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005 ...

  •   得了一串大师开过光的佛珠,王氏果然恢复了笑容,而且笑得比之前更好看了。
      
      正所谓拿人手短,王氏就是对魏娆母女有一万个不满,看在那串佛珠的份上,她也没脸在近期挑魏娆的错。
      
      今日的闲庄格外热闹,到了晌午快要开宴了,庄外传来马蹄声,竟是元嘉帝派了人过来,给寿安君送寿礼。
      
      这样的圣宠,拿多少回都像第一次拿一样虔诚,寿安君不敢有半分拿乔,认为自己就该被元嘉帝这样对待,马上率领一家老小主仆以最快的速度赶到闲庄第二进的大院,按照长幼尊卑的顺序跪下,磕头谢恩。
      
      元嘉帝派的是他身边第二得用的郑公公,郑公公一露脸,足以彰显元嘉帝对寿安君的重视。
      
      “多日不见,老太君精神矍铄,瞧着越发年轻了。”宣完帝王祝寿的圣旨,郑公公双手扶起寿安君,笑容满面地道。
      
      寿安君笑道:“都六十了,哪还能年轻,昨夜突降大雪,皇上可有受寒?”
      
      郑公公道:“昨夜降雪时,皇上还在御书房看折子,及时添了衣裳被子,老太君不必挂念。”
      
      寿安君点点头,看眼旁边小太监们端着的一箱箱寿礼,眼中是藏不住的思念。
      
      从元嘉帝出生,她就一直在元嘉帝身边伺候了,抱过无数次,奶过无数次,亲眼看着他从襁褓里咿咿呀呀的小娃娃长成玉树临风的少年,亲眼看着他从一众皇子里脱颖而出继承大位,在寿安君心中,她不配做元嘉帝的母亲,但她对元嘉帝的感情,胜过亲生。
      
      亲生的那个,她见的次数、陪伴的时间反而少的可怜,十几年积攒了多少亏欠,却只得白发人送黑发人。
      
      “府里正要开席,公公赏光,吃完再走吧?”
      
      缅怀过后,寿安君诚心地邀请道。
      
      郑公公推辞了:“杂家还要回宫复命,这便告辞了,老太君多保重。”
      
      宫里的人都忙,寿安君明白的,亲自将郑公公一行送出闲庄,一直到宫里的车队走远了,寿安君才率领一家老小折回宴席上。
      
      “母亲,皇上专门派了一支车队过来,大张旗鼓的,京城、附近的百姓肯定都看见了,这份荣耀,那些名门世家的诰命夫人都没有呢。”婆母在皇上面前得脸,王氏也与有荣焉,归根结底,小周氏才是害她两个女儿名声受累的罪魁祸首。
      
      寿安君笑得淡淡:“我在庄子上住的逍遥快活,城里的事我懒得管也不想提,以后这话你们也最好别说,我听了心烦。”
      
      王氏笑容一僵,下意识地看向大周氏、霍敬常夫妻。
      
      夫妻俩若无其事地吃着饭,并没有看她。
      
      但王氏还是觉得伤了颜面,低下头,到宴席结束,她都没好意思再说一句话。
      
      .
      
      “娘,嫂子没有坏心,她以为您听了那话会高兴才说的。”
      
      饭后,大周氏扶着寿安君去内室休息,寿安君躺在床上,大周氏跪坐在床边,亲自给老母亲捶腿。远嫁太原,她最思念的就是母亲,可惜家里生意大人也忙,难得能抽出时间赶回京城尽孝,就连这次,她与夫君住上两晚就又要走了。
      
      寿安君看着长女,苦笑道:“我知道,她就是笨,不懂别人到底想听什么。”
      
      王氏这个儿媳妇,有小心眼,但并不坏,否则就是王氏不愿意走,寿安君也不想留个黑心的儿媳妇祸害家里。
      
      聊过王氏,大周氏压低声音问:“娘,您说皇上到底是什么意思?对您的恩赐不断,却决口不提接妹妹娘俩回京,我听说,这两年皇上一次都没有去过西山行宫?当初是他非要带妹妹进宫的,儿子也给他生了,他真就甩手不管了?”
      
