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4、狗爪子保住了 ...

  •   手机忽然如同地雷一样炸了起来。
      宛在猛地往后一仰头,下巴脱离了他的手指,手忙脚乱的去摸手机,看都没看就接了起来。
      “喂?”
      “宛在?你在哪儿呢?宛修出事了!”
      怎么,因为太贱了被人给打了吗?
      宛在哦了一声:“还活着吗?”
      “胡说什么呢!”太后的声音尖锐了起来,带着怒气和急躁,“三院,现在赶紧过来!”
      医院?!
      宛在从地上跳了起来。
      好端端的,怎么就进医院了?!今天晚上宛修不是有演出吗?不是在舞台上吗?怎么会进医院?
      她大脑一片空白,顾不得一只脚还光着,提着裙摆就往楼梯口冲。
      顾莘昭一把拉住了她:“怎么了?”
      宛在惊得一张脸苍白,大脑里面几乎都没法转了:“我弟弟……宛修他……进医院了……”
      “哪个医院,我送你过去。”
      三院并不远,宛在一路上脑子里面如同乱麻,实在是想不明白,明明是去演出了,怎么好端端的,就进医院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宛修严不严重?听太后的口吻,几乎要发疯了……
      医院人不多,惨白的光从天花板上投下来,照的宛在一颗心都凉到了地狱深处。
      在护士站问到了宛修的病房,便冲了过去。
      这是个四人病房,宛修在最里面那个床,一个人孤零零躺在苍白的病床上,脸色苍白,上面沾满了血迹。
      宛在几步冲了上去,见到他一身是血,整个人吓得魂都要掉了。
      一把抓住宛修的手臂,还没开口,眼泪先掉了下来。
      “宛修……宛修你……”
      她说不下去了,看到那张苍白几乎没有生气的脸,只觉得一颗心都坠入冰窖,寒气上移,连声音都被冻住了。
      眼泪一颗颗的砸在了被单上。
      宛修慢慢的睁开了眼睛。
      她嘴唇动了动,伸手去擦他脸上的血迹,可是越擦越多,最后竟是将那张脸擦的狼狈异常。
      “宛修,你千万不要……”
      声音已经发不出来了。
      她死死的咬住嘴唇,眼泪乱七八糟的往下掉,直到下唇的痛隐约显现,才哑声道:“你千万……不要有事……以后,你当哥哥,我当妹妹,求求你了,千万不要有事……”
      滚烫的眼泪一颗颗的砸在了他的脸上。
      宛修苍白的嘴唇动了动,发出了一个轻不可闻的声音。
      “姐姐……”
      “我在,我在!”
      宛修看着他,平日英挺的眉毛似乎也带了几分颓然:“姐姐……以后,我不在了,你就要……自己吹头发了……以后要记得……好好吃饭,好好睡觉,别……照顾不好自己……”
      一股酸痛从她胸口涌出,宛在死死的抓住他的手臂,想要放声大哭,想要像平时一样让他闭嘴,不要乱说话,却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她想抱住眼前这个看上去苍白又脆弱的人,可是又怕自己弄疼了他……
      “宛修,宛修你千万不要有事!我,我以后再也不打你,再也不骂你了,只要你没事,以后你做哥哥,你不要有事好不好……”
      “姐姐……”宛修的声音越来越轻,似乎气息也越来越弱,“我真的好想……再给你吹一次头发……”
      宛在浑身发抖,连连点头:“好好,我现在就去洗头,你等着,一会儿给我吹头发……”
      就算是嘴上再嫌弃,宛修也从来不会让她湿着头发睡觉,从来不让她睡懒觉,会把她的被子抱走然后让她起来吃早饭,甚至会在她店里忙的时候,大晚上的去接她下班。
      他总是嘴上不饶人,可是心里,却永远是把她这个姐姐放在第一位的。
      个子那么高的一个男孩子,怎么会打不过一个女孩子呢?只是因为她是他的姐姐,所以他总是让着她啊。
      就算是嘴上再惹她生气,他也从不会让她在外面受委屈的。
      这是她的弟弟啊,只晚了她两分钟出生的弟弟,这个世界上,除了母亲以外,最疼她的人了。
      就算是以前有一千次一万次的想要打死他,可是在这一刻,宛在宁愿自己折寿一半,也要换他平安无事——
      “宛在,你干什么呢?”
      宛在抬起眼睛去,泪眼蒙蒙的看着走过来的妈妈,嘴一张,再也忍不住了。
      “妈——”
      太后走了过来,将病历放到床边,一脸莫名其妙的看着她。
      “你给谁哭丧呢?这是什么表情?”
      宛在隐约觉得有些不对了。
      “宛修他……”
      “演出的时候灯掉下来了,他伸手挡了一下,手臂被划破了,哎,宛修,你脸上怎么这么多血?”
      宛二狗闭目在床上装死。
      宛在一把抹掉脸上的眼泪,冲着床上的死狗怒目而视:“宛二狗!你是不是想死了!”
      眼看着宛在又要动手,宛修从床上跳了起来,没受伤的那只手一把抱住了太后:“母后!救救儿臣!”
      “我今天就把你送到太平间去!”宛在恨不得撕烂他的脸,“宛二狗你……”
      她的拳头停住了,咬了咬嘴唇,最终还是放了下来。
      眼泪又不受控制的落了下来。
      “你是不是有病啊!这样吓我很好玩吗!你知不知道,知不知道我都快吓死了!”
