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梨花村 ...

  •   冬日积雪已经消散,春风却并未和煦起来。
      
      身体已经被冷风吹醒意识却仍旧懵懂的宋佩瑜,久违的分不清自己到底是现代无忧无虑的富二代,还是古代混吃等死的权二代。
      但毫无疑问,无论他是谁,都不该被冷风吹醒。
      
      视线聚集在分不清原本颜色的破旧床幔上,宋佩瑜茫然的双眼逐渐恢复清明。
      
      无忧无虑的富二代已经是上辈子的事了,这辈子他是望族宋氏的幼子。
      
      从出生开始,宋佩瑜无数次感叹他上辈子运气不好可能都是在为这辈子积福。
      在生产力低下又四处都有战乱的时代,他没投胎成为了生计奔波,朝不保夕的平民百姓,而是成为世家子。
      虽然只是庶子,但架不住他的运气好。
      刚好新家主也是嫡出大哥的幼子夭折,大嫂过于伤心导致精神混乱,什么都记得,就是不记得也不愿意相信幼子已经夭折,非指着出生日期只差两天的宋佩瑜说是她的小儿子。
      宋佩瑜的生母也是个狠人,明明虚弱的只剩下最后一口气,却能哭着喊着要将宋佩瑜送给大夫人。
      
      老夫人心疼儿子和儿媳,况且宋佩瑜年纪比她孙子都小,老家主也已经去世了,更不存在宋佩瑜生母碍眼的情况,干脆给宋佩瑜生母抬了贵妾,算是奖励她的眼力。
      因此早些年宋佩瑜和生母虽然只有年节能见上一面,也不敢表达彼此的思念,在宋家的生活却十分滋润。
      
      宋佩瑜小时候只能躺在床上养病的时候偶尔会想,如果他没有被大嫂抱走,大哥大嫂将他当成瓷器似的捧在手心,稍微有些不妥就请遍名医,珍惜的补药流水似的送到他房中。
      嫡母也因此格外照顾难产险些丢了命的柳姨娘。
      他们母子能否活下来都是未知。
      
      四年前,宋佩瑜八岁,大嫂又有身孕,平安生产后突然将最不愿意面对的痛楚和她早逝的孩子都想了起来。
      宋佩瑜遗憾长期饭票可能要打折的同时,也庆幸大嫂能有这个绝佳的时机从当年的事情中走出来。
      
      宋佩瑜以为他毕竟不是真正的小孩子,早就做好了随时变回丑小鸭的准备,事情真正发生后却也不是没有半点难过。
      大嫂满腔的慈母心思都放在了因为难产格外体弱的他身上,连她真正的嫡长子宋景明偶尔都要泛酸。
      大哥身上挑着整个宋氏的担子情绪更内敛些,却也一样是将他当成小儿子在养,就连他名义上的大侄子都将他当成弟弟照顾。
      日日夜夜相处来的情分,怎么可能说收敛就收敛了。
      
      宋佩瑜提前两年按照原计划搬入前院宋景明的隔壁,心中的烦闷加上天生体弱,断断续续的在床上躺了半个月。
      后来日子长了,除了他和生母柳姨娘能正大光明的来往。
      大哥大嫂人仍旧带他无微不至,没有因为有了真正的小儿子而忽略他。
      嫡母也还是如往常般最爱看他和景明佯装争宠耍宝,对待柳姨娘的态度也始终如一,宋佩瑜不安的心也就放下了。
      
      当时的宋佩瑜以为他这辈子最大的危急已经过去,之后就是平平安安的长大。
      如果身体允许,大哥需要,他就寻个官职,和这个时代所有的世家子一样,为了家族鞠躬尽瘁,如同大哥庇护他那般庇护后辈。
      如果身体不允许,他就找个山清水秀的庄子养病,凭宋氏的豪奢和嫡枝的偏爱,他能分到的家产足够养十个像他这样的病秧子。
      
      但宋佩瑜万万没想到,命运偏偏喜欢和人开玩笑。
      如今他的身体是好起来了。
      虽然看上去总是病歪歪的模样,实际上稍微吹吹风或者淋了冷雨再也不会像从前那般缠绵病榻许久,只要出了汗,睡足了就能缓过来。
      人也到了远离宋氏繁华的偏僻住所。
      却不是他想象中宋氏几代经营,山清水秀还带温泉,里面都是宋氏忠仆的庄子。
      也不是只有他和柳姨娘常住,嫡母和大哥大嫂偶尔来游玩。
      而是完全陌生又破败的村子,身边不仅有柳姨娘,还有嫡母、二嫂、二嫂家的珏哥儿、芳姐儿、四嫂和四嫂家的玥姐儿、五嫂、和仅有的三个忠仆。
      
