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白雾(二) ...

  •   他所在的飞鹏直播近两年将节目重心转移到冒险这个分类上,旗下一众娇滴滴的主播,就算大冬天也敬业地穿着清凉的小短裙,在各种氛围或诡异或阴森的场所尖叫奔跑送福利。但是美女主播哪里都有,光靠卖肉也没法将观看流量提升太多,上头就将主意打到蚀上面。
      
      只不过到现在为止,公司也没找到厉害的,最多也就是一些人死后残骸形成的蚀,还没拍到就被冲散了,主播一口尖叫含在喉咙里,喊也不是不喊也不是,尬得不行。
      
      这么想来他实在不该说碰到调研员的事,但后悔也没用了,十分钟后,经理给他打电话,让他无论如何也要近距离给条柳村拍张照。
      
      “放心吧,不要你进去,你就拍几张照片,这次出差所有费用回来给你双倍报销!”经理说。
      
      宋然还想争论两句,经理直接堵了回去:“小宋啊,好好干,我和副总都很看好你,这工作对你来说其实难度也不大的,你的检测成绩可是二级啊,要不是这样,我们当时也不会拍板录取你,要知道这年头工作可不好找,你得珍惜拿到手的机会,知道吗!”
      
      宋然彻底熄火,无精打采地应付两句,就挂了电话。
      
      幸好联邦规定,通过三级的公民,其具体检测信息只有特定的政府机构才能查询,除此之外的所有企业机构一律只能查到二级。否则要是让这些想拍蚀想疯了的领导知道他是三级,恐怕让他直接进去拍摄都有可能。
      
      他喊服务员过来结账,服务员过来报了价格,收钱之后犹豫了一下,问:“你也要去条柳村?”
      
      也?
      
      “还有别人要去吗?”宋然问。
      
      “有的呀,喏,刚吃完出去那几个小年轻,在街对面找当地人带路呢。”服务员向外边儿抬抬下巴,“条柳村起雾的事县上都知道,昨天一封路,大家就都猜怕不是有蚀。这几个大概也是听县上的人说的,就想去看看。”
      
      “你们这儿会有人愿意带他们过去吗?”宋然有些惊讶。
      
      服务员无所谓地耸耸肩,“钱给到位,什么事儿都能办成,再说,条柳村也没那么危险,刚开始起雾的时候,县上就有人进去过,没几分钟就又好好地出来了。”
      
      一个小时后,宋然和那几个年轻人一起搭上一个当地人的车,进入了旗县背靠的旗山,条柳村就在山里。
      
      收钱带他们过去的人姓张,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你们这些小娃娃,就喜欢凑这种热闹,不吉利的呀。”
      
      他一边开车一边说,“啷个想起去条柳村捏?都封路了,过会儿子还得爬三路,你们行不行的哦。”
      
      “诶呀,张叔,要是我们不去,你哪里赚得到这个钱呢,你说是不是?而且我们经常爬山的,你就放心吧。”年轻人里一个扎着马尾辫的女孩子一面笑嘻嘻地回他,一面向同伴们挑挑眉。
      
      另一个穿着黑T恤男生问:“张叔,他们说您去过条柳村啊,里面什么样?”
      
      “就一片白茫茫嘛。”张叔说,“啥子也看不见,走两步就又给送粗来了,闹不清,邪门得很。”
      
      “那也没什么危险嘛。”马尾辫撅撅嘴,“怎么就封路了。”
      
      “村子外头的人进去是没得事哦,原本就在里头的人哪?”张叔侧头看他们一眼,“我一个外森女,到现在还在里头呐,也不知道咋样了。”
      
      马尾辫吐吐舌头,没再说话。
      
      半个小时后,张叔将车停在一处山坡下,对他们说:“前头就封咯,我们从这里爬,翻三个小山头就到,跟好我,莫走丢咯。”
      
      张叔口中的三个小山头,足足爬了两个多小时,爬得宋然差点没断气,那几个年轻人倒是真如他们所说,看起来是经常爬山的主,就连个子最小的马尾辫,都比宋然轻松得多。
      
      黑T恤拽了一把宋然,帮他在山坡上站稳,宋然喘着气道谢。前头张叔指着下边说:“喏,那里就是条柳村。”
      
      宋然向下看去,不禁深吸了口气,离他们不远,甚至可以说就在脚下,一大片浓雾仿佛有生命般缓缓涌动,他们所在的位置似乎在浓雾的后方,可以看见浓雾在不远处与正常世界有一条无比清晰的分界线,而另一头则长长地蔓延开去,看不到尽头。
      
      “好了,看也看过了,拍个照赶紧走吧。”黑T催促道。
      
      马尾辫有些失望:“不进去看看吗?”
      
      张叔听见赶紧劝他们:“这可使不得,要是真出什么事,我可要倒霉的。”
      
      剩下的人也都表示不赞成,马尾辫只得同意下来,于是没过多久,所有人就开始沿着过来的狭窄山路往回走。宋然想多拍两张照好交差,就落在了最后。
      
      等他拍完,正要转身去跟上大部队时,却差点撞到一个人。他往后稍微让了一点儿,才发现是马尾辫。
      
      马尾辫所站的位置比他高一些,两个人正好平视,她直直地盯着他,忽然没头没脑地说:“这是女神的旨意。”宋然莫名其妙,正要问她做什么,却见她露出狂热的笑容,猛地伸手一推。
      
      这一推猝不及防,力气也大得出奇,宋然还来不及做出反应,就直接从山坡上摔下去,掉进下方浓郁的白雾当中。万幸的是,他掉落的地方离地面不算太高,坡度也并不陡峭,沿途全是丰茂的灌木草丛,滚落到平地时,只有手和脸有些许擦伤。
      
