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 1 章 ...

  •   《将死后我成了黑莲花》
      文/大茶娓娓
      2021.01.05
      
      寒风乍起,黑云蔽月,携着闷雷轰隆声翻涌而来。
      
      屋内的光时明时暗,烛火噼啪一闪,将灭之时,一抹纤丽的人影缓缓走来,指尖一掐灵咒,烛光往上一蹿,屋内更亮几分。
      
      “下雨了。”
      谢姮抬手关好窗子,理了理被风吹乱的发,顺势拿了架子上的一件玄黑描金披风,绕过屏风,走到书桌前,将披风罩在白衣男子肩头,“天冷,记得添衣。”
      她的嗓音温温软软,语气熟稔自然,仿佛这句话,已说过无数次。
      
      正在写字的谢涔之笔尖一顿,闻声抬头。
      
      这一抬头,便露出了携霜带雪的隽秀眉眼,薄唇挺鼻,长眉入鬓,眉下一对狭长的眼,深不见底。
      近乎湿冷的水汽从地底漫上来,给眉宇间染上三分清寒。
      
      抬手搁下手中文书,谢涔之冷淡问:“她跪了多久了?”
      这个她,自是指还在外面罚跪的江音宁。
      
      谢姮低头给他系披风的指尖,微微一顿。
      
      昨夜,谢涔之的小师妹江音宁突然孤身闯入藏云宗禁地,险些放出禁地中镇压的邪魔,所幸谢姮及时赶到,这才救了江音宁一命。
      
      等谢涔之亲自赶来时,几只狂暴的邪魔已被谢姮斩杀。
      
      谢姮灵力耗尽,唇角咳出了血,而江音宁却呆呆地站在她身后,被她护得毫发无伤。
      
      江音宁小脸惨白,像是受了不小的惊吓。
      然后她慌乱地便朝谢涔之奔了过去,小手握住了男人洁白的衣袍,才哀哀叫了一声“师兄”,便软软倒了下去。
      
      她倒在了谢涔之的怀里。
      
      谢姮满身是妖魔的血,半跪在地,紧紧盯着这刺眼的一幕,握剑的手用力缩紧,指节咯咯作响,青筋乍起。
      
      但很快。
      谢姮想起自己是谁。
      
      她是谢涔之的未婚妻。
      但未婚妻与道侣,是有区别的。
      
      她于涔之,可以是朋友、伙伴、知己、下属,纵使全天下人都觉得他们相配,她也明白,他们……非两心相许。
      
      不是爱人。
      这已是她能争取来的,唯一伴在他身边的机会。
      
      掌心逐渐放松,谢姮终于放下了剑,垂了眸子,低了头,默不作声地站了起来。
      
      她什么都没多说,便直接回去沐浴更衣。
      
      沐浴时,身边伺候的侍女还在打抱不平。
      
      “若不是您及时赶到,又刚好打得过那些邪魔,这才救了她,她现在早就死了。我真是不明白,擅闯禁地,按照戒律是要入苦牢受罚的,君上向来公正无私,怎么就独独免了她的处罚!”
      
      “若让我说,您就应该让她被邪魔吞噬,作茧自缚才好!您就是太为君上着想了,除了君上,旁的事您都不管管。”
      
      谢姮将脖颈以下浸泡在热水里,闭目调息吐纳,一言不发。
      
      她们说的不错。
      除了谢姮和陵山君,以及加固封印的几位尊使,凡擅闯藏云宗禁地之人,必入苦牢受刑。
      
      一般的弟子入了苦牢,必会丢了大半条命,甚至动摇修炼根基。也正是因为如此严苛的惩戒,藏云宗上下,几乎无人敢靠近禁地半分。
      
      但,江音宁被姑息了。
      
      因为她与旁人不同。
      江音宁的父亲,当年乃是藏云宗的长老,为救谢涔之的父亲、藏云宗前宗主而死。
      江音宁本是无忧无虑的小师妹,突然遭遇丧父之痛,孤苦无依,因伤心过度,落下了病根,前宗主对之有愧,便将她养在身边,溺爱呵护。
      
      过了几年,江音宁早已合离的母亲便亲自来了藏云宗,将江音宁带去了蓬莱仙岛久居。
      再过几年,谢姮拜入藏云宗,从藉藉无名的女弟子,到如今的身份地位。
      
      这个时候,江音宁却回来了。
      
      谢姮听说过她。
      
      她与谢涔之是青梅竹马。
      亦是所有人疼爱的小师妹。
      呵护备至,便养得娇气可爱,半点苦也吃不得。
      
      分别数年,如今刚回藏云宗,却要被关入苦牢,是谁都不忍心的。
      
      按照谢涔之铁面无私、冷酷果决的作风,不管犯错之人是谁,又有何种缘由,也定不会姑息分毫,可他偏偏就放过了江音宁。
      
      谢姮随后听说,江音宁醒来之后大哭一场,委屈不已,声称是听说谢涔之除魔受伤,又听说禁地中有治伤的珍稀灵草,这才贸然误入禁地。
      
      她说是为了谢涔之,所有人都信。
      
      ——“这丫头年纪小不懂事,偶有顽劣之处,却也懂得分寸,没什么坏心,想必她的确是为了君上才会闯禁地,既然如此,苦牢的惩罚,对她来说太重了。”
      连最不近人情的右尊使殷晗,都这么跟谢姮说。
      
      谢姮当时正在擦拭自己的佩剑,闻言只微笑说:“此事你们定夺便好。”
      
      谢姮照例去无汲殿找谢涔之。
      
      后来,江音宁得知自己不必去苦牢受罚,反倒觉得是自己拖累谢涔之,让谢涔之无法秉公执法,丧失威信,于是想自裁谢罪,被几位师兄劝说之后,又跪在了殿外,说要以此惩罚自己。
      
