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阴谋 ...

  •   那张脸顾晓池是见过的。
      
      大一刚到邶城不久,乘公交车去看波兰现代版画展,路过邶城中心商圈,高高矗立的摩天楼上,是一张巨幅的葛苇海报。
      
      她代言一款面霜,照片精修过,一丝毛孔也无。顾晓池却盯着她的五官,浓而黑的眉,眼睛是圆的,眼尾却向上扬,加上尖尖的内眼角,显出些魅惑的神态。一管英挺的鼻子,鼻头却圆而小巧,丰腴的唇微张,唇峰突出,配上一头浓密黑发的美人尖。
      
      顾晓池的脑中蹦出四个字:人间尤物。
      
      自小长在深山,又长年学画,顾晓池对美,有一套自己的感悟。就像花的美在形而不在色,树的美枝而不在冠,美人也在骨不在皮。
      
      葛苇就是难得骨相优越的长相。
      
      顾晓池把那张脸记在心里,回宿舍还画了一张葛苇的素描。
      
      不过那张画,也就和她其他所有的画一起,被收进了夹子里。
      
      倒不曾想,葛苇与自己,还有这样的缘分。
      
      顾晓池修长的手指,又在键盘上敲击了几下,橙果娱乐的地址就冒了出来。
      
      顾晓池犹豫了一下,收拾了书包站起来,向图书馆外走去。
      
      ******
      
      等到顾晓池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已经在去往橙果娱乐的公交车上了。
      
      能坐公交车的,顾晓池通常不会坐地铁,因为公交车比地铁便宜。
      
      顾晓池想去见一见葛苇,想要向她当面道谢,想要对她承诺资助的钱会如数还她,还想告诉她自己没有辜负她的信任,很快就要在老师周骊筠的帮助下,开自己的第一个个展了。
      
      其实顾晓池不是冲动的人。
      
      拉着公交车上摇摆的手环,顾晓池在心里想起葛苇的那张脸。
      
      魅惑的。却天真的。带着自信的笑,好似知道全天下没有一个人会拒绝她。
      
      顾晓池觉得,也许今天自己冲动了一把的原因,只有刚才那一连串理由的最前面一个。
      
      她想见一见葛苇。
      
      “林苍东路到了。”
      
      公交车报站,顾晓池背着书包下了车。
      
      再往前走五百米,便是橙果娱乐的公司大楼。
      
      太阳还是明晃晃的,顾晓池背着书包的背脊,又沁出了一层薄汗。
      
      走进去,对满脸微笑的前台说明了来意,很快来了一个穿一字裙的女人,自称是公司宣传。
      
      女人脸上的神色是惊讶的,好像她也不知道葛苇还在做资助贫困生的事。
      
      不过也许她觉得,这是很好的宣传素材,便热情的带着顾晓池往会客室走。
      
      路上遇到了一个身材高挑瘦削的女人,齐耳的栗色短发,整齐的刘海,本是乖巧的发型,配上她清冷的一张脸,跟着也冷清了下来。
      
      女人瘦脸,眼窝深得像欧洲人,更衬得一双眼睛小鹿似的,配上高挺的鼻子,略薄的唇,和白得发光的皮肤。
      
      顾晓池觉得,刚才太阳炽热的炙烤之感,在看到这清冷女人的一瞬,凉了下来。
      
      带顾晓池的女人恭敬的喊:“乔羽姐。”
      
      顾晓池于是知道了,清冷女人名叫乔羽。
      
      乔羽点点头:“你好。”脸上的神色仍是冷傲的,带着助理路过了女人和顾晓池。只不过顾晓池的脸太过出众,惹得乔羽瞟了她一眼。
      
      女人把顾晓池带进会客室,倒了杯柠檬水,对她说:“葛苇姐刚巧今天晚一点会回公司,请你在这里等一等”
      
      顾晓池点头,从书包里掏出一本《艺术人体解构》来看。
      
      女人走出去的时候,跟凑过来的同事说话,门关得慢了一点,她们交谈的声音钻入顾晓池的耳朵。
      
      女人说:“太不爱说话了,也不知待会见到葛苇姐,能不能说出什么值得宣传的句子来。”
      
      顾晓池不放在心上,继续看她的《艺术人体解构》。
      
      她从小就不爱说话,奶奶也纵着她:“人又不是鸟雀,成天唧唧喳喳有什么好?”
      