      大周氏替妹妹不值,人人都指责妹妹狐颜媚君,内情只有自家人知道,明明是元嘉帝贪图妹妹的姿色。
      
      提到这个,寿安君连苦笑都笑不出来了。
      
      元嘉帝小的时候,她还能看出他的心思,后来孩子越来越大,心思也越来越难猜了。在宫里的时候都猜不准,眼下都出宫二十多年了,便是偶尔见面也只是彼此嘘寒问暖说些客套话,元嘉帝对小女儿的心,寿安君是真的没把握。
      
      “雷霆雨露都是君恩,听天由命吧。”既然猜不透也没什么办法可以干涉,寿安君干脆不去想那些,“你妹妹的脾气,住在宫里那巴掌大的地方必然约束,何况还有太后压着她,娘俩搬去行宫,未必是件坏事。”
      
      寿安君看不透元嘉帝,可她太了解太后娘娘了,女儿能远离太后,寿安君真心觉得是件好事。
      
      大周氏想了想,赞同地点点头。
      
      “玦哥儿不小了,你们两口子打算什么时候给他张罗婚事?”
      
      寿安君叫长女坐到她身边说贴己话,她的腿没什么毛病,不用一直敲。
      
      大周氏重露笑颜,轻声道:“慧珠挺讨人喜欢的,娘觉得如何?”
      
      寿安君就知道长女在打亲上加亲的主意,却一口否决了此事:“霍家有天南海北的生意要打理,将来都会落到玦哥儿头上,慧珠天真无邪没有城府,不适合做霍家的主母。慧珍心气高,一心要嫁王孙贵族,也不合适,娆娆就更不用说了,魏老太太绝不会让她嫁给商户,所以啊,你趁早去相看别家合适的姑娘吧。”
      
      大周氏听得目瞪口呆,敢情俩侄女一个外甥女,都做不成她的儿媳妇?
      
      “听我的没错。”寿安君最后道,然后闭上眼睛,打盹儿睡觉。
      
      大周氏心中不服,婚嫁这事,终究还要看孩子们是否投缘,接下来半年儿子会料理京城的分店,免不得时常来闲庄孝敬外祖母,表哥表妹见的多了,也许就能凑成一对儿良缘呢?侄女慧珠、外甥女娆娆,哪个她都稀罕。
      
      .
      
      魏娆在京城憋了一冬了,今日这么好的雪景,她可不想错过。
      
      姨母扶走了外祖母,魏娆便叫上表哥霍玦、表妹周慧珠、霍琳,去走廊拐角商量出门赏雪之事。表姐周慧珍素来以大家闺秀的行事作风要求自己,这种事她从不参加,所以魏娆并没有多此一举叫上她。
      
      周慧珠与魏娆兴趣相投,都很贪玩,立即表示同意。
      
      霍琳看向哥哥。
      
      霍玦看着魏娆道:“外祖母怕是不许。”
      
      魏娆笑道:“表哥多虑了,咱们外祖母最不讲究那些俗礼了,只想咱们玩得开心,不信你问慧珠,知道我们贪玩,外祖母每年都给我们做几身男装预备着呢。”
      
      周慧珠连连点头,拉着霍琳的手道:“琳姐姐跟我差不多高,我的衣裳你应该能穿,这就随我去换男装吧。”
      
      说完,她都不给霍琳拒绝的机会,笑嘻嘻地拉着霍琳跑了。
      
      魏娆再对霍玦道:“表哥若是不去,我叫李公公挑两个护院跟着我们。”
      
