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我未来的职业道路 ...

  •   千手营地。
      
      我的大号二千手杏正在养伤,小腿处被人开了个洞,桃华姐正在帮我包扎,我毫不犹豫地推开桃华姐,随后疯了一样冲出营帐。
      
      扉间哥惊怒的拉住我:“小妹!你去哪里?!你这伤怎么能跑——”
      
      我看着他,哭得不能自己:“扉间哥、扉间哥——板间哥——板间——”
      
      扉间先是怔愣了片刻,随后脸色立刻变得煞白。
      
      很快,柱间哥回来了,同时也带回了板间的尸体。
      小小的身躯上染满了鲜血,一刀穿透胸口搅碎心脏,让他干脆利落地送了命。
      
      这就是……我的孪生哥哥。
      冰冷的,黏腻的,和苍太一样,和瓦间一样。
      
      这是自我在这个世界出生起,就几乎和“千手杏”没有分开过的孪生哥哥,我们一同长大,一同吃住,六年来,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人会比我们更加亲密。
      有时候我说出上半句话,板间就能接出下半句,他了解我就像了解他自己,我连第一次杀人都是和他一起。
      
      假如说苍太哥和瓦间哥的死亡是砍下我的肢体,那么板间哥的死,就是挖走了我躯干上的一半骨肉。
      
      好疼啊……
      
      好疼。
      
      *
      
      眼泪,控制不住地就流了下来。
      
      “怎么了?真纪,别怕啊,你的哥哥没有事!不会有后遗症!”我的真纪号耳边响起族人的安慰,他往我嘴里塞了点什么——甜的,大约是什么糖果。
      
      我愣住了,当然想把糖吐出来的时候,它已经在口腔里化掉了。
      
      这算什么啊?我的孪生哥哥被我的族人杀死了,因为我的族人担心孪生哥哥以后伤害我这样的同族孩子,然后现在我因为哥哥而哭泣,杀死哥哥的人出于善意和怜爱给我糖,安慰我。
      
      我应该仇恨的,我想,这种时候,我应该仇恨或者嗤笑或者愤怒,随便什么,总之不应该是这样单纯的、软弱的哭泣。
      
      ……可是我又该恨谁呢?
      
      憎恨杀死板间的宇智波忍者吗?在他的立场上,他没有做错,他的动机里甚至有一部分是因为我这样的小孩子。
      
      憎恨发起这场战争的大名吗?钱货两讫,这笔买卖千手与宇智波都没有拒绝。
      
      憎恨指挥战局,没有保护好板间的佛间爸爸吗?这就更无稽了,上了战场就是把命交给天地,杀人者人杀之,而且我现在又算什么啊,我没有这个力量,更没有这个资格。
      
      ……
      
      短短几分钟后,我已经被族人带到了泉奈哥的身边,八岁的小男孩敞露着上半身,一道鲜血淋漓的豁口从他的左肩横亘至右腰。
      万幸的是,伤口很浅,要是深一些,泉奈哥将命丧当场。
      
      斑哥也在,泉奈哥正和他撒娇道:“没关系的,小伤而已,这种伤势——真纪!”
      
      斑哥也抬起头看着我,他的表情十分惊讶……为什么?因为我哭了吗?
      
      可不止是斑哥,在场的人们都惊讶地看着我,像是看到了什么罕见的奇迹,斑哥一把上前抱住我:“真纪!你开眼了!”
      
      我迷茫地问:“……什么?”
      
      泉奈哥也惊喜地道:“是一勾玉!真纪今年才六岁吧!”
      
      哦,我听懂了,原来我开了写轮眼,难怪啊,眼眶温热,原来不只是因为我哭了。
      
      宇智波一族的血脉绑定外挂,因为痛苦而开的复仇眼眸。
      
      可这有什么奇怪的吗?当然会开啊,我的孪生哥哥死了,我的写轮眼自然就开了。
      
      我想,假如真的要复仇,那么我复仇的对象大约是这个该死的世道。
      
      *
      
      千手族地。
      
      板间下葬了,但比瓦间稍微好一些,是全尸。
      
      这一回,柱间哥不再说话了,而牵着我的手的人换成了扉间哥,他握得那么紧,像是生怕我被风吹走了似的。
      
      我们沉默地看着板间的棺材下葬,就埋在瓦间哥的坟茔边,族人们没有使用土遁,而是一铲一铲的土往坑中填。
      
      和瓦间、苍太一样,我同样在板间的棺材里填满了我所能找到的花束,我并不认为这样做真的能抚慰英灵,但我知道这样能让哥哥们的哀思得以舒缓。
      逝者已逝,生者如斯……大约也是上辈子听来的,轻巧的话都是这么说的。
      
      我的佛间爸爸走到我身边,他蹲下来紧紧抱了抱我——自我出生以来六年了,这大概是佛间爸爸所能做出的最温情的动作。
      
      我伸手搂住他的脖子,在他的脸上蹭了蹭——这也是我唯一会的安慰方式。
      
      语言无法表达的东西,就用肢体和动作去解释好了。
      
      在佛间爸爸走后,我也是这么安慰哥哥们的。
      
      *
      
      宇智波族地。
      
      “真纪竟然因为我的伤势开眼了……”泉奈小声地对斑道,“都是我没有保护好她。”
      
      宇智波斑摇了摇头:“不,不怪你泉奈,真纪是个太温柔的孩子,她太在乎我们了。”
      
      泉奈有些不好意思地摸了摸后脑勺,随后正色道:“真纪这几天都很沉闷,是因为开眼了吗?还是因为别的原因?”
      
