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 2 章 ...

  •   
      屋内一片寂静,客户夫妻以及这别墅的女主人冯嘉怡都有些意外地看着林嫣。
      
      而沙发上的男人眉目清正,五官都如镌刻一般,没有任何多余的一笔,他眸子如清潭里浸润着寒星,让人看不出情绪,唇薄鼻高,长相绝佳,是那种人群中能够让人一眼发现的俊朗帅气。
      
      原本这种长相是如明月一般的潇洒,可他那眼神却让人觉得他并不算一个好接触的人,甚至可以说是冷漠。
      
      贺明笙懒懒地挑了下眉毛,转头继续去划拉手机,一句话也没接。
      
      冯嘉怡撩了下刘海,大方地说:“我老公就这性子,你们随便看吧。”
      
      但她还是不动声色地打量了一番林嫣,说实话,这个房产中介长得有些过分好看了。
      
      跟贺明笙结婚后的这么些年,冯嘉怡随时随地防着任何一个可能会跟贺明笙接触的漂亮女人。
      
      还好,林嫣蹲下去捡起来文件夹,冲客户一笑:“不好意思,刚刚涂了护手霜,太滑了。我们先去看看二楼的房间吧。这栋别墅的整体布局还是非常好的。”
      
      冯嘉怡坐在沙发上,再次瞥见林嫣那曼妙的背影,又看看贺明笙,继而轻笑。
      
      近安这里是她的老家,虽然说一家子都搬去C市好多年了,但偶尔她也想回来的,邀请了贺明笙好几次,他都拒绝。
      
      贺明笙给的理由很简单,近安是座小城没有什么风光景致,经济也比较落后,顶多算个三线小城市,没有跑一趟的价值。
      
      可不知道为什么,这次贺明笙愿意回来了。
      
      虽然两人只是为了回来卖掉这座老别墅的,可冯嘉怡还是因为贺明笙愿意陪他回来而感到高兴。
      
      透明玻璃长窗外,是初生的朝阳,这里是冯嘉怡长大的地方,她还记得小时候一直都无忧无虑的,直到遇见了贺明笙。
      
      那时候她对他一见钟情,与他商议联姻的事情,贺明笙甚至都没有见她,就直接拒绝了。
      
      冯嘉怡不死心,求自己父亲再三去跟贺家谈,却都没有什么回应。
      
      再后来,贺明笙却主动联系了她。
      
      他提了两个要求,第一,立即领证,第二,他们是假结婚,为了公司的前途而结婚,不会有夫妻之实。
      
      冯嘉怡欣喜若狂,想也不想就同意了。
      
      可后来她才知道,这不是一件值得欢喜的事情,而是她人生悲剧的开始。
      
      贺明笙真的对她没有任何感情,两人即便住在同一屋檐下,他都从来不会多看她一眼。
      
      大多时候他都在忙自己的事情,只留给她一个背影,就如此时那般。
      
      冯嘉怡痴痴地看着他的背影,心底的难过越来越浓。
      
      直到林嫣带着客户走到她跟前:“冯小姐您好,我已经带客户看好房子了,我们后续再联系可以吗?”
      
      冯嘉怡立即调整表情:“好的。”
      
      很快林嫣带着客户走了,冯嘉怡转头看贺明笙:“明笙,我估计这别墅出价太高,一时半会也卖不掉,你如果忙的话,我们就先回去C市吧。”
      
      贺明笙抬头,放下手机,微微坐直了些,他两手交叠,一双长眸明净,如幽潭藏月,声线低沉清越:“嘉怡,我们谈谈吧。”
      
      *
      
      林嫣带着客户走出别墅区,抬头看向天上的太阳,还觉得整个人有些恍惚。
      
      算起来跟贺明笙分手都是八年前的事情了,那天知道父亲出了车祸之后她匆忙地赶去殡仪馆,等看到面目模糊到认不出的父亲林建伟时,林嫣心中恐惧和悲伤齐齐迸发,她扶着哭得喘不过气的徐丽华浑身都在颤抖。
      
      她不知道该怎么办,只知道哭,旁人劝她冷静些,尽量把父亲后事办好,别让父亲走得不安生。
      
      可那时候林嫣也才大学毕业,哪里懂那么多呢?
      
      她一想到爸爸特地从近安来到C市,匆匆忙忙地是为了给她买蛋糕庆祝女儿大学毕业才出的车祸,就觉得心脏疼得想立即死去。
      
      林嫣没有可以求助的人,她第一时间想到了贺明笙。
      
      虽然贺明笙也才比她大了一岁,可他做事沉稳,一定知道如何处理这些事情的,他也一定能够理解她有多么绝望而无助。
      
      只要有他在,她就不怕了,再大的困难都不怕了。
      
      可她还没来得及给贺明笙打电话,警方就找到了她。
      
      “你父亲的车祸是人为,对方酒驾,这才撞到了你父亲,但是……对方也已经身故,无法追责,只能由对方的家人赔付。”
      
      警察把一张文件递到她跟前,要林嫣签字,林嫣一眼就看到了肇事者的名字,她不可置信地看向警察:“肇事者长什么样子?”
      
