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 1 章 ...

  •   七月,夜风闷热。

      A市最大的星级酒店里,总统套房依旧亮着灯。

      江糯躲在柔软的被子里,差点没把自己闷死。

      他现在有点慌。

      不,是非常慌!

      “福宝,福宝你在不在?!”江糯一张漂亮的脸蛋憋的通红,他努力召唤着自家系统,语气越来越急:“你快点给我出来啊!”

      这是江糯第一次带着相依为命的小破系统做穿书任务。

      然而,初次穿书,就惨兮兮穿错了书!

      按照原计划,他应该穿到一本某棠文里,在文里走一走需要马赛克的剧情。

      毕竟他是只即将成年的小魅魔,天生有副好皮囊,且自带魅惑技能,不去某棠文里走一遭都浪费他这个体质。

      可偏偏小破系统不争气,带着他穿的时候咔嚓咔嚓乱呲电流。

      等呲完电流,他一睁眼,就错穿到了这本渣攻贱受文里,成了贱受的恶毒弟弟。

      “呲……呲呲。”

      就在江糯慌得不行时,呲电流的破旧系统终于上线。

      只不过,上线状态明显不对,仿佛喝了假酒。

      “糯糯,你现在的身份,是主角受江宁的坏弟弟,也叫江糯。”

      系统不顾卡bug穿错书,直接强行跟他重复起了这本书的剧情。

      “你是个恋爱脑,很爱渣攻傅越,很讨厌你哥哥。”

      “为了讨好傅越,你决定想办法搞死傅越的二叔傅景琛,好让傅越能继承傅景琛的遗产。”

      “傅景琛是傅家掌权人,本书最帅的角色!他目前身患绝症,只有三个月的寿命。”

      “呲……呲,剧情进度——”

      系统卡到几乎说话都结巴,可还是顽强交代了最后一句:“你为了留在傅景琛身边,偷偷来爬了傅景琛的床。”

      这句话落下,喝假酒的破系统,啪叽关了机。

      江糯:“……”

      江糯懵了:“福宝!你得把我带走啊!”

      他书都穿错了,难道现在不应该把他送回去吗?!

      而且,这本渣攻文他看过,他的身份在这里头没有好下场的。

      那个渣攻利用他。那个傅景琛也不是个善茬,而是个可怕的大魔王!

      如果按着剧情走,他用不了多久就会被傅景琛收集罪行,送去坐牢,在牢里凉凉。

      “福宝,福宝?”

      任凭江糯怎么叫小破统,小破统都死活没了音。

      好死不死,浴室里淅淅沥沥的水声就在此刻停住,里头的傅景琛马上就要出来了。

      总统包间很大,浴室和床隔开,所以傅景琛刚才没发现床上藏了个小少年。

      江糯叫不出来系统,自然没法让系统把自己送回去。

      他攥紧被子,要被不靠谱的系统气昏头。

      “来福,你完蛋了!”

      江糯气急败坏的又凶了下小破统。凶完,他掀开被子准备开溜。

      什么渣攻,什么二叔,他都不打算碰上。

      房间的温度开的低。

      江糯一掀开被子,就看到了自己身上套着的傅景琛牌白衬衫,以及啥也没穿的大腿,他当即打了个哆嗦。

      裤子呢?!

      没穿裤子的江糯,捉急的找起了裤子。

      就在他扒拉到床缝时,一道阴影忽地笼罩住了他。

      下一秒。

      男人冰冷的嗓音响在耳畔:“谁放你进来的?”

      没有房卡,这间套房不可能有外人进来。

      江糯听到声音,心里咯噔一声。

      他他他被逮住了!

      想到文里对傅景琛的描述,虽着墨不多,但字里行间都能看出来傅景琛超吓人的。

      不想招惹这尊大魔王,江糯狠掐了自己一把,爆发出顽强求生欲。

      “对不起,是我撬了您的门!”

      江糯仰起张漂亮精致的小脸,却在看到傅景琛俊美的面容时骤然晃了下神。

      “老公?”

