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7、这个演员不太行(7) ...

  •   清晨,酒店花园。
      “你确定他会从这儿过?”
      (你可以不相信我,还能不相信雷达?)
      “实不相瞒,我都不太信。”
      (……)
      (你确定这招有用?)
      “我昨晚四十五度角仰望天花板,想了一夜,还是觉得不能这么被动下去。”
      (为什么是四十五度角?)
      “这样听起来深沉一点。”
      (哦~~~你继续说。)
      “这之后我跟他相处的机会会更多,不可能永远做雷锋,要想让他感受到我的善意,就必须先扭转他对我的印象。”
      “通过我这几天对他微博小号的持续性全方位多角度关注,我发现,他对演戏有着极高的热情和深刻的钻研感悟。”
      (用你们的话来说,这好像叫视奸。)
      “你个熊系统,学个词就到处乱用,要改啊。”
      (哦。)
      “别打断我,说到哪儿了?”
      (钻研感悟。)
      “对,钻研感悟。除此之外,他还经常收养流浪动物,这说明什么,说明他有爱心,同情弱小。”
      “综上所述,在他面前,我是不是就是一个典型的演技弱者,他看到我,会不会忍不住伸出援手?”
      (弱者那么多,他会一个个去伸手?)
      “但是像我这么弱,又这么热爱演戏的,能有几个?”
      (热爱?)
      “没错。”
      (你?)
      “正是在下。”
      ……
      难得的休息日,洛原起早回了趟家,回来的时候,碰上了同样外出归来的黎岸。
      “猫不错。”
      “鸟也不错。”
      苍白的问候结束,双方陷入了无尽的沉默。
      心里的小人疯狂鞭策洛原:快说点什么!他会不会觉得我很无聊?要不聊聊工作?会不会太严肃了……要不多夸夸他的鸟?
      做足心理建设后,他决定打破沉默。
      洛原:“我……”
      “我是不会放手的!”
      洛原再接再厉:“它……”
      “他根本配不上你!”
      洛原不信邪:“这……”
      “这世上最爱你的只有我!”
      洛原:“……”
      黎岸突然站住,停在了一片灌木之后。
      洛原顺着他的目光找过去,看到了两株被修剪成松鼠模样的植物,和一个人。
      他正掐着一只松鼠的脖子,对另一只松鼠嘶吼:“他有什么好,让你念念不忘?!”
      “他把你带坏了,我帮你解决他好不好?”
      “你只是病了,很快就会好的。”
      洛原呆滞地转动脖子,没有得到期望中的眼神交流。
      黎岸抱着手臂,一副看好戏的表情。
      很少见。
      他被迫重新审视那个看起来貌似智商离家出走的时栖,长得很好,这也是他能在这圈子里拥有一席之地的直接原因,不过这行为上……
      “不对,不对,还是不对,这里的感情不应该是这样的!”
      时栖的声音突然变得急躁,他背对着他们,抱头蹲下,嘴里还念念有词:“为什么还是找不到状态,到底哪里有问题……”
      “再来一遍,你可以演好的,时栖。”
      对不起了,小松鼠。
      谢鸢“蹭”地起身,又掐住了松鼠。
      五分钟后。
      (可以了可以了,人走了。)
      “怎么样,是不是弱小却倔强,菜鸡却努力?”
      (只是这样,他就被感化了?)
      “怎么会,这只是个开始。”
      在房间逗猫的洛原背后一凉,他还不知道接下来面对的,是怎样的精神折磨。

      休息室,洛原帮林妤对词,“这段可以……”
      “他有什么好,让你念念不忘?!”谢鸢捧着剧本走过。
      洛原和林妤面面相觑。

      电梯口,洛原一只脚刚踏进去。
      “这世上最爱你的只有我!”谢鸢捧着剧本走出来。
      洛原一个趔趄。

      吃饭,洛原刚咽下第一口。
      “他根本配不上你!”谢鸢冷不丁冒出一句。
      洛原:“咳咳咳——”