      林嫣见到了那位肇事者,是C市著名的企业家,相貌堂堂,笑容沉着。
      
      她脑子里轰的一声,再也支撑不住地昏了过去。
      
      后来,表哥从老家赶来帮着处理了爸爸的后事,徐丽华悲伤过度住院了,林嫣也脸色蜡黄看着好像随时又要昏倒,车祸赔偿的事情林家也委托了林嫣表哥去处理。
      
      表哥说,那位肇事者的家人倒是也蛮讲理,该赔偿的赔偿了,一切走法律程序。
      
      可是林家人依旧无法原谅,哪怕肇事者也死了,他们也无法原谅。
      
      明明林建伟是好好地走在路上,为什么就回不来了呢?
      
      父亲的后事处理好,母亲也出院之后,林嫣才回了自己跟贺明笙同居的屋子。
      
      她是去收拾行李的,在楼下坐了很久才上去,想到从前打算着跟贺明笙住在一起之后该如何待他,想到他们曾一起计划过的未来,她不知道如何面对贺明笙。
      
      直到她在门外听到了贺明笙与他母亲的争吵。
      
      打扮精致的贵妇人冷笑出声:“反正你绝对不能跟那个小地方的女孩子在一起!你是我秦萍的儿子!秦家需要你,贺家也是你的,那种女孩子你玩玩可以,当真就大可不必了!”
      
      贺明笙声音里都是怒气:“小地方的又怎么样呢?我可以教她,教她学习你所谓的礼仪,教她应酬社交,教她成为合格的贺太太!”
      
      秦萍笑得停不下来:“明笙,你自己也知道,现在的她上不了台面吧?你送她的奢侈品,都是我不要的,她没有资格成为我的儿媳妇。”
      
      贺明笙没说话,林嫣脸色发白,颤抖着手打开了门。
      
      她径直走进去,进到她跟贺明笙睡的主卧里,从衣柜里一件一件地把自己的衣服拿出来。
      
      秦萍冷眼看着,贺明笙慌了,他走过去阻止她。
      
      林嫣抬头看他,他眸子泛红,看的出来最近的日子也不好过。
      
      可是谁又好过过呢?看着这张脸,林嫣从未这般冷静过。
      
      她心中恨意越来越浓,眸子里却漾着最清纯温柔的笑意。
      
      “贺明笙,我们分手吧,我喜欢上别人了。”
      
      贺明笙震惊地看着她,几乎是立即否认:“不可能。”
      
      林嫣把自己的行李箱打开,一边往里放东西一边说:“怎么不可能?我是要回老家的,你又不可能跟我回老家,我跟你就是玩玩而已。”
      
      贺明笙咬牙切齿:“林嫣,你再说一句试试。”
      
      林嫣笑得更温柔:“贺明笙,你玩不起吗?”
      
      *
      
      一眨眼八年过去,林嫣已经懂得如何克制那种让人头重脚轻的悲痛感,生活要继续,妈妈活着,儿子也活着,她就必须也好好地活着。
      
      她不知道贺明笙为什么会出现在近安,但他结婚多年,与妻子感情必然浓厚,就算是再见,他们之间也不会再产生任何波澜。
      
      一如当初他跟冯嘉怡结婚那日,她正在医院生孩子。
      
      那阵子徐丽华又发病了,腿疼得走不动,林嫣觉得肚子疼得厉害,赶紧自己坚持着打车到了医院。
      
      这孩子本身就跟顾阳无关,加上顾阳又在外地,她自然不想麻烦顾阳的。
      
      可真的到了医院,阵痛一阵超过一阵的时候,林嫣才知道人在孤独的时候有多绝望。
      
      隔壁床的产妇有父母和丈夫围着,而她自己一个人躺在床上,疼到厉害的时候只能双手发抖抓着病床围栏。
      
      隔壁床的女人才开了一指,就哭得扑在老公怀里喊疼。
      
      林嫣都快三指了,疼得实在忍不住,崩溃地喊了出来。
      
      她一个人躺在那里,无助地蜷缩着,一直都在发抖,眼神都是涣散的。
      
      “救救我,谁能救救我,爸爸,救救我……”
      
      那种浑身的骨头都跟着疼的滋味实在是让人痛苦,护士见她可怜走过来安慰她,可林嫣疼得撕心裂肺,哭得止不住,脑袋像是要炸开,她颤抖着手去够护士的裤子,卑微地求她:“求求你……杀了我吧……”
      
      杀了她,她就可以去见爸爸了,杀了她,她就不用再想起来贺明笙了。
      
      不用无休无止地在夜深人静地时候问老天为什么这样对自己,不用流泪打湿了枕头却要安慰自己一切都会过去。
      
      明明,要把那些事情熬过去难如登天,足足要了她半条命。
      
      想起来这些,林嫣低头轻轻一笑,当初自己最疼的时候,贺明笙应该正在往娇美的新娘指上套戒指,发誓要爱她一生一世吧。
      
      今日一见,还真是金童玉女,天生一对。
      
      林嫣深吸一口气,转身走了。
      

  • 作者有话要说:  继续三十个红包~~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