      宛修躲在太后身后,露出半张狗脸,满是遗憾:“母后你回来的太早了,再晚一点,我就能哄得宛在叫我爷爷了。”
      宛在觉得这个弟弟还是打死算了。
      太后在床边坐了下来:“住院已经办好了,宛修今天就在这里住下了,一会儿等医生来给他缝几针就没事了。”
      说着拍了拍他的头:“小伙子,端午节挂彩,你还真是好样的。”
      宛在一颗砰砰乱跳的心才平静了下来。
      “你不是演出去了吗?怎么好端端的,灯会掉下来?”
      “因为我比灯光更闪亮啊,连灯都妒忌我了,所以要下来砸我。”
      宛修臭不要脸的信口开河。
      宛在恨不得打死他。
      这个人怎么都伤成这个样子了,嘴巴还是这么欠?果然是挨打挨得少了么?
      宛在正在气头上,在内心天人交战,想着要不要趁他病要他命。
      就在她准备大义灭亲的时候,门又一次被推开了。
      一个大眼睛姑娘走了进来,一双眼睛红通通的好像兔子一样。
      “宛修……”话还没说完,眼泪就先掉下来了,噼里啪啦的好像前几天下得那场大雨。
      宛在:“……”
      这小美人谁啊?
      宛修一见她就头痛,立马拉着宛在的手,低声道:“宛宛,我头痛,好像有点失血过多,你快帮我叫医生……”
      小美人的目光挪了过来,明显的怔了一下,有些委屈的咬了咬嘴唇。
      太后立马接过她手里的食品袋,低头一看,惊喜道:“哎呀,有猪肝汤呢,宛修你不是觉得失血多了吗,快来喝点。”
      又很是慈善的向小美人介绍:“这是我……”
      “我女朋友!”宛修斩钉截铁道:“宛宛,这是我同事许乔。”
      太后一边喜笑颜开,一边毫不手软,一巴掌就拍到了宛修的脑袋上:“我家宛修就是喜欢开玩笑,这是他姐宛在,他们两个从小就喜欢这么胡闹。”
      宛在在一边点头:“我就是眼瞎,也不能看上这么个东西啊。”
      许乔的脸色有些不太好看。
      宛在才惊觉自己说错话了。
      小美人明显是看上宛修了。
      太后一手端着碗,另外一手捏住宛修的鼻子,喂猪一样的将一碗猪肝汤灌进了他的嘴里。
      宛修差点被活活呛死。
      就在这个时候顾莘昭走了进来。
      “我已经问过了,马上可以动手术,伤口有点长,不过好在不深,没有伤到肌腱和筋,以后多休息就好了。”
      宛在点点头,又转向宛修:“听见了没,狗爪子没事,多休息就好了。”
      许乔将碗收拾好,低声道:“那,我去洗个碗。”
      “那真是麻烦你了。”太后笑眯眯道。
      见许乔走了出去,回头看向宛修,一脸恨铁不成钢的模样:“多好的一个小姑娘啊,你怎么就看不上呢?”
      宛修莫名其妙:“我为什么要看上?”
      太后瞪眼:“人家看上你了,你看不出来吗?你说你啊,这么大年纪了,还不谈女朋友,你说你想干什么?”
      面色忽然诡异了起来:“你该不会是真的喜欢男的吧?”
      宛修一直在病床上哼哼,这次是真的觉得头晕了。
      “太后,儿臣怕是真的不行了……”
      “要做上面那个。”太后敦敦教导。
      顾莘昭忍不住在旁边清了清嗓子。
      好像这一家三口,从来都没有什么正经事儿。
      好在护士过来通知宛修可以去做手术了,而许乔也洗好了碗回来了。
      宛在的电话也响了起来。
      一看手机屏幕,终于想起来自己还有个约会了。
      “宛在?”
      “白先生……”宛在简直无地自容,“对不起……”
      “没关系,你是又什么事吗?”
      “有有有!那个,我弟弟忽然住院了,我,我现在在医院。”
      宛在实在是没脸告诉他,她去见顾莘昭,然后就把约会的事情给忘了。
      “严重吗?需不需要我帮忙?”
      “不用了,”被人放鸽子了还这么有礼貌,白临风简直是世纪好男人,宛在觉得自己真是十恶不赦,“真谢谢你,那个,已经没事了,做手术去了。”
      她顿了一下,有些沮丧:“真是对不起,这样,明天你来我的茶舍吧,我请你吃饭。”
      挂了电话就见太后已经停止了对许乔的亲切问候,一脸诡异的看着她。
      不好,太后这个表情,肯定没什么好话。
      “你今天和人有约会啊?”
      “对啊,上次和你说的,白芷汀的哥哥白临风。”
      太后眉头慢慢的皱了起来。
      语重心长:“宛在啊,妈妈从小怎么教你的,要专情专一,不要脚踏两只船。”
      宛在:“……?”
      “我没有啊太后,此话从何说起啊?”
      太后看了她一眼,又看了顾莘昭一眼。
      没有说话,但是一切都在不言中了。
      宛在觉得这个地方没法呆了。
      “哦,”她干巴巴的说道,“这就是你拒绝韩叔叔的原因吗?”
      太后虽然现在已经不教书了,就参加了一个花艺班,然后就认识了老板韩峰。
      有钱有品位的离异大叔,说起来和太后也挺配的。
      但是太后一直拒绝。
      “宛在,你是活的不耐烦了吗?”
      有个小美人在一旁巴巴的等着宛二狗从手术室出来,而且顾莘昭也说了没什么大事,她觉得这个病房里面也用不着她了。
      虽然很担心,但是再留下来,不是耽误人家的人生大事吗。
      显然太后也是这么想的。
      “宛在啊,你就先回去吧,我在这里等着你弟弟出来。”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