      这天夜里,洛原做了个梦。
      黎岸要出差,让他帮喂两天鸟,他欣然同意,高高兴兴接过鸟笼。
      听说这鸟很聪明,能学人说话,他试着逗它:“啾啾啾,跟我学,黎—哥—好。”
      “黎—哥—最—帅。”
      鸟儿跟他对视半晌,张开了嘴。
      “你是我的,我是不会放手的!”
      “!!!”
      洛原惊醒,凌晨四点半。
      他打开窗,依稀能看到月影,初晨的凉意渗进皮肤,仅剩的睡意消散无踪。
      很快就要开始录制第一期综艺了,和他们一起,这个机会来之不易,我一定要好好把握。
      洛原想了很多,心情复杂,披上件外套,他朝着花园的方向走去。
      “这里的感情要怎么表达呢?”
      这个声音!
      洛原即刻想后退,回到最初的起点。
      “我知道自己演得不行,也知道很多人在背后骂我。”
      “可我还是喜欢演戏,这对我来说意义重大。”
      洛原克制住了迈步的冲动。
      “那些人都不懂,我也不需要。”
      “有梦想谁都了不起,是吧,小松鼠?”
      谢鸢絮絮叨叨念了好一会儿,算了算时间,起身离开。
      (系统:怎么回了?他听得挺认真的。)
      谢鸢翻了个白眼:我说话也很累的,口渴死了,而且,凡事要懂得适可而止。
      (我只知道趁热打铁。)
      谢鸢:本铁匠半夜起来蹲点容易吗,再不回去躺会儿,铁还没打完我就先倒了。
      (谁叫你想了这么个馊主意。)
      谢鸢懒得理他,回到房间,倒头就睡。
      不知道过了多久,有人一把掀开被子,试图将他拉起来。
      “不去,不去医院。”谢鸢蜷缩着身子,把脑袋埋进了被子里。
      “还做梦呢,真该带你去医院看看脑子。”有只手拍了拍他的脸,“醒醒,再不醒我就把你扒光了扔外面去,说到做到啊。”
      “你手凉,你来扒。”
      “这不好吧,哥。”
      “不扒他就扒你,今天必须有个人裸着从这儿出去。”
      “吵——安静点……”谢鸢突然直挺挺地坐了起来,半睁着模糊的眼睛辨认面前的人。
      “成妈?”
      “你叫我什么?!”成延抬高了声音。
      这一吼让谢鸢的脑子清醒了大半,他赶紧认怂:“成哥,口误口误。”
      成延冷哼一声,继续指挥小高收拾行李。
      谢鸢欲言又止。
      “是不是很奇怪,我们怎么在这里,又在干什么?”成延笑着问,语气和善。
      谢鸢摇头,直觉告诉他,不能问。
      “那就好,收拾好你自己,下楼。”
      直到车停在一栋复古漂亮的白色别墅前,谢鸢踏上台阶,才恍然大悟:“啊!是要录节目啊~”
      小高面无表情:你果然不记得。
      谢鸢接过箱子,颇有兴味地观察着四周:只看过真人秀,还没参加过呢,好像挺有意思。
      “照顾好自己啊,有事打电话。”小高忧心忡忡,“时刻注意形象啊,哥,千万别做多余的事。”
      翻译过来就是:千万别闯祸。
      “放心,我有分寸。”谢鸢拍拍他的肩,以示安慰,“能不能对我有点信心?”
      小高默然:我也想,可你的实力不允许。
      又一辆车停了下来,黎岸迈着长腿下车,从助理手里接过了鸟笼子。
      鸟笼?
      “还能带宠物?”谢鸢奇道。
      小高看起来没什么精神:“应该是吧。”
      “我看你很舍不得我。”谢鸢作思索状:“要不我把你当宠物带进去吧。”
      小高脸黑了,“哥——”
      “开个玩笑,行了别愁了,我进去了。”
      谢鸢追上黎岸,看着笼子里圆滚滚的鸟,脱口而出:“你的鸟挺大啊。”
      黎岸还没表示,他自己就先皱了眉头,这话听着太诡异了。
      “不是说你的鸟,我的意思是,你的鸟,不小啊。”
      黎岸额角轻抽,“还行。”
      别墅的门早已经打开,节目组工作人员就在大厅等着他们。
      依照到的先后顺序抽签,谢鸢抽中了二号房,他探头看黎岸手里的号码牌,“你几号?”
      “我八。”
      说完,黎岸静静地看着他,似乎在等他的回答。
      “哦,我二。”
      黎岸点头:“知道了。”
      负责抽签的小姑娘没忍住,笑了。
      谢鸢后知后觉:“你才……”
      想到所处的环境,他忍下了后半句。
      节目嘉宾陆续到齐。
      一个瘦高青年走过来,“各位老师,抽完签的就可以先去休息室休息了,行李会由我们的工作人员送进你们抽到的房间,本次正式录制会从晚餐开始,辛苦了。”
      别墅很大,一楼全是单人休息室,按顺序从零到十排开。
      谢鸢很快找到了二号休息室,手刚握上门把,想了想,又退回了八号门口。
      黎岸:“有事?”
      点了点头,谢鸢郑重道:“你才二。”
      黎岸:“……”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