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 4 章 ...

  •   半月后,魏然急匆匆的闯进上将军府。这半月以来,周浔在府中,不是吃就是睡,要么就爬上各个房顶和假山去喝酒,不上朝也不见客,这可把上将军府的侍官们愁坏了,生怕这祖宗在府里这么昏天暗地的度日出了意外,自己不好向王上交代。魏然一来,大家都松了口气,可还没等这口气喘匀,就看到魏然直喇喇的向上将军的卧房冲去,老管家立马去拦:“小王爷,小王爷,你这可不能随便进哪,大长公主在休息!”

      魏然心急如焚,一把挥开老管家:“滚开!耽误了上将军的大事,你可承担不起!”

      说罢,他一把推开房门,走进去将床上的周浔摇醒,说道:“阿浔!阿浔!快醒醒!嫂嫂和云染不见了!”

      周浔只觉得自己睡个觉怎么这么吵,正想把魏然轰出去,可听到这句话,立刻清醒了过来:“你说什么?!!”

      “我的人今天去送饭,发现宅子里空无一人,留下的侍官都已经被毒杀。我让人去找,都快翻遍整个都城了也没有消息。”

      周浔听完立刻就要冲出去,刚走到房门口便停了下来,魏然问道:“怎么了?你是想到什么了吗?”

      周浔冷哼一声:“能在你长陵小王爷眼皮子底下杀人,并且神不知鬼不觉的把人弄走还让你找不到的,这都城除了我,还能有谁?”

      魏然这才醍醐灌顶,心下了然,“原来如此,是我一时慌了心神,没想到这个层面。那你打算怎么办?”

      “这半月来我不上朝也不见客,他这是在逼我就范,既然如此,我就去会会他!”

      这天,朱雀街上的人们看到,上将军周浔玉冠束发,一身白衣胜雪的男装,腰戴佩剑,从上将军府中骑着马往宫门中去,宫门侍卫莫敢相拦。曾为人津津乐道的佩剑入宫,自由进出,可算是让朱雀街的百姓涨了见识。

      刚踏进宫门不远,已经有一队羽林军在等着周浔,周浔坐在马上,眼中仿佛又有了当年征战南岭时的杀伐之气,“让开!我不想伤及无辜!”

      带头的羽林军将领上前一步,朝周浔作了一揖,说道:“上将军莫怪,我等丰王上之命,在此恭候将军,还请上将军移步朝英殿,王上有要事相见。”

      “我再说一遍,让开!在我没找到我要找的人之前,我是不会管谁在等着我的!”说话间,周浔已经拔剑下马,朝那位羽林军将领劈去。

      上将军的归尘剑,曾横扫南岭数万敌军,剑下亡魂无数。

      “住手!”混战间,一个女声喊道,羽林军纷纷停战。

      “参见王后娘娘。”

      “诸位免礼。上将军莫要太动肝火,既来了宫中,上将军也曾受先瑾妃娘娘养育之恩,不如去清河宫走走,以示思念。”

      “娘娘!”王后抬手,示意羽林军将领不必多言。

      周浔心头一动,向王后点头示谢,用轻功赶往清河宫。

      “娘娘,您这又是何必呢?王上并不希望您掺合到这些事情中来。何况,你又不是不知道王上对她的心思。”嬷嬷说道。

      “王上与她青梅竹马,虽叫她一声阿姐,这心思却没在这声阿姐上。她和王上这样,不过是隔了这么多年的心结无解,在互相较劲罢了。如果那两个人真的被杀,恐怕王上会懊悔一生,而我不想让他陷入到这样无边的痛苦中。嬷嬷,我们回吧。”

      清河宫。
      这偌大的宫殿自从先瑾妃娘娘和三皇子去世之后,虽一直无人居住,但却被今上养护的极好,当年园中的那几株桂花,在这今秋十月里,正散发着浓郁的香气。

      “不要——”,一声凄厉的叫喊让刚刚来到的周浔确定了方位,她冲向后殿,劈开殿门,只看到一名女子为护住怀中的孩子,被一剑穿胸。

      “住手!!!”周浔击开行凶之人,接住受伤的女子,对殿中的羽林军说道,“诸位伤我之友,我都记下了,今日我不想在这清河宫杀人,你们要么出去自行解决,要么等来日我到羽林军中将诸位碎尸万段!滚!”

      上将军征战七年的杀伐之气非常人能及,零星的几位羽林军闻言立刻落荒而逃。

      “阿染······阿染······”,怀中的女子已然非常虚弱,只知道叫着女儿的名字。

      “嫂嫂,阿染没事,她只是受了惊吓,她没事。嫂嫂,你坚持一下,我这就带你去御医院!”

      “阿浔,别哭,别哭”,周浔怀中受伤的女子抚上她的脸庞,“阿浔,我们能遇上你,已经很幸运了,我和夫君一生颠沛流离,生离死别,如今,我终于可以去和他团聚了。我······我只拜托你一件事,你一定,一定要保护阿染,我不求她荣华富贵,只求她一生平安无虞。”

      周浔哭着说,“嫂嫂,我答应你,你别走,嫂嫂!嫂嫂!”

      女子的手已经滑落,她听到周浔的那声“我答应你”之后,安然的闭上了眼睛。

      “嫂嫂!”周浔大哭着,“我一定照顾好阿染。”

      魏然赶到清河宫后殿的时候,看到周浔正在将嫂嫂安放在床铺上,他抱起因受惊晕倒在地上的小阿染,走向周浔,“我回去向老头子讨了进宫的令牌才进来,所以耽搁了些时候。阿浔,对不起,是我没有保护好她们。”

      “不关你的事”,周浔转过身来,擦了擦眼泪,说道:“你把孩子抱回我的府中,这是我的将军令,除了我本人,没人敢动你和阿染。我现在去朝英殿,见该为这件事负责的人。”

      “阿浔······”

      周浔没理会魏然,提着剑走出了后殿。在走出清河宫前,她把前殿那几株桂树,砍了个干干净净。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