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大巴黑影(一) ...

  •   宋然拎着行李袋,背着黑色的电脑包上了车。
      
      他此次出差的地点是旗县,一个旗山脚下的小县城,能选择的交通方式只有一天一趟的大巴,这辆从山城开往旗县的双层巴士晚上七点发车,第二天凌晨五点达到旗县客运站,中间会在好几个站点停靠。
      
      他昨天加班半宿,今天又在外跑了一天场地,还没来得及回城,就接到公司的电话,让他不用回来,直接去旗县取材。他查了查,他所在的汝庆镇的确是停靠站点之一,他就赶紧买了票,正好也可以用车上这段时间来补觉。
      
      狭窄的过道里堆着一些来不及放置的行李,宋然小心翼翼地挤到自己的位置上,把包扔到床脚,正想上床,却感觉到有什么东西碰到他小腿,他转身一看,是一个红蓝格蛇皮袋,一侧的拎手突然断裂,连着拉链也开了,露出整整一袋五花八门的零食。
      
      “不好意思。”蛇皮袋的主人公满脸稚气,像个高中生,道完歉后便拖着袋子坐在宋然右手边的床位上,然后掏出震动不止的手机接了起来,“喂,师傅,我已经上车了,嗯,苏局长说会有人来接我……对,前辈先过去了,没有没有,前辈对我很好……师傅你别生气,你也知道我们局里人手不够,等下回放假,我再把生日给你补上。恩,恩,我会注意安全的,师傅再见。”
      
      年纪轻轻,前途光明啊,宋然心道,人家有专人接应,想想自己明早还要再坐两个小时车才能到达目的地,心就很累。
      
      ‘高中生’前方的大婶扭过头来搭话道:“小伙子,去旗县干嘛啊?”
      
      高中生片刻才反应过来她在跟自己讲话,“去出差。”
      
      大婶笑眯眯的,“小伙子长得精神,本事也大,出个差还得局长专门派人接,这么厉害,做什么工作的?”
      
      “这个……”高中生顿了顿,老老实实回答道:“调研员。”
      
      宋然闻言忍不住睁眼打量起高中生,调研员?是非自然事故调研员吗?可这家伙身板这么单薄,看着不像啊。
      
      大婶明显对这个工作不太熟悉,她自己嘀咕了两遍,决定换个方向打听:“那你大学在哪里读的?听你的口音不像山城本地人?”
      
      “嗯,我老家在百越,”说到他的学校,高中生脸上露出一抹骄傲的神色,“我是青崖山异能大学毕业的。”
      
      大婶的笑容一下僵在脸上,她嘴角的弧度要掉不掉,含含糊糊地说:“哦,那倒挺不错的。诶,小伙子,你是哪所大学毕业?”
      
      宋然没想到她突然转移目标,急忙收回视线,“我就是普通大学毕业,没什么好说的。”
      
      “普通就好,普通就好,人嘛,不要总追求刺激,平淡安稳一辈子就行了。”大婶叨叨完,应该是对他们都失去了兴趣,再也没搭话。
      
      高中生尴尬地朝宋然笑了一下,宋然赶紧小声问他:“你是……调研局的吗?”
      
      高中生点点头。
      
      “厉害啊!你现在是要去出现场吗?”宋然有点激动,他甚至下意识地想伸手去包里掏摄像机了。
      
      “这个我就不能说了。”高中生摇摇头,“你在大学里也应该学过,跟蚀相关案件的任何信息未经官方允许,不得泄露。”
      
      “啊,是,我知道。”宋然讪讪地笑了笑,他当然知道,大学的时候他还是蚀学研究部的呢。只是他第一次碰见调研员,有些兴奋过头了。
      
      在大学里,所有人都会上一门与蚀相关的公开课,在课上,老师会告诉你,蚀只是一个便于统一称呼的名字,它可以是动物,可以是植物,可以是一块石头,甚至连一句话都有可能。因为无法总结,无法分类,最后人类只能无奈地将这些扭曲现实,对社会造成损害的事物或现象统称为蚀。
      