      斑微微皱起眉:“小真纪啊……”
      经历过战场的孩子,会有这样的反应是很正常的,真纪是个温柔细腻的孩子,她又会怎么想呢?
      
      兄弟两人绕过了走廊,进入了餐厅,餐桌上已经摆好了餐具和食物,黑发黑眸的小女孩正靠在餐桌一边,她不知道在想什么,双手撑着下巴,眼眸里显现出一勾玉。
      
      斑和泉奈担忧地对视了一眼。
      
      “小真纪,在想什么——”泉奈率先上前一步,从后搂住了真纪的肩膀,“比我和斑哥都开眼早,很了不起哦。”
      
      我回过神来——是的,此时此刻,另一边的千手正在举行葬礼。
      “泉奈哥,斑哥。”我朝宇智波的哥哥们笑起来,“今晚吃豆皮寿司和红豆汤!”
      
      斑哥很开心,泉奈哥也是,在生活上他们都是很容易就能满足的人,以前的我不明白,现在我倒是感同身受。
      对我们来说,一点点平和的日常就像是刀口的蜜糖,甜得让人难忘。
      
      岛田爸爸匆匆赶来,他现实郑重地夸奖了一下我的开眼以及对哥哥的关爱,随后又意思意思批评了一下“不能太软弱”,他试图掩饰自己的骄傲,不过最后还是笑得很开心。
      六岁开眼实在是太少见了,宇智波里有记载的也只有三四例而已
      
      我知道,从我开了写轮眼起,我的真纪号在未来就一定是忍者了,感知型忍者数量很少,再加上我这也算是天赋顶尖,只退居二线生孩子也太浪费,族里会很赞同我上战场。
      
      又要……杀人了。
      
      *
      
      新的一天开始,逝者已逝,我还要继续活下去。
      
      卧室里属于板间的小床已经被大哥撤走了,我看着空荡荡的墙角发了会儿呆,随后翻身起床。
      
      来吧,做心理建设吧,我还有四个哥哥两个爸爸,我必须要好好的,既能保护他们,也能让他们放心。
      
      我开始盘点我的两个号,用同龄人的优秀水准作为对比线,发现现在我的大号二真纪毫无疑问先走了一步,而大号一杏则落后了一些。
      
      宇智波真纪:
      写轮眼——有了写轮眼后,我的动态视能力几乎是翻倍上升,我能够很轻易地捕捉到周围的细微变动,而且有写轮眼的辅助,幻术的施展不再需要繁复的印,有时候甚至一个手势,一个眼神就够了,而这,还只是一勾玉。
      这双眼睛真的厉害极了,不愧是宇智波一族的外挂。
      
      感知能力——需要术和印的辅助,在感知时必须静止静心,范围大概是普通忍者的三倍,没有经过长期的训练,比起扉间哥来远远不如。
      
      火遁——查克拉量有限,做梦都在想龙炎放歌,但事实是只有豪火球。
      
      雷遁——还没开始系统性训练,正在练习提炼雷属性的查克拉。
      
      手里剑——精度准确,力道缺失。
      
      体术——技巧是很不错了,但是没有融合进身体本能,力道不足,后继无力。
      
      千手杏:
      体术——技巧和本能都很优秀,韧性和耐力优秀,同样是力道不足,但问题是我现在是小孩子,以后是女人,力量注定是块短板,这是目前最大的问题之一,两幅身躯同理。
      
      水遁——得到了扉间哥的高度赞扬,查克拉量、控制力和技巧都不错,虽然还比不上扉间哥,但是比起另一个我的贫弱豪火球,真是感动得眼泪都要掉下来。
      
      土遁和风遁——和雷遁一样的问题。
      
      手里剑——会宇智波的基础一整套,但一直不敢用,只能学着扉间哥的架势扔
      
      我把自己的问题盘点完毕,随后我处理了分析图,开始思考接下来的道路。
      
      宇智波真纪需要继续打磨写轮眼和感知力,方向确定,只需要继续努力即可。
      
      千手杏的手段却很不够用,水遁固然很好,但我不能只靠普通的水遁,土遁和风遁的开发不急,这不是遁术的问题,这是……
      
      我回想着这段时间的经历,我逼迫自己回想起每一次战场上的形式,我有什么是能做的吗?我有什么特质可能让它成为长处?
      
      要不要试一试……医疗忍术呢?
      能够急救的话……只要发挥千手杏的生命力特质……
      
      医疗忍术的理论与实践一样困难,但文字内容我是最不会怕的,如果再加上封印术和符文也没有问题,我现在年龄还小,有足够的时间供我实验。
      
      我决定好了未来的道路,随后离开了我的房间,接下来的日子里我将没有空闲时间,这就开始吧。

  • 作者有话要说:  开眼:斑现在还没和柱间决裂,所以还没开,佐助是七岁开眼……这个六岁,也还行?毕竟女主的精神力很特殊,再加上连死三个哥哥,还有一个是孪生的……
    哇好惨啊
    ———
    后世采访:请问您能够变强的最大原因?
    杏&真纪异口同声:心理建设。
    ———
    想在战国日神仙,我得再发一个挂……就百豪之术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