      顾晓池喜欢看山,看树,看云,都比跟人说话有意思。
      
      带来的一本《艺术人体解构》,先前已看了大半,这会儿又看了一个小时,已经看完了,葛苇还没有回来。
      
      顾晓池掏出手机看时间,不知怎的,脑子里蹦出刚才遇到的那个清冷女人,便打开了百度搜索框。
      
      好像叫“qiaoyu”,顾晓池先输入了“乔雨”两个字,搜不到。想了想,又输入“乔羽”,这次对了。
      
      乔羽的资料蹦了出来。国内第一批火出圈的模特之一,因气质特别,人气极旺。后来不走台步了,往演艺圈发展,演起戏来也是极有天赋的,现在是国内罕见在好莱坞发展不错的女演员。
      
      不常回国。圈内好友很少,只有——
      
      顾晓池定睛看了看——“葛苇”。
      
      还有不少粉丝把乔羽和葛苇看做一对,自称什么“CP粉”,顾晓池不太懂这些粉丝术语,只在心里疑惑:女人和女人,也能在一起?
      
      又看到葛苇和乔羽一起出席活动的照片,两个人都高而瘦,冷白皮,一个妩媚浓颜,一个冷峻淡雅,站在一起,倒很登对。
      
      顾晓池长在山里,天高云阔的,心胸也宽,很快接受了两个女人也能在一起的信息量。
      
      看完了乔羽的资料,葛苇还没回来。柠檬水喝得多了,想上厕所。
      
      顾晓池忍了一会儿,但也不知葛苇还有多久才能回,便静静起身,推开会客室的门。
      
      往有人的那边张望一眼,所有人都步履匆匆,在办公桌之间横冲直撞,很忙碌的样子。顾晓池不认为她们中间有人有空搭理自己。
      
      好在又往没人的那边张望了一眼,洗手间就在不远处,顾晓池便自己走了过去。
      
      冲完水,正要出去,忽然一阵脚步声走了进来,一个女声低低的响起:“别这么冲动。”
      
      顾晓池的脚步滞了一下,她不爱说话,不想出去遇到人,便想着等一等再出去。
      
      另一个清冷的女声响起:“我偏要。”
      
      顾晓池心理一动,这个声音她认得,是刚才遇到的乔羽。
      
      另一个女声,想来是刚才跟在乔羽身边的助理了。两人应该是很熟的,助理低低的声音透着苦口婆心:“葛苇在内娱发展正盛,你偏要她抛下一切跟你去好莱坞闯荡,这不是强人所难么?”
      
      乔羽笑了一声。
      
      说出来的话,却叫人惊悚:“若她不愿跟我去,我便从楼顶跳下去。”
      
      “别这样。”助理劝道,又问:“上次张医生给你开的药,你有按时吃吗?”
      
      “你什么意思?”乔羽反问:“你是觉得我情绪不稳定,才这么说的?我告诉你,并不是。”
      
      乔羽说:“葛苇就是应该和我在一起。我之前劝她,她都推说我自己还根基未稳,现在我发展得好了,她可不能再找理由了。”
      
      助理还在劝:“总之可以好好谈,别说什么跳不跳楼的吓人话。”
      
      乔羽冲了手,跟助理一起,又走了出去。
      
      顾晓池从洗手间隔间钻出来,一颗心砰砰直跳。
      
      学艺术的人,直觉很准。虽然乔羽说话的语气淡淡的,但顾晓池本能的察觉到一股危险,弄不好真会出人命的那种。
      
      这个女人,不是随便说说而已的。
      
      顾晓池快步走回会客室门口的时候,带她来的女人正站在那里:“啊,找到你了。”
      