      同时,老师会以官方允许大众了解的案件为例,不厌其烦地告诫所有人,任何蚀的危害在调研员调查完毕之前,都是无法估量的,一般民众绝对不要擅自接近、了解和蚀相关的任何知识。如果发现生活中出现可能与蚀相关的异常,一定要设法通知附近的异能机构。因为只有异能者才拥有对抗蚀的能力。
      
      而这方面最权威的机构,就是非自然事故调研局。
      
      能进调研局的,就算是后勤,也绝对是出色的异能者,更别说需要出现场的调研员了。宋然又有些心痒,不能问蚀,那就不能问问异能的事吗?
      
      “那我能问一下,你们异能学校都学些什么吗?”宋然压低声音问道。
      
      “额……”高中生皱起眉,想了好一会儿,“你要从十二岁的课程开始说起吗?”
      
      宋然眼睛一亮,“可以吗?”
      
      “好像各区的院校课程设置有所不同。青崖山这边的话,十二岁接受征召入学的孩子们,头两年还是正常的基础教育,之后会逐渐添加针对蚀的精神抗性方面的练习,同时这也是刺激他们产生异能的方式之一。十五岁开始,就要学习器械制造和使用、体术、神术等等,到了大学阶段,一年级要进行抉择,学生们要选择自己将来是调研员,还是后勤,或者是信息搜集等,之后再根据学生的方向分别开设不同的课程。”‘高中生’讲得还挺详细。
      
      “神术?”宋然惊讶道,“异能学校还教这个吗?神堂同意吗?”
      
      “当然,毕竟调研局每年还有好多退转的员工,都是很优秀的异能者,有一部分会选择去神堂做神官,所以一些基础的神术知识,神堂那里是完全开放给我们的。”
      
      “哦,这样啊。那你也会吗?”宋然和他母亲都是不信者,从来没去过神堂,也没见识过神术,此时不禁有点好奇,“神术真的有用吗?”
      
      ‘高中生’看了他一眼,“是真的。”
      
      宋然还想再问点什么,但‘高中生’又接到了电话,这个电话似乎比较重要,他把耳麦插上了,全程只有“嗯”作为回复。等他打完电话,宋然也不好意思再去打扰他。
      
      他一时睡不着,就索性点开视频网站,网站提示他关注的一名叫章鱼头的主播正在直播,宋然大四那会儿特别喜欢看章鱼头的视频,这家伙自称追猎人,四处追逐蚀的踪迹,从他视频里可以看到据称是被蚀污染的环境和各种生物,虽然不知真假,但还挺有意思,只是这家伙之前做的都是短视频,怎么突然想起做直播了?
      
      宋然好奇地点进去,从进度条看,章鱼头已经直播了一个小时,左上角竟然有三十多万人观看。
      
      直播画面清晰不高,镜头还晃来晃去,应该是直接用手机直播的,背景一片漆黑,只有几道晃动的手电筒光,可以看到米色的墙壁,和墙上挂着的装饰油画。
      
      几个人呼吸沉重,好半天没挪步,宋然看了一下弹幕和评论,原来章鱼头不满别人说他视频造假,为了证明自己有真材实料,特地跑到这栋传说有蚀存在的房子里直播,结果一行五个人在黑漆漆的房子里摸索半天什么都没找到,还把女朋友给弄丢了。
      
      章鱼头开口喊道:“露露,你跑哪儿去?大伙准备走了啊!”
      
