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不靠谱的老师 ...

  •   “你前面还有个师兄。”弗兰德拿出钥匙一边开门一边冲呆呆站在门外的小徒弟说,“他的武魂是凤凰,魂力和你差不多。”
      走了进去,才发现小姑娘仍旧在门外傻站着。
      “老师,这个是您的铺子吗?”薛臣的眼睛看着门上那个熟悉的图案。
      只要是魂师看到这个图案,绝不会陌生,也可以说只有魂师才明白这个意义。
      “不错!”弗兰德摸了一下自己的胡须,一丝不起眼的自得一闪而过,“就是个杂货铺而已,不过是我闲来无聊弄出来的,进来吧。”
      “好的。”
      她收回了目光,依言走了进去,刚进门就感觉一个东西向自己兜头砸来,她下意识用手臂一档,东西直接掉在了地上——是一套衣服,同样是黑色,隐隐约约有些银色的纹路在光线的照耀下浮动着流光。
      “咳咳。”弗兰德有点尴尬的咳了一下,似是为自己的冒昧有点不好意思,但是下一秒又假正经起来,“像什么样子,难道我还会害你吗?”
      这小家伙,也不知是何等来历,防备心有点重啊!小小年纪,像什么话!
      他指了指一个偏棕色的架子旁边的那扇门,“灰头土脸的,去给我把身上的泥搓干净,我的徒弟,怎么可以穿这种丢脸的衣服!”他说着就撇过了脑袋,好像她身上的那身衣服特别辣眼睛一样!
      稍微放下心间的防备,薛臣稍微起了一咪咪点愧疚。
      不管他是何来历,但是他如此强大的实力,如果要对付她这种小屁孩,前面也就不用带她回来了。
      而且,他已经收下了报酬。
      更重要的是——他已经收她为徒了。
      这个世界,同样讲究天地君亲师,甚至比她以前所处的地方更甚之,所以,她应该是不用担心太多的。
      但是这点愧疚在她将散落在地上的衣服一件一件拾起来的时候顿时一扫而光。
      她面目表情的看着眼前这个高大的男人,身高的差距让她必须仰视他,但是这并不妨碍她感觉自己接近了一个很诡异的真相!
      “老师,这衣服是男款!”即使没胸也可以看出来她是女孩子吧,老师明明带着眼镜,眼神也这么不好使吗?
      一股力量直接将她推入门内,随机而来的是重重的关门声和外面老男人恼羞成怒的声音,“小小年纪讲究那么多花里胡哨的干嘛?又不是穿上衣服你就成了男生,让你穿你就穿,哪儿来的那么多废话!”
      这个人,好像挺好面子的!
      闻到衣服上散发着的那种无处不在的时间的焦味(灰味),还有衣服面子工程的那种图案上意犹未尽的简短银色刺绣(一朵花只绣了两个花瓣和三根花蕊,藤条的线路是一段绣一段空的隐隐约约的纹路,特别像衣服被抽了丝一样),薛臣又暗自加了一条:还很抠!
      很久没有像这样的放松了!
      薛臣将自己的身子(排骨)里里外外搓了个干干净净。然后套上那套银纹黑色的衣服,扣子扣到领口的时候,目光触及那道触目惊心的伤疤时,眼里一时晦暗不明。
      半刻才动手将扣子扣上。
      不得不说,衣服虽然槽点颇多,但是料子确实颇为舒适的质地,只不过她太过瘦弱,衣服穿着宽宽松松的,腰带最紧的金属扣眼扣住都怕裤子刷一下掉下来,只好随便找了一条带子将腰线勒紧,衣服袖口和裤脚同样勒住,造成一套人为劲装。
      名义是十一岁,看上去却和八九岁的孩子差不多。
      正是雌雄莫辨的年纪,加上发育不良,收拾干净后,竟也不太看得出来是一个小姑娘,看上去倒是像个小子。
      这倒是错有错着。
      薛臣想,日后便这样穿着倒也不错。
      正准备出去,想了想,看见角落里一瓶和香水瓶样子差不多的存在,薛臣凑过去打开闻了闻,满意的往身上喷了点。
      那个土味真的好难闻。
      打开门却意外的发现弗兰德并不在外面。
      走遍了铺子的所有房间也没有看见他的人影。倒是在进门不远的躺椅上发现了一封貌似写给她的信。
      字迹飘逸,洋洋洒洒一大张纸。
      这个老师好像不太靠谱!
      薛臣看着信上的内容,嘴角不由得抽了抽。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