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22、第一百二十二章 毕竟是习武之人 ...

  •   影乐三年十月二十日,精心装饰的郢城,到处充满了喜庆的红艳,一队声势浩大,亦是满身鲜亮红装的队伍,由城门口缓缓而来。百姓们向着队伍中间那辆豪华的马车纷纷夹道跪拜,激动地迎接着他们期盼已久的皇后。
      陛下终于成亲了,从此有了皇后,应该就不会再热衷于指婚的乐趣了,他们的女儿们可以自由婚配了。
      这一日,新婚的帝后举行了成亲大典,皇后的册封大典,又游街祭了祖庙,两人直到夜半三更,方入洞房。
      “看什么呢,快帮我把这个拿下来。”一身华丽红艳的云心影嗤笑道。
      随后,一只白皙的手拿起秤杆,轻轻挑下了她的红盖头,盖头下,云心影的双眼终于得了一丝明亮,那一寸秋波,千斛明珠觉未多。
      她抬头看向同是一身华丽喜服的厉景舟,不解地问道:“傻站着做什么,帮我把头冠取了,好沉。”
      “看不够。”说完,厉景舟即刻帮自己媳妇取了很有分量的华美凤冠。然后一把将人从床边抱起,来到桌子前,“先把合卺酒喝了。”
      大红喜帐内,厉景舟刚解开媳妇的腰带,二人便听到房外一阵吵闹声,随后又是无休止的拍门声。
      “。。。。。”厉景舟满脸不爽地披了件外衫下床,朝房门走去。
      “别吓坏它。”云心影想了想,还是提醒了一句。
      厉景舟猛地一把打开房门,低眉横向门口兴奋地来回踱步的某大坨。
      小辣椒见厉景舟开了门,立马想趁着缝隙往里冲,哪知一只铁掌般的手一把拎住了它的后脖颈,生生将它拽住。
      “老实待在院子里,不然的话,我就把你主人藏起来,让你永远见不到。”厉景舟一脸欠奉地威胁道。
      小辣椒斜眼看了看这讨厌的家伙,见其一脸不悦,几相权衡下,决定还是忍了。一来,主人喜欢他,亲近他,二来,它若伤了他,主人肯定会不高兴的。
      随后,厉景舟又命人端来烧鸡,酱猪蹄,卤牛肉,酱大骨,小辣椒寻着味,看着主人的面上,勉为其难地坐了下来,心满意足地忙活起来。
      厉景舟关上房门,回到洞房内,见床上还穿着喜服的媳妇已经闭上了眼睛。
      “心影,睡着了?”厉景舟俯身,脸凑近了媳妇的面颊,轻嗅着媳妇身上的馨香。见媳妇没反应,便轻声道:“那我不客气了哦。”
      说完,脸便埋进了她的颈窝处,一边开始轻吻她白皙的脖颈,一边解开她的衣带。没几下,云心影便装不下了,她笑着睁开眼道:“洞房花烛夜,怎好让你一人独醉。”
      随后,大红喜被飞扬而下,盖住了两具交颈缠绵的身躯。一阵激烈后,厉景舟伏在如玉的身子上,气息紊乱地问道:“你究竟看了多少小画本?”
      云心影胸口起伏,意味不明地笑道:“受得住吗?”
      厉景舟没有回答她,再次低头伏下,用行动来告诉她,质疑他的后果。然而,云心影伸出玉臂,揉住了他紧实的腰身,一个带力,将二人的姿势互换,她在上,他在下。
      突然被压在身下的厉景舟迷茫地看着自己的媳妇,只见媳妇对着他勾魂一笑,随即那双魅惑地樱唇便贴向了他的耳蜗,瞬间,他的下半身便酥麻了。
      “你。。。。。。”
      云心影故意对着他的耳朵吹着热气,道:“怎么?不要?”
      “不。。。。别。。。。别停。。。。”此时厉景舟真真体会到何为□□。
      帝后的洞房夜,一夜未休,直到东方露白,二人才相拥睡去。
      两年后,厉景舟一手抱着一个精雕玉琢般的粉嫩瓷娃娃,分别递给了自己的岳丈大人和岳母大人。
      大婚后第二年,云心影为厉景舟诞下了一对龙凤胎。封国的太上皇与太后一人抱一个,笑得嘴都合不拢。云尤则立马拿出了早已准备好的大礼,一对绝世罕见的龙凤玉佩,哥哥是龙环佩,妹妹是凤环佩。
      看着两小可爱戴上舅舅给的玉佩,开心地对着舅舅笑,嘴里还咿咿呀呀地念叨着。云尤心痒痒地,伸手想将两小外甥抱过来。
      云朗帝抱着孩子往边上一闪,嫌弃道:“媳妇都没娶,你会抱么!”随即,太后也抱着孩子往旁边站了站。
      云尤:。。。。。。歧视他未婚么?
