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 1 章 ...

  •   童蒿山的土匪是个外来货。这周边原本是没有土匪的,大家伙安居乐业,过得是平淡舒适。
      但自从镇西大将军在与西启国的战争中战败后,朝廷被迫放弃了边陲大片国土,签订停战协议。没有了北方的屏障童蒿镇便成了处在风口浪尖的国土交接之地。
      西启占领了大片国土,西启国居民每年冬天来到长干河畔过冬。
      双方隔着一条河经常发生口舌大战,但限于语言不通,所以即使骂了谁家的爹和祖宗对方也都不知所云,不过是发泄怨气乘这口舌之快。
      战争之后的居民安置是一个大问题,但耐不住皇帝老儿对战争的盲目自信,导致战败后的割地赔款将本就不富裕的国库掏得干净。朝廷没钱,再怎么安置百姓也轮不到这边陲小镇之地。从交战地逃出的百姓流离失所,往南方流浪。
      没有土地没有钱,这些流民就成了一个州府的心头大患。流民得不到救助,匪
      患便产生了。
      百姓人人自危,州府老爷一筹莫展,山高皇帝远,上面没人管着这弹丸小地,老爷们便开始睁只眼闭只眼,逢年过节来点供奉,大家日子都还算舒坦。
      山中无老虎,猴子称霸王

      屠老大坐在抱着自家钱箱子坐在桌上,不由生出了一番感概,想当初自己上山的时候是立志要成就一番天地来的。对着长桥河也是正正经经的祭拜过,希望对岸的列祖列宗能够在天保佑他,让他屠老大出人头地,好好置办几亩田地,弄个宅子,子孙后代能过舒坦日子。
      当初确实是这样想的,到啥时候就改变了呢?或许是第一次,体会到那种不劳而获的快感之后,内心的贪婪就再也法控制了。
      他们曾经都是好人家的儿郎啊。都是这世道害的。

      童蒿山的土匪第一次闯大祸的时候,他们匪头还在他抢来的第十三房小妾床上。
      “他奶奶的你给我再说一遍,谁家公子?”屠老大从床上翻起来。
      “李丞相,那个小白脸说他是李丞相家二公子”小喽啰在面前诚惶诚恐地跪低着头,这是屠老大这两年来立的规矩。
      “你放你娘的狗屁,咱们这穷山沟里哪来的什么李丞相家二公子,你是脑袋被老驴踢了吗。”屠老大披着衣服本来吓出了一身汗,以为惹到了什么不能惹的角色,一听之下只觉得这小弟睁着眼睛说瞎话,抬脚就把人踢出门外。
      “老大,那小白脸手里拿了官家文书,还盖着这么大的巴巴印,林先生说老大这是惹到大人物了,让您尽快拿主意呢”小喽啰被踹出去又爬回来,抱着屠老大的大腿一把鼻涕一把泪,直觉他们童蒿寨的好日子这就到头了。
      屠老大脸色犹疑,既不相信这穷山沟里有什么丞相家二公子三公子会来,又怕是哪家得了官府文书的高官子弟真栽他手里。
      屠老大心有揣揣,高官惹不起,不小心自己便被批为那想要掀杆而起的陈胜吴广之辈。急忙束好衣袍,让小弟带路,去见关在后山前两天在小路上劫持的少年。
      这到底是京城那家纨绔饱食终日,无所事事。
      屠老大觉得自己很冤!

      林先生今天六十了,长得一把山羊胡子,双颊凹陷,眼周发黑,只有一个大脑门突出得像那南极老寿星,稀疏的三两根白发怏怏得贴在头皮上。李修直觉那被反射进来的太阳都带着一层油光,不由自主的向旁边挪了下屁股。
      林老头掀起半边眼皮定定坐着,瘦柴棒一般的手里握着文书也没说还也没说不还。
      李修清楚这老头在等当家人呢。便自顾自的脱了鞋拿出那日顺手塞在鞋子里,还没来得及看的信。

      林老头仿佛入定的躯体动了动,那脑门下的鼻子动了动,只觉得一股仿佛捂了三个月的脚臭味扑面而来,一时有些上头。
      李修自己也有些受不了。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