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6、这个演员不太行(6) ...

  •   杂乱的小隔间里,谢鸢黑着脸踢开一地杂物,听隔壁的倒霉蛋“谢天谢地”,心里满是憋屈。
      你特么该谢的是老子,不是天地!
      “谢谢啊兄弟,我还以为等不到人过来了。”
      谢鸢脱下上衣,丢了过去,故意粗声道:“没什么,我正好经过。”
      他说得风轻云淡,心里却想的是要知道是这种情况,打死他也不过来。
      “这,是你身上的衣服吗,给了我,你怎么办?”洛原摸到衣服上的余温,有些惊愕地问。
      老子除了裸奔,还有其他选择吗?谢鸢在心里骂街。
      系统:淡定,淡定,一身衣服换插刀值,不亏。
      听到这三个字,谢鸢脱衣服的动作慢了下来,他突然想到,如果洛原能深切感受到他的舍己为人,是不是就能赚更多插刀值了?
      “其实我也很……”需要这身衣服。
      “这场戏对我来说很重要,不,应该是每一场戏都很重要。”
      谢鸢刚开口,就在洛原近乎呢喃的话语下噤了声,他下意识追问:“什么?”
      “只有在扮演一个角色的时候,才能让我忘掉现实中失败的自己,我喜欢那种感觉,那会让我觉得自己是没有束缚的,是在自由奔跑的。”
      “抱歉,跟你说了这些废话,你刚才说什么?”
      洛原自嘲地笑着,隔壁却没了回应,只剩窸窸窣窣的脱衣声,裤子从头顶落下,他接过,有些不知所措。
      “想什么呢,我也是进来换衣服的,这身正好匀下来给你。”那人轻哂道。
      洛原感觉脸有些热,“不管怎么样,还是很谢谢你。”
      “换完快走吧,你不是很急吗?”谢鸢催促道。
      隔壁的门被打开,“对了,还没问你名字呢?”
      磨磨蹭蹭的,知道我是雷锋不就行了吗,非得逼我告诉你自己叫红领巾?
      名字也不能报,说是别人也不行,该说是谁好呢……
      “洛原,洛原——”
      隐隐有呼喊声传来。
      谢鸢知道不能拖了,索性心一横,“你叫我小谢好了。”
      洛原离开后,谢鸢才安心地坐了下来。
      “真怕他一根筋到底,问不出名字就不走了。”
      系统忍不住问:问题是,你怎么走?
      “就这么走啊,不还有条底裤么,说实话,时栖身材还可以的。”
      “只要你想,哪里都是游泳馆。”
      系统:……
      “开个玩笑,别怕,我还是要脸的。”谢鸢拿出手机,晃了晃,“就这么出去,成妈非弄死我不可。”
      系统嘟囔了句“没看出来”,然后就匿了。
      小高,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人接听。
      成延,您拨打的电话正在通话中。
      “没事,可能在忙。”
      十分钟后,再拨。
      无人接听。
      正在通话。
      “不急,再等等。”
      十分钟后,还是没有人接通。
      “不是吧,不会吧……这么忙?”
      这个时候,闲到能来救他的……
      谢鸢看了看通讯录里的号码,又看了看身边几件古装,女式的。
      在一个人还是一群人面前丢脸,那还用选吗!
      “嘟——嘟——”谢鸢开始紧张。
      “喂?”
      天籁之音,谢鸢简直要流泪。
      ……
      天色已经暗下来了,晚风渐起。
      谢鸢推开门,探出头来,表情就像个犯了错误的小孩,又怂又无辜。
      黎岸戴着口罩倚靠在廊柱上,就这么看着他走过来,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轻松的表情收起,转身就走。
      “谢—”
      谢鸢看着他的背影,一句话堵在了胸口。
      不计较,不计较,他刚救了你,拽一点应该的。
      他追上黎岸,“谢谢啊,黎老师,你真是太好了,我感动得不行。”
      被发了好人卡的黎岸头也不回,“叫我黎岸。”
      “行,黎岸就黎岸,不过你离那么远干嘛?”
      “太吵了。”
      不生气,不生气,他是大明星,高冷一点应该的。
      谢鸢觉得,在黎岸面前,他应该改名叫谢Q,阿Q的Q。
      尽管如此,他还是发现了端倪。
      影视城内种了一片花海,现在正是开得好的时候,晚风一起,浓郁的花香就这么被送到了鼻尖。
      不过,黎岸却是避开花丛走的。
      “你也闻不惯香味?”谢鸢问。
      黎岸脚步稍顿,“嗯?”
      “我有个同学,也是这样的,闻不了浓郁刺激的香味。”谢鸢接着说,“他叫……我想想。”
      “叫什么来着?”
