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 2 章 ...

  •   依旧我流ooc,主酒鱼|铠约|信良……
      我发现我王者酒鱼不拆不逆之外,其他的我好像都能吃~
      毕竟峡谷每一个英雄我都非常喜爱~

      07.
      凭着高中三年的相处,李白挂了电话直接关机,不用想也知道生气了。韩信看着手机瘫在椅子上无奈吐口气。手里拿起笔又啪嗒摔回去,没见到真情实况,脑海里总上演着八点档肥皂狗血剧。

      总想到张良出了车祸浑身是血被紧急抢救的模样,医院里莫需要的救护声紧急铃声推床车声,甚至心电仪刺耳的心跳声……一瞬间将韩信的恐惧无限放大,拧成扭曲。最后被一句“副总,八点半会议。”释然归零。

      韩信甩了外套丢到椅子上,拿起文件直接跟着助理出去了。推开会议的门,果不其然刘邦也在,主持会议的是萧何。
      跨国电子商贸,萧何着手负责的一项。这个仿佛处女座的萧大人这半个月来差点把他们直接折磨致死,无限苦力压榨。

      当然,对着萧何嘴炮不过关的韩信没说半句话。

      会议结束后,韩信直接跟自己上司把以往没休的年假一起休了。刘邦惊讶看着这个工作狂递来的请假文件,很是仔细看了两遍。
      一边的萧何问他干嘛去,本来想说公司不干涉员工私生活,又想想萧何应该是站在朋友的立场问他。

      韩信也很直接。“去见前男友。”
      萧何一脸不可置信:“……旧情复燃?那我怎么办?”就差没跳起来。
      中央戏精学院高才毕业生!韩信卡了他一眼,“孩子打掉,离了吧。”接过助理办好的回国手续,直接出门了。

      “……哎,孩子大了。”韩信走后,萧何表示心很累。
      目睹全程的刘邦:“…………”
      不敢说话。

      08.
      百里醒来,入眼的是浅灰色的窗帘稍稍吹起。混着床边的那些长得郁郁葱葱多肉以及绿萝等盆栽。仙人掌甚至开了几朵红红黄黄的花。
      怎样都招摇着自己的鲜活生命力。

      和那人昨晚一样。想到这,百里守约脸一红,转头看着眼前这个揽着他睡的人。没怎么变化的深邃轮廓,雪一般冰蓝眼睫。坚毅的五官,吻着那稍薄的唇。长成这样实在让人嫉妒,可偏偏谁看他都忍不住多看两眼。

      百里还没伸手去摸摸小脸,搂着他的人睁开了眼。蓝色的眼里都是他,舒展着温柔的轮廓就这样对视着。落败百里推开他,红着脸挣扎起来,但是昨晚实在闹得痛快,现在腰帮子那哪都不舒服。

      铠一把起来从背后抱住他,“你再睡一会吧。今天周末。”说着,就着他的后脖子落下一个温柔虔诚的早安吻。
      百里扫一下尾巴,裸露的皮肤染上薄薄一层害羞颜色。

      这个地方百里守约很熟悉。除了换去的旧家电,大致没什么变化。就连当年他种下的盆栽都一个没变。就恍如当年高中一样,两人打打闹闹轮流早起就为了给露娜玄策做早餐。

      昨晚两人吃了意大利面,途中谁都没说一句话。他去哪了为什么不告而别有为什么音信全无,铠一句没问。等铠说送他回去时,百里才怔怔说了个地址。铠一把将他压在后座上,缠绵再也没有分开过。

      铠咬着他的耳朵,抓着他的尾巴根宣泄着那溢满的感情。吻火辣热烈,没有半点含蓄。就和他本人一样直白凌冽。

      想了想百里转头笑他,“阿铠,该起床了。”
      抱着他的人紧一点手臂,闷在他背后说道,“才二十九,还有一分钟……”

      听他这么说这当年两人最常见的对话,不知为何百里守约突然笑了出声。幼不幼稚,都快三十的人了哈哈~
      身后的铠笑着将他揉进怀里,按着那柔软的唇来一个正式的早安吻。

      09.
      被经纪人压着见高层的李白绕是自称酒中仙,也被劝酒喝得不省人事。好一点的是幸而还有这么点意识。同公司旗下的长城也渐渐起了苗头,与之相对的尧天也不落半分。单总说两方如何,都是同一公司旗下的。

      李白期间见过暗影徐福一方起兴时,他们两方合作起来那可怕样子。花哥,明哥也就是那时候转下来的尊称。自带硬性画风暗黑格调!

