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曹寅 ...

  •   叶棠棠略加思索就明白了,这是让自己以后在小皇帝面前不许出声?这是什么骚操作?
      
      是嫌弃自己呢,嫌弃嗓音不好听,嫌弃自己身份低下,总之就是各种嫌弃。
      
      虽然不知道为何原主的嗓音会这般嘶哑难听,但是作为一名圈内小有名气的配音,曾经的金嗓子喉宝,那可咸可甜可攻可受可汉子可萝莉的嗓音,是她最引以为傲的,心里呵呵,小崽子挺会戳心窝的,伤害不高,侮\辱极强。
      
      叶棠棠心中十分不爽,原本对小皇帝不过路人,如今路转黑,她心里吐槽,神情却越发恭敬,臻首低垂,长睫微颤,乖巧的点点头。
      
      暗影下,少女身形纤弱,五官朦朦胧胧,更显精致俏丽,静静地立在那里,宛如水中的睡莲,清涟婉约,却又孤独忧伤。
      
      玄烨凤眸微闪,犹豫了一会,淡淡道,“早点歇息吧。”
      
      曹寅跟在玄烨身后,闻言微微一愣,他伴读多年,从未见到皇帝会对身边以外的人这般说话,见皇帝神情如常,似乎并未察觉自己的异样,忙低下头,装作不见。
      
      一行人走出院外,玄烨翻身骑上马,白马迈着小碎步溜烟的跑着,曹寅紧随其后,警惕的打量着四周。
      
      眼看着快到宵禁,万籁寂静中,玄烨静下心来,想着今天的事情,终于后知后觉发现,他太冲动了,鳌拜向来跋扈,独霸朝政,对于皇位的觊觎不是一天两天,自己还意气用事,仅带着几名侍卫就敢去他的府邸,若是鳌拜真的图谋不轨,他如何能全身而退?
      
      好在机缘巧合下,遇到叶棠棠这件事情横插一脚,如若不然,恐怕后果不敢想象。
      
      转眸望向一旁的曹寅,见他眉眼沉静,没有丝毫的恐惧,心里暗暗赞赏。
      
      曹寅是他乳母陆氏的儿子,也是他自幼伴读外加贴身侍卫,武艺出众又风姿英绝,最关键是对他十分忠心,自然玄烨也对曹寅很信任。
      
      “子清,今日是我莽撞了,还好有惊无险。”玄烨叹了口气。
      
      曹寅在马上躬了躬身子,“皇上不必如此,鳌拜嚣张跋扈,总有一天,皇上会手刃此贼,奴才愿意为皇上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他的声音带着颤抖,极力掩饰着语气中的愤怒。
      
      玄烨明白他的心情,阿舒默尔根是自己的骑射师傅,也是曹寅的授业恩师,两人感情极深,见到恩师被鳌拜打成重伤,落下残疾,他心中的愤怒和伤心不比自己少。
      
      拍了拍曹寅的肩膀,表示安慰,玄烨想了想,开口问道,“子清,对今晚的事情如何看待,那个姑娘是否是鳌拜的奸细?”
      
      曹寅缓缓摇头,“皇上,奴才觉得不像,即使要用苦肉计,也不用以命相搏,稍微不小心,便会香消玉殒,而且奴才觉得鳌拜的神情不像是蓄谋已久,倒是猝然发难。”
      
      曹寅平日里虽然沉默寡言,却是细致缜密的一个人,观察也是入微,玄烨觉得他说得有几分道理,不过还是不能掉以轻心。
      
      沉吟片刻,吩咐道,“派人去查查看她的底细?以及如何去的鳌拜府。”想到月下那抹海棠花,脖颈上的青紫,心中一动,“还有,你明一早请个大夫为她诊治下脖颈上的伤。”
      
      见曹寅惊讶的眼神,玄烨咳嗽一声,语气生冷。“无论如何,也算急智为我们解围。”
      
      曹寅原本以为自家主子是不是对小姑娘有好感,见皇上这般说法,虽觉得怪异,依然点点头。
      
      躬身道,“是,皇上。”踌躇一会又问道,“皇上,此事您要禀告太皇太后吗?”
      