      他被摔得有些头晕,缓了一会儿才从地上爬起来,第一反应就是朝上看去。但上方只有一片白雾,已然看不见任何人的踪迹了。
      
      为什么她要把自己推下来?宋然满心困惑,在此之前他和马尾辫素不相识,这一路上也很少交谈,雇佣张叔的费用他也出了自己的一份,怎么想也想不出她这样做的理由。
      
      把这个疑问放在一边,宋然转头四顾。他已经进入白雾当中,不过与张叔形容的不同,他并不是什么都看不见,在两米左右的范围内,他能看得比较清楚,三米模糊不清,五米就如同张叔所说,一片白茫茫。
      
      他走了两步,在可视范围内看见一片菜田的一角。看来这是哪户人家的后院。
      
      按照张叔的说法,他进了村子,没过多久就绕了出来,自己的情况与张叔有所不同,不知道能不能像他那样离开这里。
      
      于是他选了一个方向走了十来分钟,但他都已经看到在坡上见过的那条分界线了,却无法穿过最后那层薄薄的雾,就好像那里竖着一面高大坚硬的墙壁似的。
      
      这虽然让宋然很失望,可也不算太意外。他停下来,站在一颗大白菜边,冷静地思考了一会儿,现在最直接的方法,就是哪里下来的就从哪里上去,山坡并不陡峭,也不高,手脚并用,最多十分钟就能上去。
      
      但他试了几次,都没能爬上去,泥土湿滑不堪,稍微用力就会下滑,而长在坡上的植物都是些枝干细嫩的矮小灌木,无法承受住他的体重,拽一下就断,他在山坡脚下徘徊许久,都没能找到能上去的地方。
      
      而最终令他放弃这个办法的,是再一次滑下来时,一块被他蹬开的泥土里,露出了半截手指头。
      
      他仔细地研究了片刻,确定那是真的,如果他不想接下来把这位不幸的仁兄的其他部件搞出来的话,那还是不要再试图爬山了。
      
      宋然在翘起的石砖上蹭掉鞋底的泥土,找了个干净的地方坐下,一边擦拭手上的泥土一边休息,多亏他常年看恐怖电影锻炼出的胆量,即使那不知名人士的手指就在他脚边不远处,他的心态也还算平稳,足以让他思考别的出路。
      
      过了片刻,他深深地吸了口气,下定了决心。
      
      如今还有一个办法可以脱离眼下的境况,就是找到纪煜城。他们比自己出发得更早,这时应该已经跟他一样身处白雾笼罩的条柳村中,只要能找到他们,就能离开村子。
      
      这听起来并不难,条柳村很小,就算宋然运气再差,溜达两圈也总能碰到。问题是这里有很大可能已经被蚀控制,尽管宋然没有感觉到危险,但那根手指已经说明了某些问题,宋然觉得,最好能尽快找到纪煜城他们。
      
      宋然深吸一口气,太久没用,他不确定自己能不能行。
      
      与其他异能者不同,宋然很早就知道自己一定能通过三级测试,因为他从能记事开始,就已经意识到了自己的异能。
      
      就像纪煜城之前介绍的那样,几乎所有真正的异能者需要满足的条件,其一是对蚀污染的抗性,其二就是在经年累月的训练中,逐步觉醒属于自己的能力。很少有人在从没有接触过蚀的情况下,就能流畅地使用异能。
      
      宋然却是个例外。
      
      他管自己的异能叫探测球。以他自身为中心展开一个标准的球形场,场内所有能级超过某个层级的物体,都会被标注出来。
      
      在他小时候,这个探测球随着他的成长,半径逐渐扩张,还多了许多乱七八糟的功能。对幼年的他来说,这种能力有时候就像一种探宝游戏,但等他稍微长大,他意识到这并不只是有趣的游戏或者方便的工具,他就刻意控制自己,渐渐不再去使用它。
      
      算下来,他也有十年没用过了,不知道异能这东西有没有手生这种说法。
      
      他这会儿反倒有些紧张,为了集中注意力,他闭上眼,在一片黑暗中,宋然只尝试了一下,就发现这比他想象地要简单得多,球形场就好像泡开了的木耳,迅速舒张展开,场的边界一直延伸到离他二十米左右的距离才停下。
      
      现在,在探测球中,除他之外空空荡荡,这也意味着纪煜城他们不在这附近。
      
      宋然舒了口气,他睁开眼,以便自己将眼睛接收到的信息填充进探测球中,毕竟它不会贴心地标示周遭环境,它会显示的对象所包含的能量必定在一定能级之上,按他以前的经验来说,异能者、一些猛兽甚至某些物品都能被探查到。
      
      他顺手点开自己——这个操作只是个意识,他不会真的傻乎乎地在空气里点来点去,代表他的小人旁跳出一个简陋的对话框,里面写着一些简单的信息。
      
      “姓名:宋然;
      
      年龄:22;
      
      种族:人类;
      
      状态:健康;”
      
      在这段好像游戏设定似的人物信息下方,一行五号宋体字正在迅速浮现:宋然将要跨出一步,他想进别人的后院。
      
      瞬息之间,这行字被新的字取代:宋然吃惊惊,脚脚停住了。
      
      宋然迈出的一步差点踩空,他黑着脸关掉了对话框,他的确很惊讶,因为他记得自己的异能之前并没有这个功能,不过这新加的功能也太不靠谱,说的都是什么骚话啊。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