      李公公、柳嬷嬷是外祖母在宫中做事时身边的小太监、小宫女,外祖母出宫时,元嘉帝把这两人也赐给了外祖母,如今李公公专管闲庄的外宅之事,柳嬷嬷负责内宅,两人合力,协助外祖母将闲庄打理得井井有条。
      
      霍玦看着魏娆花瓣般娇嫩美丽的脸,无奈道:“还是我陪你们吧。”
      
      魏娆就知道这位表哥不可能放她们三姐妹单独出门,叫霍玦去前院稍等,她也要去换衣裳。
      
      霍玦转身往前面走,颠了颠腰间的荷包,里面有银票有碎银,应该够用,无需再差小厮去取。
      
      “表少爷要出门吗?”看到一身蓝袍的霍玦,李公公特意过来询问道。
      
      霍玦笑了笑,神色如常:“三月雪景难得,我陪姑娘们出去逛逛。”
      
      李公公懂了,只要四姑娘来闲庄,或去遛马或去踏青或去狩猎,总归不会老老实实在闲庄待着。
      
      “二姑娘、四姑娘肯定要骑马,表少爷与表姑娘要如何安排?”李公公客气地问道。
      
      霍玦面露诧异,两位表妹竟然都会骑马?
      
      不过,他从李公公的脸上得到了答案。
      
      “都备马吧。”霍玦道,他的妹妹霍琳,同样会骑马。
      
      李公公去安排了,霍玦等了片刻,看到周慧珠、霍琳联袂而来,两个小姑娘果然都换上了男装,只是姑娘就是姑娘,眉眼中的柔美明丽、身量的纤细娇小,根本骗不了人,换装更多还是为了便宜行动吧。
      
      “怎么,还想狩猎?”霍玦看着二女肩上的箭囊问。
      
      周慧珠笑道:“那当然,雪地里全是兔子脚印,咱们只要跟着脚印走,肯定能逮到兔子。”
      
      正说着话,魏娆也来了。
      
      霍玦抬头,这一看,他的视线再难从魏娆身上移开。
      
      魏娆竟然穿了一身大红色的劲装,腰佩宝剑,脚踏黑靴,镶嵌着宝石的墨色腰带勾勒出一把双手可握的纤纤细腰。她的头上戴了一顶金边黑纱帽,帽冠上嵌着一颗荔枝大小的珍珠,在阳光下闪烁着润泽的光芒。
      
      这样一身打扮已甚是抢眼,但与魏娆那张仙姿玉色的脸比,立即成了衬托红花的绿叶。
      
      黛眉明眸,雪肤朱唇,扮成男装,走起路来竟也没有女子的矜持畏缩,英姿飒爽风度翩翩,作为一个听多了赞誉的男人,面对这样的魏娆,越走越近笑容也越来越晃眼的魏娆,霍玦的心底竟然升起一丝毫无道理的自惭形秽。
      
      “娆姐姐,你这样真好看!”
      
      霍玦怔住之时,第一次看到魏娆如此打扮的霍琳惊艳地跑了过去,围着魏娆瞧个不停。
      
      魏娆逗她:“谁叫你跟错了人?你若随我回屋,我也给你这般打扮。”
      
      霍琳有自知之明,便是给她穿同样的衣裳,她也穿不出娆姐姐的丰姿。
      
      “好了,咱们出发吧,我知道一条上山的路,那边人少,雪多半还没被人踩过。”
      
      眺望云雾山的方向,魏娆心神激荡地道。

  • 作者有话要说:  给表哥改了个名字,霍英在《快穿之娇妻》里用过啦~
    嘿嘿,本章发100个小红包!
    .
    感谢在2021-02-06 12:02:48~2021-02-06 23:28:3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方沐优、落笔云烟、xyvonne、77是我、忘忧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露珠lz 30瓶;照无眠 6瓶;北冥有鱼、明天接着看好文、乔裕的压脉带 5瓶;haruna 2瓶;elle_zj1979、每天刷文、木木土、冬安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