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 4 章 ...

  •   看见傅越过来,江宁下意识看向了江糯。

      没想到,江糯一反常态,没殷勤的去贴傅越,反而——

      冲傅越翻了个白眼儿。

      江宁:“……”

      江宁有点怀疑自己眼花了,他定了定心神,伸手把江糯拉过来。

      “糯糯,你真报警了?”

      “报了!”

      江糯语气坚定:“待会儿警察就得把他带走。”

      来到这里后,江糯跟福宝研究了这里的大环境。

      福宝在检测结束,给他搞出好几本大块头的法律书。

      他挑着未成年,打架斗殴这些相关法律法条看完,还特意连夜背诵了!

      “糯糯,别把事情搞大。”

      江宁被社会毒打的多,也比江糯更有经验。

      他清楚报警只能解决眼前的麻烦,但后续,他们可能会有更大的危险。

      “他欺负你,就该被抓走。”江糯攥紧拳头,漂亮灵动的眼睛里写满了记仇。

      江宁心里一暖。

      他家糯糯这是在护着他呢。

      “真没出息,这么点小事,还需要报警?”

      被忽略的傅越,强行插话,他对着江糯语气开嘲讽:“再说了,你哥也用不着你出头。”

      他说完,把经理叫到跟前,随后指着江宁,吩咐道:“看清楚了,这是我的人。”

      “以后要是再有人敢碰他,别怪我不客气。”

      经理对江宁跟江糯可以不重视,但没法对傅越不重视。

      傅越身后可是有个傅家。

      而傅家的掌权人,是没人敢得罪的傅景琛。

      面对江糯猥琐下流的胖男人,在认出傅越后,当即服了软。

      “越少,这事就是个误会。”

      “您还记得么?我跟您父亲有点生意往来。我刚才眼拙,冒犯了您的人,今晚我请客,越少您想玩什么都行。”

      胖男人对着傅越极尽讨好,傅越瞥他一眼,冷淡道:“不稀罕你请客,你走吧,别在我跟前晃了,看着眼疼。”

      胖男人谄媚笑着点头。

      他又冲着江宁赔了礼,至于踹他命根子的江糯……

      他冷笑。

      这个小孩儿跟越少看着就不合,就算他动了,越少也不会来找他算账。

      且看越少对小孩儿的态度,大家都是人精,有些事不需要点破。

      “你凭什么让他走?!”

      江糯往前冲但被江宁强行拉住,他只好用看傻逼的眼神看着傅越:“这是我跟他的事情,你哪来的资格管?”

      傅越气极反笑:“江宁的事就是我的事,我怎么没资格管?”

      “江糯,想想你之前对你哥做的那些没良心的事儿,你这只小白眼狼难不成开始从良了?想护着你哥了?”

      傅越认定了江糯在憋坏水,要不是有江宁在场,他铁定得给江糯点难堪。

      想到江宁,傅越勉强压下心头火气,放缓声音安抚道:“小宁,让你受惊了,我开的有包间,你跟我过去歇歇吧。”

      “休想!”

      江糯刚才正在想他对江宁做了什么没良心的事儿,所以稍微晃了下神。

      等回过神来,他就听到傅越邀请江宁去包间。

      呸!

      不要脸!

      放走了他要抓的人,现在还想拉江宁去亲嘴。

      江糯恨不得跳起来给他两拳。

      “糯糯,乖一点儿。”江宁攥着江糯的手腕,不让他冲动。

      “傅少爷,多谢您的好意,但我不累,也没受惊,所以就不跟您去休息了。”

      江宁一边稳着弟弟,一边回绝着傅越。

      傅越眉头皱了皱。

      他追江宁追了得有小半个月,可江宁对他还是不冷不热的。

      这让向来没受过挫的傅越,很是不爽。

      酒吧一片噪杂。

      围观的人眼睛黏在他们几个身上,尤其是江糯,被不少人当场就惦记上了。

      只不过碍于傅越在,他们不好有什么动作。

      盯在江糯身上的眼神,让江糯觉得生理性排斥。

      他抬腿要去看胖男人跑了没,然而被江宁察觉出意图,立马给他按住了。

      “经理,我今晚想请个假,送我弟弟回去。”

      江宁怕江糯再留下来会招惹事情,打算带他回去。

      经理闻言,忙不迭的点了头。

      他看出来江宁这个漂亮弟弟脾气不好,要再跟客人起了冲突,有他头疼的。

      “你今晚不用过来了,明天再来吧。今晚给你带薪休息。”

      经理一副老好人的口吻,摆手让江宁回去。

      “小宁,我送你。”

      傅越愈挫愈勇,不死心的继续对江宁示好。

      江宁礼貌而疏离道:“不用,我在外面扫辆单车就行。”

      江糯看着这一会儿功夫,江宁拒绝了傅越两回。

      他舒爽又嘚瑟,一双眼睛笑起来亮晶晶的,让旁观的人只觉得像被摄了心魂。

      只有傅越,觉得这个笑很刺眼。

      “糯糯,我们走吧。”

      “嗯!”

