺骨了。可松鹤堂的屋内墙角点着炭盆地下燃着火龙,热的人背后额上都冒起汗来。
      
      桃仙只觉得太太握在自己臂上的手一紧,她忙将自己的手也搭了上去握住。却发现太太的手是那么凉,还隐隐地有些发颤。
      
      手背上一暖,婉贞有些怔怔地回过头来看桃仙。
      
      对上太太的眼睛,她第一次从太太的眼底看见茫然与恐慌,叫桃仙心里也跟着咯噔一下子。太太是那么在乎杨家的基业,可如今竟话里话外有了败势。知州府一事又是太太牵线。太太的心中定然不好受极了。
      
      但是还不等桃仙作何反应,婉贞就深吸了一口气站起身来。如今这个家就全凭她一口气撑着,她怎么也不能乱。
      
      “来人,将桃、三姨娘送到耳房,李大夫看过后使软轿抬回静安阁去。”婉贞冷静的指挥着,余光瞧见在地上扭曲挣扎痛苦不堪的李金钏,叹了口气道:“顺带也看看她。”
      
      “祁儿,你先回去吧。”婉贞见儿子叫方才的一幕吓住,如今还在发怔,虽有心叫他留下,可又怕他再说出什么傻话来。
      
      “不,娘……三叔,你这话从哪里来?什么叫知州大人开了口?”杨廷祁仍跪坐在地上,一双同婉贞像了十成十的眼有些难以置信地看向杨振辑。
      
      杨振轼叫他这副蠢样子气得又想动手,可婉贞却立时如母狮一般护在儿子身前,一张莹白如玉的面孔散着冷意,使他冷哼一声,甩甩袖子便坐在了一边。
      
      “好了,都下去吧。”婉贞使人扫去了地上听风瓶地碎片,亲手把儿子小心地拉了起来,替他掸去浮尘。转过身看见桃仙满是关怀之意的眼,微不可见地点了下头。
      
      桃仙纵使再不放心,也只能顺着太太的意思退了出去。直到出了太太的视线,她这才猛吸一口气,不仅背上火辣辣地疼,掌心不小心按在碎瓷片上如今还冒着血。
      
      不多时李大夫便拎着药箱匆匆赶到,每月都要请两次平安脉,自然也稔熟的很了。如今进来,见一个曾得宠的肩上被砸得不能动弹手还见了血,一个近来被捧在心尖尖上的在地上叫两指粗的麻绳五花大绑,涕泗横流还不住地拿额头撞向地面。
      
      李大夫原本就是个擅长儿科妇科的,外伤勉强也能顶上一顶。可这四姨太的症状他是见所未见,只一眼心中就叹不妙。
      
      先替三姨太看了手上的上,竟是还有碎瓷片在内。李大夫心说这又是什么全武行了?一捋胡子,先使长夹仔细取出瓷片。
      
      为防有遗漏,难免又在血淋淋的伤口间几番挑看,确认再无碎瓷了,李大夫才仔细的上了药,将伤口包裹起来。
      
      这一番动作下来,就是个铁人也该吭声了。可这三姨太太一个看上去弱不禁风的女子,偏偏就咬着牙挺了下来。
      
      后肩上的伤,男女有别,自然无法叫李大夫去看,只能隔着屏风由雪青转述。开了药,李大夫这才转向地上的李金钏。
      
      望闻问切统统试了个遍,李大夫最后也没有办法,这症状他真是没见过。看着像是得了失心疯,只能是回去再翻看医术查一查了。
      
      桃仙被送回静安阁后,一等便到了月上中天,直到屋中的炭盆都添了一次,这才见一队人提灯进了院子。
      
      “别动。”婉贞伸手阻住要起身的桃仙,她如今面上的疲态,是个人都看得出。问清了知州府的事情,叫她愈发乱成了一团。
      
      老三听不明白,可她却懂了。知州之意是叫杨家引得众人纷纷捐款。这款项中自然有施粥同军饷的钱,可大头最后还是要落在知州的囊中,到时候杨家自然也能分一杯羹。
      
      难不成知州太太的报答,就是要他们赚这笔昧良心的钱么?
      
      可正如老三所言,人家知州大人既然开了这个口,就没有拒绝的余地。或许那知州太太以为杨家原本就是要搭上这条船呢。
      
      趴回床上的桃仙只觉肩上一凉,银红色的纱衣便被微凉的纤手十分小心地宽至背心,身后顿时传来太太吸气的声音。
      
      婉贞喉头一哽,那羊脂软玉般无暇地肌肤上如今高高肿起,还有一片紫青淤痕,叫人触目惊心。
      
      杨振轼竟然是下了死手的。婉贞眼底一热,泪就落了下来。她也不知道是庆幸儿子未受此劫,未曾叫他手臂受伤无缘这次大考,还是后怕,如是自己吃了这一记,那样的疼,她受不受得,怕是一动都不能了。
      
      还是,还是心疼桃仙。
      
      这孩子,怎么这样拿出整颗心来待她,叫她,叫她拿什么去报呢?
      