      玄烨觉得唇有些干燥起来,低头想了想,这种冲动失智行为若是告知祖母,一定会被训斥,可鳌拜心思不良,还是要告知祖母,早做提防。
      
      “此事还是要告知太皇太后,我过些日子自会禀告祖母,这几日祖母身体抱恙,还是别让她操心为好。”
      
      “皇上考虑的是。”
      
      众人返回宫里,一路无言,不提。
      
      *
      
      待小皇帝走后,叶棠棠觉得整个人重新活过来一般,没有残暴凶狠的鳌拜,没有多疑猜忌的康熙,就连周围的空气都是新鲜的,让人想多吸几口,虽然是暂时不见。
      
      几名婢女走进屋里,齐齐跪下行礼,“见过姑娘。”神情恭谨柔顺。
      
      管事吩咐过,这个是贵人,是中堂大人严命要好好照顾的人,敢有怠慢定然不饶,叶氏不是后院的姨娘,也不是府中的格格,因此几人合计,还是称呼姑娘。
      
      叶棠棠微不可察的勾勾唇,这几名婢女也不知道哪一位是鳌拜的暗探,或者都是,总之四周监视她的人不少。
      
      她含笑点点头,神情不卑不亢,淡然中又带着一丝亲切,几名婢女见她虽说年纪尚幼,浑身又脏兮兮,但是态度大方从容,一时吃不准她的来路,束手而立,更加恭敬。
      
      一名婢女端来了热茶,叶棠棠端起茶盏,美美喝了几口热茶,觉得嗓子眼热乎乎的,舒服极了。
      
      另一名婢女询问道,“姑娘可曾用过晚饭?”
      
      叶棠棠此时身心疲倦,哪里还有饥饿的感觉,“不用了,准备些热水,我要泡个澡。”
      
      婢女们很快准备了一桶热水,叶棠棠美美的泡了个澡,换了一身干净的衣裙,她擦干湿漉漉的长发,一头栽到床上,片刻后就睡着了。
      
      婢女们不敢打扰她,蹑手蹑脚吹灭灯烛,掩上房门。
      
      叶棠棠一夜好梦,第二天一早,她被一阵轻声呼唤吵醒,“姑娘,姑娘。”
      
      抱着绵软的被子转了个身,叶棠棠睡眼惺忪道,“怎么了?”
      
      “昨日那位公子的随从,请了一名大夫,说是公子吩咐,为您诊病。”
      
      小皇帝?为自己请了个大夫?这么好心?她才不信,不知又安得什么心?
      
      叶棠棠起床洗漱一番,换了一件浅蓝的衣裙,乌黑的秀发只是简单地束起,未施脂粉,清丽素雅,缓缓走进内堂。
      
      “见过公子。”
      
      少女的容貌令人眼前一亮,十分惊艳,只是惊艳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戛然而止,曹寅和背着药箱立在堂中的老大夫,均是眉头一皱。
      
      “我不是公子,我只是公子的随从,叶姑娘叫我子清吧。”曹寅有些不好意思,忙解释一番,“公子命我请了大夫,为姑娘诊治脖颈上的伤。”
      
      叶棠棠抿唇轻笑,屈膝行礼,道了个万福,“多谢子清,更多谢公子,还请子清告知公子,棠棠十分感激。”
      
      曹寅应了一声,心中暗想,叶姑娘知书识礼,举止娴雅,可惜和鳌拜有剪不断理还乱的关系。
      
      老大夫捋了捋胡子,走到叶棠棠面前,卷起她的衣袖,露出一截白如莲藕润如羊脂玉的皓腕,曹寅忙转过头,老大夫伸出手指,搭在脉上,细细诊断起来。
      
      老大夫脸色渐渐凝重起来,叶棠棠一颗心也提了起来,半晌,老头子咂咂嘴。
      
      “脖颈伤得很重,伤口皮外伤倒也罢了,我开些膏药,涂抹些时间就好,只是声带受损严重,恐怕无法痊愈。”
      