      女人说:“不好意思久等了,葛苇姐的车马上到楼下。”
      
      顾晓池来不及对女人说什么,转身向着电梯跑去。
      
      “哎……”女人在顾晓池身后叫了一声,根本不知发生了什么。
      
      顾晓池拼命按电梯下行的按钮,偏偏电梯一直繁忙,顾晓池猛地一把拉开电梯旁边的防火门,从楼梯蹬蹬蹬的向下跑去。
      
      一圈,两圈,三圈……刚才电梯是到了几楼来着?好像是七楼。
      
      顾晓池越跑越快,心里只有一个念头:拦下葛苇的车,把乔羽说的话提前告诉葛苇,让葛苇不要跟乔羽去楼顶,另找一个地方谈话。
      
      终于到了一楼,顾晓池跑出橙果娱乐的大楼,远远看到一辆银色的保姆车驶了过来。
      
      每天回公司的艺人不多,都是有事约谈才会来。结合刚才女人所说的时间,这应该就是葛苇的车无疑了。
      
      顾晓池往车子那边冲,想着张开双臂冲到车前,车子总归是会停下的。
      
      跨过绿化带的时候,偏偏不巧,一只虎斑猫蹿了出来,跑到了大马路上。
      
      眼看着一辆车子就向着虎斑猫轧过去,顾晓池尖叫一声:“小心!”
      
      她动作敏捷,朝虎斑猫冲过去,虎斑猫吓傻了也不知道躲,被顾晓池一把抢在怀里,就势一滚,往路边的绿化带躲去。
      
      来不及刹车的车子,贴着顾晓池的身侧飚了过去。
      
      虎斑猫“喵”了一声,从顾晓池的怀里钻出来逃走了。
      
      顾晓池来不及管猫,一跃而起,顾不得身上沾满的青草,向着橙果娱乐的大楼里冲去。
      
      经过刚才这一折腾,葛苇的车子已经驶了进去,顾晓池来不及拦车了。
      
      她冲到电梯边,猛按电梯上行按钮,好在这时电梯不忙了,顾晓池顺利乘上了电梯。
      
      只是她从没觉得电梯上行的数字,跳得这么慢过。
      
      顾晓池冲到橙果娱乐的前台:“葛苇呢?”
      
      前台被顾晓池满身青草、头发凌乱的样子吓了一跳,实话脱口而出:“葛苇姐和乔羽姐刚才一起出去了。”
      
      顾晓池再次冲到电梯边,往楼顶赶过去。
      
      “叮。”
      
      三十二楼到了。再跑过一层楼,就到了楼顶天台。
      
      顾晓池推了推门,没锁,刚跑出去,乔羽清冷的声音,就被一阵风,吹到了顾晓池耳边:“你不跟我走,我就从这里跳下去。”
      
      乔羽站在安全防护栏外,轻薄的身子,被楼顶的大风吹得摇摇欲坠。
      
      葛苇在一旁小心的靠近:“小羽,有什么事情我们慢慢谈。”
      
      顾晓池躲在门边,大气也不敢出,生怕自己突然冒出来,会打破这小心翼翼维持着的平衡。
      
      葛苇慢慢靠过去:“小羽,你不要乱动,小心真的跌下去。”
      
      “你要跟我谈?”乔羽转头一笑:“你也翻出栏杆,到我这边来,我们才好谈。”
      
      一阵沉默。
      
      葛苇背对着顾晓池,顾晓池看不到她脸上的表情,只能注视着她的背影。
      
      葛苇一头浓密的黑发,原来现在已经剪短了,被风吹得发丝飞扬,像蝴蝶,又像振翅的飞鸟。
      
      葛苇回答乔羽说:“好。”
      
      她脱下高跟鞋,慢慢的把着安全栏杆,小心的翻了出去。
      
      葛苇蓝色条纹的白衬衫,被楼顶的大风吹得猎猎作响。

  •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小天使们的热情~感动得哭唧唧TAT感谢在2021-01-05 17:43:39~2021-01-06 17:13:1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米格、&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HEY 2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