      宋佩瑜慢吞吞的从床上坐起来,不用转身就能将朴素到简陋的房间尽入眼底,不由长长的叹了口气,抖开床头的靛蓝色的细布衣服,笨拙的开始研究。
      正所谓‘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他在这个世界做了十二年衣来伸手的世家子,如今连自己穿衣服都是上辈子的事。
      
      “七爷,可起了?”漏风的门外传来低沉的少年音,视力极佳的宋佩瑜已经从门缝看到了来人褐色的麻衣。
      
      出发前宋佩瑜就知道了随他们一同来村子里的三个忠仆是什么来头。
      姓孟的老汉是前任家主留给宋瑾瑜的人,不仅手上有真功夫,更是担当在村子期间为宋佩瑜和宋景珏讲解天下大事和世家纠葛的角色。
      金宝看着瘦弱,据说以一挡十不在话下。
      银宝则是厨灶上的一把好手,还懂医理。
      这三个人都是祖上三代就为宋氏的家主效力,且只听家主的命令。
      若是还在宋氏,想来也有几身颇为体面的衣服,如今为了避讳主家,居然只能穿麻衣。
      
      想到宋氏,宋佩瑜就忍不住想起他离开宋氏前的那晚。
      大哥第一次将他当成能商量大事的兄弟,而不是只能躲在家族羽翼下的雏鸟。
      从宋佩瑜出生开始,宋家的境遇就每况愈下,归根结底是因为宋佩瑜没见过面的父亲和一位得宠的皇子去恒山祭祀的时候,平日里身体健康的皇子突然暴毙。
      能代表帝王祭祀神山的皇子,所代表的意义自然不一样,如果不是突然暴毙,那位皇子回到朝廷就会被册封为太子。
      宋氏家主自知庆帝和贵妃都不会放过他,将家中紧要的事情交代给嫡长子也就是宋佩瑜的大哥宋瑾瑜后,干净利落的自裁,只求不要连累整个宋家。
      宋氏也开始韬光养晦,蛰伏起来。
      
      毕竟是兴盛了十几代的世家,就算是庆帝再怎么对宋氏恨之入骨,也不能马上将宋氏连根拔起。
      宋氏只要熬过了庆帝,等到新帝登基,自然能有转机。
      
      可惜庆帝是被熬死了,新帝却是贵妃的养子,全靠贵妃支持才能登顶帝位,登基后马上将贵妃尊为太后,以太后的意念马首是瞻。
      新帝比先帝还疯狂,完全不顾会造成的影响,像是疯狗似的追着宋家咬,给宋家带来的损失远超先帝在时。
      
      在这个时代,皇室不给世家活路,世家必然不会做出引颈就戮的傻事。
      宋瑾瑜带着宋家又蛰伏了三年,表面上对皇室百般忍让,极尽谦卑,私下却早就开始准备后手。
      
      半个月前,与朝廷不睦已久的建威大将军公然烧了朝廷的旨意,幽州半数城池都与朝廷失去了联系。
      宋佩瑜上午还在学堂上津津有味的吃瓜,并暗自希望建威大将军给力些,世家给谁干活不是干,以宋氏的情况正盼着换个新皇帝。
      回家就被大哥叫去了小黑屋促膝长谈。
      原来宋瑾瑜的目光早就放在了建威大将军身上,拿整个宋氏压宝建威大将军,他要将最后不能带走的祖业全部损毁,然后带着夫人嫡子和族人去为建威大将军效力。
      
      宋佩瑜还以为宋瑾瑜是通知他收拾细软,乖巧的应好,“大哥放心,我现在就回去收拾东西,定然不会耽误出发的时间。”
      宋瑾瑜的目光却变得古怪起来,沉默了半晌才道,“我已经叫人收拾好行李,你什么都不用准备,若是......”
      宋佩瑜敏感的察觉到不对,抬头去看宋瑾瑜脸色,才发现外面的天已经黑了,屋子里却没有点蜡,他只能看到宋瑾瑜凌厉的下颔线。
      比同龄少年身形瘦小的宋佩瑜,轻而易举的被臂膀格外宽阔的宋瑾瑜抱在怀中。
      从五岁后就没被大哥抱过的宋佩瑜心跳的更快了,黑暗中他感觉到脸侧不可思议的湿润,然后是熟悉又陌生的声音,“若是建威大将军事败,你就忘了前十二年的生活,无论如何都要顾及好自己和珏哥儿,你们要将宋氏的血脉延续下去。”
      