      谢鸢仿佛喝断了片,醒来拼命回忆昨天的事,却一无所获。
      “看来你很讨厌他。”
      风中传来黎岸的声音,没什么起伏。
      “讨厌?好像是有个挺讨厌的家伙,是他吗?我记不清了……毕竟我很久没……”
      “那你挺大度。”
      听着他的话,谢鸢觉得哪儿不对,又说不出哪儿有问题。
      “你走那么快干嘛,腿长也要尊老爱幼。”
      发现黎岸走远了,谢鸢来不及多想,快步跟上。
      这条路不短,走着走着,谢鸢又忍不住搭话。
      “你觉不觉得,咱俩这样,很像在散步 。”
      “散步的精髓,是不是在于慢。”
      “按你的速度,叫竞走。”
      “如果你想散步回去,随意。”黎岸打开车门,看了他一眼。
      意思很明显,你爱上不上,老子要坐车回去了。
      “散不散步的无所谓,主要是想和你一起。”
      谢鸢很自觉地走到另一边,上车。
      迎着司机不解的眼神,他伸手搭上黎岸的肩,笑呵呵地:“好兄弟。”
      黎岸侧身躲开,对着司机说:“开车吧。”
      “那件事还没说完呢,这地方太不安全了,那么长的钉子,勾中了我的衣服,只听到哗啦一声……”
      谢鸢喋喋不休。
      黎岸闭上了眼睛。
      ……
      回到房间,谢鸢洗完澡出来。
      刚给自己倒了杯水,突然手一抖,洒了半杯。
      他好像,忘了一件事。
      “系统。”
      系统弱弱出声:怎么了?
      “我的插刀值,怎么还是40%?”
      系统:我说过的,有延迟。
      “延迟好几个小时?”
      系统:也不是……没有可能。
      “你测一下,我智商是只有20吗?”
      系统:出现这种情况,只能是,他把你认成别人了……
      “所以你早就知道了,还不告诉我?”
      系统小心翼翼:我不敢说。
      谢鸢:“怕我受不了?我的承受能力有那么弱?”
      系统:啊……没有吗……
      谢鸢笑:“当然有,不止弱,而且非常弱,所以不管你什么时候告诉我,我都受不了。”
      系统:你别笑了,我害怕。
      ……
      天刚微亮,谢鸢就被成延的电话叫醒。
      成延正在跑步,气喘吁吁地问他什么事,昨晚的破事谢鸢也懒得多说,他闭着眼翻了个身,“没事。”
      “没事就好,有个事跟你说一下,我在帮你接触一个综艺。”
      “综艺?”谢鸢回想起之前看过的资料,“喂猪还是种地?”
      时栖上过的两个综艺,一个喂了整期猪,一个种了整期菜,结束的时候时某人已经从一个五谷不分的菜鸡变成了一个成熟的农夫。
      “这次是和人一起,放心吧。”
      谢鸢睡意朦胧:“什么意思?”
      “你跟黎岸那事儿,给你炒了些热度起来,节目组估计是想借这个搞话题呢。”
      “还请了谁?”谢鸢睁开眼。
      “黎岸,林妤。”
      果然,八卦永远是最大的看点。
      “他们定了?”
      “差不多吧,不过林妤还推荐了一个人。”
      “谁啊?”
      “洛原。”
      “不用说了,我上,喂猪也上。”
      “……”
      电话挂断没多久,敲门声响起。
      “哥,醒了吗?”是小高。
      “你这么敲,睡美人也得醒了吧。”谢鸢眯着眼打开门,看到走廊上站了三个人。
      个个衣冠整齐,精神焕发。
      而他自己,一身松垮睡衣,头上挂着眼罩,正在打哈欠。
      小高霎时一脸“天塌了”的表情,控诉哀怨的眼神让谢鸢莫名心虚。
      他伸手捂住嘴,试图补救:“那什么,进来坐坐?”
      小高羞愤难当。
      黎岸见怪不怪,没什么反应。
      洛原愣了半天,才想起来自己在干嘛,他把手里的袋子递给黎岸,“黎老师,昨天的事,我知道都是您帮我的,而且您还替我说了那么多话,我真的很感激您。”
      “还有,我,我是您粉丝,一直很喜欢您。”
      谢鸢睡意全无,“等等,谁帮了你?你又是在干嘛?”
      “我是来向黎老师道谢的。”洛原很认真地告诉他,说完又看向黎岸:“我问过了,剧组没有姓谢的,但是有人看到过穿着这身衣服的工作人员,这两天一直跟着您,大家都传是您助理。”
      “其实我也清楚,像我这样的,哪有那么多人会无缘无故帮我,能遇上一个已经很幸运了。”
      “您不承认也没关系,我知道您是面冷心热,只是不想让我难堪,其实没关系的,这些对我来说都不算什么。”
      围观了这么一出,谢鸢瞠目结舌:你他娘的都脑补了些什么啊,黎岸才说了一句话,你是怎么从他那张面瘫脸上看出那么多良苦用心的啊!
      黎岸似乎没听明白,但他不是追根究底的人。
      “我只是说了该说的,其他事也没必要谢我。”他扫了眼袋子里的衣服,“这个,没见过。”
      洛原抱着袋子,坚定地点头:“我明白,以后不会再提起这件事的,我知道你是为我好,不想让别人觉得我受到了优待。”
      系统叹为观止:这想象力,不写小说可惜了啊。
      谢鸢:“高,扶我一下。”
      小高紧张起来:“怎么了,哥,头晕还是腿软?”
      谢鸢:“心绞痛。”
      没见过?
      好歹在你面前晃悠这么多天了,你TM是真没正眼瞧过我啊?!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