      今晚江宁没被傅越拉去强吻,江糯的目的达成,心甘情愿跟着江宁往门口走。

      身后。

      傅越盯着两人的背影,一个让他厌恶的牙痒痒。另一个他倒是喜欢,然而求之不得,也让他的心情很差。

      “越少,别不爽了。”

      傅越的朋友笑着过来拉他:“走,我们带你解闷儿去。”

      朋友揽着傅越的肩膀,跟他说着话:“这哥俩儿你也别放心上,交给我。”

      “我保证,让小的哭着对你求饶。让大的去你床上……哈哈哈,到时候你想怎么着都成。”

      朋友的话越说越过。

      傅越忽然冷了脸,把他的手从肩膀上拍开。

      “不用你插手。”

      他冷冷道:“也别打着我的旗号,去搞些违反乱纪的事,最后甩到我头上。”

      他那个二叔还没死,而且给他定的有规矩。

      如果他敢乱来,传到二叔那儿,他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再等等……

      反正,二叔他也活不了多久。

      傅越压下眼底的郁意,回到开的包间去了。

      门口。

      江糯走着走着,停住了步子。

      “糯糯,你怎么不走了?”江宁看他停下,疑惑问道。

      江糯眨了眨眼睛,指指后面:“我要去找个人。”

      “找谁?”

      “唔,不是个坏人。”

      江糯含糊着不肯说名字,只让江宁在原地等他一下。

      江宁看他不像是去找事儿的,于是松手让他去了。

      江糯高兴道:“我很快就回来!”

      他是要去找一下傅景琛。

      刚走到门口,他回头随便看了眼,正好看到傅景琛。

      昨天的衬衫,他还没有还给傅景琛呢。

      本来他是要送酒店的,可酒店前台说,傅景琛很少来这过夜,昨晚上也是偶然。

      所以,她没法帮他转交。

      江糯锁定目标,朝着傅景琛走过来时,坐在傅景琛面前的青年,紧张到话都要说不好。

      “二爷,他是不是在往咱们这边走?”

      青年嘴里叫的二爷,不是什么虚称。

      傅景琛辈分高,青年跟他沾点亲带点故,所以论辈分,傅景琛真是他二爷爷。

      “我要不要站起来接他一下?”青年紧张到啰嗦。

      刚才江糯跟人起冲突时,青年便看了过去。

      看完,惊艳到恨不得立马去打招呼。

      要不是有傅景琛坐着,他骚动的心恐怕压不住。

      青年满心躁动,傅景琛冷眼瞧着他,不甚满意。

      一分钟后。

      江糯猫着腰,穿过人群,走到了雅座沙发前。

      “你,你好——”

      青年红着脸,结结巴巴的打招呼。

      然而,江糯压根没注意他,也没听清他的招呼声。

      “我今天去酒店找您了,可没有找到您,酒店前台说不知道您什么时候还会过去住。”

      江糯直直的看着傅景琛,向他交代道:“您的衬衫我洗的很干净,您给我个地址,我就可以给您送过去了。”

      一件衬衫,傅景琛并不打算再要。

      他有重度洁癖。

      沾了陌生人的衬衫,不可能再出现在他的衣柜。

      “不用还了。”

      傅景琛清冷的声线,不管听几次,都让江糯有点压迫感:“衬衫你留下或者丢掉都行。”

      江糯:“……”

      败家玩意儿。

      好好的衣服,竟然说丢就丢!

      由于没钱,所以抠门成习惯的江糯,看傅景琛的眼神顿时有点变了。

      傅景琛敏锐的察觉到什么,抬眸看去。

      四目相对。

      江糯鼓起勇气,板着漂亮脸蛋,问傅景琛:“您,您想听我背诗吗?”

      傅景琛:“?”

      不等傅景琛回答,江糯已经张嘴给他背了起来。

      从锄禾日当午,背到采桑女的管家二月收新丝。

      有文化的小魅魔,不敢明说大魔王,但可以背诗内涵大魔王!

      大魔王听他连背了几首,被内涵到面无表情。

      “行了。”

      他微微坐直身子,睨着背诗的小少年。

      今儿胆子倒是大了,没被他吓哭。

      “你住在哪儿?我明天让人去拿。”傅景琛不喜欢被人窥知住处,所以自然不会让少年给他送衣服。

      江糯忙说了个地址。

      傅景琛微微点头:“嗯,我记下了。”

      两个人交谈完,江糯也没多留,转身跑去找江宁。

      江宁还在等着他呢。

      青年张了张嘴,又闭上。

      唉。

      这个漂亮小孩儿根本不搭理他,还是等下次再找机会试试看吧。

      “二爷。”

      青年落寞的问傅景琛:“您相信一见钟情吗?”

      傅景琛:“嗯。”

      青年:“!!!”

      青年懵逼:“您知道我在说什么吗?”

      傅景琛:“什么?”

      青年反应过来:“二爷,您没在听我说话啊。”

      酒吧后面的情况,江糯一概不知。他报的警被人打哈哈给糊弄过去,因为对方的身份,这件事被压下。

      而江糯跟着江宁回家后,早早就躺进了被窝。

      他还跟福宝约好了,第二天要早起去打工。

      这一觉,江糯睡的依旧舒服。

      而傅景琛,又陷入了让人烦躁的失眠。

      外头有光洒进卧室。

      穿着睡衣的傅景琛,站在落地窗前,碾了碾指腹。

  • 作者有话要说:  大佬:这是你二奶奶。
    ——
    啾咪感谢在2021-09-16 00:07:23~2021-09-16 22:24:38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喵喵喵、呐呐NEI、46718708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陌语璃 54瓶;阿卡姆院长 40瓶;46718708 25瓶;小玫瑰、谷周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