      他愣愣的,脱口而出。

      叫完,站在他面前的傅景琛跟着顿住,那张清冷矜贵的面容上似划过一抹异样。

      “你叫我什么?”傅景琛微微皱眉,语调冷淡,听不出情绪。

      江糯还在犯愣,他的脑海里,此刻正莫名闪过他拉着傅景琛要亲亲的画面。

      画面越来越少儿不宜,且来的太过突兀,让明明没谈过恋爱的单身小魅魔都被黄懵了。

      “说话。”

      直到傅景琛略带不耐的声音,再次响起。

      江糯如梦初醒般甩了甩脑袋。

      可怕。

      他不是爱臆想的小魅魔,脑子里怎么会有这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

      “我,我没有说什么。”

      江糯脑子里塞的东西太多,以至于他都忘了他刚才条件反射的叫了声“老公。”

      他揪着衬衫下摆,鼓了鼓腮帮子,积极面对目前的处境,并勇敢承认错误:“我现在认识到撬门是不对的了,您放心,我会不打扰您的,我马上就走!”

      说着,也不顾还没有找到裤子,一心想溜的小魅魔爬下床就走。

      他身上的衬衫很大,直接遮住了大腿,就算走出去也不怕被人看光。

      顶多……就是很丢魔罢辽。

      “站住。”

      没走两步,傅景琛冷声叫住了他。

      这个莫名出现的小少年,从道歉到走人一气呵成。

      然而,他把自己这儿当什么了?

      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傅景琛眼底微沉,不打算就这么放过这个怪异的小少年。

      江糯被他叫住,小脸上表情丧丧的。

      “唉。”

      他认命的回过头,手都把衬衫下摆给揪到皱了。

      “对不起,我知道今天晚上很冒犯您。”

      “还有衣服……我不是故意要把你的衬衫穿走,我找不到我的衣服了。”

      为了迅速圆润的走开,江糯不敢留 下来找衣服。

      他又摸了摸衬衫,衬衫面料舒适,一看就是好衣服。

      好衣服不便宜。

      在老家就很穷的孤儿小魅魔,莫得什么存款,更没法给傅景琛钱,买下这个衬衫。

      他偷偷攒的一小笔钱,是准备留着穿书任务结束,回去找亲人呢!

      他不是天生孤寡的小魅魔!

      老家村口的大爷说了,他虽然是他们那个世界的最后一只小魅魔。

      可别的世界里,还有他的魅魔亲人。

      钱不能给。

      别的补偿还是可以的。

      江糯眨了眨眼睛,下一秒,把脑袋凑到傅景琛面前。

      “先生,给您摸一下!”

      江糯脆生生的招呼着傅景琛:“摸一下我的头发,会对身体好。”

      他头发里藏了尖尖的魅魔小角,对人类有治疗功效。

      尤其是像傅景琛这样活不长的,摸一下可能会多活几天。

      只不过,小角不能经常摸。

      江糯的摸头邀请,落在傅景琛眼里,让后者的眼神都暗了暗。

      气氛凝滞片刻。

      傅景琛看着少年柔软的头发,无动于衷。

      他不动,迫切想要给补偿的江糯,按耐不住了。

      魔物大全上说,魅魔是天生会魅惑人的。

      当魅魔开始魅惑人类,没有人类可以拒绝他的请求!

      想快点把摸头补偿送出去的小魅魔,心一横,决定按魔物大全里说的,魅惑了这个人类!

      “我的脑袋很好摸的,您摸一下就知道了。”

      江糯一边发安利,一边狠掐着自己大腿,试图制造出眼尾泛红,让人看了就舍不得拒绝的魅惑效果。

      但他没有魅魔过人的经验,这一把掐的太狠,疼到他不止眼尾泛红,眼睛都红了。

      傅景琛:“……”

      傅景琛看着少年眼里包着的泪,眉头皱了皱。

      他倒是一点儿没被魅魔到,反而觉得——

      这少年是被他吓哭了。

      他有这么可怕么?