      云尤不理会自家老头子,闪到小外甥面前,做了个鬼脸,将小娃娃逗得咯咯直笑。
      “我是舅舅,是你们母亲的哥哥,给舅舅抱抱好不好?”云尤一边哄着,一边向孩子伸出了手。
      也许真是血缘至亲的缘故,小小的厉尹墨开心地向云尤蹬直了身躯,一双短短的小手臂朝着云尤张开,整个身体都向云尤扑了过去。
      云尤立马接住了热情乖巧的小外甥,抱在手里,稀罕得不得了。都说外甥像舅,这怎么看,都觉得孩子像他,哈哈哈哈哈哈。。。。。。
      怀里空了的云朗帝,不悦地横了一眼自己无知无觉地倒霉儿子,转而面容慈爱地看向自己的乘龙快婿。
      “景舟啊,如今小墨和小影也满一周岁了,心影身体恢复得如何啊?”他早已准备好的名字天天捂在胸口,就是还没等到时机现世。
      “我身体很好呀,父亲不必担心我,女儿毕竟是习武之人。”云心影走过来时便听到父亲的询问,遂接了话茬。
      如今她的身体,早已恢复到怀孕前的状态,多年的习武功底不是白练的。
      厉景舟:。。。。。。。
      云朗帝瞧见自己女儿过来了,依然是出嫁前的明媚艳丽,如今做了□□人母,眉宇间更平添了一份宁静祥和,女儿定是过得很幸福的。
      “恢复得好便好,我们也就放心了,小墨小影虽说互相有伴,但还是有点冷清的。”云朗帝慈祥地微笑道。
      “岳父大人,您放心,我和心影定会努力的。”厉景舟牵着媳妇的手,看着媳妇温柔地笑道。
      云心影笑了笑,默默地在丈夫手心里拧了一把。厉景舟吃痛,但并未松开牵着媳妇的手。
      今晚,帝后二人可算轻松了,两黏人的小东西开心地跑去外祖父外父母房里蹭睡了。
      芙蓉暖帐中,厉景舟一边脱着媳妇的衣服,一边说道:“媳妇,今晚为夫任你发挥。你累了,再换我来。”
      见他这么心急,云心影也了然。这一年来,他们没有尽兴过,两小东西每晚都要黏着父母睡,每次都是趁着孩子睡着了,他们才匆忙地愉悦一下。
      随即她翻身,将厉景舟压在身下,还没开始攻城略地,便感觉到身下之人的明显变化,她不禁笑道:“这么等不及?”
      厉景舟被媳妇笑了,抿了抿嘴,揉住媳妇的柳腰一个翻身, “等下你就笑不出来了。”
      一阵激烈后,云心影喘着气,断断续续地说道:“我。。。。我错了。。。。。夫。。。。。夫君。。。。”
      一头细汗的厉景舟,亦喘着气,说道:“叫我名字。”
      “景。”云心影轻声道。
      此时,从云心影嘴里蹦出来的声音,就像是一颗炸弹,听在厉景舟的脑海里,瞬间爆炸,使得他完全失去理智。
      事后,厉景舟细细吻着身下累极的媳妇,轻声道:“媳妇,我们抓紧时间,再生两个吧。”
      云心影累得几乎睡着了,迷迷糊糊地问道:“什么?”没得到回音,她便已沉沉睡去。
      快至天亮时,养心殿传了热水。厉景舟细心地为沉睡的媳妇擦干净身子。
      云心影醒来时,已经临近中午了。她试着用力起身,哪知全身酸痛乏力,锦被下,到处都是红斑紫印。
      “醒啦,我扶你起来。”一直等在边上的厉景舟走了过来,半抱着她坐起来。
      一坐起来,云心影顿觉腰酸得不行,刚缓过劲来,她脸色突然一变,身下一股粘稠的热流猝不及防地涌出,濡湿了一片。
      她瞬间明白了怎么回事,一把拧在了这家伙的手腕上。
      “嘶——媳妇,疼!”厉景舟嘴上委屈地喊着疼,手却没松开,仍稳稳地扶着自己腰力不支的媳妇。
      “我要沐浴,再叫人把这床被褥换了。”云心影没好气地说道。
      不久,宫人就将热水准备好,厉景舟将云心影裹着锦被,径直抱去了浴室,“夫人受累了,为夫伺候你沐浴。”
      云心影放松地靠在浴桶里,闭着双眼道:“嗯。”
      片刻后,随着一波荡漾,浴桶里的水位明显上浮了许多,云心影惊得睁开双眼,怒道:“你进来干嘛!”
      厉景舟铁箍般的手臂将她带向自己怀里,可怜巴巴地说道:“媳妇,我们还没试过在水里,好不容易那两小东西不来找咱们,我们就别浪费机会了。”
      “滚。。。”她才不要听这家伙的歪词邪理。
      [正文完]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