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 5 章 ...

  •   朝英殿。
      里面除了王上,侍官都已被遣走。王座前的桌子上摆了一碟桂花糕,他拿起尝了一口,和多年前清河宫小厨房里的味道一模一样。

      “来啦,”王上听到了周浔的脚步声,把桂花糕往前推了推,抬起头说道:“快尝尝,这是孤特意将当年那个小厨房的厨子寻回来给你做的,和我们小时候的味道一模一样。”

      周浔没有应答,却抬手将桌子连同上面的桂花糕劈了粉碎。桂花糕散落,掉了王上一身。王上站起来,走到周浔面前,隐忍的说道:“你还是恨孤。”

      “没错!我是恨你!我恨你这七年来,仍旧心狠手辣,不思悔改!我恨你在位多年,却仍旧不懂得做一个仁君!”周浔提剑指向王上。

      “心狠手辣?!!你说我心狠手辣??!!当年我刚即位时,你就因为三哥的死离我而去,一走就是七年!我不心狠手辣怎么办?我不心狠手辣,我振的了这朝纲吗?!我降的了这群臣吗?!仁君?难道像我三哥一样做个软包子,就是仁君吗?!”

      “李恒!你住口!你没资格提三哥!你知道吗?他知道当年你给他的那杯是毒酒,可他还是义无反顾的喝下去了,因为他明白就算他让你做这个王上,自己甘愿为一介布衣,远离王宫,你也不会放心他。与其无休无止的斗下去,不如就此了结,交出生命和权力,让你安安稳稳的做这大梁的王上!”

      “什么?当年难道不是三哥要抢走你,还对我起了杀心吗?怎么会这样?”

      “他不过是让你误会,从而坚定你毒杀他的想法罢了!至于我,我为什么离开你?是,我是恨你被王权蒙了双眼,杀了三哥,那是因为我从小孤苦无依,是真心将他当大哥看待。可是真正让我离开的,不是你吗?”

      听到这,李恒想要上前抱住周浔,却被周浔一把推开。

      “我当年是想和你并肩站在一起,共同让这大梁繁荣昌盛,让你回头是岸,让三哥不枉丢了这一条命。可是你呢?你转头迎娶了中书令的女儿为王后,你置我于何地呢?”

      “对不起,阿浔,对不起,我是迫不得已,这个王位太难坐了,我必须这样,才能获得朝臣的支持。”李恒想要靠近周浔,可是周浔却始终与他保持着距离。

      “王位难坐?可是阿恒,这王权难道不是你自己选的吗?瑾妃娘娘仙逝之后,我想过三哥继承王位,你我纵情江湖,可是你呢?你杀孽太重,七年前你杀了三哥,今天你又杀了耶律王妃!”

      “耶律王妃乃南岭贵族,不该杀吗!”

      “耶律王东齐是南岭有名的医者,他所辖之地从不涉入任何争端,只专心于济世救人。我在南岭七年,承蒙他们夫妇二人多次相救。他与我本为君子之交,可南岭王狼子野心,竟散布谣言诬陷他通敌卖国,生生逼死了东齐大哥,我受他所托照顾妻女,佑他子民平安。试问,王妃如何该杀?无辜幼女又如何该杀?!”

      李恒无言以对,双目通红,只定定的看着周浔。周浔继续道:“阿恒,这七年来,你将大梁治理的很好,我承认,于君王之道,或许你更胜三哥一筹,可你将王权看的太重,不择手段,若不知收敛,他日必有因果报应。你因中书令的权势娶了王后,既娶了她,就该好好待她,不该任她在这深宫忍受无边的寂寞孤苦;你既已令群臣俯首,那就更该开明仁爱,不应派密探监视臣下一举一动;你既已得南岭之地,就应该将他们视作大梁子民,一视同仁。”周浔顿了顿,继续说道,“我言尽于此,你好自为之吧。”

      周浔收起归尘剑,转身想离开朝英殿。李恒看着她的背影,觉得七年前她出征时都不曾有此刻的决绝,他觉得,周浔这一走,就好像再也不会回来了。他冲过去,拉住周浔的手,哀求道:“不,阿浔,你别走,我求求你了,你别走!母亲走了,三哥死了,你若是再离开这里,我就什么都没有了,我什么都没有了······”

      周浔没有回头,只淡淡的说道:“王上,你有王后,你有天下,你有千千万万的子民们。日后你还会有自己的孩子,他们,既是你的陪伴,也是你的责任。王上,我们回不去了。”周浔挣开李恒的手,头也不回的向殿外走去。

      李恒怔怔的站在大殿中央,他的身上穿着华服,地上散落着和小时候味道一模一样的桂花糕,大殿庄严、巍峨,是一个帝王最好的象征。可是,现在大殿中什么也没有,只有他自己一个人,而以后,也终将只能是他自己一个人。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