      宋佩瑜对于那天宋瑾瑜又和他说了什么,他是怎么从宋瑾瑜的书房中出来的记忆已经模糊,脸侧的湿润和那句从未听过的不确定和哽咽,却像是烙印般清晰深刻。
      
      宋佩瑜甩了下头,不愿再回想那天的事,高声道,“进来吧。”
      
      金宝快速进门,细心的用身体挡住了外面的寒风,在门边站了一会才走到还在和衣服做奋斗的宋佩瑜身边,自然的接替了宋佩瑜的动作。
      宋佩瑜张开双臂,暗自将金宝给他穿衣服的顺序记在心中,嗓音带着晨起特有的慵懒。“你们也不必特意穿麻布衣服,回头去镇上扯几块细布,让店里绣娘直接做了成衣拿回来。”
      
      他们只是隐居,不能太招摇,又不是真的没钱。
      出门在外,又何必讲那么多规矩。
      
      金宝笑嘻嘻的行了礼,痛快应下来,“谢七爷恩典,刚好下午银宝要去镇上采买,他比我有眼光多了。”
      
      穿戴整齐,宋佩瑜带着金宝往后院去。
      宋家人落脚的两进院子还算宽敞,和宋氏没法比,却是梨花村最大气的建筑。
      只是原主人没有家眷又手头拮据,除了前院正房,其他地方都破败的不成样子。
      
      原主人是个落魄乡绅,也曾是宋氏的暗桩,宋瑾瑜给他们安排的身份是这名乡绅在战乱中失散的亲人。
      在宋家人到梨花村的前几天,乡绅起夜的时候撞到了头,强撑到宋家人到来,认定了宋家人确实是他的亲人,当天就去了。
      
      宋家人只能边操持乡绅的丧事,边修葺房子。
      因为乡绅是在前院正房咽气,上到宋老夫人和柳姨娘,下到宋佩瑜的嫂子们,一致不同意宋佩瑜住在前院正房。
      宋佩瑜没办法,便将前院正房让给了老孟和金宝银宝,他自己住进了东厢房,西厢房跟破败些,等着修葺后让宋景珏从后院搬出来。
      
      院子里歪曲生长的几颗枯树枝头染上了淡淡的绿色,引得宋佩瑜多看了两眼。
      金宝也跟着看过去,“好像是桃树,七爷要是不喜欢,我寻空砍了。”
      “留着吧,总有开花的时候。”宋佩瑜摸了下脖子,突然双眼一亮,“这种树会结果吗?”
      金宝脚步顿住,又回头看了几眼,迟疑着开口,“我下午去和村子里的人聊聊,顺便打听一下。”
      
      宋佩瑜进了后院正房才发现他来早了,除了本就住在这里的宋老夫人和柳姨娘,其他人都还没到。
      “给母亲请安”没等宋佩瑜的弯腰,宋老夫人就抓着宋佩瑜的手臂硬将他拽到了身前。
      “阿柳来看看狸奴的脖子怎么了,是不是被毒物咬了,红了这么一大片?”宋老夫人急切的扒下宋佩瑜的领子,发抖手指肚迟迟不敢按在宋佩瑜泛着血丝的皮肤上,生怕让宋佩瑜疼了。
      
      柳姨娘的反应也没比宋老夫人好到哪去,匆忙将手中的热茶塞进了金宝手中,透亮的双眼顿时蒙上了层雾气。
      
      宋佩瑜浑身僵硬,仿佛是木头人般的被两个人摆弄了半天。
      最后得到结论,是他的皮肤太过娇嫩,突然换了从未穿过的细布的衣服,才会布满血丝。
      
      刚好住在厢房的几位夫人带着孩子们过来,进门见了宋老夫人满面怒色,柳姨娘眼泪汪汪的模样都被吓住了,还以为是家主那边有什么坏消息。
      宋佩瑜捂着脸偷跑失败,不得不在全家人的各色目光下抹上了药膏,直到吃饭都觉得抬不起头。
      