      武导本来想把李白也转到两方之中,可李白拒绝了。理由是懒散惯了不喜欢被约束,作为大唐娱乐一哥存在的李白就这么任性。

      然后,被经纪人一把丢进后座,吩咐助理回去给他解解酒。李白被摔得找不着北,说好自己是公司摇钱树要轻拿轻放呢?!助理看不懂他丰富的内心戏,一踩油门直接回公寓。颠得李白放弃了挣扎,此时一动都不想再动了。

      余光瞄到车窗外的灯红绿灯,莫名想起一路走过来所遇到的人人事事。聚聚散散,幸运悲惨。

      高一时那个高马尾的韩信一把揽住他指着榜上的分数,丝毫不吝啬脸皮。
      “我靠李白你分数是假的吧!天天旷课居然稳居前五?!”

      “不要拿我和制杖对比。”
      “我敲里莱莱,你说谁制杖呢苟白!”

      在他们一边安静看分数的少年转身就走,韩信立马紧追着上去,“子房,你历史又是满分哎~”张良看了他一眼,无奈道,“你看错了,我满分的是政治,不是历史。”

      “是么?我看错了真抱歉!要不然我请你吃午饭算是赔罪吧~”
      “不吃。”
      “晚饭?”
      “不用。”
      “明天的早饭?”
      “不必。”

      借着诸葛亮来接他,张良快走几步甩开他去汇合。留着韩信原地叹气,“哥我哪里不好了?怎么就不喜欢我呢?”
      李白:“你成绩不好,一千名以外呢?校榜就没有过你。”

      韩信阴恻恻:“我可以打人么?”
      “孽畜莫要伤人!”
      “狗李白我跟你拼了!!站住——!!”

      10.
      其实李白一直知道自己的发小是个不笨的人,从小到大两人一直是竞争对手,考到这所私立高中是分数相差额不到五分考进来的。只是不知道为何一到高中韩信就掉了千名之外,还有就是一直用那些俗到爆的伎俩去追重点班的张良。

      想了半天也只有跟情商下限有关。然后一个月内,李白看到了张良愿意放弃晚自习的时间跑过来陪韩信补数学……不想说话……

      政治课上因为玩游戏被罚站,路过交作业的张良问他,“你又怎么了?”
      “…………上课睡觉。”
      “不是常事么?”
      “不小心呼噜声太大了……”韩信扭过头,羞得只差找个地洞。沉默了一下,张良没绷住,来不及挡的笑灿烂而明媚。韩信就靠在墙上笑着看他,碎发下全是少年人的温柔。

      高二时班里来了个转学生,叫庄周。本来是某重点高中的学霸,听说是天天早退败坏学风被委婉劝退学的。听到这个,韩信和李白他们开玩笑,那我们去了那所学校岂不是天天记大过勒令退学?

      纸条传到赵子龙手里,子龙耿直地写了一句:放心,咱们连咱学校的重点班都进不了,更别提咱市的重点学校了。

      然后一直到毕业,赵云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被小队拉黑。

      纸条传到李白手里,李白看着讲台上写着俊逸的两个字,果然是重点校来的,乖巧的不像话。
      干净的校服干净的脸。墨翟班主任开口,“谁少个同桌?”

      班里的女孩子分分举手,“这里这里!”“跟我跟我~”

      不知是谁先起哄,“李白千年单身!他缺一个。”然后赵云韩信也跟着起哄,“老师,李白!”“墨翟老师!李白~!!”
      习惯一个人霸占两个桌子的李白一脸嫌弃,“狗韩信狗赵云我□□嘛!!”然后在一众妹子怨念的目光下,墨翟老师把庄周推向他,“李白同学,要照顾好新同学啊。”

      那少年轻轻问好,“你好,我叫庄子休。”
      “……李太白。”

      嗯。李白不太高兴。原本他是有同桌的,叫韩信。和他狼狈为奸坐在靠窗最后一桌。结果韩信为了能在张良过来给他补数学时能腾个地,跑到后门口那一桌去了。而且把两个位置占的满满当当。

      马可想换位置还死活不让。哼。幼稚!