      疑似吓哭小孩儿的认知,让傅景琛眸光沉了沉。

      江糯自觉放完魅惑技能,傅景琛应该不会拒绝他了。

      他趁热打铁,主动抓住傅景琛的大手,按在了脑袋上。

      “不要跟我客气,您可以多摸几下。”

      “如果是别人,我都不会让他摸头的。”

      少年眼里的泪还没干,说话的声音也拖着点鼻音。

      傅景琛怀疑如果自己现在把手抽出来,是不是会更惊着他。

      太胆小了,还爱哭。

      江糯丝毫不知道傅景琛瞎给自己加了这么俩标签,他还在问着傅景琛:“我的脑袋是不是很好摸?”

      傅景琛垂眸,看向少年柔软的头发。

      不知是不是错觉,他似乎碰到了什么硬硬的东西。

      硬硬的,尖尖的。

      他稍微碾了碾,冰凉的指腹在碾磨中都滚烫了起来。

      被摸到小角的江糯,只觉得小角酥酥麻麻的,像有无数细江糯小电流在电他!

      魅魔的小角,对魅魔来说,是很敏感的部位。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

      江糯忍不下去了。

      他那双干净如小鹿的眼睛,湿漉漉的,透着点招人的可怜气儿。

      “衬衫我洗干净了会还给您的,以后我也不会撬您的门了!”

      江糯把傅景琛的大手拿下来,往后退了两步,不想再被电流电到了。

      “请问,我现在可以走了吗?”

      傅景琛闻言,放下的手不动声色的搓了搓指腹,指腹间的滚烫温度还没褪去。

      还没摸够。

      “现在很晚了,我得回家去。”

      在江糯的说话声中,傅景琛的神色终于不似刚才那样有压迫感。

      “在这儿等着。”

      他淡声吩咐完,转过身拿了条裤子。

      “穿上。”

      裤子是傅景琛的。

      江糯瞅瞅裤子,又瞅瞅傅景琛。

      这个大魔王……怎么像是个好人呀。

      光着腿的小魅魔,收回思绪,他一把接过裤子,麻溜儿的套上了。

      裤子跟衬衫一样,都特别大。

      江糯蹲下来把裤腿给挽上,又把裤腰扎上,收拾好了自己。

      “谢谢您!”

      感恩的小魅魔,冲着傅景琛弯了弯眼睛。

      他生的太过漂亮,笑起来脸颊上还有个小酒窝,任谁看了都要挪不开眼。

      傅景琛没再跟他计较。

      今晚上的事,如果放在从前,或者说面前的少年换个人……

      兴许就会是另一个下场。

      但总归在今晚,这个少年是成功的全身而退了。

      出了酒店。

      原本的燥热被凉意取代,江糯一抬头,脸上落了几滴雨。

      嗐。

      没有伞遇到下雨天。果然,这本书跟他就是处处不对付!

      不想淋雨的小魅魔,加快了步子往记忆里的家赶去。

      他裤兜里揣着手机,手机是临走拿的。

      如今这个身份,跟本来的江糯很贴合,都超穷。手机用的也是杂牌子便宜智能机,尽管很卡了都没有买新的。

      书中的江糯,妈妈早早因病去世,父亲是个赌鬼,常年不在家里,在外头鬼混。

      江糯是被哥哥江宁带大的,江宁也就是这本书的主角受,一朵草根小白花。

      哥俩的关系现在很僵。

      江糯被越来越大的雨拦住了脚步,只能到别人屋檐底下蹲着避雨。

      他攥着手机,看着大雨,不知道要不要给江宁打个电话。

      打了……万一江宁不管他呢。

  • 作者有话要说:  新鲜出炉的小魅魔来报道啦,因为沉迷黑芝麻馅的糯米丸子,所以就有了糯糯_(:з」∠)_
    ps:如果不喜欢请及时止步,不需要发表弃文感言。
    尊重是相互的~谢谢。
    ——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