      婉贞一时失语,只一滴温热的泪顺着脸颊滑落,直直落在了桃仙受伤的肩上。
      
      “太太……”桃仙发觉太太竟是哭了,顿时也慌了起来。她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便故意拿着声说道:“您别慌,就是家中铺子亏着,咱们还有唤春归呢。奴儿这还有这几月的红利……”
      
      当然这也不完全是笑话,若是真有那么一天……不过她的钱只能用来养太太。旁的猫狗可别想来碰她的钱。桃仙这样一算,她的小金库如今也很是可观了,省着些花用,两个妇人家一辈子吃穿不愁还是可保的。
      
      “说的什么傻话,”婉贞叫她这话逗得发笑,可泪却越发泛滥起来,止不住地流,一滴一滴的落在那青紫可怖的肩上。
      
      她怎么会不明白桃仙是故意来逗她,向来最知情识趣的人,又怎么会看不出自己的意思。
      
      “杨家就是再落魄,也短不得你一口饭吃。”婉贞虚抬起手想碰碰她,却又恐碰疼了她。她吸了口气,看向灯下愈发美艳得惊心动魄的脸庞:“就算只有六十万两,那也是花用不尽了。只是乍一听吓住了罢,哪里要你那些体己。”
      
      桃仙侧过脸来看太太,她深知太太心中看杨家基业有多重。今日大少爷险些叫杨振轼给打了,太太心中定是恼的。
      
      “太太,您,您别哭……”桃仙心里一急就要坐起。可太太的手却搭在她完好的那侧肩上不叫她动弹。
      
      “你啊……”婉贞带着泪声地轻叹。
      
      桃仙只觉原本肿的发烫的肩上一凉,一个柔软的东西小心翼翼地碰了上来,叫她心头也跟着软了下来。
      
      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这样做,婉贞抬起头来,轻轻咳了下。温柔地小心伸手叫她伏在膝上,像哄孩子一般给她轻轻吹着。
      
      “我小时候也有跌着的时候,我娘便和我说,吹一吹便不疼了。”婉贞任她将脸埋在自己怀里,手轻抚着她柔顺的长发慢慢说道。
      
      “嗯,果然有些好了,您再给奴儿吹吹。”桃仙闭上眼睛,享受太太少有的主动碰触。今日她想也未想便纵身扑了上去。剧痛加身时,第一反应便是,这样的痛,太太怕是受不住,幸好叫她接了下来。
      
      婉贞见她还有心思撒娇,这才放下些心来。抱着她怔怔地看向跳跃的烛火:“这二十万,是怎么也逃不掉了。”
      
      桃仙眼睛一转,神采飞扬地笑道:“这有小金库的可不止奴儿一个。您可还记着李金钏那小厢房?杨、老爷赏她的可就不是一笔小数。何况还有那有猫腻的账目。”
      
      婉贞只想着商铺的账面怎么挪出一笔来,不曾想家中还有个蠹虫在。桃仙这一语倒点醒了她,原本这点小钱是怎么也不叫她放在眼里的。可非常时期行非常事,如今一分一毫也不能放过了。
      
      “小机灵鬼。”婉贞轻轻拭去颊侧的泪,对她温和一笑,拿手指点了点她挺俏的鼻尖。
      
      “北边的形势比我想的还坏,”婉贞随即不由又是一叹,“这几月的进账是不敢想了,只盼着南方……南方广城那边能有些奇效了。”
      
      “还有呢,”桃仙在生意上一向没什么主意,可偏生就人记得准,也是习惯了用钱的时候就往人身上想。“您忘了,三老爷那个盐商朋友?”
      
      婉贞顿时眼中一亮,不由伸手摸了摸她的头赞道:“今日这是怎么了,我们桃仙莫不是开窍了?”
      
      “还不是得了您的一口仙气儿,”桃仙在太太怀中只觉得浑身上下都暖洋洋的,哪还记着肩上的伤痛,笑得三月春桃一般娇艳惹人。见太太一时忘了忧思,这才继续撒娇道:“您再吹吹,再吹吹奴家说不定就越聪明了。”
      
      “好。”婉贞拿她没办法,只得宠溺地抱着她轻轻的吹着。
      
      纵是有了难处,可她就是为了儿子,为了桃仙,她也要把这个家给撑住了才是。
      
      

  • 作者有话要说:  呜呜呜呜呼呼桃仙就不痛了。
    ======
    这你想原来杨家可是狠狠心咬咬牙就能拿出五十万两借给苏家的,现在全部能动的家底就只有六十万了。
    有钱人最怕的就是变穷啊。
    = = ======
    单纯想看荤菜的宝贝,因为这篇是只会出现剧情菜的那种。每一道菜都有具体推动作用,不是纯荤。菜菜们只会在该出现的地方出现惹
    而且集训期间荤菜就不要想了,被人发现我立刻社死啊。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