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6、第 6 章 ...

  •   
      贺明笙瞧见林嫣这样,下意识抬手擦掉她的泪。
      
      就好似他们从未分开过,他从前就这般先帮她擦泪,而后,会拥她进怀里,极尽温柔地哄她开心。
      
      林嫣一愣,赶紧低头去找纸巾,贺明笙收回手,声音低沉:“怎么了?遇到流氓了?”
      
      林嫣声音闷闷的:“没有,你怎么来了?”
      
      贺明笙不说话,林嫣就低着头收拾东西一边说:“我们店要关门了,你有事直接说吧。”
      
      明明以为自己不会再为阔别许久的人产生什么别样的心思,可林嫣还是觉得心里忽然变的更乱了。
      
      她甚至不敢抬头看他的眼睛。
      
      他长了一双深情的眸子,总是容易让人误会的。
      
      “我今天上午来了一趟你们店里,落了东西,现在过来找。”
      
      这下子林嫣才明白,原来周小琪嘴里的大帅哥就是贺明笙。
      
      怪不得,林嫣忽然就对贺明笙又多了几分怨怼,这人真的仗着一身的好皮囊到处欺骗女生。
      
      “落哪儿了?落的是什么东西?你自己找吧。”
      
      贺明笙安静地看着她:“这样不好吧,回头你店里少了东西别怪到我身上了。”
      
      林嫣只能吸气说道:“好,我帮你找,你丢的什么东西?”
      
      “戒指。”他干脆利落地说。
      
      林嫣一怔,却没说什么,只是到处帮他找,她记得周小琪说过他在自己的位置上坐过,便走过去检查了一番,拉开抽屉一翻,就发现真的有一枚戒指放在文件夹的旁边。
      
      最简单的男士戒指,只有一圈指环,但也看得出来价值不菲,贺明笙接过来直接往左手无名指上一套:“多谢。”
      
      林嫣低着头,感觉自己的心就好似在急速往深渊中坠落。
      
      明明八年前就分开了,也早知道他已经结婚了,可如今真的看到他手上戴着与别人配对的结婚戒指,她发现自己还是会痛到难以呼吸。
      
      眼前的人是她曾无比深爱过的人,那时候她拼尽一切,不顾旁人的眼神,不顾他们家世的悬殊也要与他在一起。
      
      直到父亲因他家而死,直到她听到他与他母亲的谈话。
      
      原来,自己一家不过是社会的底层与蝼蚁。
      
      他们有钱人随便捻几下也就死了,且死了就死了,人家有的是钱打发你。
      
      而他呢?他也承认林嫣的确配不上他们贺家。
      
      所以后来他也结婚那么快吧,与一个门当户对的女人组成了美好的家庭。
      
      他的一只戒指,是她好几年都赚不到的钱。
      
      林嫣淡淡说道:“东西找到了你该走了,我要关门了。”
      
      可贺明笙却浅浅一笑,他朝着林嫣走过来两步,林嫣下意识地往后退,被挤得都靠在椅子上了。
      
      他低头垂眸看着她,依旧闻得见她身上浅浅的清香,甚至敲得见她的每一根睫毛。
      
      她依旧像从前那样不太喜欢化妆,脸上妆容清淡简单,人瘦得厉害,比大学时候还瘦,如一枝清浅芙蓉,偏生引得他想亲手折断她。
      
      想问问她当初为什么那般狠心,可就算狠心了,她所换来的如今值得吗?
      
      问问她有没有后悔离开他,有没有那么一丝丝的后悔轻易放弃他们之间的感情。
      
      明明那个时候他在同母亲据理力争,打算着毕业后同居半年就结婚的。
      
      一切都被她放弃了,他的真心被她践踏得成了笑话。
      
      “静安庄园9栋,现在能看吗?”
      
      他声音低沉悦耳,林嫣抬头与他对视,莫名有些紧张,半晌只是说:“太晚了,下次吧。”
      
      “这就是你的工作态度?我记得今天你们店长说有这套房子的钥匙,想看房的话随时,怎么到你这里就不能看了?”
      