      11.
      张良晚自习都会过来,有时候会小声教韩信习题,有时候是睡觉。只要是张良趴着睡,就是晚自习全班最安静的时候。有次刘备和孙尚香在吵一道题,可怜的刘备备被一大团纸砸中,回头一看便看见韩信挤眉弄眼。

      顺着他的意思摊开那团纸,只见上面写着两个加粗的大红字体外加语气叹号:安静!!孙尚香本来占话题优势,这会儿刘备不能说话了,明显开心一笑。委屈刘备只能将字条揉成团重新砸回韩信脸上!

      某次张良过来,在课间问韩信,“你们班的庄周是哪个?”然后庄周就被无情摇醒了,揉着眼一脸懵逼。

      高二上学期期中,他们便见识到了,人家不愧是重点高中的。期中,他们班的庄周与重点班的小天才,以同样的总分并列第一。首个除了李白诸葛亮语文也是满分的传说存在。跌爆了全校的眼镜。

      语文答题主观题作文因为改卷老师主观分数多少都会扣一两分,能做到满分的实在是老师公认的拔尖优秀。他的满分作文《逍遥游》一贴出来,不知道被其他班老师甩在讲台上多少回了。

      张良看着那文章,叹了一句,“真的好厉害。”为此韩信酸了一个星期。

      听说有个校榜的东西,庄周第一次去看成绩时有些找不着路。李白见了他一把将他拉过来,“庄学霸,你的名字在这里。”
      庄周挠挠脸,“我找孙膑的。”
      “孙大学霸的也在这里。”韩信直接将人的名字指给他。庄周道了声谢。

      校榜是学生会弄的,每个年级前一百名各科分数及满分语文英语作文。满分的试卷会被复制贴到这。因为这东西,李白哪怕在不喜欢上课也考的不错的成绩。因为他的迷妹们喜欢,每次在校榜上前五找到李白她们能开心好几天。

      看他们开心李白心情也不错。就这么维持了,风吹雨打前五以上不掉半次。这之后,墨翟老师在课堂上撂下狠话,谁可以和庄周一样考这个成绩谁也可以天天睡觉。谁和李白一样稳居前五谁也可以天天旷课。

      李白和庄周对视一眼,“我怎么觉得他在损我们呢?”
      庄周:“……好像是。”

      12.
      铠还住在高中时租的房子里。只是周围不断迁走后的房子慢慢改成了商业楼房,为了小房子不被改造,铠直接将这一块地皮买下来了。小巷一直直走穿过去左拐,母校依旧在哪儿。听说规模在不断扩大,招生却扣死这两千多人。

      私立嘛,守约觉得人家有资金人家就是任性。

      这房子在当时居无定所贫困年纪的守约来说,简直和豪宅无异。现在拥有这个消费水平之后,其实也就是普通的院子阁楼。当年铠的父母长年在外,这房子便是他和露娜的家。因为这儿离露娜的初中学校近。

      露娜出国留学后,就剩铠一个人住了。

      守约笑他,“你干嘛不把这卖掉回去住在公司?”
      铠支吾一下,“根据当前经济形势这块地皮价格不断上涨况且商业楼房发展行业拔价居空十分不利于民生再者公司经济发展占比来看不容乐观……”

      “说人话。”
      “懒。”
      懒确实是一个重要原因,但更多也有铠的一点私心。他总会在大半夜出个门,希望再有一次机会,让他在商业街旁边的便利店旁,再遇到那个走丢的少年。

      “窗帘都老了,明天和我去看看买个新的。”
      百里没注意到他,揪着窗帘跟他商量,铠盘坐在软墩上看着眼前那个人穿着自己宽松的衣服俨然才是一家之主的模样。闷声笑了一下,铠轻轻应着。

      “好。”

      tbc..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