      他刚说完,“咚”的一声,从哪里传来重物倒地的声音,“在楼上!”镜头晃动起来,章鱼头跑上楼,由于电筒光线狭窄,角度也很糟糕,宋然没看出他上楼后进的是哪个房间。
      
      深棕色的门成六十度半开着,一个女生蹲在地上,一头中长发披散在两边,看不清脸,“露露,你没事吧?大家都在找你,你干嘛不出声。”
      
      章鱼头走过去伸出一只手,准备把露露拉起来。
      
      而露露却在此时猛地冲上来,把一整张脸往摄像头上怼,她的脸被一张手帕盖住了,上头血迹斑斑,可以看到女孩的五官在手帕下若隐若现,在这种拍摄条件下,就好像几个黑洞。
      
      “啊!!!”几个人发出惨叫,手机啪一下掉在地上,紧接着是杂乱的脚步声。
      
      摄像头对着房顶,失去了手电筒光,只依稀看到清冷的月光洒进房间,耳机里传来‘咯咯咯咯咯’的声音,像是指甲在摩擦木地板,一只苍白的手出现在镜头里,恐怖氛围达到顶峰,弹幕纷纷高能护体。
      
      ‘噗嗤’女孩子笑出了声,“这群胆小鬼,这样就吓到了,”是露露的声音,她把手机捡起来,“好吧,游戏正式开始咯,被我抓到的人要接受惩罚哦~~”
      
      她的声音轻浮挑逗,再加上露露身材火辣,这样的话语很容易引起遐想,弹幕果然开始开车,大概车开的太过分,直播画面突然一黑,接着出现‘因违反相关法律法规,本直播间暂时关闭’的字样。
      
      宋然有些可惜地放下手机,这剧本挺好的,要是没有露露后面那段,今天的直播应该非常成功。
      
      五个小时后,大巴缓缓驶进服务区做短暂休息,宋然去上了个厕所,还买了根烤肠填肚子,那个高中生正站在路灯下吃零食,宋然想了想还是没上去搭话。
      
      半小时后,司机招呼乘客上车,宋然上车后就合衣在位置上躺下,准备待会就睡。乘客们断断续续地上来,最后上车的是一对父子,老父亲跟在儿子身后,穿着一身黑衣,佝偻着背,头颅低垂,脸完全没在阴影里,看起来瘦小得厉害,前头的儿子也不扶他一把,自顾自地爬上第二层,老父亲在楼梯口歇了好一会儿,才慢慢爬上去。
      
      ‘高中生’也已经坐到床位上,规规矩矩地扣好安全带,虽然扣着这东西确实不舒服,不过安全起见,宋然也把安全带扣了起来,临睡前看了一眼时间,凌晨一点多,也睡不到几个小时了。
      
      宋然闭上眼睛,从车窗外透进来的灯光朦胧地印在眼皮上,他正想用外套盖住头,忽然感觉眼前一暗,窗外的灯光被什么东西挡住了,一开始他以为是进服务区休息的大货车,但他没有听到发动机声音,而且这光遮得太彻底,就像大巴被蒙上一块黑布,伸手不见五指。
      
      宋然一个激灵,一把拉开不怎么透光的窗帘,却只看到几辆同样跑夜路的大巴和卡车,零散地停在空旷的停车位上,放眼四顾,没有任何怪异之处。
      
      呼,宋然长出了口气,感觉自己刚才神经兮兮的。
      
      清点完人数,大巴车驶出服务区,车内十分安静,只有时不时闪过的路灯光影。宋然不知为什么,翻来覆去睡不着,掏出手机打算听歌催眠一下,才发现手机电量不足10%,宋然半坐起来,轻手轻脚地在包里翻找充电宝,却看见最后上车的那个老人家,正慢慢从二层下来。
      
      老人慢悠悠地往车前走去,大概想去驾驶座那边抽个烟,宋然没太关注,给手机充上电,带上耳机,却看到车顶上随着一闪而过的路灯有一条黑色的影子时隐时现,他不禁追着这条绳子似的黑影往前看去——末端正连到缓慢行走的老人脚底。
      
      他从没见过这么长的影子,也没见过会自己蠕动扭曲的影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