      换做别人恐怕早就哭天抹泪,叶棠棠是什么人,老头子满脸狡黠,摆明就是危言耸听一番,这是看请他来的人算是大户人家,装神弄鬼呢。
      
      这一套都是她玩剩下的,先用一番说辞糊弄或者吓唬,然后再漫天要价就地还钱,她懂得很,原来原主的声音是因为上吊受损,看来慢慢养着就会好的,她不由放下紧张的心。
      
      不过,倒是可以利用一番~
      
      叶棠棠杏眸睁大,紧紧咬唇,怔怔的问道,“大夫,您是说我要变成哑巴?”
      
      老大夫一愣,他不过就说得严重点,想多要些银子,哪里会变成哑巴?这他可没说过,“哎,我没……”
      
      “我懂……”叶棠棠忙制止他的废话,转眸望向曹寅,脸色苍白,唇边勉强露出笑意,眼圈却是渐渐红了,长长的眼睫轻颤,大颗的泪珠瞬间滚下。
      
      “让你见笑了,可我实在忍不住,我要成为哑巴了,我……”
      
      似乎再也忍不住,她呜呜咽咽哭起来,秀丽的脸上满是悲伤和绝望。
      
      曹寅一怔,不知为何心中忽然涌上一股惋惜,转而又成为怜惜,她年纪轻轻,相貌又美,正是好韶光的时候,却被鳌拜逼成哑巴。
      
      一时之间有些手足无措,想伸手拍拍她的手背以示安慰,又觉得不妥,只能轻声道,“没事,叶姑娘不要怕,一定能治好,我会帮你找京城最好的大夫。”
      
      叶棠棠含着泪珠,梨花带雨般抬起眸子,“真的吗?”
      
      “真的。”
      
      老大夫忍不住了,眼看着生意都快飞了,忙插嘴道,“治得好治得好,医者父母心,我会尽力为姑娘医治的,我开个药方,只要姑娘连续服药一个月,一定没事。”
      
      曹寅听老大夫拍着胸脯保证,松了口气,“你看,没事的,治得好。”
      
      叶棠棠破涕为笑,瞬间又蹙眉,好看的眉眼间满是担忧,曹寅见状,忙问道,“怎么了?”
      
      叶棠棠低下头,嫩白的小手握在一起,语气带着不安,L老老实实回答,“我没银子,能赊账吗?”
      
      曹寅忍俊不禁,“无妨,公子说要为叶姑娘诊治,我自然会为姑娘送药来。”
      
      叶棠棠微不可察的微微勾唇,笑出一抹狡黠。
      
      原来戏精叶棠棠这番唱作俱佳的表演,为得是达到自己的目的。
      
      一来,是为了让小皇帝的人经常能来这座宅院,不管是小皇帝派来的,还是自己愿意来的,宅院里,鳌拜必定布置了耳目,他是个多疑的人,若是小皇帝将自己丢在这里不闻不问,恐怕鳌拜会立刻起疑,那样,她的性命不保。
      
      只有见小皇帝还惦记着她,她才能继续活下去,活到鳌拜下狱的那一天。
      
      二来,叶棠棠向来剑走偏锋,曹寅是小皇帝的伴读和侍卫,深得小皇帝的信任,更是擒获鳌拜的重要人物,若是能够抱上他的大腿,让他喜欢自己,拿回自己的卖身契易如反掌。
      
      再说了,自己不管如何出自鳌拜府邸,万一有人秋后算账,自己可就陷进去,不如以后远离京城为妙,曹寅以后会去苏州成为苏州织造,这可是个好机会。
      
      她心里打着如意算盘,惊喜的弯起杏眸,十分可爱,“多谢子清,感激不尽。”

  •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1-01-11 22:49:58~2021-01-12 17:53:24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亦是行人 3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