      这一跪,就是一天一夜。
      
      至始至终,男人眉眼冷漠,坐在案前看东陵十三城送来的文书。
      
      身为藏云宗宗主,仙界正道之首,谢涔之年少横空出世,自号陵山君,年纪极轻便登顶至尊之位,镇压无数仙魔动乱。
      一剑平天下,至此,东陵十二城,十万里锦绣浮华江山,俱臣服于藏云宗脚下。
      
      外面跪着江音宁,但即便是这位青梅竹马的江音宁,有时候都不能彻底左右他的心绪。
      
      谢姮给他添茶倒水,其余时候,便会蜷缩在他殿中的软塌上小憩,安静地陪着他。
      
      她喜欢这样的感觉。
      侧卧着,一抬眼,眼里便有他。
      
      望着他的时候,谁也不能打扰。
      
      这些年来,她也是这样伴着他过来的,陪他屠戮魔族,拔剑纵横万里。
      就像他的影子一样。
      
      她是喜欢的。
      
      这时,谢涔之突然问了一句——
      “她跪了多久了?”
      
      像是镜面被石头一砸,“哗啦”一声,一切美好的虚像骤然破碎。
      
      谢姮手一抖,陡然回神。
      
      她此时此刻,还在他身边站着;她的指尖,还停留在披风的系带上。
      
      男人侧颜深邃,肤色冷如白玉,问话时,黑眸平静无波,却好似穿透了窗棂与重重雨幕,落在外面跪着的人身上。
      
      谢姮慌乱地系好系带,答道:“约莫十二个时辰了。”
      
      话音一落,气氛便有些许安静。
      
      他闭目,沉吟片刻,冷淡道:“叫她进来罢。”
      
      只跪了一天一夜,于修行人来说,当真是轻描淡写的惩罚。
      
      谢姮垂目,袖中指尖微微蜷起,“好,我去叫她。”
      
      说着,谢姮拿了墙角的一把伞,兀自去推门,就在此时,谢涔之蓦地道:“阿姮。”
      
      谢姮脚步一顿,转头朝他笑道:“怎么了?”
      
      屋檐的雨一滴滴往下淌,拉成一根根透明的银针,哗啦啦地砸了下来,溅上了她的裙摆。
      屋内的光打在少女一半的侧颜上,她望着他,一双眼睛里荡着两泓秋水。
      
      谢涔之打量着她。
      
      阿姮向来懂事,待人接物温柔有礼,一举一动皆如此合他心意,在宁儿一事上,她也未曾多说一句。
      
      他复而阖眸,指尖一抬,一个白玉瓷瓶浮现在空中,落在她的面前,他嗓音温和了些许,淡淡道:“昨夜禁地一战,于你修为有损,回去好好休息。”
      
      谢姮抿唇笑,“好。”
      
      她拿了药,打好了伞,转身阖上殿门,慢慢走进那一片大雨之中,再一步步,走到跪在长阶下的少女跟前。
      
      江音宁今日穿的一身白衣。
      她跪在这里,浑身湿透,面色苍白,狼狈又惹人怜惜。
      
      谢姮撑着伞从她身边停下,替她挡了头顶的雨,低头对她说:“江师姐,君上叫您进去。”
      
      江师姐。
      谢姮入门晚,按资历,只能叫她“师姐”。
      
      嘴里叫的是“师姐”,但谢姮待她客气疏离,只看着她自己踉跄着站起来,冒着雨,一步步往殿中走去。
      
      直到殿门一开又关,彻底隔绝了谢姮的视线,谢姮的心,也在这一刹那不可抑制地狂跳。
      
      喉咙忽然有些干涩。
      
      他们会说什么呢?
      涔之还会怜惜她吗?
      涔之……真的喜欢江音宁吗?
      
      在昨夜之前,谢姮觉得涔之谁都不爱,那她可以等,倒也没有关系,但今日,她又不免有些动摇起来,为自己那点卑微的在乎。
      
      于情之上,没谁比谢姮还荒唐。
      
      遇见谢涔之之前,谢姮正昏迷在北域边界的无垠之海,记忆全无,灵力全失,险些被海妖活活吃掉,是谢涔之救了她一命。
      
      谢姮醒来时,只看到了周围无尽的妖兽尸体,以及踩在飞剑上,垂袖冷淡地睥睨着她的少年。
      
      白衣迎风而振,少年骄傲得不可一世。
      
      她与他的视线对上了。
      刚刚醒来、修为尽失、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的谢姮,就这么一见钟情了。
      
      她喜欢他。
      
      没有记忆,他就是她眼中的全世界。
      
      谢姮追着他来到了藏云宗,用了他的姓氏,取名为谢姮,她开始努力修炼,追上少年的脚步,陪着他刀山火海地四处乱闯,了解他身边的人与事。只要他开心,她便开心。
      
      时间就这样过去。
      
      到了如今,谢姮还在他身边,任他变换身份,从那藉藉无名的少年,成为名震仙魔两界的陵山君。
      
      她时常觉得,这样大抵就足够了。
      
      他开心吗?
      
      谢姮撑着伞,隔着重重雨幕,最后回头看了一眼。
      
      那到娇柔纤丽的倩影,与男人颀长的身姿,被烛火照射在窗棂上,落入她漆黑的眸底。
      
      大概他是开心的。
      
      那她便开心。
      
      

  • 作者有话要说:  女主谢姮。姮,音同衡。
    女追男,女主爱的很深,但是会随着剧情逐渐成长,发生改变,最后蜕变成终极大佬!
    本文火葬场扬骨灰,含男二上位情节,因为涉及剧透,所以只能说,最终结局谁乖和谁HE,不乖就女主独美,不喜欢的小可爱记得避雷~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