      虽然到了村子,但世家大族的规矩还是刻在每个人的骨子里。
      宋佩瑜第一次觉得食不言寝不语真是个好规矩。
      
      勺碗相击的清脆声音在安静的饭桌上极为突兀,马上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四夫人手忙脚乱的抱住怀里突然挣扎着大哭的玥姐儿,连脸上挂着的汤水都顾不得,还是她身边的五夫人拿帕子擦了去。
      
      老夫人向来不与小辈计较,见状也没怪才五岁的玥姐坏了规矩,“玥姐儿是不是咬了舌头,快去端杯冷茶来。”
      在座的都是被伺候惯了的主子,一时间竟然面面相觑愣住了。
      还是柳姨娘反应快些,急忙去找了昨日睡前喝的烧开冷水来,拿着勺子要喂给仍旧在大哭的玥姐儿。
      
      玥姐儿却不领情,伸手就将柳姨娘手中的瓷杯挥了出去,险些砸在宋佩瑜身边的宋景珏脸上。
      
      二夫人和柳姨娘同时扑到宋景珏和宋佩瑜身边,明知道茶杯没有碰到他们,还是从上到下仔细检查过才能放心。
      宋佩瑜握着柳姨娘流着血的手腕,不让她再动,冷着脸吩咐听见声音从厨房赶来的银宝去拿药。
      
      宋老夫人见玥姐儿不仅哭闹不休,还伤了人,也升起了火气,沉声呵斥,“别哭了!我还没死呢,这是在给谁嚎丧?”
      
      玥姐儿被老夫人吓得打了个嗝,终于肯开口说话,“我......我不吃,这些东西!我要吃蛋羹,吃美味斋的糕点,吃葫芦鸡,吃蒸盆!”
      

  • 作者有话要说:  [下本:《我在古代当公主》求预收]
    文案:
    问:穿越成皇N代是不是很幸福?
    纪新雪:谢邀,人在古代,刚被册封为福康公主。
    先介绍下我的经历,差点因为出生时辰不对被抓去给老祖宗煲汤,五岁沾老爹的光被封为宁淑县主,十三岁随着老爹升职为福康公主,以后再想升职只能等老爹......
    上面那句划掉,做个公主就够了,我很知足。

    生母已经是淑妃且还有升职空间,没有同母的兄弟,母族也支棱不起来,远离新一届太子争夺战,提前开始养老生活。
    身份尊贵,没有麻烦,可以预见太平富贵的后半生。
    但我还有最后一个人生难题。
    顺便发个征婚通告,走过路过不要错过。

    具体条件如上,另附加补充:
    本朝驸马可以正常当官,父皇对女婿态度的非常和善。
    本公主嫁妆丰厚,出嫁后会有封地供养,人美心善愿意主动给驸马纳妾
    希望驸马做到:
    能接受本公主和驸马一样,性别男,爱好女。
    女装大佬受 x 黑化狼系攻
    《史前兽世搞基建》,请了解一下~
    文案:
    星际居民顾九黎一觉醒来,发现自己来到个完全陌生的世界。
    成为原始部落中可怜、无助、又弱小的小猫崽。
    别的小猫崽都在成年时觉醒本能,可以短时间内变成超级大大大猫,在危机四伏的野外与恐龙肉搏,获得食物。
    顾九黎成年时却觉醒异能,永远失去变成大猫的机会获得自然能力。
    他端正严肃的蓄力半个小时,吐出条与他手臂同长的金属条,给恐龙剔牙都不够粗的那种。

    因为生存能力堪忧,可能会成为部落中第一个饿死的成年兽人,顾玖黎得到大狮子的怜爱。
    顾九黎:男子汉大丈夫就要自己养活自己,怎么可能......
    大狮子:双脊龙、巨椎龙、利琳龙......
    顾九黎:真香!

    虽然已经沉迷软饭,但做猫嘛,总是要有梦想。
    经过无数次不抛弃不放弃的尝试后,顾九黎终于找到正确打开自然能力的方式。
    还在为整日住在山洞潮湿,皮毛打结发愁吗?
    独栋小别墅了解一下!
    还在为有这顿没下顿,头疼脑热就要饿肚子发愁吗?
    大猫牌冰箱了解一下!
    ......
    还在为老无所依,只能流浪至死发愁吗?
    九黎城了解一下!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