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1、一刀接着一刀 ...

  •   三个人情绪复杂,沈醉面色沉重拿起车钥匙就去了医院。
      一个小时后他回来了。
      “老周怎么样?”
      沈醉看了看墙,面色复杂:“我忘问在哪家医院,走错了。。。”
      沈回寻“......”
      陈山茶:“...该我上场了,我问过了在市中心医院,等我通知。”
      “我虽然没去,但已经感应到老周绝对不是因为吃了昨天的菜住院。”
      沈醉:“.......”属实是有点欲盖弥彰了。
      已经被洗脑的沈回寻点了点头:“我去给老周做点好吃的补补。”
      “不用了,我感应到他现在是个植物人,不用吃东西。”
      陈山茶被惊了一下,嘴边的话拿起来就往外扔。
      “十分钟之后,你们再出发。”
      “为什么?”
      “听从组织安排。”
      陈山茶看了沈醉一眼,他们读懂了,必须在沈回寻去之前封了老周的口,他这次住院一定是因为吃了昨天的菜,这不长脑子的蠢东西,什么都往嘴里放。
      陆饶早上接到了夏光尘的电话,他昨天喝酒太多住院了,一大早上鬼哭狼嚎的。
      “饶爷,我,夏光尘,顶天立地男子汉,就因为喝酒,进医院了。”
      “医院还没有单人病房,我住的是双人的。”
      “旁边那哥们儿,”说起这个他突然来了精神“因为吃了盘子菜进来的,小脸煞白,我看他躺在床上都晃。”
      “可真是个苦命的,你说说那菜里是放□□了么,还是在□□里炒了个菜。”
      “我可从来没见过吃菜吃的洗胃的。”
      陆饶脸上出现了不耐烦的神色,站在病房门前敲了敲就进去了。
      电话还通着,人就到了,夏光尘当场就想唱歌个好运来:“饶爷,你才是最疼我的,乔观澜那个畜生,都不来看我。”
      陆饶:“...你进的又不是精神病院,我一个人来看看笑话就得了。”
      “不管怎么说,这份情意我记住了。”
      “我是来这办事的,你不会是为了偶遇我把自己喝到这来的吧。”
      所有的感天动地都止步于此,陆饶进来看了一眼就准备走。
      旁边病床那哥们儿叹了一口气,差点又吐出来,声音微弱面容祥和:“我想杀了沈回寻。”
      陆饶挑了挑眉,找了个椅子坐下了。
      周洲虚弱的握了握拳头,眼神缥缈的看向越娆的方向:“真的,要不是打不过,我恨!”
      越娆努力控制自己的表情,不笑出声:“老周,其实我很同情你。”
      “你昨天没有看到寻寻姐做菜,昂,她没加你微信。”
      “其实沈醉一大早就来看你了,但是他走错医院了。”
      “咦?陈山茶早就该到了呀,不会也走错了吧。”
      女孩子的声音轻轻柔柔,温柔动听。
      说出来的话是一刀接着一刀。
      夏光尘都有点不忍心听下去。
      越娆伤人不自知,只觉得这是安慰,看到他伤心的样子还想继续。
      门突然被撞开,陈山茶跟龙卷风似的哭丧着卷了进来:“我的老周啊,咋怎么命苦呢。”
      周洲差点一口气没上来,越娆赶紧转移话题:“你怎么这么长时间才到?”
      陈山茶:“这个可就说来话长了。”
      这个壮汉脸上写着惆怅,像个徒步走出大沙漠,徒手掰碎五指山的人。
      陈山茶轻轻推了老周一把,差点把人推出这个医院:“你这住院就不能住个离我们近的,我刚一进医院,就看到有人盖着白布被推出来了,要不咱们就是朋友呢,第一时间就想到你了,给我吓得扑上去就哭。”
      周洲面色青白:“然后呢?”
      陈山茶看上去颇为惋惜:“那不是你,真的,我当时哭的情绪特别饱满,拿奖也就是我这个水平了。”
      周洲:“!!!”我刀呢,刀!
      “山茶,你就不要气周洲了,”越娆是个很善良的人“你看看他这,小脸煞白,气死了哭的时候我情绪不够饱满,他半夜来找我怎么办。”
      周洲不想听,周洲想要一台呼吸机,这是什么人间苦难。
      周洲气若游丝:“沈回寻呢,冤有头债有主,我找她去。”
      “叫什么叫,我不是在这么?”
      周洲求锤得锤,沈回寻和沈醉到了。
      沈回寻那个罪魁祸首围着他绕了一圈以后啧啧称奇:“你这恢复挺好的,植物人当的跟活人似的。”
      夏光尘惊了,这哥们真是真人不露相,植物人当的活灵活现。
      周洲眼看着旁边那两个人开始佩服他,气的直冲天灵盖,自己掐了掐人中:“你们四个给我坐一排。”
      “来看病人,连个东西都不带的,还把不把我这个病人放在眼里。”
      陈山茶弱弱开口:“在眼里。”
      “你闭嘴,哭丧都哭错了。”
      “我,周洲,年轻有为,怎么就摊上你们了,这是造的什么孽?”
      越娆提出意见:“你现在一点都没有年轻有为的样子,说你从精神病院刚出来都是夸你。”
      “越娆你可以乖乖坐在那里不要说话么!”
      越娆点头做了个封嘴的手势。
      他把目光转向了事情的起源——沈回寻。
      沈回寻是谁呀,小脑瓜子转的飞快,先发制人:“怪不得说淹死的都是会水的,你一个心理医生终于疯了。我们四个来看你是带着诚意来的,这一路累够呛。”
      沈回寻小嘴叭叭个不停,脚底下也没闲着,悄悄摸摸往陆饶身后躲。
      接着周洲可能真的是疯了,他去挑战沈醉了。
      沈醉勾了勾唇角轻蔑一笑,猎杀时刻。
      接下来的时间,沈醉教他做人。
      陆饶带着沈回寻十分自然的走出了这个病房。
      “我昨天看你直播了。是不喜欢做菜么?”
      沈回寻想了一下:“其实还可以,不过沈醉从来不让我吃自己做的菜。”
      “......病房里那个人是谁?”
      “周洲,越娆的朋友。”沈回寻想了一下,觉得有必要小小的挽回周洲的形象“他平时不这样。”
      尽管陆饶的表情看起来就不太相信的样子,还是应了一声。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