      林嫣心中有气,但还是说:“太晚了,已经十点了,我要回家照顾孩……我妈。
      
      尽管她及时把孩子两个字隐去,改成了照顾妈妈,可贺明笙还是觉得心中刺痛一下。
      
      曾经他想象过无数次跟她结婚生个孩子,可最终她确实结婚生孩子了,却不是跟他。
      
      孩子,一想到这么多年她与别人一家三口过得逍遥自在,而他却孤苦伶仃承受着内心的煎熬,贺明笙就完全不想放过她。
      
      他脸色瞬间冷淡下来,低头转了转左手无名指上的戒指,闲散地说道:“哎呀,这套房子如果能卖掉,你至少能拿三万块的提成吧?你身上这衣裳,顶多两百块,由此可见,你还是挺缺钱的是不是?林嫣,你从前就看不清楚现实,怎么这么多年过去了还是没有学乖啊?”
      
      林嫣顺着他的目光去看他的戒指,心里痛得渐渐都麻木了。
      
      其实,有什么好在意的呢?
      
      她在产房生孩子的痛才是人生最难以承受的痛,那个时候他不就是在结婚吗?
      
      现在应该没有比那更痛苦的时刻了吧。
      
      想到这些,林嫣微微浅笑:“可以的,但是我需要了解你的具体情况,然后我给周小琪,也就是我那位同事打电话,让她来带您看房,因为您算是她的客户,提成到不了我这里,可以吗?”
      
      她笑容真诚,却不掺杂任何私人情绪。
      
      这让贺明笙更为不高兴,他压抑着心里的不痛快,笑道:“你应当清楚,我不缺钱,这提成我可以私下给你。”
      
      林嫣平静地说:“贺先生,我想我们不必回避曾经的关系,也不必当做前几天的事情不存在。您爱人正在委托我们爱家中介公司出售一套蓝色海岸的别墅,现在的法律规定是一个家庭名下只能有两套房子,您既然这么有钱,符合规定吗?”
      
      贺明笙毫不停顿地回答:“当然符合。这房子是我买来送我妻子的,会以她公司的名义来买,作为我们结婚七周年纪念日的礼物。七年之痒嘛,我很庆幸我们之间没有什么痒,从来都情比金坚。”
      
      林嫣脸色煞白,赶紧低头掩饰。
      
      她想起来冯嘉怡那副娇贵的样子,再想想贺明笙这个人,几乎可以想象得出来贺明笙是如何疼爱自己的妻子的。
      
      从前欢好的时候他就说过,他说他将来一定会做一个好丈夫,好爸爸。
      
      可是,他是别人的好丈夫,也许还是别人的好爸爸。
      
      再想到游游那么渴望父爱的样子,林嫣脚软得几乎站不稳。
      
      她多么失败啊,失败得彻彻底底,被人这样羞辱,却没有任何还手之力。
      
      甚至,她还想去赚那三万块钱。
      
      贺明笙抬手看了看手表,声音冷淡:“我没有那么多时间跟你耗,林嫣,你不要以为我是对你有什么放不下,像你这样的女人,应该也不值得我放不下吧?我现在只是把你当做一个房产中介罢了,借一句你曾经说过的话,你不会是玩不起吧?玩了一阵子,就要记一辈子?”
      
      他说完就后悔了,也从未想过自己会这么恶毒。
      
      明明想抱抱她的,进店第一眼就忍不住伸手给她擦泪,却在这个时候说了这么多难听的话。
      
      而林嫣抬头看着他,良久,她又笑起来:“我玩得起,玩玩而已,谁还会当真吗?贺先生,那我们去看房吧,您有什么要求都提一下,我一定帮您找到合适的房子,送给您的妻子。恭喜您结婚七周年。”
      
      林嫣笑得甜美动人,指甲掐到自己手心里都没有察觉。
      
      这些年来,太多想哭的时候都还在笑,她早已习惯了。
      
      贺明笙冷笑一声:“那走吧,先去静安庄园,再说其他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